没有坏人,只有软弱的人---《小说灯笼》


 
作者:太宰治,本名津岛修治,出生于青森县北津轻郡金木町的知名仕绅之家。其父虽为贵族院议员,但太宰治却从未享受到来自财富或权势的种种好处。他一生立志文学,曾参加左翼运动,又酗酒、殉情,终其一生处于希望与悔恨的矛盾之中。在短暂的三十九年生命中,他创作了五十余部作品,包括《人间失格》《斜阳》等。曾五次自杀,最后一次是在一九四八年,和仰慕他的女读者在东京三鹰玉川上水投河自尽,结束其人生苦旅。
 
《小说灯笼》从题目上来看,作者似乎是在借此文章接龙这个“灯火”来照亮每个短篇故事中的世界,所以在故事的开头,作者便将每个人的情况都表明了出来。
 没有坏人,只有软弱的人---《小说灯笼》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家庭,很罗曼蒂克的生活信念。每个人物都是活灵活现的,让人印象非常的深刻,比如:会给家人分勋章的嘱咐,非常疼爱幺弟的祖母,孝顺公公并对全家做出最大贡献的目前,软弱但是善良写小说的长男,阅读量惊任善于描写细腻的女人心理的长女,身体羸弱但是长相俊俏的次男,自恋有虚荣的次女,倔强又伪装成熟的可爱幺弟。这样一个充满活力的家庭,每个人都非常的有意思,每个人所写的部分都能够反映出他们各自的性格特点。至于后来成为无聊的社会人的话题,其实也就无关紧要了,这样的家族很难不会长久于作者的脑海之中。
 
《黄道吉日》人活在世界上,作为一个存在的个体,总是会被分类的,无论多不情愿们都会被分为男人女人,这种性别归类根本就不会逃避。男人是一种什么样的动物呢?他们在意什么?要什么?作者在故事中里讲述了他的同学、朋友、老师、遇见的令人尊敬的男人,同时,他本来也是一个男人,他是最能够明白男人心里想的是什么。
 
在故事中,几乎所有的男人都非常在意衰老这件事情,于是头发上的问题就成为了一个关注点,衰老意味着什么呢?应该是经历吧。人一生的经历有好的也有坏的,但在常人的眼中,好的肯定是胜过于的坏的,因此,故事中的“我”在置办婚礼的事情时,突然的意识到了自己即将要与他人结结合,而这个时刻是一个荣誉的时候。
 
只是在荣誉的背后有意味着什么呢?仅仅是付出的牺牲吗?作者并没有在文章所表明出来,他将自己置身之外,用一个旁人的眼光去看待,对于中国的印象停留在“一个吸鸦片的地方”,于是对于这场战争的理解和把自己置身之外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他无法明白从大隅回来后的态度,他们也无法进行沟通。最为妙的地方是作者最后没有直接揭露出真相,只让大隅留下了眼泪,而这眼泪随便怎么解释都可以。
 
《东京来信》深重的苦难会令人的气质变得与众不同,所以以为跛脚女孩一下子就能够吸引到主人公的目光是不为奇怪的。主人公的思想经过一番的转折之后,幸好在最后他没有做出多余的事情来。
 没有坏人,只有软弱的人---《小说灯笼》
《鱼香小姐》里面有转折性的结尾,但是主人公也过于的迟钝,所以闹出了消化。佐野虽然有意向往小说家的职业去发展,这样的想法应该是突然脑袋一闪出来的想法吧。前面写佐野如何庸俗,可以看出作者的叙述中多少是带着讽刺意味的。仿佛是说佐野你这样不行啊。
 
《十二月八日》写日本贫困家庭主妇的平常生活。连太平在哪的都不清楚的男人,是怀着极其信仰并且非常自信的作家。他的妻子一边计算着财迷油盐的日常,一边默默的聆听着与世界关系重大的新闻,琐碎的记账和世界局势交替着,妻子仍然努力着日复一日的生活,别人也是这样的。
 没有坏人,只有软弱的人---《小说灯笼》
《羞耻》入戏太深的少女读者,她本身想得太多有加上种种的化学反应,导致了一连串哭笑不得的事情。以前总是觉得入戏太深的人都是爱的太深,其实也有的是比较单纯的臆想而已。那个时代的信息传递不像现在这么的方便,但是文字对于小说家的形象可以进行再一次的塑造,这可能过于的滑稽了。
 
《雪夜的故事》这又是和作家沾点关系。在这篇故事里,那个作家讲了个故事,他的女友就深信不疑,就算是瞎编的,也宁愿相信,因为这是一个美好的故事。
 
《作家手札》希望能够融入进去,到最后结果只能在外面暗戳戳的指指点点,对不清楚的人和事情,对没见过的地球的另一边。说到底,小说是小说,现实是现实。看到这篇,这其实就太宰治眼中的一回事。
 
《小相薄》和太宰治所追求的坦诚一样,不仅仅是自我追求,也可以是对人世间的期望。越简单的人似乎就越加的容易懂得幸福是什么。这个短篇非常的亲切,真的就就像是到别人家里去做客,主人展示自己的旧照一样,当然朱克关系一定不会是特别陌生的。
 
《厚脸皮》太宰治认为厚脸皮大概是艺术家们的一种品质把,同时,这厚脸皮又是名词的一种代表。不装模作样的话就没有东西出来,但只有坚持厚脸皮做下去,才能够慢慢的靠近所谓的圣人的境界吧。不管是伟人的模样还是凡人的模样,自然都是有差别的,但是伟人在成为伟人之前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所以五路内核在某些方面都是互通的。勇士们所感受到的孤寂,其他的士兵也能够感受到。
 
《谁》由我是“谁”所引发出来的思考,能够自然而然表现出小丑的姿态,就只有太宰治了。为“我”是否是恶魔做出种种的证据,甚至去找债主要前辈的证据来看。
 
《戒酒之心》太宰治是出了名的酗酒成性的人,竟然写了一篇戒酒的文章,心理路程也是非常精彩的。古人借酒消愁,而如今是寻美景佳良,爱酒的人都会变得阴暗,吝啬卑微。啤酒屋里所发生的的事情都是出丑百态的,到底是酒的错还是人心的错,这个问题的答案不说也知道。
 没有坏人,只有软弱的人---《小说灯笼》
《漫谈服装》人人都说,以衣关人,不如说是自己想要迎合世俗的规矩,自己加上标签。“我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那种人应该是什么样的”,其模仿那个人的动作表情,穿衣风格,但是收益甚微,于是不甘心的做出反抗,到头来就形成了一种固执的念头,对衣服、对世界、对自己,都会有责怨。很多人都会这样,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没有坏人,只有软弱的人---《小说灯笼》
《猫头鹰通信》这篇文章中在意次提到关于作家职业的问题,似乎在世人的普遍认识当中,什么都做不了,就只能成为一名作家,这句话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看来作家这个职业从古到今都伴随着这样的古板的印象。究竟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成为作家,历史中已经给出了足够的证明。然而对于太宰治来说,作家可能就是一无是处,但是在这种时候,说不定就能够派上用场呢。太宰治始终都相信自身作为作家的存在的。
《新郎》从这开始认真的对待生活,不是像以前说说而已,而是在生活的仪式感增强了。这种转变的反差感,就有点像暑假里闲着好些日子,不洗头也不洗澡,突然有幼体日安就开始好好的洗头洗澡吃饭穿衣。这就有一点被动的感觉,可是这个比喻也有点不太正确。不过,能够重新审视自己的人总是一件好事情。
 没有坏人,只有软弱的人---《小说灯笼》
《永别》作者说了两种生死,一种是到时候了,就自然而然的就死去了;可另一种就是偏向比较严肃的、积极的又一本正经的让人不知道说些什么,而后者更加表明了太宰治的新生了:知道人生是怎么一回事,可是我想要的始终是另一回事。整本书都在说这一句话,一个清楚世间模样的人,一直知道连失落也抓不住的人。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1552.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