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分章_来一次前后夹击啊在深点

第四章-同学,你的马甲掉了(5) 确认完桌上是否有空盘残留,再帮杯子空了的客人倒完水,杏华一回到柜檯后方就被几名女店员团团围住。
「欸欸,杏华,他真的吃完了?没有留下被戳得烂烂的甜点?」
「完全没有,吃得超乾净的,还加点了不少……最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想搭讪我,刚刚跟我要LINE耶。」
「怎么可能,妳想太多了。」
「因为妳是领班嘛,人家那不是搭讪,而是射将先射马,也不想想你们两个差几岁了。」
「呸呸,本小姐年轻貌美。」
「差五年就要奔三了。」
「闭嘴啦。」杏华没好气的瞪了曝露她年龄的同事一眼,接着视线又看向手里的纸张,「对了,0925XXXXXX,这个手机是哪家电信的?」
柜檯后面的空间其实不小,除了方便店员们进出之外,还特地放置一张桌子,以供临时会议用。平常的时候则是殷离莫的专属座位,可能是在那边核对明细,或是使用笔电。
杏华的询问落入殷离莫的耳里,他骤然停下敲键盘的动作,转头看向几个小打小闹的店员,俊美优雅的脸庞竟是罕见的没了笑意,唇线也抿得直直的,眼神看起来慑人得可怕。
所有的店员瞬间噤了声,谁也没想到一向纵容她们小声聊天的老闆今天会露出像是吃人的神色。
「那是谁的电话?」殷离莫的声音很轻,依旧悦耳低滑,但是隐藏在这样的音色底下却是惊涛骇浪般的情绪。
「是小、小景的。」杏华紧张的说,看到殷离莫伸出了手,反射性就将便条纸递上去。
当那一串数字以及底下行云流水般的签名映入眼帘,殷离莫如遭雷击,脸色大变,一时间竟然失态的站起来,往着薛景的位置看过去。
坐在窗边的少年津津有味的吃着甜点,浑然没有察觉到柜台后方射过来的凌厉视线。
「老闆?」杏华怯怯的喊了一声。
「抱歉,吓到妳们了,我没事。」迅速压下心底的震惊,温文儒雅的神情又重新回到殷离莫脸上,他看向那名长马尾的女店员,平静询问:「杏华,这张纸可以给我吗?」
「啊,可以、可以,老闆你儘管拿。」
薛景正準备将切成三角形的苹果塔放进嘴里,叉子还悬空着、嘴巴也大张着,一抹思绪却如同宙斯之雷轰然劈下。
夭寿喔!他刚刚似乎给到了自己以前的电话。
薛景猛然打了一个激灵,苹果塔也顾不得塞进嘴巴里了,急急忙忙的转过头,想要搜寻长马尾女店员的身影,却无预警的与一双形状姣好的琥珀色眼睛对上视线。
那眼神是说不出的古怪。

第四章-同学,你的马甲掉了(6) 薛景挤出一个笑脸,眼珠子继续转动着,在捕捉到有着漂亮长马尾的女店员身影时,连忙举起手想要将人招呼过来。
杏华的视线恰好跟薛景错开了,被另外一桌的客人招引过去,反倒是那抹修长的身影从柜檯后走出来,在一票女性顾客惊豔的注视下来到薛景的桌位旁边。
「有事吗,舅舅?」薛景纳闷的挑起眉。自从暗自将「舅舅」两字当作这个男人的笔名、暱称、花名……随便啦。总之,薛景喊起来就再无压力,也不怕会将「殷先生」三字脱口而出了。
「你……」看着那张稚气脸庞做出的表情,殷离莫有一瞬间的恍惚,但他很快就重整心神,端出无懈可击的俊雅微笑,「你喜欢店里的甜点吗?」
「爱死了!」薛景的回答没有犹豫。他热爱甜点的程度就像编辑看到作者画者在擦着死线交稿成功送印那样的让人欢欣鼓舞,近几感动落泪一般。
薛景的眼睛黑得发亮,这样的眼神是殷离莫在以前的外甥身上从未见过的,脑海中有谁的脸庞叠合了上来,他心里一惊,但更多的却是难以抑制的激动。
少年说过他是「薛景」。
他会扎马步,会练拳。
他喜欢下厨。
他嗜吃甜点。
他做事时会哼唱着老歌。
殷离莫终于釐清了那股陌生又熟悉的感觉究竟是从何而来了,因为这些习惯与小动作,他只在一个人身上见过。
不可能会有这种事的。理智告诉他这不符合科学与逻辑,然而发生在薛景这个外甥身上的事,却又在在说明这并非他的妄想。
即使它荒谬得不可思议,但是殷离莫却无比渴望它成为现实。
成为他衷心期望的现实。
「你喜欢的话尽量吃,我请客。」
「你真是个好人啊舅舅。」薛景的眼睛闪亮得简直像有星星掉在里头,背后更是开满小花,只觉得人生从此美满,再无遗憾。
「我怎么觉得……」殷离莫在薛景的对面坐了下来,瞧着薛景的眼神意有所指,「你喊我的时候不像是在对待一个长辈,反而是在喊着一个……」他挑选适合的字彙,「暱称?」
卧槽!这样都能发现!薛景瞪圆了眼,下意识的将身子往后靠去,想要跟对方拉开距离。
殊不知这个动作让殷离莫的心脏骤然一缩,原本觉得荒谬的猜想竟逐步成真,狂喜的情绪如同疯长的荆棘在四肢百骇里钻动着,使他难以自持。
他执抝的盯着薛景,好看的薄唇忽然漾出更加柔软的弧度,近几要迷惑人心。
乡野欲潮分章_来一次前后夹击啊在深点 薛景却是被看得头皮发麻,总觉得对方的视线要在他身上看穿一个洞似的。
「这是你的电话吗?」殷离莫将先前从女店员手里拿到的便条纸平放在桌面,「你什么时候办了这只手机?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的事可多了,还有便条纸为什么会在你手上!你是打劫了那个美女店员吗?
薛景腹诽不已,但也没有往身份被识破的那方面想。毕竟以前的他从来没有见过殷离莫,对方当然不会知道「编辑薛景」这个人的存在。
「这个是我以前用的。」薛景打哈哈的说着,手指一伸就想要把那张便条纸拿回来,却看到殷离莫极为自然的将其折叠收进口袋里。
「名字签得很漂亮。」
「谢谢夸奖。反正只要写到让人认不出来,就是一个好签名了。你中意的话,我可以免费帮你签一个。」薛景随口说着,注意力还是放在殷离莫的口袋上。
「薛景。」
「干嘛?」听到名字就回应是薛景的习惯,他抬起头,和对面的男人对上了眼。
「欢迎你回来。」殷离莫露出微笑,真真切切的喜悦直达眼底,不再是那冷凉的琥珀色。他的笑容温柔似水,却也明媚得一塌糊涂,像是三月最美的春光。
薛景不由得看得怔了,一时间脑子里只浮现一句话。
乱花渐欲迷人眼。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15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