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国夜雪外传·暗花_权戚之妻全文免费阅读百度云

33. 学生会九国夜雪外传·暗花_权戚之妻全文免费阅读百度云的人 「如果可以的话,尽量不要招惹到学生会的人。」
「为什么?」我满头问号。
「呃……反正,就最好不要和学生会的人有接触就是了……所以,我劝妳还是离雨宫学长远一点吧,虽然他人看起来是挺好的……」蓝茜静静的说着。
「什么?为什么啊?」我很困惑。
蓝茜放下筷子,眼睛对着我,「妳应该知道学生会是做什么用的吧?学生自治会,表面上的意思就是学生自己治理学生,若对学校有什么意见的话,都是透过学生会传递给上头的老师、主任或校长知道。」
「这……这有什么问题吗?」我怎么听都觉得很正常啊……
「妳会这样想是没错,可是,听说近几年来的学生会,很恶劣又很混……把学校搞得一塌糊涂……这消息对外界当然是封锁,可是总会有些人闲言闲语的,所以我们学校近几年来的招生率和升学率跟之前比起来都没有成长多少。」
我吞了吞口水,想了想。
「是怎样的恶劣?」
「我听别人说,曾经有一届的学生会长,好像是我们的前三届吧!他是校长的儿子。滥用权力使圣阳的风气被搞得一塌糊涂的,妳应该知道校规也是学生会所制定的吧?这位学生会长,把校规改得很乱、做事又不照老规矩,刚开始当然有些学生站起来反抗,但是,这些反抗的学生,事后都莫名的消失,几天后发现被人打伤在街头,而且凡事只要他看不顺眼的人,他都动手脚让对方退学。至于老师和主任,好像都收了校长的红包,对这些学生会所做出来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所以校长也没阻止他自己的儿子啰?」
「他都快把自己的儿子给宠上天了,想疼他都来不及了,还阻止他咧!」蓝茜一副不屑的样子。
「所以……之后呢?」
「历年来的学生会长都应该是由高三的学生所历任,但那名恶劣的学生会长,凭着自己的老爸是校长,才高一一进去,就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坐上学生会长的位置,而且一当,就是当到他高三!」
「呃……学生会长叫一个菜鸟来当?」
「刚开始反对声当然很大啊!但是又没人敢惹到他,我刚也说过啦……惹到他的人都莫名其妙的受伤……可是呢,在那位学生会长才刚高三──也就是学校被他闹了两年多的时候,就被一位小他一届的学弟给弄下来了!」蓝茜说到这,开始动起筷子了。
「……!」我嘴巴张大,惊讶的都快看到里面的内脏了……
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能把那位恶劣的学生会长给弄下来啊?
蓝茜继续道说:「从那件事之后,学生会本来要来个大清理,把一些原本做乱的人士都给他扫出去的,但是……很奇怪的是,好像没有做什么清理……」
「呃……为什么啊?」不是要斩草除根的吗?怎么把草头拔掉了,根还留在里头!?
「这我也不知道啊……反正之后,学生会长就换人当啦!而那位校长也被解雇了……」
「这……既然这样,为什么妳说尽量不要招惹到学生会的人?」我的头上一就冒出好多问号来。
「其实原本是要叫那位高二的学弟来当学生会长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死都不要……之后高三的就乱选一位代表来当会长,妳也知道嘛……学校混乱了两年,那位学生会长又笨的要命……怎么可能一下子把学校的风气给弄好,而且,新选的那位学生会长,他好像又跟那位恶劣的学生会长蛮好的,所以……所以实际上学生会还是有点在作乱……」
「……」
「因为前几年的作乱,所以那位学生会长也跟着作乱,而且……这个笨会长,就是我们去年的学生会长……虽然,当初的人士大多毕业是毕业了,可是,学校还是留着『学生会最大』这种糜烂的风气……」
「是这样子喔……」
「所以,我才会跟妳说,尽量不要跟学生会的人有任何关係,因为有些人啊!会罩着自己是学生会的人而到处惹事生非……」
「嗯……」
老实讲,听完后我很震撼。
可是,雨宫学长应该不会是这样的人才对吧……?
但是,这想法也只是我的猜测而已……

34. 卖火柴的小女孩 怎知道,才听蓝茜说有关学生会的事没几天后,我放学就和彩薇遇到几位学生会的人。
而让我惊讶的是:他们竟然当街拉着扯着普通班的学生,说要收什么保路费……
我乍看之下有点无言,拜託各位大哥……现在学路霸勒索路人已经很老梗了耶……
在一旁的我,看到这种情形……我当然……呃……还是不要凑热闹好了……
拜託,我嫌我才活了十六岁还不够久呢!
「彩薇,这条路有点糟……我们绕别条路吧……」我转身向彩薇说,没想到却没看到人影?
咦咦咦?这女的跑哪去了?
我左看看、右看看,赫然的发现她竟然跑到当路霸的那几人那边。
「……!」要是我有先天性心脏病的话,我现在一定惨死在路中!
彩薇跑到那里去干嘛?嫌钱太多想要捐钱是不是啊?
「喂,彩薇,妳回……」
还不及了,她已经上前去搭话了。
「嗨,学长你好!」她很有礼貌的向学生会那几人打招呼。
我仔细看了看,其实学生会的也只有两个人而已,其他的都是普通班的学生,有四位,而中间里站了一位娇小的小男生,看起来好像跟我们同一届,一看就知道他是被害者。
唉……这社会怎么了?怎么会有这种让风气败坏的家伙呢?
在圣阳这所名声极为皓大的学校,我也很难想像竟然有学生勒索学生的情形存在着。
我不禁叹了一口气,当然,我是躲在电线桿后头在观看的。
观看这女的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那几位男生看到彩薇的出现,纷纷蹙起了眉头。
「学妹,有事吗?」一位痞得要命的学长开口说话。
「喔,我想问一下啊……你们……你们是在赚钱吗?」她指着一人手上拿着的那几张钞票。
我瞬间头上飞过一只乌鸦,她、她到底想干什么啊?
学长轻笑了一声,「是的,我们的确是在赚钱没有错……」
「真的吗?」彩薇一听到很兴奋的样子,她的反应让其他人茫茫然,而我也对她的反应感到莫名其妙。
她是在兴奋什么啊?
「就是啊……学妹我啊……最近想要打工,但是一直找不到工作,既然学长你说你们是在赚钱,那可不可以介绍这份工作给我呢?」说完,还睁大自己的双眼,用那种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着他们。
……
那时间就像停止了一样,每个人都愣在原地,而我也傻住了。
彩薇啊彩薇,妳到底知道知道那是勒索,不是正当的工作啊……?
「这个……」学长们彼此看看,不知如何是好。
彩薇抬起脸面对着他们,手放在脸颊上,并且眨眨她那双眼,令我惊讶的是,她甚至还流出了眼泪。
「我爸在我小时候就离家了……我妈妈现在又卧病在床……我家有五个兄弟姊妹……我排行在老大,老二现在也才在唸国小三年级,其他的两个在唸幼稚园,最小的还在包尿布……呜呜……一家六口通通靠我一个人打工赚钱……呜呜……」
此时,我好像看到远方的聚光灯打在她身上,而她好像一位穿着逢满补丁的烂破衣,咬着髒兮兮的手帕,一副可怜要死的样子。
甚至,我在她身上看到了卖火柴小女孩的样子。
我说……这女的不是独生女吗?什么时候多了一堆兄弟姊妹?我上次去她家还跟她爸下棋、她妈妈也好好的啊……
想到这,弧度扬起,我嘴角起了一抹微笑。
说真的,有时候她真的还蛮鬼灵精怪的!
「上个星期……医院才公告我妈得了肺癌……是末期……已经活不久了……呜呜……」彩薇越说越夸张,而眼泪也掉了越来越夸张……
我头上盘旋着好多只乌鸦,因为我觉得她好像演到上瘾了……
令我惊讶的是:那群学长们竟然哭得死去活来!
眼泪像喷泉一样源源不绝的喷了出来。
「呜呜……怎么会这么可怜啊……呜呜……」
「那妳把这些钱拿去用吧……好好帮妳的弟弟妹妹……」为首的那位学长,把手上几张刚刚勒索来的钞票通通塞进彩薇的手里。
……
我头上的乌鸦越来越多,对于眼前所发生的事,我真的是无言到极点。
有没有这么夸张……?
是说,如果我今天第一次遇到彩薇的话,我恐怕也会相信她刚刚所讲的那些胡言乱语。
只能说,她没有去读演艺科真是太可惜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10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