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国夜雪·早春宴 小说_权志龙双性恋

31. 好想睡觉 医务室里的护士阿姨,一看到我这狼狈不堪的样子就感到很惊讶,每一句从她嘴里讲出来的话都是哎呀呀的开头。
「哎呀呀,女孩子怎么可以去跟别人打架?」
「我这是……」我正要开口解释我这双腿上的伤从哪来,护士阿姨又打断了我。
「哎呀呀,妳看看妳,女孩子这样摧残皮肤可不是很好喔!」
「我没有……」我没有打架。
「哎呀呀,以后不可以这样子喔!万一留下疤痕那可是很丑的耶!」
「我没有打……」
「哎呀呀,流血了耶!妳等等,因为酒精用完了,所以阿姨我去拿一下新的,等等再帮妳消毒和包扎,妳先坐在这边休息一下。」
「我并没有打架……」好不容易,话讲出口了,但护士阿姨已消失在我眼前了。
这位护士阿姨干嘛一直唉呀呀的?是屁股痛是不是?
坐在椅子上等的同时,我看到一旁的病床,再看看四周。
然后,休的一声,我横躺在床上。
躺一下应该不会怎样吧?
经过那方追逐之后,我好累喔……
都是那一只臭黑猫!害我现在腰酸背痛。
虽然之后终究没有抓到牠,但未来的有一天,我一定要亲手把牠送进地狱的!
再想了想,不知不觉的,我睡着了……
「哎呀呀,怎么就这样睡九国夜雪·早春宴 小说_权志龙双性恋着了呢?」护士阿姨手拿着酒精,看到正睡在床上的我。
我隐约也有听到护士阿姨的声音,但……不行了……我真的好累、好想睡觉……

可恶!库奇你这只臭黑猫!
我发誓我一定要抓到你,不然我的名字倒过来写!
我一手拿着捕蝶网,往那只臭黑猫的身上给套了过去。
耶!终于被我抓到了吼?哈哈哈,我现在就好好的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让你后悔惹到了我叶黛婷!
二话不说,我用指甲往那只黑猫抓了过去……
「哇啊!」
一声惨叫声把我从梦中惊醒过来,我看到彩薇在我眼前,她手摀住脸,正在发抖着。
咦?我怎么会睡着了?
「黛婷,妳醒啦?」一旁的蓝茜站了起来。
「嗯……」我搔搔头,模糊的回答着。
怪了,我怎么会睡着呢?
看向眼前的彩薇,她不知道在干嘛,手摀住脸。
想吓我?哼!我叶黛婷才不会这么笨!
我双手抓住彩薇的双手,把她的手从她脸上拿开。
「别想吓人了……我才不会这么笨呢!」可是我却听到一阵哭声。
「呜呜……」咦?她怎么在哭?
正当我感到困惑的时候,我看到彩薇的右脸上,有三条明显的抓痕,正红通通的。
咦?怎么会这样子?
又是库奇那只臭黑猫吗?
「哇呜呜……黛婷,我对妳这么好……妳竟然抓我的脸……呜呜……」
「……啊?」是我?那抓痕是我用的?我什么时候……?
突然,我想到我刚刚的那场梦。
原来……我刚刚竟然不知不觉的梦游起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手忙脚乱的安慰她。
然后,很明显的,我看到她嘴角上扬了起来。
「哇哈哈哈哈……黛婷妳好好骗喔!」刚刚哭得很难过的彩薇,现在却一副很高兴的指着我的鼻子大笑。
「啊?」我皱眉,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口红,这是我用口红画的……哈哈哈……」
「……」
「怎么样?我真的有去唸演艺科的料对不对?哈哈哈……黛婷妳真的好好骗喔……」
这女的……我真的总有一天连怎么杀死她的都不知道……
我看看时间,不看还好,一看我整个吓到。
短针已经走到十二和一之间了,意思也就是说现在是中午吃饭时间,我、我怎么睡这么久啊?
早自习不是才刚结束吗?我不是才刚跑去追库奇要抢回我那份史上最伟大的巨作吗?
怎么一睁开眼睛就中午了?
对了……说到巨作……结果我没有抢回来耶!
「蓝茜,妳有没有跟国文老师解释说我的自传被猫给叼走了?」
「干嘛解释啊?之后妳的那张自传有人帮妳送回来了啊!」
「啊?」不是被那只臭黑猫给叼去了吗?
「前几天午餐时间不是有一位长髮及肩的学长跟妳打招呼吗?」长髮及肩?蓝茜是在说雨宫学长?
「然后呢?」我问。
「早自习结束后,他就跑来我们班,说他捡到妳的东西,就是这张自传啊!」
我听完很惊讶,原来……我那张巨作有被人家送回来的啊……
那真是太好了……

32. 学生会? 所以那张是被雨宫学长捡到了喔?
话说如果早知道会被雨宫学长捡去,我根本就不需要这样大费周章的追那只臭猫。
不过,如果我没追那只臭猫的话,雨宫学长似乎也不会捡到我这张巨作。
唉……
有点无奈,但结果还算是好的。
「什么?妳有见到雨宫学长?」彩薇很兴奋的向蓝茜问着。
「嗯……有、有啊……」
「怎么不告诉我呢?」
「呃,这个……」
唉……这女的花痴病又开始发作了。
感觉到她四周的花朵和蝴蝶在那边飘来飘去,我真的是很无言。
走下床,此时刚好护士阿姨走了进来,她看到我,眼睛睁大,似乎很惊讶。
「唉呀呀,妳的脸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我的脸?
手过去摸,摸到了一点点的红色。
再看向蓝茜,她似乎从刚刚到现在一直在忍笑,而彩薇早就笑到缩成一团了。
我搓了搓,感觉滑滑的,再继续往脸摸去,果然摸到了一大片。
走到镜子前,看到我简直气到快抽筋,我的脸颊竟然被口红画上了两个圆圆的腮红,就像影片中的中国殭尸上的一样。
而会开这种玩笑的,世界上就只有一个人!
「余、彩、薇!」我用杀死人的眼光望过去。
「又不是我画的……」她眨眨她的双眼。
想装无辜?当我是白痴啊?
「口红在妳那还说不是妳画的!」
「对不起对不起嘛……妳不觉得很可爱吗?哈哈哈……」
「可爱妳个大头鬼啦!我掐死妳!」
「哇啊啊……救命啊……」
「妳们三个通通给我出去!」
就这样,我们三个被护士阿姨给赶了出来。
我瞪了彩薇一眼,然后看向蓝茜,「蓝茜,妳也真是的,怎么不阻止这个死白痴!」边说还边用卫生纸用力的往我脸上擦。
「我有阻止啊……可是没有用……」她歉笑的说着。
在瞪了彩薇最后一眼,我们三个就往教室走去。
而途中,彩薇依旧在碎碎念着:「可恶,我已经好几天都没有见到雨宫学长了……」
……
这女的是怎样?一天没有看帅哥是会死是不是?
「黛婷,妳回来了喔?」
「那只猫最后怎么了?有抓到她吗?」
「妳还好吧?怎么双脚这么多包扎?」
一进教室,就有几位女同学围绕着我。
「呃……」我不知道怎么开口。
「那张纸被一位学长捡到,所以应该是没有抓到吧!」一旁有人在那边笑说。
「妳这么久没回来,我们还以为妳不敢回来了呢!」
无言。
我有什么好不敢回来的……?
「午餐时间要结束了喔……妳还没吃饭吧?」蓝茜把我从那群女生中拉了出来。
「嗯……」边说我边拿出便当,「对了,妳怎么知道我在医务室里啊?」
应该是没有人知道我去医务室吧?
好吧……除了那位外星人,不过,他又怎么会说?
「是雨宫学长跟我说的。」
「咦?」雨宫学长他……他怎么会知道我去医务室啊?他有看到我吗?可是我从资优班回来的途中没有遇到任何人啊……
「就他送来那张纸的时候,跟我说了一句『如果第一节上课之前这位同学还没回来的话,那她应该是在医务室里休息』,所以我才知道妳在医务室的啊……」
「是这样子喔……」
所以当时雨宫学长就眼尖发现我双脚都是伤啰?这么厉害……
感觉心中有一股暖暖的,我不觉的嘴角上扬。
这位学长,人真是好!还帮我把巨作送来教室,看来真该找一天去好好的跟他道谢一下。
可是……
「对了,蓝茜,妳知道在我们学校,深蓝色的领带是什么班级吗?」
蓝茜吃饭的动作停了下来,「妳……妳不知道吗?」
看她的反应,我好像应该知道一样。
「我只知道普通班跟资优班的,深蓝色的领带至今我只看过一次呢!那是代表什么啊?」我老实的说。
「妳真的不知道啊?也对……他们好像还没开始向新生介绍……」后面一句话蓝茜低头自语。
「怎么了?我需要知道吗?」
「当然啦!那是学生会的人耶!」
「学……学生会?」听到后我很惊讶。
雨宫学长是学生会的?哇……这么厉害?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10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