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叔在轻尘体内温泉_杀鼠by十方txt

29. 我想要哈利波特的隐形斗篷 这时候我多希望可以马上挖个地洞躲进去啊!
这时候我多希望我有哆啦A梦的缩小灯啊!
这时候我多希望我有哈利波特的隐形斗篷啊!
这时候我多希望……
不管此刻我的希望有多少,那都不可能会成真啊!
我也不可能一下子射出六十几根飞针把他们的双眼通通刺瞎吧?
「这位同学,请问……」离我最近的那位女同学开口了,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为什么我感到她的视线有鄙视的感觉存在着?
就当她话还没完全地说出口时,突然一个很熟悉又很振奋的声音说:「黛婷?真的是妳!妳怎么会在这?」
我寻着声音望过去,竟然看到那位捲毛男──李俊熙。
他怎么在人家这么丢脸的场合上,还把人家的名字给说出来啊?
我连忙打哈哈过去,「李俊熙你在说什么啊?我哪是什么叶黛婷……」
……死了,我没事干嘛不打自招?
不过竟然李俊熙在这,意思也就是说那位外星人也在这班啰?
我往全班望过去,果然在不远的地方看到杨圣晏,他那明亮的双眼睁大,樱桃唇色的嘴巴微微张开,似乎看到我也有点惊讶。
没想到我追猫追到误闯外星人的巢窝了。
对了,猫……那只臭黑猫!
「呃……你们不要管我,继续窒息……呃,自习……」
二话不多说,我马上趴在地上,寻找那只臭黑猫。
那只臭黑猫竟敢让我这么丢脸,真是可恶!看我待会儿把牠塞进汽油桶然后灌水呢!气死我了……
纵使我趴走在地上,我还是感到有好几双眼睛投在我身上。
可恶可恶可恶!真是可恶啊!
那只该死的臭黑猫!
「妳来这做什么?」
突然,头顶传来一阵又好听又熟悉的声音,但那声音却不夹带任何的情绪。
不用想也知道这声音是那外星人所发出的讯号。
但我又想到:前几天的我才跟他撕破脸,才喊话说再也不想见他的……
想到这些,我实在不知道要不要抬起头跟他对眼。
「妳裙子翻过来了……」
听到这句话,我马上一手遮住屁股那,「真的吗……哇啊!」
痛痛痛痛痛!
本来要抬起头的我,却一头撞到桌角那,真是痛死我了!
我跪坐在原地,双手摀住额头和双眼,牙齿用力地咬住嘴唇忍痛,手也感到眼睛有些溼热的液体流了出来。
天啊……我那属于二八佳人年代的脸,竟然就这样毁了……
那就像是你走在路上,踩到香蕉皮滑倒脸直接正面撞向电线桿的那种痛啊!
我也隐约地听到周围的人所嘲笑的声音。
呜呜……为什么乾脆不让我一头撞死算了,还让我遗留在世间丢人现眼?
「喂,妳……没事吧?」
死外星人算他还有良心!还知道要安慰我。
虽然我现在眼睛看不到,不过,我猜想杨圣晏他应该也是很想笑出来吧?
呜呜……
正当我悲愤到想再一头撞向桌脚一死了之的时候,有双温暖的手放到了我的肩膀上。
咦……?
我就这样被杨圣晏带离原地。
等……等等,他要带我去哪儿?不会是要叫其他的外星人来联合绑架我吧?
那可不行,我得做一些反抗才行!
我抬起右脚想踩他,可是因为眼睛摀住看不到,所以无目的地乱踩一通,可是好死不死的,我竟然踩到了自己的左脚。
「哇呜!」
我感到眼睛又有些液体跑出来了。
「这女的是白痴吗?」
「普通班的怎么一堆蠢货?」
「竟然会踩到自己的脚,是小脑不平衡还是以为自己是小丑?」
「还拿着扫把莫名的冲进来,真是笑死我了!」
「简直是个智障女!」
「这女的没救了啦!」
周围的嘲笑声不断的传进我的耳里,让我羞愧的想我洞躲起来。
「圣晏,你该不会认识这个白癡女吧?」
我感到放在我肩上的那双手很明显的颤了一下,一阵冷冷的声音从我上方传来:「这不关妳的事吧?」
纵使我现在眼睛被摀住,但我仍很明显地感到背后的温度一下子降了五度,冷得让我的背脊直发抖。
而周围那些嘲笑我的话语也因杨圣晏的那句话而停止了。
然后,我肩上的双手加重了力量,促使我不得不顺着那力道往前走去。
等……等等,这个外星人要带我去哪儿啊?
我就这样顺了那双手的力量,而离开了现场。

30. 三件事情 「妳再这样摀住眼睛的话,待会儿跌倒可不要怪我。」
咦咦咦……?
我手放下来,察觉自己正在走廊上,再转身看看在我身后的杨圣晏,他的黑髮随着吹来的风而缓缓飘起,黑得发亮的眼睛今天似乎有种吸引人的魅力一般,让人直想盯着他看。
他刚刚把我带出来,他……拯救了我?
在那丢脸的场合上,他……?
在我望着他发愣地同时,他突然伸出一只手,朝着我的脸伸了过来。
哇啊啊……他、他想干嘛?
一定是刚刚的那一下把我的头给撞坏了,要不然为什么我的脸感到火辣辣的?而且,好紧张……
「有落叶。」
「……?」
看到他手中的落叶,我才知道原来他刚伸手来是因为要捡我头髮上的落叶啊。
搞甚么,害我紧张得要死……等等,我干嘛紧张?
面对这位要来攻打我们地球的外星人,我有什么好紧张的?
「哭过的脸真丑。」
……!
我听到后赶紧胡乱地用衣袖把脸上的泪痕给擦掉。
「妳到底来这做什么?」
「呃,我……」
「算了,不关我的事。」
接着,他转身要回教室去。
什、什么?他就这样头也不回地丢下我一个人走了?
我都还没道谢耶!
不行!我可不想欠他人情!谁知道这外星人是真的帮我,还是假的帮我,搞不好这是被他拿去当成威胁我的工具。
我脑中想到一个笑得比恶魔还要邪恶一万倍的脸,拿着刀抵着我的喉咙说:『如果妳不乖乖地当我的未婚妻,那我可要把妳拿着扫把闯进资优班的蠢事到处宣扬喔……』
不……不会吧?
我上前抓住杨圣晏的制服衣角,他彷彿吓到了。
「妳、妳干嘛?」
「等一下,我有话对你说。」
他愣了愣,然后面无表情的说道:「不晓得三天前是谁说再也不想见到我的?」
呃……这家伙没事记忆力那么好做什么?
「这个,我……」
杨圣晏没有说话,只是直盯着我,但我看他的脸好像在催促说『有屁快放』。
「刚刚……刚刚的事……谢谢你……」在说这句话的同时,我眼神东飘飘西飘飘,就是不敢看他的眼睛。
「……喔。」
喔?想不到杨圣晏只是淡淡的喔了一声。
我看向他,没想到他的双脚开始移动,而且是往他教室走去。
我对他的反应感到茫茫然,什么啊?人家正拉下脸跟他道谢耶!
脚跨出去,我又拉住了他的衣角。
「妳这女的到底想干嘛?」杨圣晏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呃,我……」
「我要走人了。」
「等一下!」我又再次抓住他的衣角,然后趁他要开骂之前,一鼓作气的把我要讲的话一次说完:「刚刚的事情,你不要说出去好不好?」边说我还边双手合併,放在眼前。
他转过头皱眉,却不讲话。
「刚刚我欠你一个人情,你可以要求我为你做一件事,什么事都可以,但是你不可以把这事当成……」
「一件事?」我后面的话还没讲完,杨圣晏开口打断了我,脸上的表情似乎很疑惑。
一件事不够吗?
「不然,三件事!」我举个『三』字到他面前。「对,就三件事情,一是你刚刚救了我,二是你不要把刚才的话讲出去,三则是本姑娘免费送给你。」
「……」他皱了皱眉不语,像在沉思一样。
本姑娘肯为他做三件事可是够多了,他不会嫌少吧?
没想到他淡淡的说:「我看妳回教室前先去一下医务室吧,现在的妳看起来像是从原始丛林跑出来的野人,挺吓人的……」
「……啊?」
「这栋楼从窗堂左转直直地走出去,经过枫林大道后就会看到迴廊了。」
然后,很潇洒的,他头也不回的走进教室了。
留下我一个人在原地,眼睛张得比栗子还要大。
所以刚刚的事……他是默认了吗?
我看向扫把头,已经被我摧残到开花分岔了,甚至可以放在树上做个人工鸟巢了。
再看看我的双腿,到处都是擦伤和尘土,整个就是伤痕累累的像一个刚刚打了一场战回来的人。
唉……天底下哪个人如果这般苦命的?
都是库奇那只臭黑猫害的。
一想到那只臭黑猫,我看看刚刚那间外星人带我出来的教室。
深深的,从心坎九叔在轻尘体内温泉_杀鼠by十方txt里叹了一口气。
唉……
算了算了,君子报仇为时不晚,这次就算了吧……
接着,我拖着那无比狼狈的身躯,离开了资优班那。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10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