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公主皇叔丫鬟云碧_杀回民的解放军将领

27. 有着神似猫眼睛的学长 「妳没事吧?」
当我陷入绝望之际,头顶上传来一句温柔的关心话语。
咦?是谁啊?
我抬起头,印入我眼底的是一双美丽的灰蓝色眼睛。
是天使吗?我怎么会这么快的就上了天堂了?我记得我只爬了一面墙不是吗?
而且,怎么觉得那双眼睛好像猫眼喔……?
嗯?猫?
不加以思索,我二话不说就拿起一旁的扫把,往那双猫眼给用力的劈了下去。
对方惨叫了一声。
怪了,怎么猫在惨叫的时候就好像是人在惨叫一样?
眨眨眼睛,我对九公主皇叔丫鬟云碧_杀回民的解放军将领準焦距,看到一位长髮及肩的男生摀着头蹲在我眼前。
那随风飘起的黑长髮、如宝石般的灰蓝色眼睛……
不、不会吧?
「学、学长,你……你没事吧?」我赶紧上前去。
刚刚那一下是我在恍神时的反射动作,应该是不会打的太用力才对吧?
「好痛……」
这是因为我不知不觉地已对那只臭黑猫恨之入骨了,所以刚刚那一下我也不知不觉的给他加重了力道,是这样子的吗?
当我这样思考的同时,那位学长抓住我那慌忙的手,朝我吐了舌头。
「骗妳的。」
当我看到学长所扮的那鬼脸时,我脸部的神经抽蓄跳动一次,又『不知不觉』地用手刀往他的头给劈下去。
「唉呦,学妹,妳下手可真重……」
「谁叫学长骗我。」
他揉着头,一脸哭笑不得的样子。
「真的很痛吗?」看他这样子,我关心的问。
「没事没事,至少我还活着……」
那灰蓝透明如宝石般明亮的眼睛,温柔的眼神让我不知所措……
「学妹怎么会在这里呢?还爬了『许愿墙』过来?」
「许……许愿墙?」我怀疑刚刚的那一摔,把我的耳朵摔坏了,不然怎么会把这座墙取成这么……这么奇怪的名称啊?
「这座墙是隔绝资优班与普通班的分界啊。」他解释着。
「是喔……」原来如此啊。
「不过,如果妳是要从普通班跑来资优班的学区,直接从迴廊走进来就可以了啊,为什么要爬墙呢?」
「呃……」老实说我实在不知道要回学长什么话。
许愿墙?这是什么奇怪的名字啊?
仔细看,这墙的另一面也贴了很多不同颜色的彩带,上头也都写了字。还真的是给人家许愿用的耶。
可是,只是一面墙,是能许什么愿啊?
学长笑瞇了眼睛,「『许愿墙』顾名思义就是给你们许愿的墙,妳看,有很多学生都在上头写着自己的愿望,想不想许愿看看啊?」
我呆愣住了,看着眼前的这位学长……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看起来帅气中又带点神祕的气息……
「不过,愿望若成功了,可是要来还愿的喔。」
「还愿?怎么还啊?」不会是要以身相许吧?嫁给一面墙似乎是神经病才会做的事情。
「看妳当初怎么许,就要怎么还啊!」他微笑着说。
「是喔……」看着墙上那些彩带,有的甚至因为没有贴好而随风飘逸着,我一副那闷的样子。
「一般而言,红色彩带是代表爱情;黄色代表友谊;蓝色代表事业或学业。」
「那黑色咧?」我隐约中得看到有一张破破烂烂的黑色彩带在那飘荡。
「黑色即代表赠恨。」
「赠恨?」
「人不只会有喜欢的人,还会有讨厌的人啊!比如说妳今天讨厌谁谁谁,想害他考试变差还是怎样的,所有的都可以许愿。」
「是这样子啊?」那我是不是该找个时间来许愿咧?问我许什么愿?当然是解除婚约啊!所以,我要用的颜色是黑色啰?
但是赠恨这种程度,其实我也不赠恨杨圣晏那外星人,毕竟跟他本来就不熟,反倒有点讨厌他就是了……
「第三次见到妳了,还不知道妳的芳名呢!」
「啊……我……我叫叶黛婷,就读普通一年甲班。」
「黛婷啊……」他眼神飘到了远方,喃喃的念着我的名字。奇怪,我的名字很普通吧?
「抱歉,只是妳的名字让我想到了一个人……」他有点歉意的说。
「是喔。」我不以为意。
学长微笑着,「名字跟本人很相配呢!我是……」
看他好像要自我介绍,我打断了他。
「喔,我知道你,学长你叫雨宫峰汰对吧?因为我同学常常提到你,所以我知道你。」
雨宫学长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他刚刚说这『许愿墙』是隔绝普通班与资优班的一面墙,那他在墙的这一边,应该也是资优班的学生吧?
我往他的领带看过去,咦……?怎么会是深蓝色的?
资优班与普通班的差别只是深红色领结上的那些格子线条而已,那……深蓝色是代表什么?
「对了,妳还没说妳为什么要爬『许愿墙』过来这呢!」
「喔,我是来……哇啊啊!」
哇啊啊!我竟然不知不觉得跟雨宫学长聊天聊到浑然忘我,竟然忘记原本翻墙过来的目的了。
容易受周遭环境的影响,这真是我人生中第一大污点啊!
「怎么了吗?」看我的反应那么激动,雨宫学长关心的问。
可恶,我竟然在这里耗了这么多时间!在这段时间里,那只臭黑猫早就不知跑到哪儿去了。
「学长,你知道一只叫库奇的黑猫吧?」我从地上站了起来,顺便抓起一旁的扫把。
「妳是说管理员养得那只库奇吗?」
我点了点头,「嗯,在我翻墙过来以前,你有看到牠跳跃过来吧?牠往哪里去了?」我边说边四处张望着。
「呃……我是有看到牠跳跃过来,可是没看清楚牠往哪里跑去,不过,库奇那小家伙平时最喜欢逗留在资优班那儿了,妳待会儿只要去前方的那栋白色大楼那找找,应该会看到那顽皮的小家伙吧……」
「谢谢学长。」我丢下这句话,就往前方的那栋白色大楼跑去了。

28. 你逃不了了吧 圣阳高中果真很大,走了一段路才远远的看到那栋白色大楼
一踏进那栋白色大楼里,就被里头严肃的气氛给洗去了我那份着急而律动的心。
窗堂那肃立了几座白色石雕像,看起来极为庄严,而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竟然隐约的可以听到从远方传来的圣歌。
怎么资优班的教学环境这么的好啊?跟我们普通班相比起来真的是天壤之别。
不过,这里也有个缺点:那就是太安静了,安静的好像没有任何生气一样。
刚刚雨宫学长说,库奇很喜欢在这逗留是吧?
可是,我左看看右看看,别说是猫影了,连个人影我也都没瞧见。
这里……真的是安静的想让人拿鞭炮来放吵杂一下……
我继续往前走,突然,前方的转弯处有人走过来了。
「妳……」看起来应该是位教师,但他看到我好像很惊讶的样子。
「呃,我……」我想着要如何解释为何我会出现在这里的理由,但我还没说出口,他就拍拍我的肩膀,一副慈祥样。
「妳被学生会罚要打扫吗?好好加油喔……」给我个笑容后,他就往我后方离去了。
「咦……?」
纳闷的我在看到我手所握的扫把后,我才明了:原来刚刚那位老师把我当成被罚打扫的人啊……
不管这么多,我继续往前走去,继续找寻那只把我巨作给叼走的臭黑猫。
可是,我在走廊绕了这么久,连根猫毛都没看见。
唉……怎么会这样子……
再看看时间,早自习还有五分钟就结束了,下课时间有十分钟,而第一堂就是国文课,换句话说,我只剩十五分钟的时间了。
唉……这下该怎么办啊……?
刚刚在白墙那跟雨宫学长耗太久了,搞不好在那段时间那只臭黑猫就已叼着我的巨作登陆月球了也说不定。
搞不好又绕了地球一圈回来了呢……
「喵──」
因为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办法,于是我又开始学猫叫。
「喵──」
突然,我隐约听到了,有猫声在回应我。
不过,是在哪儿呢?
我使命地继续叫,然后眼尖地发现有个黑影在三楼的转角那,好像发现了我在看牠,牠跳进了转角的那间教室去。
嘿嘿,终于被我找到了!
不多说,我马上朝着楼梯的方向跑过去,然后一脚爬两格的,爬到三楼去。
「呼……」
我气喘嘘嘘的站在教室门口那,这里就是刚刚那个黑影所进入的地方。
可恶!那只臭黑猫竟敢让本小姐为牠搞得这么累,我看等下抓到牠时是必要先给牠折磨一番。
我摩擦双手后,握紧扫把。
哼……这只臭猫终于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吧……
先给你几秒让你好好交代一下遗言好了……
哈哈,我等会儿就让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臭黑猫,你準备受死吧!
看看时间,距离刚刚已经经过了十秒,我也比较不会喘了。
我摆好姿势,踹开了门,「哇哈!你逃不了了吧!」
静───
静───
静───
我那踹开门和手握扫把作势要开打的姿势就像照片上的人物一样定格在那。
我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这里是资优班的教室,现在是早自习,理所当然的资优生都在里头自习。
没错,里头满满的都是人啊啊!
我就维持那样的动作僵在门口那,而教室里那三十几双的眼睛正望向我这边,个个都带着疑惑的表情看着我这位刚刚踹开他们教室门的人。
哇咧……怎么会……这样……子……?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10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