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几路车_杀人犯郭爽的最后一天

23. 雨宫学长 「哈哈哈哈哈哈……」
中午吃着便当,蓝茜一提到典礼上的事就一直笑个不停。
有没有这么好笑啊?
「天啊,黛婷,妳的反应真的超快的,好厉害喔!」
「呃,是吗?呵呵……」我倒是不怎么高兴,因为这样一来,得罪人的可是我耶……
我们坐在走廊旁的长倚桌,这里的设计是每一层教室外的走廊旁,都放有四、五张的长倚桌,下课方便学生专研课业,中午则是变成学生吃饭的地点。
「黛婷。」我转身看到彩薇和一位绑着马尾笑容甜美的女孩站在我旁边。
「彩薇,来一起吃饭吧!」我示意她们坐在我和蓝茜的对面。
「她是蓝茜,我第一位认识的同班同学;她是余彩薇,我国中的同学兼死党。」我向彩薇和蓝茜互相介绍。
「她是林悦苹,也是我第一位认识的同班同学;而这位是叶黛婷……」
「妳好。」
「妳好。」我笑着跟她打招呼,然后,把彩薇拉到了一旁。
「干嘛啊?」彩薇一脸无辜的看我。
「喂,妳有没有到处宣传我和那外星人是未婚夫妻的事?」
「外星人?」
「就是杨圣晏啦!」接着我解释着为什么我叫他外星人的原因。
「天啊……他好过分喔……怎么这样子啊……」
我呼出了一口气,「小女子我心胸宽大,不怎么跟他计较,反正我又不承认我跟他是未婚夫妻的这段指腹为婚关係,话说……妳也不要到处乱讲话喔……」
「我知道啦。」
「真的?」我有点怀疑,这女的什么时候嘴巴变这么小了?
「真的,因为一旦我说出来了,黛婷妳可是会变成全校女生的头号通敌呢!」
「……」
「拜託,今早的开学典礼,一堆女生疯狂的像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一样,我都不知道我们学校有这么多花痴呢!」
我愣愣的看着她,心里实在是很想说:『妳没资格说别人吧,自己也还不是一样……』
但终究没有说出口,我正经的看着彩薇说:「真的不要说喔……而且,我相信在不久之后这段莫名其妙的婚约一定会被取消……」
「啊?」
我笑了笑,留下一句耐人寻味的话:「不久妳就知道了……」
经过今天早上乾洗袋之事,我觉得我只要让杨圣晏讨厌我,他就有可能同意要跟我解除婚约。
不过这也只是我的猜测而已,可是,我觉得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才对。
想想,谁会跟自己讨厌的人结婚呢?
吃饭吃到一半,蓝茜突然说要上厕所。
我实在搞不懂那些饭吃到一半说要上厕所的人,厕所里那难闻的味道,闻了之后剩下的饭还吃得下吗?而且如果刚好遇到有人在隔壁上……呃,还是不要想下去好了,否则待会儿吃不下饭的反而是我。
正当我在咀嚼食物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过来我们这桌。
「嗨,学妹。」
看着其他三人一脸疑惑样,我抬头看看到底是谁?
一头及肩的长髮和一双灰蓝色的眼睛印入我的眼眸里,我不禁惊讶地忘记嘴里还有咀嚼的食物而张开了嘴,是今早的那位学长。
「黛……黛婷,你认识他?」身旁的蓝茜问我。
「算……不认识吧……」我摇了摇头。
「我们今天早上才见面啊!」学长笑着这样说。
「呃……」这时候要说什么?
好久不见吗?
才经过一个早上而已也没有很久……
你好吗?
这样也怪怪的,我又跟他不熟……
「呵呵呵……」因为不知道要说什么,所以我对他傻笑。
「不要这么拘束嘛……」他还给我一个笑容,我发现他的眼睛好像猫,又加上是灰蓝色的,也就更像了。
而我依旧因为不知道要开口说什么而傻笑。
「妳今天早上还好吧?真的没有摔伤吗?」
「没有,我没事。」拜託,我可是撞得跟牛一样,区区一个小跌倒对我来说算什么呢?
「这样啊……那没事的话我就不打扰妳们用餐了,告辞。」
「呃……嗯,掰掰……」
等到他走远之后,彩薇突然很兴奋得从对面跑到我旁边坐着。
「妳……妳干嘛?」我正为她的举动感到有点莫名其妙。
「黛婷,妳怎么会认识他啊?」
「啊?谁?」
「刚刚那位学长啊!」
「我不认识他啊,只不过今天早上不小心被他撞到跌倒而已。」我皱眉。
「妳被他撞到哪里?」彩薇一脸关心着问。
「左手吧……」说实在我也没有什么印象,只知道那时有个黑影向我撞过来,等恢复意识时我就已经跌在地上了。
说完后,彩薇拿起我的左手,放在她的脸颊上,「喔……被雨宫学长撞到的地方……」
为什么,这女的眼睛在放桃花?
这家伙,刚刚说学校一堆像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花痴女,怎么现在她眼前冒出好多蝴蝶和爱心是怎样?
我抽开我的手,「妳变态啊!」
「唉呦,给我摸一下嘛……被雨宫学长碰到的地方……」
撞到就撞到,什么碰到?有必要讲得这么暧昧吗?
「什么雨宫学长?妳知道他啊?」久没出声的悦苹这样问。
彩薇听到这名字,放开我的手,站起来走回我对面后坐下,然后对着悦苹。
「妳不知道雨宫学长吗?雨宫峰汰,混到英国、荷兰和日本的混血儿……他可是圣阳的校草耶……」
我无言的看着彩薇,这个死白痴,研究帅哥永远这么的认真……

24. 六千字的自传 圣阳高中果然名不虚传,老师个个都是魔鬼教师,每个都很爱用斯巴达教育来教导人。
为什么我会这么说?因为才开学第一天,国文老师就要我们每个人回去写一篇长达六千字的自传。
六千字!拜託,我只是一个生长在一个平凡家庭的一个平凡小女孩而已,又不是什么显赫的身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经历,那六千字,是要我怎么生出来啊……?
人家平常自我介绍时,不是常说『你好,我叫XXX。』这七个字又不加标点符号而已吗?突然要我们写出六千字的自传,这根本就是比登天还要难。
全班不仅是我一个人,其他同学也在哀哀叫,像是死前的哀嚎……
「黛婷,妳怎么一副快要踏进棺材的死脸啊?」放学时刻,彩薇来教室找我,一看到我的脸就这样问。
「唉……」一想到以后在圣阳高中里都要过着这种水深火热的日子,我头就欲裂的想要抓狂。
「我说妳该不会也是因为那六千字的自传而感到伤脑筋吧?」彩薇一讲就点中我的心声,果然是我多年来的好友。
我无奈的点点头。
「我们六千字算还好了,听老师说,资优班的学生好像要交出一万字的自传呢!」
一……一万字?
听到后我和彩薇相视而笑,两人心里都有一个默契,那就是:好险当初我们没有去考资优班考试啊……
为了这该死的自传,我可是摧残了好多珍贵的脑细胞,这两天都敖到半夜快两点才睡,终于在缴交的前一天晚上十二点多,完成了!
呜……
看着眼前印出的那七、八张A4纸,我真的是感动的快要痛哭流涕了,这可是我呕心沥血的巨作啊……
我不禁对着那几张纸开始亲吻起来。
「丑八怪,老妈要我来牛奶来给……妳在干么?」
不巧的是,我那亲吻纸张的动作正好被那手正拿着一杯牛奶进门的臭小子给看到。
「我都不知道自己的姐姐有这种奇怪的癖好。」
就知道他接下来一定会开口损我的,拜託,他谁啊?他是我叶黛婷的弟弟耶!他如果不开口损我的话,那就真的不是我弟弟了。
反正刚完成那份巨作的我心情特别好,也不想跟他计较。
我接过牛奶,一脸望着他傻笑。
他则是皱着眉头,「妳干麻?发癫啊?」
要是平常的我一定会对着他破口大骂:「你才发癫咧!你这蠢猪!」
但是此刻的我心情大好啊,就好像刚刚乐透中了头彩一样的好啊……
「嘻嘻……」我站了起来,双手放到他的脸颊上,一脸像是喝过酒的陶醉样,「嘻嘻……你知道吗?我到现在才发现其实我的弟弟长得很可爱的嘛……」
说完,我还捏了一下,唉哟,好软啊……
这小子眼睛瞪大,脸色发青,一脸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双脚也不禁的一直往后退。
但我搂住他的脖子不让他往后退,仔细的祥端看的五官,或许我真的是高兴过头了,此刻我竟然觉得我弟长得好像金城武。
「唉呀呀……你的皮肤竟然比我还要嫩……」
我使命地捏着我弟的脸颊,用力地揉、用力地转。
而我弟呢?铁着脸,直愣愣地看着我,一点也不知道要反抗。
哈哈……不用想也知道,他一定被我的行为给吓呆了呢!
等到回过神来,他摀着自己那红肿的脸颊,连跑带跳的滚回他房间了。
我看了看时间,再看了看那份巨作,再度满意了一会儿,我就爬上床去睡觉了。
今晚有个好梦,意味着:明天是个顺利的一天吧?
乘几路车_杀人犯郭爽的最后一天但,我忘记的是:梦境往往与事实相反。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10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