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 抬头看我们结合处_机甲王座 小说

17. 他没有意见? 杨圣晏的脸上没有一丝情绪,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刚刚是我听错了吧?他怎么可能会对这门由父母指腹为婚的婚姻没有任何意见呢?
「你说,你对这指腹为婚一事没有意见?」我确认着。
「我能有什么意见?」没想到他却这样反问我。
「很多啊!喂,婚姻是大事耶!你就这样交给你爸妈来决定啊?」
「这样不好吗?」他又反问我,感觉起来这事好像与他无关的样子。
「当然不好啊!你……难道都不会想自己找寻另一半而不是由他人来决定吗?」
他听了听,沉默了一下,长长的睫毛垂了下来,像是在思考,但那沉默也只沉默了五秒,他说:「另一半由自己来找寻太麻烦了,有人帮妳决定,这不是挺好的吗?」
「你……」
面对他这样的态度我真的是哑口无言,怎么会有人这样子?不是每一个人应该都会对这种指腹为婚的事感到很反感才对吗?为什么他说的好像一点都不关他的事一样?
我是不是遇到一位疯子了?
「看妳的样子,妳似乎对这事有很大的意见是不是?」
「废话!」我马上回答说。
他皱了眉一下,「跟我结婚有什么不好?」
「那你跟我结婚对你有什么好?」我反问他。
难不成这家伙暗恋我很多年了?
……不对,怎么才跟他讲了两、三句话我也变得有点自恋了?
他想了想,然后很正经的回答说:「有什么好处我是不知道,但是目前唯一的好处就是我以后不必担心我会娶不到老婆。」
什么鬼?这是什么烂理由啊?
我冷冷的说:「如果你是因为担心娶不到老婆的话,那你可以不用担心,因为我相信以你这长得像牛郎的长相,一定会煞到很多女生的……」
「但那又怎样?我只不过听从父母亲的安排而已……」
「杨圣晏,如果你是在跟我开玩笑的话,可以停止吗?因为真的一点都不好笑。」
他喝了一口咖啡,用舌头舔舔那留在嘴角的咖啡渍,之后对上我的眼睛,慢慢地说:「叶黛婷,我很慎重的告诉妳,我没有在跟妳开玩笑,我对指腹为婚这件事,真的一点意见也没有。」
我的妈啊……我真的是遇到一位疯子了……
「更何况,妳也说过婚姻是大事,我怎么会拿它来开玩笑呢?」
我喝了一口果汁,想浇熄自己那激动的情绪。
完了……
本想说遇到他可以一起向双方的父母讲说我们都不喜欢这段由别人自主的婚姻,可是,真不知道眼前这家伙的脑袋是装钢筋还是水泥,竟然可以表现出一副不关己事的样子。
「所以,你想跟我结婚?」我眉毛都皱到快要打结的问。
「没有想,也没有不想,我完全没有意见。但因为妳是我父母选的未婚妻,父母所决定的事都是为子女好,我相信我爸妈的选择,所以我可以跟妳结婚。」
「可以跟我结婚?既然你也认为婚姻是大事,怎么就这样交给别人来决定?」
「我相信我爸妈,更何况,有人肯帮妳决定一切不是很好吗?」
「一点都不好!难道你没有自己的想法吗?」
我真的是越讲越气,握着拳头的手,指甲都陷入肉里了。
「我乖 抬头看我们结合处_机甲王座 小说能有什么想法?」他抬眉。
「你不想和你喜欢的人结婚吗?」
听到这句话,他停顿了,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帅气的脸庞,长长的睫毛垂下,没有人懂他的思绪。
这句话对他有用吗?
但,不久,他慢慢的说:「我没有喜欢的人,相信未来也不会有,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妳这问题。」
……
我现在可以很肯定一件事!
那就是,眼前这家伙是外星人!
要不然怎么会这么难沟通又这么难讲话呢?
「那,如果我说,我有喜欢的人,我不能跟你结婚呢?」
他一副理所当然的回答说:「那不关我的事吧?反正妳必须得和我结婚就是了。」
「为什么我就得和你这奇怪的外星人结婚?」我拍了一下桌子。
「因为我们指腹为婚。」
「……」
这个讲不通的王八蛋,真的是气死我了……
看着桌上的水,我二话不说,拿起来直接往他的头给浇下去,看他的头脑能不能给我清醒点!
彩薇他们三人,看到我这样的行为,纷纷倒抽了一口气……
连我自己也料想不到,眼前这家伙会让我气到拿水浇他……

18.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很抱歉,就算你对指腹为婚这事没有意见,但我对这事可是会反对到底的。」丢下这句话后本来想走人的我,却被他抓住手腕。
「我无所谓,但……」他说着,令我惊讶的是:纵使头髮和衣服都溼了,但他脸上却挂着笑容。接着,只见他也拿起了咖啡杯旁的白开水,然后,我感到一阵极冰的水由我头髮流下。
「……!」
他把玻璃杯放在桌上,慢慢地说玩刚刚只讲到一半的话:「但是,我这人不管对谁都採取着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态度,就算妳是要跟我结婚的对象也是。」
令我感到很不可思议的是:他讲这句话时的口气明明极为冷漠,就好像处在零下好几百度的地方一样,可是,他的嘴角却翘着。
我睁大眼睛看着他──也许是惊讶、也或者是在瞪着他,任凭那冰凉的水顺着我的头髮流到衣服上,他则好整以暇的拿出手帕擦擦自己那润溼的秀髮。
彩薇慢慢的走到我身边,「黛……黛婷,妳没事吧……?」边说边拿起桌上的餐巾纸帮我吸取身上的水。
我如果没事的话,这世上就真的没有鬼了!
「不要说对妳不好,」说着,杨圣晏拿起他放在椅子上方的薄外套披在我身上,正当我对他的举动感到讶异时,又接着说:「反正我们考上了同一所高中,以后要相处的日子又很长久,我也不想把气氛闹僵,那就先这样了。」
接着,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呆愣在那,看着他的背影渐渐离去。
而另外两个男生也走了。
「开学见喔!」那位头髮捲捲的男生走在最后说着,还扮了一下鬼脸。
「黛婷,妳还好吧?」
「嗯……」我抽了几张卫生纸,往自己那微溼地上衣擦去。
杨圣晏那笑脸,真的是有种莫名的压迫感……
「跑到哪去了?」一回到家,我妈的怒吼声随即传来。
我正想着要如何回答她时,她抢走我手上的薄外套看了看,然后大骂:「我在想说为何妳死都不和我们去聚餐,原来妳跑去和别的男生鬼混啊!」
「我哪有啊!还有,那个杨圣晏还不是一样也没来吗?」
「人家是有事才没来的好不好,哪像妳……等等,妳怎么知道他没来?」我妈瞇起眼睛看着我,像在说『妳敢骗我的话妳就準备叫人家帮妳收尸吧!』
「因为……妳手上的外套就是那个杨圣晏的啊!」
我妈一脸怀疑,「什么?」
「我遇到他了。」我照实回答。
「妳遇到他了?真的假的?」
「真的,就长得脸白白的,眼睛大大的,头髮黑黑的啊……」然后,我把怎么遇到他和去咖啡店的事跟我妈娓娓道来,当然省略了我把他当成要抢餐厅的人和在咖啡店互淋水的事还有一些不重要的芝麻小事。
「不错不错,那妳觉得他怎样?」我妈就像现在青少年想探测对方八卦的脸孔,我看了真无言。
「我……我要回房间了……」我故意忽略她的问题,往楼上走去。
我……我不喜欢他……
因为,他是我指腹为婚的对象,所以我不喜欢他……

回到房间,发现手机有许多的未接来电,一看都是同一个人──余彩薇。
看来她挺担心我的,毕竟刚刚回来的途中,我都没有开口说过半句话。
之所以沉默,是因为我对杨圣晏刚刚那笑容有一种打从心里害怕的感觉……
我也不知道我哪来的勇气,竟然拿水淋他,我以为他会生气,但他却在笑……
他……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啊……?
「喂?彩薇啊……」
『黛婷,妳没事吧?』
「我没事啦……」
『没事就好,刚刚问妳话都不回我,害我担心的要命,妳跟杨圣晏发生什么事啊?』
「就妳看到的那样啊……」
『我是说,你们为什么会互相淋水?』
「我看他不顺眼,他可能也看我不顺眼吧……」谁叫她刚刚逕自地和另外两位男生聊得那么开心,一点都不关心我这桌的情况。
『什么啊?妳能不能说清楚一点?』
「对不起,改天再慢慢和妳说吧,我现在很累……」然后,我挂断了电话。
下礼拜就要开学了,距离今天还有两三天,我知道,我高中这三年,一定过得很不平静。
看向杨圣晏的那薄外套,我到底该怎么做,他才会和我解除那该死的婚约呢?
我真的很不喜欢这种莫名又该死的婚姻……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9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