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 你下面好紧好爽_朱正廷腐唯小黄文

13. 就跟妳说我拉肚子 怎么了?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就当我心里正左右挣扎不知道此刻要做什么的时候,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我……我故意装着很虚弱,虚弱到已经快要一脚踏入棺材的那种声音说:「妈……我拉肚子了啦……我看我去不成了……呜……」
还故意几出一两滴的眼泪準备给她看。
但当印入眼帘里头的是厕所门时,我才暗骂自己是白痴。
神经病啊!她又看不到我那珍贵的泪水……
看来,我只能把所有的情绪投入在声音上。
「呜……都怪那个笨蛋彩薇啦!买东西不看日期……害我吃到过期一个礼拜的东西……」(此句完全属实)
「我也想去啊……可是……可是妳知道的嘛……从小我的肠胃就不太好……我厕所已经跑很多趟了,都是因为我的肠胃不好……」(此句七分真实三分虚)
「不然这时候我们早就一起出门了,甚至早就和以风叔叔他们一起开始吃饭了,我还可以和杨圣晏聊些我们小时候所发生的趣事回味一下童年……」(此句完全属虚)
不然我的逃跑计划早就成功了好不好!!
我用那听起来楚楚可怜宛如林黛玉虚弱的声音讲完后,过了一阵子我妈都不出声。
怪了,我觉得我声乖 你下面好紧好爽_朱正廷腐唯小黄文音演起来很好啊……甚至可以媲美金钟奖影后了好不好!
还不都是那个彩薇,人家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她相处了这么久都被她感染了。
又过了一会儿,我妈开口说话了:「好吧,那妳好好在家休息,我跟妳爸去就好了。」
「嗯……」我心里大声叫好,坐在马桶上手舞足蹈,没想到动作太大了把卫生纸给打到地板上了。
碰的一声,我听到我妈在外头说:「我就知道!」
「……!」什么?怎么了?
「妳以为我不知道妳和彩薇在搞什么把戏吗?」
「……」
「妳真的以为我会把妳一个人留在家让妳『休息』吗?」
呃……
「就这么不想和我们去啊?我看妳拉肚子是假的吧?」她说着,接着我听到了开锁声。
不会吧……?
我妈竟然想打开厕所来确认,我……
我就这样看着厕所门被打开,看着我妈的头探进来。
她看了看,随即又马上关上门。
「就跟妳说我拉肚子咩……」味道很不好闻对不对?
拜託,竟然这么不相信女儿所说的话,虽然刚刚讲的那最后一句是骗她的。
好吧……反正,事情都到这里了,就把一切都摊开算了。
虽然现在这种场合很奇怪。
此时,我感到心中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直源源不绝地涌出来。
「妈,我告诉妳,就算今天我没有拉肚子,我也不会跟妳和爸一起去的。我根本就不喜欢这段由你们大人所自主的婚事,什么指腹为婚?那是古代人才会做的事耶!现代人的思想已经没有那么传统了,没事干嘛学古时候的人啊?」
「妳连和对方相处都没相处过,就这样拒绝人家,会不会太没礼貌了?」
「重点不是有没有相处过,而是,婚姻是人生中的大事,我才不要我的婚姻由别人来决定!」
门外没有声音了,我想我妈应该已经气到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吧……
过了一阵子,我从厕所出来,看看时间,已经六点半了。
看来我爸妈已经出门了。
我看着大门,心中的情绪真是五味杂陈。

「黛婷,妳回来了啊?」正当我準备上楼时,彩薇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
「什么我回来了?我根本就没有出去过好不好!?」
「什么?我还特地跑出去找妳咧……想说妳能跑到哪去……」
「……」
彩薇这家伙的神经真是超大条的,完全没有发现我在一楼的厕所里。

当我吃完肠胃药回房间之后,彩薇把刚刚发生的事说给我听。
「我刚刚大喊的时候,妳妈果然一直尖叫着,还跑去二楼抱着妳爸,妳爸的脸还因此被刮鬍刀给刮伤了呢!」
难怪,我有听到我爸大叫一声。
「之后妳妈就一直叫着妳的名字,我就随口说妳早就吓得跑走了,还骗她说那老鼠已被我赶跑了呢!
「所以……」
「所以我就假藉要出去找妳的名义溜出去啊!」
「所以,妳到底知不知道我拉了肚子?」
「……蛤?妳拉肚子?」她歪着头问我,一脸无辜样。
「……」
我二话不说,直接把刚刚那被我丢回床上的布丁盒拿起来放到她眼前,问:「上面写几月几日?」
彩薇照着上面的数字唸:「八月二十日。」
我又问:「那今天几月几日?」
「……八月二……十七日……」

14. 我们也出发吧 「对不起嘛……我下次买东西会注意看的……」彩薇一脸歉意的说。
我无奈的看着,并感叹了起来。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算了,虽然事情没有成功,但好歹目的算是有达到了,那就是让我妈知道我不喜欢由他人自主的婚姻。
是说我爸妈回来,也难逃一阵处罚就是了……
「好了啦,妳不用道歉了啦!」
看在她这么有心的在帮我的份上,我就不跟她计较了。更何况,多计较多伤感情啊……
「所以,我们也出发吧!」
「……啊?」她在说什么?出发?
「妳说你们俩家人是要聚在什么餐厅?」
我说了餐厅的名字,之后问:「妳要干嘛啊?」
「当然是去看妳未婚夫的真面目啰!」彩薇调皮的一笑。
「什……?」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彩薇给拉出家门了。

坐了公车,我就看到一家五星级的餐厅,远远的就看到那家的招牌在闪闪发光。
不过……
他们为什么吃那么好啊?早知道我也来吃!现在进去来得及吗?
……不对!
我在想什么啊我?我怎么会有这想法呢?
这家餐厅门口隔着一整排落地窗,外头用盆栽给围住,里头柔黄的灯光配着悠悠的古典音乐,颇有气氛。
我和彩薇隔着落地窗往里头看,想寻找我爸妈的身影。
「我记得妳妈穿了一套红衣服……」
接着,我们瞇起眼睛,往里头一桌一桌的看,果真不久就找到了我爸妈的身影。
同桌的还有另外一对夫妇,不用说也知道对方肯定是以风叔叔那一家人,不过……
对方是不是也少了一个人啊?
「搞什么啊?原来那个杨圣晏也没来啊……」彩薇失望的说。
「看来啊……对方跟我一样,也挺反对这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婚姻……」我这样说着。
应该说,所有的正常人都会对这指腹为婚的事斥之以鼻的,拜託,我活在二十一世纪耶!又不是嫁不出去还什么的,干嘛连婚姻都听从父母安排啊……好吧,有钱人除外。
「搞什么嘛……还以为来到这就可以先睹为快妳那未婚夫的真面目呢!」彩薇整个就很失望的样子。
我白了她一眼,怎么这女的这么期待啊?
「想看的话学校就看得到了啊!」
彩薇却摇了摇头,「不一定咧!我听说圣阳高中里,普通班和资优班的教室距离差得可远了,一节下课只有十分钟,可是从普通班走到资优班的距离却要花上十几分钟以上,如果妳要会会妳的未婚夫,除非他也在同一时间向妳走来,你们才能见得到面,但我说的见到面也只是远远的看到对方的身影而已,你们并不能讲到话,因为这个时候上课钟声已经响了,还来不及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妳就要马上冲回教室了。」
我无言的望着彩薇,不知道该说什么。
怎么她连这种事都已经调查好了?
「所以,你们就如同牛郎与织女一样,久久才能见一次面……」
「妳是白痴啊?我才不要和对方见面咧!我跟他又没有任何的关係!」我撇撇嘴,离开餐厅前,往一旁的空地走去。
这空地是个小小的公园,有几张木椅和一排的鞦韆,我坐在木椅上然后往餐厅望去,刚好可以隐约得看到我爸妈那一桌。
彩薇也跟着我过来了。
「妳不要和对方见面?那怎么和对方解除婚约啊?」一来就直批头一句。
我又白了她一眼,「这种小事约在放学时间讲就好了啊!干嘛利用那短短又宝贵的十分钟跑去找他?」
「喔……」
这女的神经真的是有够给他大条的!
我故意哼了一声,再度的往那餐厅望过去,只是,不知何时的,那里的落地窗前站了两三位年纪看起来跟我差不多青少年。他们跟我们刚刚一样,也在往里面看,只是不知道他们在看什么就是了。
本来以为他们只是待个两、三分钟就走了,可是十分钟过去了,他们似乎没有要离去的意愿。
可恶!真碍眼!挡到我视线了啦……
奇怪,那几个家伙到底是在干嘛啊?如果没事的话就赶快闪人啦!不要一直挡住我的视线嘛……
以一人为首的那人,在那片落地窗往里头看了看,接着起身对另外两个摇了摇头,不知说了什么话,接着那两个依旧蹲着往里头看。
中间那人走到了一旁,双手交叠着,望向他前方的大马路。
看到他这动作,我小小的噗了一声,笑在心里。
自以为模特儿在拍照啊……耍什么帅啊……
……好啦,身高是有一百八……
脸似乎也还不错看……不过,是我的错觉吗?
那张脸我好像在哪儿看过……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9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