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 不疼 慢慢进去殿下溺吻_朱婧漫画

11. 我感到肚子怪怪的 时间越接近,我就越紧张,因为眼看着革命即将就要上场了。
我只希望等一下如果我妈搂着我爸的脖子,希望老爸的脖子不要扭得太严重,至于我弟,好像跑去打球了吧……
反正没差,差只差在收惊要花的费用少一个人。
「黛婷,我好紧张喔……希望等一下一切顺利……」她拆开包装,吞了一颗喉糖,然后……
「啊……啊……啊……」在那边调音阶。
我对她的行为感到无言至极,算了,她能这样的热衷投入我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突然间,我感到肚子怪怪的,咕噜咕噜肠胃蠕动得特别异常,我摸了摸,皱起眉来。
不会吧……?
「我去上个厕所。」
在我还没走到厕所前,我已觉得体内中有什么东西好像快出来了……
天啊……怎么肚子偏偏选在这时候给我闹革命?
我忍着走到厕所,发现我妈在里头擦口红。
「妈……」
呜!怎么觉得我一开口,体内那东西就好像拼了命的想出来呢?
呜呜呜……这可怎么办才好?
我妈看了我一眼,又看着镜子的自己,「要上厕所是吗?」
我抿着嘴,拼命的点头。
果真是生我的妈,我没开口就知道我想干嘛。
就在此时,我突然对我待会儿要逃跑的事感到有点犹豫不决了。
可是,我妈接下来的话却让我欲哭无泪地想用头去撞墙。
「妳去二楼上吧,待会儿我还要弄一下头髮……」
这根本就是把快要爬到井上的我又狠狠的把我推回井底一样,我说妳要上妆要弄头髮不会回房里啊?不然那梳妆台是买来摆好看的啊……
但是我不敢说任何的话,双腿夹紧,一步一步慢慢地往楼梯间走去。
呜呜呜……怎么会这样……
我明明没有乱吃东西啊……为什么此时此刻肚子却咕噜咕噜的在翻滚着?
等……彩薇……对,一定是彩薇买的那些零食……
好不容易艰辛地走到二楼,我却看到我爸休闲地在厕所里头刮鬍子。
我不敢开口说话,直接去敲那只掩住一半的厕所门。
咚!咚!
满脸下巴都是刮鬍泡的老爸看了我,「黛婷喔?等爸爸我刮完鬍子再给妳用好不好?忍一下……」
我又再次地从井上被推回井底,真是欲哭无泪……
拜託,再忍我就……
算了算了,我去一楼……我去一楼……
吃了两个厕所的闭门羹之后,一楼的那厕所总该没有人能跟我抢了吧?
可恶!只不过是要上个厕所而已,家里的厕所却都被佔用!
我大腿夹紧,呈现内八字,一步一步地往那走去。
正当我远远就看到那厕所半敞开着门里透着晕黄的灯光时,我真的是生不如死,直接想一头撞死在楼梯间算了。
但又突然想到,我弟不在,爸妈又在楼上,那……那会是谁在那间厕所啊?
算了,不管是谁,那厕所我是用定了!
我慢慢的移动到那厕所,想直接用脚用力的把那半敞的门给踹开,但……
不行!我如果用到脚,那我经历了那么多千辛万苦是干什么的?那我来这厕所还有什么用?
我大力推开门,望向里头。
太好了、太好了……
里头没有任何的人。
我马上掀开裙子坐在马桶上。
呼……问世间喜为何物,莫过于找到厕所解决一切也。
不过,话说为什么厕所灯是开着但里头却没人呢?应该是叶耀亭那臭小子,每次都不随手关灯的。
我叹了一口气,全身无力的把头缩在腿上。
究竟是什么东西把我这样折磨的不成人形?
此时,不知道为什么,我脑中渐渐地浮现一个东西。
就是那一盒布丁。
「余彩薇,我要杀了妳……」
难怪,总觉得那布丁吃起来酸酸的,原来是坏掉了……

12. 我也很怕老鼠的好不好 在厕所待了一会儿之后,我就冲到三楼的房间,彩薇依旧像在练合唱团地在那边啊过来啊过去。
我掀开棉被,拿出那被我吃了两盒只剩一盒的布丁看。
果然!那有效日期整整跟今天差了一个礼拜之多。
我的天……难怪……
「余彩薇!」我把眼神移至那名罪魁祸首。
「干~什~么~?」她拉着高音,一字一字地慢慢说。
「我说妳买东西都不会看日期的啊!?妳知不知道这几盒布丁已经……已……厕所!」
该死的!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肚子又开始咕噜咕噜地在翻滚。
天杀的天杀的天杀的怎么会这样子啦……
呜呜……
我再次摀着肚子,双腿夹紧慢慢的走到一楼。
每走一步也边咒骂着彩薇这糊涂鬼买东西都不看日期的,害我……害我……
混帐!
我用力的推开厕所门,一屁股的坐在马桶上。
呜呜……真的是有够倒楣的……
我看了看时间,完蛋乖 不疼 慢慢进去殿下溺吻_朱婧漫画了,已经五点四十几分了,而此刻我的肚子又……
完了完了,这叫现世报吗?不对啊,我都还没开始行动耶……
彩薇什么时候不买到过期的,偏偏今天给我买到!
又加上,我肠胃本身就很不好的说,平常人拉肚子一天只要跑一、两趟厕所就好,而我却要跑个五、六趟以上。
我看我等一下也不能跑得太远,要是突然想……路上可没有移动式的厕所。
那可就完蛋了!
对了对了,拉肚子要吃肠胃药,当我想呼叫我爸或我妈的时候,我才想到他们一个在二楼,一个在三楼。
哇咧,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听到我这女儿的求救声……
肠胃药我记得是放在二楼,叫我爸帮我拿下来好了。
我敞开一点门,以利我的声音能够传得比较出去,正当我清了清喉咙要準备呼叫时,却突然听到从楼上传来一阵冲促的脚步声。
咦?
怎么了?
正当我抱着疑惑的想说怎么一回事时,我听到了我妈从楼上传来的尖叫声:「哇啊啊啊啊啊啊……有老鼠啊……」
……
是……彩薇!?
不会吧?虽然我跟她说要看準时机再行动,但她怎么……?
不对啊!重点是……我这样子要怎么逃跑?
「呜啊啊啊啊啊……」楼上传来我妈歇斯底里的叫声和一些摔东西的声音。
紧接着,我爸也大喊了一声:「哇啊!」
怎么了?现在是怎样?
不对不对,我应该要先顾自己……怎么办?我现在到底应该要做什么呢?
「黛婷呢?赶快叫她来抓老鼠啦啊啊啊啊……」
……
我有没有听错?我妈叫我去抓老鼠?她竟然叫我去抓老鼠?
这……我……
拜託我也很怕老鼠的好不好……
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我现在到底该做什么啊……?
总不能要我现在就跑出门吧?马桶对我现在来说可是比黄金还要重要一百倍耶……
……呜!
想到这我又想上厕所了……
我关上厕所门,重新回到马桶上坐好,并仔细聆听外头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之后,楼上平静了下来,正当我的肚子依旧在和马桶奋战时,厕所门突然被敲响了。
外面传来我妈的声音,「黛婷,妳是好了没啊?我们要出门了……」
「……!?」
什么什么什么什么!?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那老鼠呢?怎么解决的这么快?
还是说……已经被发现其实这一切都是假的了……?
不会吧?
不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堆疑问顿时塞满了我脑袋。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9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