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自己拿着坐下去霸道总裁_本子库全彩之奥特曼

7. 我要怎么帮妳啊? 天杀的,为什么我有一位整天都在做白日梦、整天都以为电视连续剧或偶像剧情节会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好朋友?
真的是每跟她相处一次,我就会想逼自己自杀一次啊!
搞什么东西嘛……
我沉住气,忍住自己那快要爆发的脾气,一字一字得慢慢说出口:「所以,余大小姐,妳到底有没有要帮我?」
彩薇听完微微一笑,「好朋友有困难我当然会帮啊!」
「那就真是太、好、了!」我把那摩擦已久的拳头鬆开,如果她刚刚再这样下去,我真的不能控制住我那往她脸上送去的拳头。
会帮就早点说,讲一堆有的没有的废话做什么?
「不过……我要怎么帮妳啊?妳又不像长髮公主有那种长到可以攀爬的头髮,妳是要拿窗帘然后绑一堆衣服然后从窗户跳下去吗?」
「妳神经病啊!我这三楼耶,还有,百叶窗妳绑给我看。」我冷冷的说,还什么长髮公主咧!
「呃……哈哈哈,也对吼,那妳要我怎么帮?」
我用很有自信的笑容对着彩薇,然后慢慢的说出口:「最简单又最基础的三十六计之声东击西。」
彩薇愣住了,也对,连我也都想佩服我自己竟然能想出这么一个高招。
凡是最複杂的事往往用最简单的方法就能解决,所以,声东击西再加上走为上策是最适合这件事情又是最简单的方法。
我已经能想到等不到女儿的爸妈发现女儿的房间早已空无一人时的吃惊样……
哈哈哈哈……我真是佩服我自己的头脑,既然能想出这样的决策!
正当我自信满满的时候,却看到彩薇一脸疑惑样,让我有点不确定的问:「妳知道声东击西是什么吧?」连这么简单的东西都不知道的话,那她是怎么考上圣阳高中的啊?
「声东击西我知道啊……妳打算要怎么做?」
我吞了吞口水,开始慢慢地叙述我的计画,「『声东』这件事妳来做,妳来负责引开所有人的注意力,就在妳引开所有人注意力的同时,我会趁这时候跑到门外,而当妳发现我已逃走后,就趁乱离开我家,这样就可以了。」
哇哈哈哈,我真佩服我这聪明的脑袋,竟然能想出这么妙的方法。
「可是,如果反倒是我被妳们家的人抓到那怎么办?」彩薇歪着头问。
「这时候,妳就要装做什么都不知道,不管我妈怎么问,妳都要装做什么都不知情,就算我妈拿出菜刀威胁妳,妳也要说不知道喔!」
「菜、菜刀耶……」她双眼睁大。
「没错,妳也要装做什么都不知道!」我命令她。为了好朋友我那美好的未来,牺牲这一下不算什么吧?
「可、可是……拜託,我还没有保险耶!」
「唉呦,妳放心啦!没这么夸张,妳又不是我妈的女儿,我妈她不会为难妳的……」我拍拍她的肩膀。
讲到菜刀,老实讲这在我家一点也不夸张,记得有一次我弟因为超过门禁太晚回来,怎么问都问不出晚归的理由,这时候我妈就拿出菜刀来要胁我弟,说什么当初他是从她身上所生出来的,如果因为不孝这理由要回归一切,最好的方法就是把我弟剁来自己吃掉。也因为那一次,我弟才承认他在外面交了个女朋友。
不过要我妈不拿出菜刀也行,前提是我爸也得在场的情况下……
而完全不用担心的是:我爸明天晚上一定会在场的。
毕竟菜刀可真是个危险物品,但我妈好像都故意拿那把已经很久没磨的钝刀来吓我们姊弟俩。
正当我要开口跟彩薇讲叫她不用担心的时候,她却突然握住我的手,然后泛着泪光看着我。
这莫名的举动也使我吓了一跳。
「……!」
她……她干嘛?
「黛婷,没想到我能再见到妳的日子就只剩今天,明天我就要……」
我听了听,二话不说马上往她头上打下去。
「妳白痴啊?要不要顺便讲讲妳的遗愿算了?」
「对吼,我还要写个遗书……」
这女的真是……
「余小姐,妳不要再跟我玩了啦!不会死人的啦!」
她脑袋从头到尾到底有没有给我清醒过?我真的快受不了了……
当我这样想的同时,彩薇冷眼的望着我说:「废话!如果会死人妳认为我还会乖乖得让妳妈砍吗?我又不是白痴……」
「……」搞了半天,她真的是在跟我玩。
「哈哈哈,黛婷,怎么样?我果然有去念演艺科的料耶,早知道就不要考什么圣阳高中……」
「……」
我刚刚真的是不应该阻止她去写遗书的,因为她的有些行为反应真的会令人无言到想揍死她。

8. 明晚的逃跑计划 「好……好,我不玩了、不玩了……」好像察觉我那快要发飙的情绪一样,彩薇赶紧陪笑的说。
我也常常拿她没办法,明明就在讲一些很正经、很严重的事,她却一直开玩笑。
「不玩了?」我确认着,但却用要杀死人的双眼瞪着她。
「不玩了。」她摇摇头。
「真的?」我抬眉。
「真的。」她还举起手作势要发誓。
「好,所以妳明天下午三点左右来我家报到,可以吗?」
「三点?会不会太早了?妳们不是六点半才要出门吗?」
「妳如果六点才来,妳认为我妈还会让妳进门来吗?她一定会以『待会儿我们要出门,改天再来玩』的理由把妳轰出去的。」
「也对,那我还是三点来乖,自己拿着坐下去霸道总裁_本子库全彩之奥特曼好了……」她点点头。
「嗯,所以妳有想到什么能够引开我家人注意力的方法吗?」
我看向她,没想到她马上点头并答有。
「真的?说来听听!」没想到她效率挺快的……
「就大喊『失火了、失火了……』,这方法一定能很快的引起妳妈他们的注意力的。」
我听了听,随即摇摇头说:「不行,要是邻居有人听到真的打电话叫消防车来怎么办?」
「也对,那……那我大喊『有小偷』呢?」
我再度摇摇头,「这跟妳大喊失火了差不多,如果有人听到去真的帮忙抓小偷怎么办?」
「这也不行啊……那……那我要喊什么?」
「这个……」这还真是个伤脑筋的问题。
要喊什么才不会惊动邻居们呢?
在思考的同时,我也一边在房里东看看西看看的,看有什么东西能联想到什么点子。
就当我看到了我床头那一球蓝色的背影,有个东西突然闯进我脑子。
我想到了……,「哆啦A梦!」
「啊?哆啦A梦?」彩薇用一副『妳头壳坏掉啦?』的眼神看着我。
「不是啦!怎么可能叫妳喊哆啦A梦?」我顿了一下,接着说:「妳想想看嘛,哆啦A梦他最怕什么?」
「哆啦A梦怕什么……哆啦A梦怕老鼠……哦!」她恍然大悟:「所以,妳是要我大喊『有老鼠』?」
「没错,就是要妳大喊『有老鼠』……」
哈哈哈,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我妈她可是超怕老鼠的,这招一定特别有效,至于我爸,只要我妈吓到尖叫,他一定也会紧张起来的,到时场面一定很混乱,我只要趁这时赶快跑出去就行了。
哈哈哈,这招真是超讚的!
「可是,妳弟呢?他怕老鼠吗?」正当我幻想明晚那混乱的场面时,彩薇却突然迸出这句话。
……对吼,我都忘记那家伙的存在了。
昨晚那家伙一听到我有一位指腹为婚的未婚夫,就一直叹着气说哪么家伙这么倒楣,上辈子一定没有烧香拜拜,这辈子才要娶个丑八怪回家之类的话来损我。
拜託,倒楣的是我吧?
还有,请搞清楚,娶到我是对方的荣幸,才不是对方的衰运咧!
「我弟那家伙啊……不要管他啦……」我撇撇嘴,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啊?不要管他?这样可以吗?」
「妳不用担心啦!我妈她只要听到有老鼠这三个字一定会开始哀哀叫的,到时场面一定比世界大战还要混乱还要难控制,就算我弟他不怕老鼠好了,他也会被我妈的尖叫声给吓到傻住的。」
曾经就有一次,我们家出现一只小蟑螂,只不过是一只指甲片大小的小蟑螂,我妈就吓得跳到餐桌上顺便抱着我爸的颈部在那边狂尖叫,我弟则傻在一旁,动作完全停格,至于那只小蟑螂的后果,则是死在我的拖鞋攻击之下,之后还被我妈叫说要用卫生纸包成厚厚的一团,然后拿给她用拖鞋给砸烂,但其实我那时拿给我妈的只是我刚擤完鼻涕的卫生纸,就这样莫名的看着她拿拖鞋打那团鼻涕卫生纸然后边咒骂,至于我爸的后果则是脖子严重扭到到中医看了一整个月才好,我弟则是被带去收惊。我觉得如果那只小蟑螂没有死在我手下的话,该收惊的应该是牠吧……
就这样,我把这曾经发生在我们家的蠢事说给彩薇听。
想当然尔,她整个是笑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虽然说家丑不可以外扬,可是,老实说身为家中成员一份子的我也为此事感到很无奈。
「所以,明晚的计划一定会很成功的,对吧?」
「对对对,哈哈哈哈……真的是太好笑了啦你们家……哈哈哈哈……」
没错,之前仅是一只小蟑螂就可以闹得天翻地覆了,这次虽然没有实体只是空口说白话而已,但是是老鼠耶!我保证我妈光是听到老鼠两字就开始哭天喊地了。
明晚的逃跑计划,一定会很成功的!哈哈……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9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