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腿抬高点,进去就不痛了_末班车上被强过程

5. 我决定了一件事 「哇啊……这个杨圣晏还真的是挺帅的耶……真好,我也想要他当我的未婚夫……」彩薇双手握在胸口,一副陶醉样,我都看到她四周有几只蝴蝶在飞了。
「等一下,妳又知道他是杨圣晏了啊?看看那张小时候的照片,我倒觉得是右边那人……」
还有,妳这疯子在那边给我耍什么花痴?
「不会吧?妳不要让我的幻想破灭好不好?」
「破灭妳的大头鬼啦!搞清楚,他又不是妳的未婚夫!」
彩薇听了听,眨眨眼,邪恶的笑了笑:「怎了?我也只是说说而已,妳怎么这样子就在吃醋啊?黛婷……妳这样不行喔……嘻嘻……」
我头顶上冒着一团乌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这女的真的是……
「好啦好啦……开玩笑的,不要生气嘛……」讲到这,她顿了顿,「话说如果是右边那个人的话,妳怎么办啊?虽然我觉得他是挺好的,只不过一跟左边的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什么怎么办啊?妳现在是在帮我选另一半是不是!?」我往她的头给打下去,要她清醒清醒,「告诉妳!不管是右边那憨厚老实的家伙,还是左边那位帅到可以去当牛郎的家伙,只要是父母安排的什么鬼指腹为婚,我通通都不要!」
虽然,我多少承认一点,我是有点喜欢看帅哥……
不过,这婚姻可不关对方帅不帅或长得怎样,不管怎样,我要自由恋爱,才不要听从父母亲的安排咧!
「黛婷,妳过来看……」正当我想着要怎么跟父母闹家庭革命时,彩薇却开口叫我过去。她正拿着那张照片和网页的那张图比对比对。
「什么啊?」她发现什么了吗?
「我刚刚发现一件事,就是啊……妳这照片里那小胖子的那双大眼睛,好像那位白帅帅喔……」
白帅帅?我顿时感到有一只乌鸦从我头顶飞过去,怎么才看到照片而已就帮人家取上这种奇怪的绰号啊?
不理会这问题,我拿了照片比对一下,咦?还真的都是双眼皮耶!
不过地球上有双眼皮的人一堆,怎么可以这样就确定是那个人呢?
另外,我也发现了一件事……
「可是妳看,这小胖子塌塌的鼻子,反倒跟右边那家伙挺像的……」
彩微看了看,「还真的咧!所以,到底这两位到底谁是妳未婚夫啊?」
我翻翻白眼,这谁知道啊?「妳问我我问谁?搞不好这两个都不是咧!」
也搞不好,刚刚在网路上所查到的那些吓死人的荣誉,都不是他本人咧!毕竟这世上同名同姓的家伙,真的是一堆人……
「一定有一位是!」彩薇不知道哪来的根据,这么的肯定,「话说,妳爸妈不是有安排你们两家人聚一聚吗?什么时候?」
「这礼拜週末。」我回答她。
「这礼拜週末……不就是明天吗?」
「什么!?」明天?怎么这么快?
「惊讶什么?俗话说早死早超生,反正你们早晚也都会碰上面的,与其在这边猜想着对方长怎样,倒不如快快见面的好!」
这样是没错,可是……这也太快了吧?我都还没有做好心理準备……
「我会帮妳祈求对方是左边那位白帅帅的……」她说完甚至做上烧香拜拜的动作。
突然……我脑中跑进一些画面……
想了想,我决定了一件事,但是这件事必须要有人帮我才行……
「彩薇,有件事……」
「真好,有位帅哥送到你面前当妳的未婚夫……」
「余彩薇!」我拜託妳可不可以不要再说风凉话了!
「干嘛啦?明天要和妳未婚夫见面这件事妳很开心是不是?」她故意讲得很讽刺,但我知道她在闹着玩。
「屁啦,我有什么好开心的?」哭都来不及了好不好……
「好啦,我开开玩笑不要生气,妳要跟我讲什么事啊?」
「就是啊……明天晚上,妳可不可以过来?」
「干嘛?为什么要叫我过来?如果妳未婚夫看上了我可不要怪我喔……」
哇咧!看上妳……
「拜託,妳眼睛又没我大,屁股又没我翘,胸部也没我大,妳说他会看上你什么?」
哼,也不自己去照照镜子,拿什么跟人家比啊?
……
不、不对吧,我干嘛说这个……?
「什么?叶黛婷,妳最好把刚刚的话再说一次……」彩薇的表情开始变得很阴沉,就像暴风雨前夜晚的海平面,平静得让人家不知道有什么事即将要爆发……
这时候,不管是谁最好识相点。
「呃……我……我说妳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女人……」但其实白雪公主比妳漂亮。
……我……我什么时候又变成魔镜了……
算了,是我有事求于人家,不管要我说什么昧着良心的话都行。
「妳屁啦,我刚刚明明听到什么眼睛鼻子嘴巴屁股还有胸部大腿的……」
她才屁咧!我刚刚最好是有说那么一大串东西啦……
我翻了翻白眼,吸了一口气,「我说妳眼睛比我叶黛婷大,鼻子比我叶黛婷挺,嘴巴比我叶黛婷小,屁股比我叶黛婷翘,胸部比我叶黛婷大,腿比我叶黛婷瘦,我说大姐这样行不行啊?」
人啊,有时候为了要求生存,真的是什么话都能把黑的说成白的,死的说成活的。
「哈哈,算妳有眼光!」说着,她甩了甩她那头短髮。

6. 婚姻是终生大事 这女人的脸皮实在有够厚的,听到人家讚美她是不会谦虚一下喔?
可以用嗲得要死的声音,然后又装得稍微有点害羞的说:「讨厌,人家哪有妳说的那样子啊……」
……
我想到那画面,还是算了,如果彩薇这样反倒会让我想冲去厕所大吐一番。
唉……
「妳叫我明天晚上来妳家是要干嘛啊?该不会是要我去勾引妳未婚夫吧?告诉妳,本小姐我才不会做这么缺德的事……」
哇咧,她脑袋是装了什么?豆腐?还是木屑?我什么话都还没说欸……
「小姐,妳偶像剧会不会看太多了?」我白了她一眼。
「不然妳叫我来这里做什么?」
「就是……」我话还没说出口她打断了我。
「天啊,我说妳该不会想叫我躲起来,然后趁对方不注意的时候叫我从背后给他狠狠的一击木棍,然后毁尸灭夫吧?」
「……」
这女的想像力会不会太丰富了一点?
「我说妳连续剧会不会真的是看太多了?」真的是够了喔……
「不是吗?不然妳叫我来干嘛?」她一脸无辜的样子。
「我是想叫妳……」
「我知道了!」她又打断了我,逕自的说下去:「原来妳不是叫我帮妳杀夫,妳是想叫我帮妳监禁他啊?早说嘛!我回去準备绳子和蜡烛来……」
「……」
我现在真想把她一头撞死在这里算了!
还说要準备绳子和蜡烛咧!她是要做什么?
「余彩薇,妳可不可以告诉我妳那颗脑袋里究竟都装了些什么东西?」我抚乖,腿抬高点,进去就不痛了_末班车上被强过程着我那隐约在抽痛的头,真的是很受不了她……
「脑袋装什么?脑浆啊,不然还能装什么?」她竟然还一脸正经的回答我!
我看妳脑袋装泥土啦……
「好了啦,不要闹了行不行?我叫妳明天晚上来呢……是想叫妳……」讲到这我看她没有要插话的意思,继续说下去:「叫妳来帮助我逃跑。」
「什么?妳叫我来帮妳……」她惊讶的声音极大,我连忙上前摀住她的嘴巴,她才没有说出最关键的那两个字。不然,我可以想像我妈拿着菜刀从楼下冲上来的画面。
彩薇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妳没有听错,就是逃跑。」我把声音降下来,也示意她跟着我做。
「可是……妳爸妈他们,尤其是妳妈……她、她如果知道妳逃跑的话,我看她会拨了妳的皮吧……」
「嗯……」
彩薇说的没有错,我妈的确是很兇狠,上次我只不过不小心把她的高跟鞋鞋跟给弄断,她就拿着衣架在家追杀着我跑,被抓到后屁股也差点被打到开花。
「可是,我从小到大,每一件事情都顺着我爸妈,唯独婚姻,婚姻是终生大事,我才不想连这都听从他们的安排咧……」
「纵使对方是帅到让妳喷鼻血的大帅哥?」
我愣了一下,想说她为什么会突然问这问题,但还是点了头。
「纵使对方是位富家公子?」
我点了头。
「纵使对方是一位单脚已踏入棺材準备要等死的死老头,但却留着一堆财产?」
我点了头。
……咦?
等……等等,她刚刚问什么?什么棺材什么老头什么怎样的?
但我还来不及开口问她,她又继续问了下去:「纵使对方是一位很有名气的歌星?」
我又点了头。
「纵使对方是那位有名有帅气的布莱德彼特?」
我又点了头,但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她问这些无关紧要的是情到底是要做什么的?
「纵使对方是一个王国的王子或国王?」
我又点了头。
「纵使……」彩薇讲到这,停顿了许久,之后说:「好吧,我已经不知道要问什么了,就先这样吧……」
「……」什么东西啦?她刚问那些是要做什么的啦?
像是看穿了我的心事一样,彩薇说:「我只是要测看看妳这人有多现实而已,结果,黛婷,我发现妳真的很笨耶!」
「什么?」我又哪里笨了?
「妳不要大帅哥跟富家公子也就算了,妳连已经快要挂掉但却留一堆财产的老头也不要,拜託,他死后一堆财产都是妳的耶!还有,妳为什么嫌弃布莱德彼特?为什么嫌弃当皇后或公主?妳不知道皇后或公主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吗?」
「……」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9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