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放松,你夹这么用力,我也疼_末世np肉宠文男多女少完结

1. ……未婚夫? 夏天。
十六岁的夏天,本以为我会和普通的女孩子一样,在即将迎来的高中有着热血以及青春的美好生活。
……但,这只是我的以为而已。
外头耀眼的阳光把闪亮的金粉洒进窗里,微风轻轻的吹动着窗廉,窗帘旁站着一名女孩,脸上的表情是……
晴天霹雳四个字即可形容她此时的表情,那充满震惊的表情诉说着屋里头发生了一件大事。
而她对面沙发上坐着的夫妇,却慢条斯理的在喝茶和看报。
「什么?妈,妳把刚刚的话再说一次!」
那女孩是谁?没错,就、是、我。
不是说我这做女儿的对老妈没大没小,而是因为……对于刚刚爸妈口中所说出来的话,我真的是非常的震惊。
我看看日曆,不对啊……今天既不是愚人节也不是我生日,他们没有必要开这种玩笑吧……
一定是我听错了,我挖挖耳朵。
拜託,我现在也才十六岁而已耶,怎么可能会有……
「黛婷,妳没有听错,妳真的有一位未婚夫。」老妈的话一字一字的传进我耳里。
我挖耳朵的动作停了下来,眼睛睁大大的望着我爸妈,整个人像是石化一样。
什么?
「……未婚夫?」我不敢置信的又问了一次。
「是的,妳有一位未婚夫。」一旁的老爸也很正经的附和老妈所说的话。
未婚夫?
有没有搞错啊?我才十六岁而已耶,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冒出一位未婚夫来啊?而且,我连恋爱都没有谈过耶!就这样莫名冒出个未婚夫会不会太……?
「为什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我得打破砂锅问到底才行啊!总觉得他们是在整我。
老妈轻轻地放下茶杯,慢慢地开始说着:「对方是我跟你爸大学时期的好朋友的儿子,因为很巧的在十六年前我们一起怀孕了,所以就帮你们定了终身啦!」
老爸也接下去说:「其实打从妳还在娘胎中就有一位未婚夫了,之所以拖到现在才告诉妳,是因为怕妳年纪太小而无法接受……」
拜託,不管什么时候开口跟我说,我都无法接受好不好!
我吞了吞口水,继续问:「那……那为什么偏偏选在今天跟我说呢?」
「因为啊,昨天明星高中──圣阳的入取名额放榜,我们发现,妳和对方竟然不约而同的考上圣阳,所以我们就讨论,想说也是该把事情告诉你们的时候了,不然,我们本来是打算等你们二十岁再跟你们说呢……」
「对啊,本来是打算等你们二十岁再告诉你们,让你们交往个六、七年就结婚的说……」
我静静听着,吸了一口气,问:「你们……你们也都不管我喜不喜欢对方,就要他当我的未婚夫?」
我爸妈愣了一下,对看了看,之后一起笑了开来。
「黛婷,其实你们有见过彼此啊!还记得以风叔叔一家人吗?」
以风叔叔?好像有些印象,但却很模糊。
「那时候,妳常常和圣晏一起玩啊……还玩得很开心呢!你们俩的感情很要好喔!」
「圣晏……?」我唸着这陌生的名字。
「没错,圣晏就是妳的未婚夫。」
「……啊?」
「刚刚我翻了一下相簿,有张妳和圣晏的合照,妳看一下。」
我接过照片,上面有个绑着两条辫子的看起来约三、四岁小女孩,旁边坐着一位留着鼻涕看起来很憨又胖胖的小男孩。
不会吧!?
这个又呆又蠢又流着两条鼻涕的胖子是我的未婚夫!?
老实说,这个打击比刚刚知道我有未婚夫的打击还要强上一两百倍。
「怎么样?黛婷妳也觉得他很可爱对不对,小时候这么可爱,长大以后一定很英俊。」
我惨白着脸,怀疑老妈的眼睛沾到什么不乾净的东西。
拜託,他哪里可爱?哪里英俊?还绑着这甚么鬼沖鞭炮,看起来整个就很憨……
虽然说对方有可能『男』大十八变,但我才不管他现在变得怎样了,看他小时候的这张照片,我根本连见都不想见到他,更别说是当什么鬼未婚夫妻了……
「妈,可不可以解除婚约啊?」我说。
「啊?妳说什么?」他们似乎没想到我会这样说,眼睛睁得一个比一个还要大。
「就解除婚约啊!」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没有很难懂吧?
「这……反正,妳就先跟他相处看看,有什么问题之后再说,问题都可以解决的……」
「喔……」不用想也知道,之后一定会有一堆问题的。虽然老妈这样子说,可是我总觉得她好像是在敷衍我的样子。
「对了,还有,你们下礼拜新生报到吧?这礼拜的週末,我们家要和以风叔叔他们一家,约出来聚一聚,到时候别忘了把时间挪出来大家见个面。」
「喔……」我无力的回答。
之后,我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看着老妈刚刚给我的照片。
我有未婚夫的这事实,真的是很难令人接受。
圣晏?名字还不错听的说,看他小时候这样子,现在不知道变得怎样了……
结果这一晚,我莫名的梦到被一只大恐龙追杀。

2. 未婚夫也考上了圣阳 我所入取上的这一所明星高中,是号称全国排名前八强的私立高乖,放松,你夹这么用力,我也疼_末世np肉宠文男多女少完结中──圣阳高中,入取分数差不多是在公立高中的第一志愿左右,有些差一两分没上公立第一志愿的人,有的都会跑来这所学校来报到,虽然学费昂贵,但要进来读还得经过高门槛的审核。
在还没到学校报到以前,我正在学校的网站上浏览,想先认识一下校园。
哇塞……这学校真的是太漂亮了……还有湖耶……
想到自己已是这所学校的学生了,这种感觉就好像在作梦一样。
不过,兴奋的感觉在无意间瞥到电脑旁的那张照片时,就完全消失殆尽了。
我看着那个站在小时候的我的身旁那位流着两条鼻涕的胖男孩。
不会吧……?老妈说他也考上这所学校……?
是真的假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个很奇怪的直觉,那就是我不能平平凡凡的在学校过完我那高中三年的日子。
指腹为婚这种古代人才会做的事,真没想到竟然会发生在我身上,而且,对方还是个看似喜憨儿的家伙。
我看了看照片,撇撇嘴。
哼……我才不想管这什么鬼婚姻咧……
我才不想管我有没有未婚夫,我要跟像一般女孩一样正常的谈恋爱。
婚姻是人生中的大事,怎么可以由父母来替我决定呢?
更何况,对方只是小时候见过几次面但现在却完全没有任何印象的家伙……
想到这,我停下了思绪来,发现一旁的手机已经不知道响了多久,看了看,是彩薇。
余彩薇,是我国中同班三年的好朋友兼死党。
「喂?」我接起来。
『死黛婷,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刚在干嘛啊?』一接起来对方就传来熟悉的怒吼声。
「呃……找我干嘛啊?」我敷衍过去,说我刚刚在干嘛?总不能说我在想「男人」吧?
『分班出来了,妳在几班啊?我刚看了看我们班的名单,没有妳的名字耶……真可惜……』
对了,差点忘了彩薇也上了这所学校,前几天听到这消息,我们俩可是高兴得要命。
我把滑鼠游标移到新生区那里点了进去,并看了看。
「我在普一甲,妳呢?」
『哇,哈哈,我在隔壁班耶,我是普一乙……』
「真的啊?那还真是巧,呵呵……」
这所学校之所以有普通班之分,那是因为他们还有另外增收「数理资优班」和「语文资优班」,理所当然地是招收那些成绩超优的资优生,想读资优班,在这所学校入取考试时,还要另外的考取他们所办的资优生考试,入取者理所当然的进入资优班就读,当初我和彩薇都有去报名,但我们却不约而同的都没上。
不是因为我们考烂了,而是因为我们两个根本就没有去考。
彩薇她是那天发高烧,而我……我是不小心睡过头……
自此的那几天,我妈只要见到我就开唸一次,说什么生我这女儿不知道是在干嘛的,还好我爸有在一旁劝导她,她唸了一星期就停了,之后的几天是一看到我就开始叹气,然后在那边喃喃自语的唸说什么我老了以后谁来养我……
我真的是无言三条线加一只乌鸦飞过,有没有这么严重啊?搞得好像我这女儿跟外头地下钱庄借了好几百万一样。
不过好险这所学校考取资优班的报名费是免,不然我看我妈不知道要唸几个月才肯停下来。
除了我爸妈,彩薇则是笑翻了,还说什么我们真的是很有缘份才一起不去考试的。
拜託,睡过头这件事我又不是故意的,谁知道那一天我的闹钟刚好给我没电。
『对了对了,我想问妳,李哲彦有在你们班吗?』彩薇的声音把我从思绪中拉回。
我把指标往上拉,看了看,「没有。」
『是喔……我记得他也入取这所学校的说,不知道在哪一班耶……』
彩薇的声音听得出来很兴奋,毕竟,那个李哲彦可是她国中暗恋两年的人。
「妳不会打电话给他啊?」我说。
『人家……人家才不敢……』
「那妳当初毕业想尽办法从别人那拿到他的手机号码干嘛啊?」
『我……』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叹了一口气,「好吧,别说这个了,我要跟妳讲一件我活了十六年昨天才知道的事。」
『什么啊?』
「就是,我爸妈昨天跟我说……呃……就是……」我突然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不知道怎么开口的原因,是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不会让她吓到。
『什么啦?』她似乎等得不耐烦了。
「好吧,但是妳要有心理準备喔……我怕我说了妳会被吓到……」
『嗯,所以妳要跟我说什么?』
「就是……」我把昨天的事很简洁的用一句话说给她听:「我爸妈说我有一位指腹为婚的未婚夫也考上了圣阳。」
彩薇先一阵子沉默,但之后……
『什么!!!?』破百的分贝一下子传进我耳朵。
我知道,她也吓到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8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