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放松一点,不要咬这么紧_末世高手的农家子生活

05
「阿杰,妈呢?」徐子伶在电话那头问。
「讲电话。」他坐在书桌前翻着参考书,準备隔日的考试。
「怪不得,家里电话一直打不通,外公又打来闹了?」
「嗯。」
「真是的。」她叹一口气,随即问:「对了,听说你有女朋友啦?」
徐子杰眉头微拧,「妳听谁讲的?」
「妈说的呀,她说妳女友长得有点像我……」
「我要挂了。」
「唉唷,让姊姊关心一下有什么关係?不想说的话就算了,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
「我要结婚了!」她兴奋叫着︰「啊哈哈,讲太快了,是我前阵子跟我男朋友的父母见面,他们很喜欢我唷,甚至还说希望我一毕业,就直接嫁到他们家去呢。真的太好了,我一直很担心他们会不喜欢我……」
徐子伶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他却无法再专心听下去,觉得胸口像被重重捣了一拳。
「喂,笨弟弟,有没有在听?都不恭喜姊姊的啊?」她抱怨。
「喔,恭喜。」
「很没诚意耶,好啦好啦,不吵你了。下次我回台湾,记得让我见见你的女友喔!」
通完电话后,他靠着椅背,深深吸一口气,仰头盯着天花板,久久没有移动。
回台湾生活已经一年,和成枫也交往一年了,但身为国三考生的成枫,能够与徐子杰相处的时间并不多。
他不晓得自己能为她做些什么,也不知道所谓的男朋友究竟该做些什么?那晚接到徐子伶的电话之后,从前那些刻意忽略的事,又再度涌上心头。
他很难受,更对这样的自己厌恶到极点。明明知道这么做根本是在伤害成枫,也在自欺欺人,这样把她当作某个人的影子,他无法心安,更无法继续藏匿这样的罪恶感。
六月,成枫毕业了。
她考上台北的一所名校,即将进入高中生活。
而他,依旧是个国中小鬼。
这样的差距,让徐子杰不由自主觉得自己离她好远。毕业典礼当天晚上,他们坐在校园操场望着星空,在那一晚,他向她提出了分手。
他向她坦白一切,不再让她对他有所期盼,因为他的自私而受到更大的伤害。
成枫听完,先是沉默,最后微笑了。
「对不起喔,阿杰。」她吸吸鼻子,眼眶红了,「每一次,我都让你这样自责。」
他愕然。
「我知道,虽然是你主动提分手,但其实你心里比我还难受。交往的这段期间,我就知道你并不会把心里的话全部跟我说,可是你却肯听我说话。不管我做什么,或是提出多任性的要求,你都会答应,不会生气,不会抱怨,你对我太好了,好到有时连我都觉得自己根本不配得到这些。我也不知道,你跟我在一起,到底开不开心?好几次都想问你,却又不敢问。」
「……」
「这是我一次听你说出这么多心里的话,我觉得很高兴。跟你在一起的这一年,我很开心,能够遇见你,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她眼眸泛泪,「我不是个贴心的女朋友,对不起。」
徐子杰想要开口,她却已温柔吻住了他。
她的话语和眼泪,让他心里的罪恶感变得更深,更重。
无法原谅自己,却连对不起三个字,都说不出口。


0. 指腹为婚 在一个阳光普照的日子里,一栋泛白的大别墅中,有两对夫妇正在热烈的聊着天。
一位怀孕的短髮妇女兴高采烈的站了起来,「我们就这样子说好了喔,你们叶家的女儿将来长大后要嫁给我们杨家的儿子。」说着,她摸摸她那才六个月大的肚子,好像能想到将来她肚子里面的儿子结婚的样乖,放松一点,不要咬这么紧_末世高手的农家子生活子。
另外一位怀孕的长髮妇女也站了起来,拍着手,也一副兴奋的样子,「好啊好啊!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嘻嘻……」
接着,她们握着对方的手,两人都显得很兴奋。
但她们俩的另一半却似乎没有很热烈的样子,反而一副担心的表情。
「这……这样子好吗?这样随便就决定他们的未来……」
而那两位妇女好像被泼了一桶冷水似的,兴奋的表情通通淡却了下来,短髮妇女双手插着腰,「喂,我们儿子要娶你的女儿是有什么不好啊?你说啊!」
她旁边那一位男士把她拉住,说:「美薰,妳先不要激动嘛!其实……其实我也觉得这样子不太好耶,随随便便就决定他们的婚事,要是他们将来都看对方不顺眼的话,这可怎么办?」
长髮妇女听了听,「这个问题我们倒是没有想过耶……」
「不会不会。」短髮妇女握住长髮妇女的手,「我跟妳的感情这么好,我们的孩子怎么可能感情会不好呢?」
她先生白了她一眼,这个跟那个不能比较吧?
「要不然,我倒是想到一个办法……」长髮妇女的先生说着。
「什么方法?」其他三人异口同声的说着。
「就是啊……我们可以先对他们隐瞒,要不就是先跟他们说他们有一个指腹为婚的对象,但先不要透露是谁,然后先观察个几年,等到他们二十岁的时候再跟他们说,要不然你能想像一个小孩子如果知道自己有个未婚夫或未婚妻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打击耶……」
「小孩子怎么知道未婚夫妻是什么嘛,搞不好他们以为那是可以吃的东西咧。」她先生这样笑着对她说着后,反倒被白了一眼。
「也对,那我们到他们二十岁再跟他们说好了,二十岁知道了后,再交往个七八年就结婚。」
「这主意不错欸。」
「可是,如果他们那时候的感情不好咧?」
对啊,这也是一个问题。
「别担心啦,感情不好可以慢慢培养嘛,在他们出生后的那几年,就常常让他们玩在一起好了,反正小孩子嘛!一定马上就会玩在一块儿的。」
「小孩子是另当别论,我是怕他们青春期后会互看对方不顺眼。」
「那……那就再看情况吧,如果他们的关係真的处得很不好的话,那我们指腹为婚这件事情,就当作从来没有过吧。」
「嗯,就只能这样子了,不过,我是真的希望我们的小孩将来可以结婚呢!」
「对啊,我也这么希望呢!」感情好的两位妇女,又握起手来了。
她们的另一半,看着她们无奈的笑着。
而指腹为婚的事情,就这样说定了。
然而,上一代决定的事情,却为下一代带来了不少的风暴……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8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