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腿抬高点,一进一出_末世重生之美食

第二十九章 (2) 古典音乐大赛–总决赛–风的话语 听众所给陆予宁的热烈掌声,虽然是丢了一股压力在夏茵茵的身上,但几次的磨练下来,夏茵茵已经可淡然处之,不再畏惧。
这个战场,是她和蓝沐风的战场,由蓝沐风带着她一路走来,教导她,陪伴她,带领她……而今天,便已经是这场文艺战争的最后一战了。
走上台经过舞台侧边通往后台的门时,夏茵茵的嘴角边泛起一片浅笑,她知道,蓝沐风此时脸上的表情也是与她差不多的。
在钢琴前坐下,稍稍拉了拉裙角,然后阖上眼睛,夏茵茵试着回想上课时蓝沐风所教她的每一个细节。
蓝沐风的声音,在她耳边轻声低语着。
「茵茵,妳要先想像妳站在一个岸边,一艘小船停泊在岸上,妳走向小船,伸手轻轻一推,把小船由岸边推了出去,妳坐上小船,然后一场美丽的梦就开始了……」
轻轻一推……夏茵茵伸出了左手,弹下了第一个八度音程,接下来加入了右手,弹出了一连串美丽的音符。
「海浪轻轻地推着妳所乘坐的小船,波浪拍打着船身的韵律,就是妳心中应有的韵律……」
夏茵茵从内心想像着波浪的律动,左手弹出了波浪的律动。
「妳的音色要像珍珠一般,清晰却不尖锐,圆润而又温和,每一颗音符都必须充满了情感,散发着淡淡的柔和光彩……用诗人的心灵去歌唱,把世俗中一切的烦扰都抛到大海里,随着浪花的泡沫飘远……」
在左手波浪的衬托之下,她的右手弹出了一句又一句的美丽旋律,宛如一颗又一颗彩色的珍珠,串起了一连串美丽的梦。
……当乐曲走到了夏茵茵尚未完全领悟的段落与乐句之处,夏茵茵遵照蓝沐风的意思,按照自己的所能够理解的,毫不矫揉造作地弹过了。然后,在一波又一波的情感堆砌之下,曲子渐渐走向了高潮。
「将妳的情感毫无保留地倾泻出来,让汹涌的海浪翻搅妳内心深处所有被妳埋葬起来的情感,把妳自己化作音符爆发出妳最真实的热情和情感,一点都不要剩下,连那么一丝一毫都不要保留!」
蓝沐风真挚的呼喊声犹在耳畔,她跟着蓝沐风的喘息声将音符一波又一波向上推去,直到最高峰,直到情感如火山爆发,喷发出炙热的熔岩,直到喷发殆尽的那一秒,毫无保留的,无怨无悔的……
「……激情过后,最后只剩下了一片美丽的彩霞余晖,那一整片的紫红色映照了整片天空与大地。而此际,妳的心,在激荡之后,随着满天那生了翅膀的花瓣,朝着紫红色的天边飞去,直到天的尽头……这美丽的梦,却永在心中留存,没有穷尽……」
弹完之后,台下安静得出奇,观众们似乎都忘记了呼吸,偶尔有一两声忍不住而咳出来的咳嗽声,竟显得格外的刺耳。
就算是夏茵茵自己,也因为忙着整理自己的心情而再次闭上眼睛。良久之后,才开始了她的下一首曲目,拉威尔的「加斯巴之夜」。
「加斯巴之夜」一共由三首曲子组成,分别是「水妖」、「绞刑台」、「史卡波」(Scarbo)。
平常在练习的时候,蓝沐风就极为讚赏夏茵茵的「水妖」,认为她「不但在气氛的掌控以及音色的控制上相当的好,甚至远远超过了她这个年纪的学生所能掌控的。」不过,蓝沐风却只告诉了夏茵茵前半句话,说她「气氛的掌控以及音色的控制」都「还不错」,后半句却没说,因为他认为没有必要。
不需要太多的称讚与讚美,因为蓝沐风不希望夏茵茵骄傲。对蓝沐风而言,骄傲,是每个人阻挡自己进步的兇手之一。
「绞刑台」是慢板乐章,充满了阴沉与死亡的气味,夏茵茵经历过母亲的死亡,因此就她这个年纪来说,这个乐章她算是表现不俗。
至于最后一首「史卡波」则是全曲最终的高潮,描写小矮人精灵在夜晚在房间里的嬉闹玩耍,技巧极其困难,不过,再难的技巧夏茵茵都有办法很快的克服,蓝沐风并没有甚么要特别嫌弃的地方。
这三首曲子的原诗,蓝沐风也都帮夏茵茵翻译过了,因此夏茵茵弹起来更是得心应手。
一曲终了,当夏茵茵弹完向观众敬礼的时候,她似乎感觉到听众给了她相当热情的掌声,舞台的灯光刺着她的眼睛,她再度下意识地微微望向了此刻是在她右方的通往后台的门,虽然看不到,但是她知道蓝沐风坐在那边,也正和听众一起为她鼓掌。
在热情的掌声之中,夏茵茵的泪水在眼眶中涌现,她竭力控制住眼泪没有让它们掉下来,因为她很怕泪水一旦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在走下台的时候会因为看不清楚脚下的阶梯,而在众目睽睽之下跌倒。
那,可就糗大了喔。

第三十章 (1) 躲不掉的相遇 下台后,夏茵茵回到了等待区去坐,叶哲和陆予宁也都还在,拉着裙襬要坐下时,夏茵茵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多心,只觉得由陆予宁精明的一双眼睛中射出了一道尖锐冷冽的目光,敌意盎然。
就在这时,最后一号沈秋白已经开始弹奏了。
专注地听了一会儿沈秋白的弹奏,只听他弹得比起叶哲和陆予宁都温和得多了,音乐诠释也跟他人一样,文质彬彬。夏茵茵认为他的「船歌」既不是「战船」,也不是「快艇」,因此夏茵茵给他的「船」取了个名号,叫做「文雅号」。
或许「文雅号」比起战船或是外快挺都要来得好,但是沈秋白的弹奏又似乎稍嫌过于温和,温和到情感的爆发都被隐忍住了,没有冲到高峰。就这一点来说夏茵茵觉得有点可惜,总觉得还缺少了些甚么,内心中还有一块没有被填满。
「船歌」之后,沈秋白弹的是舒曼(注一)的第一号钢琴奏鸣曲,这首曲子开头没有吓人的气势与高难度的技巧,直到导奏结束后才进入较为精彩的主题部分,曲中激动与平静相交错,情绪的转换上沈秋白拿捏得宜,表现得可圈可点。曲子很长,所以反覆的部分沈秋白都省略了不弹。
结束之后,沈秋白所得到的掌声并不如陆予宁的热烈,这或许是舒曼那首奏鸣曲中有一些比较晦涩的部分的缘故吧!因此比较难讨好观众。总体来说,这首曲子也不属于炫技曲目的範畴,所以,当他弹完之后,印象上来讲并没有给人精采绝伦、想喊「安可」的感受。
比赛结束的时候是十一点,评审们会经过一些讨论,下午一点的时候会在现场宣布成绩并且颁奖,然后紧接着两点开始是小提琴的总决赛。
跟前两次一样,等到参赛者和评审都离开了后,吴敬宣教授带着一张皱皱的笑脸又出现了,夏茵茵以为他又要带她绕到后台去,怎知这次老教授只说:「茵茵,因为明天这个音乐厅会有一场国外乐团的演出,所以今天后台的出口已经开始会有比较多的人进出,沐风要你在这里等他,一会儿他就会出来了。」
「好。」夏茵茵乖巧地说。
「我要先走啦!」吴敬宣教授嘴里虽这么说,但却站在原地不动,眼睛瞇成了一条线,夏茵茵不懂吴敬宣教授为什么这么瞅着她,过了一会儿,吴敬宣教授道:「要你们这些年纪这么轻的孩子弹船歌,真是难为你们啦!」
「嗯……」夏茵茵笑得很勉强。
「茵茵,妳弹得很出色。」
「喔……」夏茵茵越笑越尴尬。
「哈哈哈,」吴敬宣教授突然大笑两声:「是不是被沐风骂了?」
「甚么?吴教授好厉害,这样都猜得出来?」夏茵茵瞠目结舌地看着吴敬宣教授。
「不是我厉害,是我知道沐风,」吴敬宣教授笑道:「而且,天才是很少有耐心的,他对妳,真是用尽心思啊!」
「吴教授……」
「再见啦!」吴敬宣教授不等夏茵茵反应,哈哈笑着转身离去。老教授踏着爽健的步伐,很快地就消失在音乐厅里。
这时,音乐厅里的听众也散得差不多了,一楼除了夏茵茵,就连一个人影也都没了。再等片刻,蓝沐风和杨晴朗终于由后台走了出来,夏茵茵好像等待被领养的小动物看到领养她的主人出现一般高兴。
三个人都还没开始说话,忽然舞台上另一边通往后台的门开了,高跟鞋敲着舞台地板的声音乱响一阵,一个细细的女子声音在音乐厅里传了开来。
「我的外套应该是放在位子上了,你等我一下。」
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一个美丽的身影由舞台阶梯跑了下来,高跟鞋踏着小碎步的声音在空蕩蕩的音乐厅里迴响,这时另一个男子的身影出现在舞台上。
「在这里!」女子高举外套对舞台上的男子说。
「找到就好,快来吧,其他的评审在等我们了。」男子说。
原来这两位是评审。
年轻的女评审在拿着外套要走回后台的时候,不经意的将眼光投向夏茵茵他们这边,忽然她征住了,动也不动地朝他们看了好一会儿。
「我们快走吧!」蓝沐风见那女评审的目光盯在他们身上,便急着要走。
「等等!」女评审见他们準备离去,忍不住喊了一声,然后急急忙忙地踏着小碎步的跑了过来。
脚下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蓝沐风仍在往前走,这时女评审又喊了:「等等!等等!」
脚步终于停了下来,这时,夏茵茵听到了蓝沐风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又重重的将气给吐了出来。这一吸一吐之间,女评审已经来到了蓝沐风身后乖,把腿抬高点,一进一出_末世重生之美食,把他的身子扳了过来。
「沐……」女评审一双美丽的眼睛死命的盯在蓝沐风脸上,双唇抖动了好一阵子,半响后才颤抖着声音小声地说道:「沐风,你……你回来了……」
啊啊啊!又是一个认识蓝大哥的人,而且是比赛的评审之一!夏茵茵在心中大喊。
由女评审身上淡淡地飘散出来混和着香水和化妆品的香味,淡雅中带着一股成熟女性的味道。这香味不断地飘进夏茵茵的鼻子里,令人闻着十分舒服。
注一:舒曼 (Robert Schumann,1810~1856) 德国着名作曲家、音乐评论家。其妻克拉拉为当时德国着名女钢琴家。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8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