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腿张开,放松,你夹得太紧了_末世重生之悠闲田园

第二十八章 (10) 总决赛前– 妳会长大 22:00加更一章
******************
颱风远离,风雨渐歇,这都已经是星期四傍晚以后的事了。
到了星期五,夏茵茵的左脚虽然还有点痛,但她已经可以顶着那一丁点儿的痛踩左边的柔音踏板。蓝沐风仍是放心不下,问了她好几次,夏茵茵总是说没问题,又拼命踩给蓝沐风看,到后来看起来是真的没问题,蓝沐风才真正放下一颗心来。
萧邦的船歌,终究是差了一点点味道,但是蓝沐风想通了,他以最温和最有耐性的态度和夏茵茵一起做了最后的努力。
「蓝大哥,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在星期五的晚上,他们结束练琴之前夏茵茵终于忍不住内疚地向蓝沐风说。
「这不是妳的错,我没有失望,妳不要想这些东西,这对明天的总决赛是没有好处的,妳只要尽力,我就不会失望。」蓝沐风眼中含笑,温和淡然地回答。
「真的吗?」夏茵茵仰起原本低垂着的头问。
「对,茵茵,尽力把我们做好的表现出来,剩下那一点点我不满意的段落或是乐句,尽力就好,不需要太刻意再去想着要去表现甚么,那样反而不自然,你只需要真实地做妳自己,好吗?」
「好……对不起,蓝大哥……」
「茵茵,真的不用道歉,我相信妳能弹好船歌,只是不是现在,相信我,我不会看错的。」
「我相信蓝大哥,」夏茵茵毫不迟疑地说,但随后顿了一顿,又踌躇地问:「但是,我要到甚么时候才能弹好船歌呢?」
「不要急,茵茵,」蓝沐风抚摸着她的头,以能融化冰山的眼神凝睇着夏茵茵:「我说不準是甚么时候,会有那么一天的。妳现在还小,但是妳会长大……」
长大吗……夏茵茵在心里细细地琢磨着,同时又有那么一点点的失落。
十五岁,真的有那么小吗?要到几岁,我才算是真正的长大?要到几岁,蓝大哥才会觉得我长大了?
「等到妳再长大一些,经历过更多事情以后,以妳的资质,妳会领悟的。」蓝沐风的手就这么轻轻放在夏茵茵的头上,有些语意深长地说:「知道吗?等妳再长大一点……」蓝沐风拖了一点尾音,听起来就像是话里还有隐而未现的意思没有表达出来。
仰着脖子望着蓝沐风的夏茵茵,见到蓝沐风的视线渐渐地离开了她的身上,飘向了他幽远的思绪里。
蓝大哥,你这时候到底在想些甚么呢?你会陪在我身边到那个时候吗?夏茵茵瞇着眼睛瞅着蓝沐风,希冀着再多几秒钟,蓝沐风就会变成透明的,而不再是一堆解不开的密码。
今晚的气氛是美好的,蓝沐风的态度决定了夏茵茵的心情,夏茵茵今晚睡得很好很乖,把腿张开,放松,你夹得太紧了_末世重生之悠闲田园香甜,她梦见了妈妈,梦见了她把「船歌」弹得很好,不但被蓝沐风大大地夸讚了一翻,还被蓝沐风用他强壮的臂膀搂在怀中,一边摩娑着她的头一边说:「茵茵,妳弹得真好!」脸上尽是笑容,眼睛都瞇成了一条线。
次日早晨,用过早餐后,蓝沐风带着夏茵茵出发了,出发前,李妈用着一种彷彿能够预知胜利的笑容目送他们离开。而在车上的时候,杨晴朗也打了电话来,说他正在过去音乐厅的路上。
「今天是总决赛,紧张吗?」挂了电话以后,蓝沐风难得的先开口问了夏茵茵。
歪着头想了一想,夏茵茵才答道:「是有一点,但是好像没有前几次那样紧张了。」不紧张吗?似乎也不是,但是她已经可以不似先前那般慌乱,不知所措。
「我看妳的表现也是,这样很好。」蓝沐风看着前方的路专心开车,但脸上挂着微笑。
看着那俊美无双的微笑,夏茵茵的心底也跟着微笑。今天,她有一种和蓝沐风一起并肩上战场的感觉,虽然没有必胜的把握,但她却有着沉稳而坚毅的决心:我一定要弹好!

第二十九章 (1) 古典音乐大赛–总决赛–心意相通 第二更
*****************
到了音乐厅的停车场,蓝沐风先会合了杨晴朗,与他和夏茵茵三人一同由吴敬宣教授带到后台,夏茵茵再由教授带出去观众席。
「茵茵,」在夏茵茵跟着教授离开前,蓝沐风叫住了她。夏茵茵停下脚步回过身,蓝沐风大步走到她身边,两人目光交织,一句话也没有说,蓝沐风动手帮夏茵茵理了理头髮,对她微微一笑,然后轻轻拍拍她的肩,说道:「去吧!」
「嗯。」夏茵茵点点头,瞇起眼睛朝蓝沐风笑了一笑,然后才跟着吴敬宣教授离去。
有一些话,似乎已经不用说出口了。
总决赛果然不同凡响,受到了音乐界极大的关注,音乐厅里聚集了相当多的听众,二楼以上的观众席皆已坐满。
电脑抽籤的结果,上台演出的次序是叶哲、陆予宁、夏茵茵、沈秋白。
本来在第一轮和第二轮时,评审都是坐在参赛者的后面一排。但今天的总决赛为了慎重起见,不但评审与第一二轮都不同,一共有九位评审,而且各自分散坐在一楼中间的观众席中。
萧邦的「船歌」是大会规定的指定曲目,所以每一位参赛者的第一首曲子都必须都是「船歌」。
一号叶哲上台敬礼后,帅气的做了他的招牌动作,把西装外套往后甩,然后在钢琴前凝思了数秒,接着左手一个低沉的八度音,往上一带,带出了一连串优美的音符,他的「船歌」便开始了。
已经密集的练习了两个星期「船歌」的夏茵茵,虽然未弹到蓝沐风所要求的水準,但对这首曲子却早已是滚瓜烂熟,此刻她才听了几句,就发现叶哲的「船歌」与蓝沐风教给她的诠释有着天壤之别。叶哲虽然已经努力做到优美,但却仍掩饰不住他铿锵有力的触键,在夏茵茵耳中,这……简直跟个「战船」没有两样。
如果我弹成这样,恐怕要被蓝大哥罚蹲马步、举水桶了吧!夏茵茵在心里捏了一把冷汗,好像把船歌弹成战船的人是她似的。
船歌结束后,接下来自选曲的部分,叶哲弹的是普罗高菲夫(注一)第二号钢琴奏鸣曲全部乐章。
到目前为止夏茵茵没有弹过普罗高菲夫的任何一首曲子,今天第一次听这第二号奏鸣曲,只听了一部分后,就觉得自己非常不喜欢这首曲子,除去刚硬猛烈的段落不算,就算是抒情的段落,那旋律听起来还是予人一种怪诞的感觉。
因为已经不喜欢这首曲子了,夏茵茵这下当然不知该如何去判定叶哲弹的是好是坏,不过有一样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叶哲的「表演」让人大饱眼福。他不只手上和身体的动作极大,就连脸部的表情也做到十足十,光是看他的「表演」,再加上精采万分的第四乐章,就已经让夏茵茵很想给他超高的分数了。
不过令夏茵茵纳闷的是,她不记得叶哲在前一轮时有这般夸张,难不成是因为这是总决赛,他刻意这般卯足了劲的表演?
姑且不论叶哲是不是故意,最后,他得到了相当多的掌声。
接下来轮到陆予宁上台了。夏茵茵在心中暗忖,这陆予宁是个女孩子,或许「船歌」弹得会比叶哲来得好些。
其实能否弹好船歌,与性别无关,夏茵茵只是单方面天真的这样认为罢了。
陆予宁的船歌,从第一行开始,直到最后,不管是哪一个段落,都採用了一个很快的速度来弹奏。这个速度虽不至于将船歌弹成一艘战船,但却与一艘「快艇」无异,纵使陆予宁使出全力去表达曲中优美旋律的线条,但终究弹不到夏茵茵的心坎儿里,夏茵茵觉得那一切的美,都只是刻意琢磨出的人工美,表象之美,没有深刻的情感在里面。
此刻,夏茵茵忽然明白了,原来,在蓝沐风的耳中,她自己船歌中那几个令蓝沐风不满意的段落,恐怕就是如此。
「船歌」结束后,陆予宁拿着一块手巾,不慌不忙地擦了擦琴键后才又开始她的下一首曲子,夏茵茵一听,发现是之前第二轮参赛者有弹过的「伊斯拉美」!
这首曲子对夏茵茵来说已不算陌生,细细听了一听,发现陆予宁虽是女生,但是「战斗力」却可与第二轮的那个男生相媲美,然而歌唱性的段落却可以做到更好,光是这两点,就已经令人激赏。速度极快,每一颗音的清晰度及精準度,都让人无法找出任何一个小小的缺失。到了最后的时候,陆予宁彷彿有用不完的精力似地一路飙到最高潮,为观众们带来了感官上精彩无比的刺激。
此曲结束之后,夏茵茵又出了一身冷汗,因为真的弹得很好。
最后一首,陆予宁弹的是李斯特的「魔鬼圆舞曲」,这首也是属于炫技类型的曲子,曲子一开始,陆予宁便展现了她对于节奏感恰到好处的拿捏,之后不管是强而有力的八度音、或是狂风扫落叶般的快速音群,甚至中段较为安静的歌唱性段落,全部都在她纯熟的掌控之下。
曲终之前,她又用她如花木兰一般的巾帼英雄气势,将一堆的和弦及八度音飙上终点,令人屏息,一气呵成,精彩万分,与之前的安静段落形成了极强烈的对比。
弹完之后,听众给予了陆予宁如雷的掌声。
注一:普罗高菲夫 (Sergei Prokofiev,1891~1953) 着名苏联作曲家、钢琴家、指挥家,被世人推崇为俄国现代代表性作曲家。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8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