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才刚进一点点_末世者古代宠夫生活

第二十八章 (6) 总决赛前– 颱风之夜,心与愿违 晚上他们练琴练到十二点半才停止,当琴声嘎然而止的时候,风雨拍打窗子的声响立即代替了琴声充满了琴房。
看来外面风雨已经相当的大了。
蓝沐风走到窗前,把头凑到玻璃窗前向外张望了一会儿后,转身对夏茵茵说:「时间晚了,我们两都很累了,不如早些去休息,睡了吧,明天我们再继续。」
「好。」夏茵茵沮丧地站起身,垂头丧气地跟在蓝沐风身后出了琴房。
由于两个人的情绪双双处于低落状态,因此存在于两人之间的气氛不似以往,蓝沐风紧闭着双唇没有说话,当夏茵茵跟蓝沐风说晚安的时候,夏茵茵看得出来蓝沐风的微笑有些勉强,那是挤出来的笑容,在那微笑里,更多的是担心。
洗澡时,夏茵茵趁着热水沖着自己的身体的时候痛痛快快地大哭了一场,她把莲蓬头的水扭到最大,希望藉水声来掩盖过自己的哭声,儘管蓝沐风应该是听不到的。
洗完澡,带着疲惫的身体与心情,夏茵茵爬上了床,从被窝里伸出手来关了床头灯,然后整个人钻进被窝里,用被子捲住自己的身体。
入夜之后风雨变得越来越强,在这山里,风雨又比平地来得更为强烈更为可怕,呼啸的风声不绝于耳,窗外的树枝和滂沱的大雨疯狂地拍打着紧闭的窗户,窗子被风吹得嘎嘎作响,玻璃简直都要被吹破了似的。
越听越恐怖,纵使夏茵茵已经将身子蜷缩在棉被里,用棉被盖住头,但是这么做还是一点也抵挡不住玻璃颤慄的声响,在黑暗中听起来简直就像是窗外有一群疯狂拍打窗子的妖魔。
吓得全身直哆嗦,夏茵茵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一个颱风。
在狂风的呼啸声与哗啦哗啦的暴雨声中,骤然间夹杂了「咚」的一声,这一声音量可不小,听起来像是甚么不知名的物体被狂风捲起撞击到她房间的窗上。
躲在棉被里的夏茵茵吓了一大跳,哆嗦得更厉害了。接下来,这撞击声不但没有停止,反而不规律地每隔几秒钟就撞击一次,她摀住耳朵,但却档不住这接二连三的撞击声,听起来宛如窗外愤怒的冤魂不停地在敲着玻璃,哀号地想要进到房间里来一般。
无法停止的恐惧与颤慄让夏茵茵哆嗦到上下两排牙齿不停地互相敲打,黑暗的势力强行进入了她的心思意念,如此一来,所有的风声雨声就更加倍的恐怖了。
彷彿永远没有止息的风的呼啸声,此时全部变成了鬼魅凄厉的哭喊声。以前不小心在电视上看到的鬼片突然间一幕幕都在黑暗的眼前清清楚楚地上演了出来,夏茵茵怕得要死,身体抖得越来越厉害,眼泪都快飙出来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夏茵茵,今晚山上的风雨着实恐怖,更何况天生具有丰富想像力的夏茵茵又把它们与各种可怕的幻想情境联想在一起,那当然就更令人感到恐惧。
此时此刻,她真的好想冲到蓝沐风的怀里,让他那双强壮的双手紧紧抱着她,抚摸她的头,保护她,安抚她,听他对她说:「不用害怕,蓝大哥在这里陪妳。」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
还是自己坚强点好了。夏茵茵从被窝里伸出手想要开床头灯,摸了半天,好不容易摸到开关,却一连按了几次按钮灯都不亮。
这……不会是停电了吧?
惨了,这下连唯一的救星都没了,该如何是好?
「咚!咚!咚!」陡然间窗外撞击声变得频繁猛烈起来,听起来玻璃似乎快要被敲破了。
「让我们进去……」在牙齿打颤的格格声中,夏茵茵彷彿听到了窗外幽灵的说话声。
这一刻,再也无法压抑住心中的恐惧,夏茵茵从床上一跃而起,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光着脚丫子一跛一跛的就冲出了房门外……
往左边跑,就是她心中渴慕之人的房间。房间里,有她百般渴望着的温暖怀抱。
然而,她却连那么一丝一毫的勇气也没有……
于是,夏茵茵的行动违背了她的心意,她向右转,双手紧抱着楼梯的栏杆,一拐一拐地用她此时最快的速度下到了一楼,跛着脚绕过客厅,去敲了李妈的房门。
「李妈,李妈……」夏茵茵一边喊着,一边急速的敲门。
没多久,房门「咿呀」一声地开了,李妈穿着睡衣站在门口,一脸惊讶地看着夏茵茵。
「茵茵,怎么啦?」
「李妈,我好怕……」
「哎呀,妳这孩子,被吓到了是吗?」
「李妈,我可以跟妳一起睡吗?」
「唉呦,这,我的床是单人床呢!妳要睡不好,明天怎么练琴哪?」李妈的身形,在许多中年发福的妇人里虽算是中等身材,但其实还是偏胖一些,会佔掉很大的床位。
「李妈,拜託了,我真的好害怕……」夏茵茵用几乎快要哭出来的声音哀求着
「这……好吧,妳进来吧!」看夏茵茵脸上极其害怕的神色,李妈也不忍心丢下夏茵茵一个人,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快进来吧!」
「谢谢李妈。」夏茵茵高兴得好像溺水的人抓到浮木得救一般。
勾着夏茵茵的肩膀,李妈将她带了进去,让她在床上先坐了,自己也坐在一旁,陪她说说话,缓解缓解她恐惧的情绪:「今晚的风雨还真的挺吓人的,连我都睡不着,也难怪妳会害怕。」
「真的是太可怕了。」夏茵茵郑重地附和着。
闲聊了几句,看夏茵茵好一些了,李妈便起身,想要再找出一条被子来给夏茵茵盖,不料,这时突然她房门外又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第二十八章 (7) 总决赛前– 心急如焚的风 「李妈,李妈!」在那一阵慌乱紧急的敲门声中,夹杂着蓝沐风的声音。
那音调,听起来是慌张的。
房间里的夏茵茵和李妈不禁面面相觑。她们俩从没听过蓝沐风这种失去了沉着冷静的声音。
「这可奇了,」李妈诧异道:「乖,才刚进一点点_末世者古代宠夫生活这是少爷的声音,但他的声音怎么会这么慌张?一点也不像平常的他。」李妈匆忙丢下她才刚由衣柜里翻箱倒柜才拿出来的棉被枕头,连忙走去开了房门,一边回头对夏茵茵开玩笑道:「难不成少爷也害怕?」。
「……」夏茵茵也觉得奇怪。
门才刚打开来,黑暗中夏茵茵甚至连蓝沐风的脸都没看清,就听到蓝沐风气极败坏地问到李妈脸上来:「李妈,妳看见茵茵了吗?」
「啊,茵茵……」李妈愣了一愣,倒不是因为蓝沐风问她夏茵茵在哪里,而是因为蓝沐风的这种态度与口吻。蓝沐风看起来真的很着急,语气里充满了担心。
几乎没见过蓝沐风这样心急慌乱,所以一时之间李妈愣着站在那儿,没有立刻回答。
「李妈,茵茵不见了!」见李妈没有马上回答,焦急的蓝沐风又紧接着问:「茵茵房间的门是开的,人不在里面,也没在客厅或是琴房里,我已经把整个家找得都快掀了过来,就是没看见她。现在是大半夜的,外面又风雨交加,妳说,这傻孩子会跑到哪里去了?」
原来,跟夏茵茵各自回房后,蓝沐风还因为自己对夏茵茵发了脾气,惹得夏茵茵大哭一场而自责不已,洗完澡躺到床上后,夏茵茵那泪眼汪汪、可怜兮兮的模样犹在他脑海中盘旋,挥之不去,使得他在床上翻来覆去,竟是辗转难眠。
既然在床上翻了许久都睡不着,躺着也是难过,蓝沐风便想下楼来倒杯水喝,只是没想到才出房门,就看到夏茵茵的房间门是打开着的,当时他心里觉得奇怪,走到门边探头进去望了一望,发觉床上没有人,只有那张被挤成一团像馒头一般隆起的棉被。
去厕所了吗?他转头望着夏茵茵专用的那间厕所,是空着的。
这丫头,摸黑跛脚的跑下楼去喝水了吗?蓝沐风急急忙忙下楼走到一楼厨房,厨房里冷冰冰的空无一人。又到了二楼琴房去,仍然没有夏茵茵的影子。
只是一到琴房,夏茵茵今晚抽抽搭搭的哭泣声旋即在耳畔响起,还有两人道晚安时那垂头丧气,忍住不哭的可怜模样,顿时又在他眼前浮现出来,好像看电影一般。蓝沐风心里一紧,感觉胸口有些隐隐抽痛,如此一来,就更想立刻找到夏茵茵了。
因此连忙又从三楼开始一层一层的找,只是每一个房间都找遍了,居然连个人影都没有,蓝沐风越来越着急,焦虑中忽然想起还没来问过李妈,因此才又慌忙跑过来敲李妈的房门。
「少爷,」李妈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愣愣地回:「茵茵在我这儿呀!」
「甚么!茵茵在妳房里?」这个答案是蓝沐风万万没有想到的。
「是啊,茵茵在我床上坐着呢!」
这时刚好一道闪电下来,登时漆黑的房间里亮如白昼。在这一瞬间,坐在床上的夏茵茵与站在房门口的蓝沐风目光恰好对视。
在蓝沐风那一向冷静的美丽面孔上,竟出现了如此焦虑慌乱的神色。这种因为着急而失了方寸的样子,夏茵茵从没看过。
「蓝大哥,我在这里。」夏茵茵坐在床上,发出细细幽幽的声音说。
闪电之后,房里立刻又暗了下来。
哒,哒,哒,黑暗中只听得几声拖鞋摩擦敲击地板的声响,漆黑里隐约一个人影三步併作两步地快步走到床边,夏茵茵顺势仰起脖子来,望着在黑暗中蓝沐风那张看不清楚轮廓的脸。唯一看得清的,是他那因为焦急而如黑曜石般闪着炯炯暗光的瞳孔。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8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