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慢慢坐下来,全部吃下去h_末世空间文

第二十八章 (4) 总决赛前–瓶颈浮现 星期三下午开始,天气果然慢慢地转变了,炎热的太阳逐渐退居幕后,厚厚的云层遮蔽了天空,间歇性的大雨一波接着一波出现,到了傍晚散步时间的时候,雨已经越下越大,风越刮越强。
气象局在提早在下午发布陆上颱风警报,入夜之后,风雨将会越来越大。
不过,因为昨天夏茵茵扭到脚,即便今天没有颱风而是晴朗的好天气,散步也是不可能的事了。
唉,只因为昨天逗得蓝沐风笑了一次,便贪心还想要逗笑他第二次,才会这般乐极生悲呀……夏茵茵哀怨地想着。
幸亏有颱风来袭,与因为脚扭伤而无法散步相比,夏茵茵倒宁愿是因为颱风的缘故而无法出门去散步。
「既然没办散步,那我们下楼去吃个点心后就上来继续练。」蓝沐风望着窗外的倾盆大雨,又望了一眼夏茵茵被医生包扎起来的左脚皱眉。
早上的时候医生说了,脚伤的确不十分严重,X光片照了也没事,那时蓝沐风才稍微安下心来。
而且正如蓝沐风所说,幸亏是伤在左脚,左脚不似右脚,需要那般大量的使用踏板。至于需不需要使用左边的柔音踏板,这当然得视曲子而定。
在这一次总决赛的曲子里,总共需要演奏二十五分钟的曲目,除去一首大会规定的指定曲是萧邦船歌之外,剩下的时间都是演奏自选曲的时间。
这一回,自选曲的部分,蓝沐风帮夏茵茵选的自选曲是拉威尔着名的「加斯巴之夜」。不凑巧,就是这首「加斯巴之夜」需要使用到左边的柔音踏板。所幸,这次虽需要使用左脚的柔音踏板,但由于之前都已经练得很熟了,因此就先暂时休息一下左脚不踩也没关係,蓝沐风免强可以接受。
「加斯巴之夜」是一首不管是在音乐性上或是技巧上都难度极高的曲子,常令许多音乐学子闻之退避三舍,但是考量到总决赛的对手必定也会使出浑身解数来争夺第一名的荣誉,因此蓝沐风才帮夏茵茵选了这套曲目。
而昨天散步之前练习的「水妖」,便是「加斯巴之夜」里的第一首。虽然曲目极为困难,但夏茵茵练起来不见瓶颈,这完全是蓝沐风有识人之明。
因为脚伤,今天不方便练习太多「加斯巴之夜」的缘故,所以蓝沐风决定晚饭后的时间全部都要花在萧邦的「船歌」上。而且,萧邦的船歌却果然一如蓝沐风先前所料,出现了一些问题。
再过三天就是决赛了,可是夏茵茵到现在还是不能让蓝沐风对她的船歌感到满意,她老是没有办法弹好船歌中的某几个段落。
问题不是出在夏茵茵的音符弹不好,或是技巧上有甚么瑕疵,相反的,夏茵茵与生俱来的音乐性,世所罕见,这也是蓝沐风之所以这么看重她的其中一点。
船歌中,大部分的乐段都已经被挑剔的蓝沐风琢磨到有如美玉一般了。说穿了,蓝沐风真正不满意的,其实只是某几个段落诠释上的不完美而已。
说蓝沐风吹毛求疵也好,鸡蛋里挑骨头也好,身为完美主义者的蓝沐风,当然希望他一手栽培的夏茵茵可以将船歌弹到完美的境界。但是,不论蓝沐风再怎么教夏茵茵,那几段夏茵茵都弹不出蓝沐风理想中的意境与精髓。
「想像妳在港口搭船要远洋,海上漂着茫茫的一片迷雾,妳不知道妳的方向在哪,妳的心也跟着船只一起在海上漂流,海浪拍打着船身,同时也拍打着妳的心……」蓝沐风指着他最不满意的一段说,并且在另一台钢琴上一边示範着。
随手一弹,蓝沐风骨节分明的指头所滑过抚过之处,立即响起绝美无比的乐音。他所希望在音乐里听到的意境与气氛,完完全全被他轻而易举地用指尖渲染描绘了出来,其中甚至还有许多用言语无法形容的感受。
蓝沐风指尖下的船歌,美到让夏茵茵眼眶泛泪。她说不清道不明那是一种甚么样的感觉与情绪,她只能够依稀的感觉到蓝沐风的音乐里有一种魔力,紧紧揪着她的心。
那是一条很模糊的界线,她好像抓得到,又好像抓不到……
所以,她不觉得以自己的能力可以弹到蓝沐风那种境界,对她而言,那根本就是到了神一般的境界,是至高无上的艺术。
但她还是听话地试着去揣摩蓝沐风话语里所说的意思,与她耳朵里所听到的音乐。
「茵茵,停下来,」蓝沐风拍手打断她:「妳已经弹得很优美了,但是妳不要弹得太确定。或者妳可以这么想,妳準备要开始一个新生活的旅程,但往事如烟,历历在目,妳的心有些迷惘,因为经历过风暴之后的一切已经归于平淡,不如就此乾脆放开手,随波逐流……」
妈呀,甚么新生活?甚么往事?甚么风暴?迷惘?平淡?随波逐流又是怎么一回事?放开手?怎么放开手?这到底说得是甚么跟甚么?夏茵茵真的一点也听不明白,想到头脑都打结了,没有被一棍子打在脑袋上也眼冒金星。
乖乖地努力试了无数次,她把每一颗音符的音色都做到最完美,她用尽最大的努力要表达出那些甚么放开手,甚么往事如烟,但是不管她再怎么努力,蓝沐风都是摇头。
眼看着今晚又要过了,到了明天,就只剩下两天可以练习。一向沉着冷静的蓝沐风,此时竟然渐渐着急了起来。
只有两天,只有两天了,他要如何去让这么单纯的她,人生尚未有太多体悟的她,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少女,去明白音符背后所蕴藏的深意啊?

第二十八章 (5) 总决赛前– 两个人,两颗心,千丝万缕 「不是这样,茵茵,不是这样。」在两人不停地试了不下数十来遍后,蓝沐风终于因为一时心急,一个不注意,用着比平常还要大声一些的音量拍着钢琴喊了出来。
这一拍一喊,吓了夏茵茵一大跳,两只手一抖,瞬间中断了演奏。她仰起头,像只饱受惊吓的小猫一般,无辜地望着站在她身边带着她弹琴的蓝沐风。
她听得出来他的语气很糟,她看得出来他的眉头紧紧地蹙在一起。很好,这下子她彻底明白她弹得有多糟了。
但同样的,被吓了一跳的,还有不小心拍着钢琴喊出来的蓝沐风自己。此时此刻,他正为自己的失控感到震惊。
随后,当他垂下眼睛,目光与夏茵茵的目光相交之时,蓝沐风见到了她眼中的无助与惶恐,眼眶里还有隐隐的泪光闪动。
于是,蓝沐风又为自己的失控感到懊恼,自己有些恼怒自己了起来。
因为达不到蓝沐风的要求,所以夏茵茵不敢再直视蓝沐风,她垂下头,内心深深的感到又羞又愧。
我是个笨蛋,我弹不出蓝大哥要我做到的音乐,蓝大哥对我失望了……夏茵茵极其难过地想着。
看着夏茵茵低头羞愧的模样,蓝沐乖,慢慢坐下来,全部吃下去h_末世空间文风就越发后悔自己没有控制好自己的脾气。他其实一点也捨不得骂她,就连对她说话的音量如果大声了一点儿,他都觉得会伤了这个在他面前对他是这么样百般乖巧柔顺的孩子。
因此,两个人,两颗心,各自恼着自己,皆是低垂着头,不发一语。
琴房里顿时静了下来,只有窗外传来渐强的风雨声。
听了一会儿的风雨声,蓝沐风终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毕竟,这不是夏茵茵的错,要能够弹出萧邦船歌这首曲子里的意境和内中隐藏的情感,绝非一朝一夕可以办到的事,就算夏茵茵有着非凡的音乐天赋,儘管她的人生道路比起其他同年龄的孩子要来的坎坷,但她终究只有十五岁,要弹出那些东西谈何容易?
若非大会规定在总决赛中每个人都一定要弹这首萧邦「船歌」,蓝沐风根本不会让她这么早碰这首曲子。
以十五岁的年龄来说,夏茵茵其实已经表现得相当超龄了。倘若此时换作是别的教授在指导夏茵茵,应该早就相当满意,不会再有任何的挑剔了。
冷静下来之后,蓝沐风便指了谱上的另一处说:「我们先练习这里吧。」
「好。」夏茵茵强忍住泪水,把手又放上了钢琴,弹了一次蓝沐风所指的段落,弹完后别过头去,战战兢兢地望着蓝沐风。
真的是已经弹得很美了,但由于夏茵茵的情绪受到了一些影响,所以听在蓝沐风挑剔的耳朵里还是略有不足。
「茵茵,这句其实不难,」蓝沐风耐着性子为她描述这一句他之前就已经描述过许多次的乐句,为了让夏茵茵体会,他甚至换了不下十种的形容与描述。
今晚,他掐着下巴思索了半响,换了另一种描述:「过去的回忆像花瓣一样在空中漫天飞舞,撩动妳的心绪,千丝万缕……」
夏茵茵用力地听进心里去,深怕漏了一个字,就听不明白了。
花瓣漫天飞舞,好,这没问题。
撩动心绪,千丝万缕,好,这或许也还容易揣摩,因为蓝沐风总是可以撩动她自己的心绪,千丝万缕。
可是,回忆要跟花瓣一起飞舞,这可要怎么做啊?
再试了几次,美则美矣,对于蓝沐风而言,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虽然就只是一点点,但那一点点却能够画龙点睛,能够再为音乐里添上言语难以描述的情境与情感。
再添上那么一点点,这一句就能感动人心直到肺腑里,直到骨子里,直到灵魂深处,而不是只单单是表面上的美而已……
「……」蓝沐风皱眉望着谱,没有说话,良久之后,转身走到沙发那裏坐下,幽幽地叹了口气。
一听见蓝沐风的叹息,夏茵茵便知道了自己还是没有让蓝沐风满意,渐渐地,刚刚强行吞回肚子里的眼泪又重新蓄满了眼眶,直到她的眼眶再也承载不住这许多的眼泪时,那些眼泪就直接滴落到她的大腿上,一开始先是只有一颗,紧接着,泪水就像雨滴一般,一滴接着一滴地打了下来。
原本双手抱胸坐在沙发上,凝眉思索着究竟要怎么才能揠苗助长,让夏茵茵体会出萧邦船歌意境的蓝沐风,忽然间听到细细的啜泣声,猛然一抬头,见到眼泪已经稀哩哗啦地流个不停的夏茵茵,心里顿时满是不捨之情,连忙又站起身来,随手从桌上抽了几张面纸,大步走到夏茵茵身边,伸出手来轻抚她的头,一面将面纸递给她。
接过面纸擦眼泪,那几张面纸在夏茵茵手中一下就湿透了,蓝沐风不得已又转身回到沙发那裏,索性将一整盒面纸都拿了过来,自己将另一张钢琴子拉到夏茵茵面前,坐在椅子上亲自抽出面纸帮她擦眼泪。
因为自己心里也很烦闷,所以蓝沐风一句安慰的话也没说,不过,他为她拭泪的举动倒是让夏茵茵的心情从谷底被拉回了一些。
至少这让夏茵茵觉得他没有生她的气。
「我们再试一试,好吗?」过了许久,蓝沐风终于开口了。
「嗯……」夏茵茵温顺地点点头,重新收拾了一下心情,乖乖地又弹了很多次那几个蓝沐风不满意的句子及段落。
终究还是做不到,钢琴课的气氛热不起来,他们的钢琴课,从没这么惨淡过。
*****************
上面已放萧邦船歌连结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8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