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夹住了,不准掉下来_末世男的平淡古代生活

第二十七章 (2) 乖,夹住了,不准掉下来_末世男的平淡古代生活总决赛前–茵的感觉,风的变化 被活蹦乱跳的夏茵茵拉出琴房之后,两人愉快地踏上那条散步的山中小径。不过,不同于六月时的散步路线,七月第一天散步的时候,蓝沐风就突然心血来潮地带着夏茵茵在途中转向了另外一条岔路。
这条岔路上,人烟更为稀少,蜿蜒的山路旁,树木生长得郁郁葱葱,阳光只能从树叶的缝隙中洒下,削减了些盛夏的炙热;山林里鸟声啁啾,偶尔传来花香,当微风吹过时,树叶窸窸窣窣的发出热烈的低语,夏茵茵觉得整座山都在羡慕她的幸福。
自从这回六月底住进蓝沐风家里以来,夏茵茵时常会没由来的有一种感觉,她觉得,他们已经习惯了彼此。
习惯对方的音乐,习惯对方的存在,习惯对方的呼吸,习惯对方的一频一笑,习惯对方的每一个动作。
有时候,甚至还会有一些小小的默契,比方说,就像刚才在钢琴前听到闹钟响时他们的相视而笑。
似乎就连那美丽却素未谋面的纪晓薇,也插不进她和蓝沐风这紧紧黏在一起,黏到几乎密不透风的练琴生活里。
真的好幸福啊……
然而,正是因为太过幸福了,夏茵茵突然间又没由来的担心起来。她怕,她怕她抓不住这份幸福,会不会这份幸福只是假象?
在音乐里的时候,她觉得他们之间离得好近好近,近到她几乎要觉得蓝大哥是属于她一个人的了。
可是一旦离了音乐,她就觉得他们之间离得好远好远,蓝大哥,只比陌生人亲近一些……
她的世界,不论是外在或是内在,都简单到像是一个透明的盒子,他一眼就能看透她的一切。可是他的世界,对她而言,却是一个无法探索的宇宙,一个遥远的神祕之境。
他的世界,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世界?究竟要怎么做,她才能踏进他的世界?到现在,她连拿到那把打开他世界之门的钥匙都没拿到,是吗?
会不会蓝沐风只是一阵风,吹过就不着痕迹的消失了?
一想到这里,强烈的不安袭上心头,夏茵茵赶紧慌张的仰起头来看着蓝沐风。呼,还好,他还在,他在她身边,眼睛注视着前方与四周的景色,在他的眉间,有着少见的安逸淡然。
但夏茵茵看不透这张拥有绝世风采的俊美面孔,她很用力的瞇着眼睛看,换来的却只有徒劳。
可能是因为查觉到了夏茵茵仰头注视他,蓝沐风侧过脸低下头来,轻声问:「怎么了?」他看见她的眸中有着一抹淡淡的感伤。
「没甚么……」要怎么样,她才可以永永远远待在他的身边?看不透没关係,进不去没关係,只要能待在他的身边就好……
对面山峦的山头被夕阳染成一片金黄,两人一边望着那一片金黄一边走着,静默了半响后,蓝沐风突然问:「茵茵今天累坏了吧?」
「啊?」夏茵茵愣了一愣,没有反应过来,歪着脖子仰头看着蓝沐风,漆黑的眼珠子比天山的泉水还要清澈。
她傻傻的样子真的很可爱。蓝沐风微微一笑:「因为妳完全没有说话。」
今天的夏茵茵太过沉静,沉静到蓝沐风觉得奇怪。
不知道是从甚么时候开始,蓝沐风发觉自己喜欢上听夏茵茵说话,这种喜欢甚至慢慢变成了一种期待。
他期待着她跟他有一搭没一搭的瞎扯,天马行空地从南极说到北极。完全没有主题,想到甚么就说甚么。
是因为太过寂寞而想有个人身边说说话吗?蓝沐风问过自己。但他很快就否定了。
不,他不喜欢有人在他耳边一直吵他。
吱吱喳喳地像个小雀鸟似的说个不停,应该是很吵的,但是透过夏茵茵单纯的心思所说出口的每一件事,听在蓝沐风的耳里,竟然都不可思议的让他觉得十分可爱。
都十五岁了,怎么她跟他说话的样子还这般天真烂漫?
她总是一脸笑瞇瞇的,用着她清亮的嗓音喊着「蓝大哥」。
「蓝大哥,你知道吗?我们学校里……」
「蓝大哥,我告诉你喔……」
「蓝大哥,你有听过一件很好笑的事吗……」
「蓝大哥……」
很吵吗?不,蓝沐风一点也不嫌吵,最不可思议的是,实际上反而是恰恰相反。他觉得很平静,夏茵茵所带给他的,是他与别人在一起时得不到的宁静、恬淡,隐隐约约中,似乎还有包含着一种心灵上的满足。
淡淡的,却总是令人的嘴角不自觉的就会微微上扬。
关于这点,连蓝沐风自己都感觉到相当意外,他曾试图要找出理由来解释,不过却是徒劳一场,他找不出任何解释。
每当夏茵茵弯着眼睛边笑边喊着「蓝大哥」时,她那清亮如银铃般的嗓音,就会像风铃般的在山谷中清脆悦耳地传送出去,迴响一圈,最后迴响回到了他的心里,一遍又一遍,在他的心中荡着,旋着,绕着……
「蓝大哥……」
「蓝大哥……」

第二十八章 (1) 总决赛前– 小猫睡着了 21:00加更一章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在厨房里忙的李妈,正一边做饭一边奇怪着蓝沐风和夏茵茵怎么还没有回家。现在已经六点多了,而通常蓝沐风跟夏茵茵都会在六点以前回到家。
六点半的时候,李妈晚饭都差不多準备好了,就等蓝沐风和夏茵茵散步回来开饭。此时,门铃忽然响起,李妈在厨房里听见了,心里一阵狐疑,猜测着这几乎是半与世隔绝,若非在特殊情况之下是绝不会有人来拜访的别墅,在这个时候会是谁突然来访。
由厨房跑出去开门一看,门前的人倒是唬了李妈一跳。
门前站着的,可不是他家少爷吗?这本来是没甚么,但少爷的背上,竟然背着趴在他肩上睡着了的夏茵茵。
瞧夏茵茵两只白白瘦瘦的手臂在蓝沐风的脖子两旁杨柳似的垂吊着,穿着牛仔小短裤露出的两条细腿,毫无分量的被蓝沐风夹在手臂上,一张趴在蓝沐风肩上的小脸睡得既香甜又舒服。但是再转而看看蓝沐风,俊美的脸庞上满是涔涔的汗珠。
天气这么热,蓝沐风背着夏茵茵走了这么一段山路回来,就算夏茵茵再怎么轻盈,蓝沐风不汗流浃背也不行了。
「哎呀,少爷,这……」李妈这一惊吓,可是不小。她家尊贵无比的少爷,怎么会得要做出这么辛苦的事?
只是李妈连话都话没说完,蓝沐风便嘟起两片性感的嘴唇轻轻发出「嘘」的声音,「茵茵睡着了,小声点,别吵醒她。」
「喔,好,好,」李妈赶紧放低音量。
从来没见过蓝沐风做这般辛苦的事,李妈心疼蓝沐风,就算放低音量,却忍不住叨唸了起来:「少爷,这我可就不明白了,茵茵是跟您去散步的,怎么就睡着了?虽然少爷您把她当个孩子似的宠着,但茵茵也不是真的就是小孩子,怎么可以说睡就睡,还让您给背了回来?虽说现在太阳已经下山了,但还是热呀,少爷您若是中暑了,该如何是好?茵茵一向乖巧,今天怎么就……」
因为喜欢夏茵茵,所以李妈想要责备夏茵茵的话便有些不忍心说出口。
背着夏茵茵走到沙发边,李妈帮着蓝沐风一起把夏茵茵轻轻地放到沙发上,蓝沐风又异常小心翼翼地脱了夏茵茵的鞋子让李妈拿出去放。夏茵茵呻吟了一声,却没有醒。李妈很快就放好鞋子回来了。
「李妈,去拿些冰块来帮茵茵冰敷一下吧,」蓝沐风正拿着一个靠枕给夏茵茵垫在头下面,头也没回地嘱咐着李妈:「茵茵是因为扭伤了脚,走不了那么远的路,所以我才背她回来,但是她应该是真的太累了,我背了她没多久,她就睡着了。」
为了怕惊醒夏茵茵,蓝沐风的动作既轻且柔。从来都不知道少爷这么会照顾人,李妈在一旁看着,心里倒是相当诧异。
「甚么,扭伤脚啦?」后来一知道原来是因为扭伤脚,李妈这会儿又心疼夏茵茵了,连忙去厨房里包了一袋冰袋出来。
「是左脚给扭了,」蓝沐风轻轻抓着夏茵茵略为红肿的左脚脚踝给李妈看:「应该不是很严重,你帮我给她冰敷一下,我上楼去沖澡。」说完,眉宇间又充满关爱之色地望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睡着的夏茵茵,然后才上楼去了。
这里李妈拿着一包冰袋按在夏茵茵的脚踝上,夏茵茵轻轻嗯啊了一声,还是没有醒。过不多久,蓝沐风沖好澡下楼来,见夏茵茵还睡着,便从李妈手中接过冰袋,坐到沙发上,把夏茵茵的脚放到自己的大腿上,亲自帮她按着。
「少爷,饭菜都做好了,现在是……」
「等茵茵醒了我再跟她一起吃,妳先去吃饭吧。」
「好,那等茵茵醒了,我再去帮你们热饭菜。」李妈说完便自去厨房里吃饭了。
一面坐在沙发上帮夏茵茵冰敷着脚,蓝沐风一面望着外面的花园出神了好一会儿。
此际天色几乎要全部暗下来了,天边残存的紫红色夕阳余晖逐渐被深蓝色的夜幕垄罩,渐渐地,外面的景致是看不到了,到后来,蓝沐风只看到玻璃上反映着自己和夏茵茵的身影。
一个纤细瘦小的身躯,就这么静静地躺在他身边,沉静地睡着。夏茵茵的头微微倾向了落地窗这边,她的脸与外面花园在残余的光辉中仅存的一点景象重叠,蓝沐风默默地凝视着落地窗上这张半透明熟睡中的小脸,她纤细的手指就枕在她的脸旁,白玉青葱般地弯曲着。
睡得这么沉,看来这阵子疯狂严格的练琴特训真的是把她给累坏了……就这么看着夏茵茵沉睡中的脸,蓝沐风竟在不知不觉间又恍恍惚惚的出了神。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7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