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夹住不许流,晚上回来检查_末世最强收女系统

第二十六章 (3) 精选礼物 — 平分秋色? 「还有,」蓝沐风叫住正要拿衣服去结帐的Vicky:「帮茵茵再挑一个能把头髮夹得紧一些的髮饰,上次买的那个太鬆了。」
骤然间夏茵茵心中又是一酸,不过,这回却是带着感动的甜蜜,而不是苦涩。比赛完时蓝沐风为夏茵茵梳理她凌乱的头髮时所说的话,他没有忘记。
「没问题!」Vicky使命必达,认真地找了一个可以绑马尾的淡粉红色蝴蝶结髮饰,还有一个乳白色镶水钻的髮夹,当场帮夏茵茵都试戴过了。
两个髮饰都很好看,蓝沐风让夏茵茵一下把头别到左边去,一下把头别到右边去,一边端详一边考虑着。
「都夹得很紧吗?」蓝沐风问夏茵茵。
故意上下左右地晃着可爱的小脑袋瓜,头髮都仍是整整齐齐的,「对。」她说。
于是蓝沐风一句话,又是两样都打包带走,他甚至不让夏茵茵有选择的机会。
三个人一起走到柜檯去结帐。
「所以纪小姐的两件小礼服和两个包包,都是寄到美国吧?加州吗?」
「不,晓薇现在人在科罗拉多,我把地址写下来。」
科罗拉多,那是怎样的一个地方啊?夏茵茵觉得他们的世界,怎么都离她那么遥远……?
「我还要写一张卡片。」蓝沐风说。
「没问题,没问题。」Vicky立刻从柜台里拿出了一张精美的小卡和一支笔递给蓝沐风,蓝沐风接过小卡,在上面很迅速地写着字。
掩饰着自己的刻意,假装漫不经心地在浏览店内柜子上的鞋包,趁着Vicky和蓝沐风都不注意的时候,小脑袋往蓝沐风那边一凑,眼睛往蓝沐风正写字的卡片上瞥了一眼,只见蓝沐风写得是英文草写,鬼画符一样,她一个字也认不出来。
书到用时方很少,夏茵茵此时才悔恨平常不用功啊!
刷了卡,又写下了美国的地址后,Vicky把装着两件外套的精美纸袋子拿在手中,恭送着蓝沐风和夏茵茵走出专柜的大门。
「谢谢蓝先生。」Vicky夸张地躬身弯着九十度的腰,恭送蓝沐风和夏茵茵走出大门。
走出专柜,蓝沐风边戴上太阳眼镜边对夏茵茵说:「我们一起回家去等成绩,晚上吃饱饭后我再送妳回家。」
「好。」夏茵茵此时的心情有些複杂。蓝沐风送了纪晓薇四个礼物,可是自己平白无故也得了四件礼物。
四比四,这样算是平手吗?夏茵茵小心眼地计算着。
虽然她不是真的有心要与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做比较,她一向也不是这样的人,但是她真的太在乎蓝沐风了,在乎到她不时会冒出一些奇怪的想法与念头而不自知。
她在心里默默地琢磨着:纪晓薇和蓝沐风的交情不同一般,蓝沐风在她身上是花了心思的,这显而易见。但自己是真如杨晴朗和吴敬宣教授所说的,被蓝沐风令人羡慕的宠着,疼爱着呢?
论相貌,光看照片就知道自己不及纪晓薇的一半漂亮;论家世,那就更甭提了,人家是千金小姐,自己却跟着继母守着一家小小破破的麵店过生活;论认识时间长短,自己才与蓝沐风认识半年多而已……
想到这里,夏茵茵心下不免有些黯然,蓝沐风心情也不好,所以车内的空气竟然有些凝滞起来,两人就这样闷闷地回到了蓝沐风的家。
这时已经是傍晚时分,李妈在厨房里準备晚餐,蓝沐风下午在店内没有喝咖啡,一回家就要找咖啡喝。
「蓝大哥,我帮你泡,你去客厅等我就好。」夏茵茵决定打起精神,殷勤地说着。
「妳会用吗?」
「胶囊咖啡机那台操作简单,我看过好几次蓝大哥使用,我记得怎么用。」说着,夏茵茵就趿着拖鞋跑进厨房里去了。
蓝沐风家里有两台咖啡机,其中一台是胶囊咖啡机,夏茵茵观察过了,它很好沖泡,不会有沖泡不好的问题,因此才敢说要帮蓝沐风泡咖啡。夏茵茵沖好了之后端出去给蓝沐风,自己只倒了一杯冷开水。咖啡端出去的时候,蓝沐风正在客厅里来回乖,夹住不许流,晚上回来检查_末世最强收女系统踱步,两手插在口袋里,低垂着眼睛望着地板。
「蓝大哥,咖啡……」
「先放到桌上吧!」蓝沐风说着,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也没有过去喝咖啡。
客厅里隐隐约约的浮动着一丝焦虑和一丝不安,儘管蓝沐风表现得相当冷静。
过了几分钟,六点钟一到,蓝沐风立即招着手叫夏茵茵过去他身边,夏茵茵一蹦一跳,假装轻快地来到蓝沐风身旁,挨着他坐下,他拿出手机来滑,果然见到网站的首页上已经张贴出了入围到最后一轮的四个名额。
沈秋白
陆予宁
叶哲
夏茵茵
悬在空中的心终于落了地,夏茵茵心里一鬆,马上呼了口气出来,别过头去,目光恰巧与蓝沐风对视到。
她见到在蓝沐风的眸子里,闪烁着欣慰和喜悦之情,方才因为各有心事而存在于两人之间的沈闷气氛,终于一扫而逝。

第二十七章 (1) 总决赛前–茵的感觉,风的变化 六月底的期末考夏茵茵考坏了,不过她早有心理準备,她的时间都奉献给钢琴了,满脑子都是音乐,不仅看书的时候书本上的字尽数变成了DoReMi,就连做梦时也都在哼唱她曲子里的旋律,试问在这种情况之下,期末又怎么可能考好?
因此所有的科目都只求在及格边缘,能够低空飞过就好,为此,不管是东方的诸位神佛,还是西方的上帝,她都在书桌前拼命拜过求过了。
也不知究竟是哪位听了她的祈祷,总之,在严重的睡眠不足之下,她安全过关了,没有一科是不及格的,心中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接着就是暑假,结业式的那天,夏茵茵连家都没回,直接就被蓝沐风接到他家里去住。
对于蓝沐风常常把夏茵茵接到他家里去住一事,林琼玉和月姨早就习以为常了,当着夏茵茵的面甚么也没说,不过背地里夏茵茵可就不知道了。
自从夏茵茵进了古典音乐大赛的总决赛后,蓝沐风逼她练琴逼得很紧,要求得极度严格,不但连一分钟都不愿意放过,谱上的每一个音符也都要求要弹到到极致。
此外,以往大部分都是早上练琴,下午及晚饭后上课,但现在是连练琴时间蓝沐风都陪着夏茵茵了,若有不好之处立即指点,以免浪费了不必要浪费的时间。

偌大的别墅里关着这两个疯狂练琴的狂人,连休息时间他们也都在一起,两人几乎可说是「形影不离」、「如胶似漆」了。
「喂,大琴魔小琴魔,」有一次杨晴朗打电话来说,「如果把你们两个流放到一个杳无人烟的无人荒岛上,我敢说,那荒岛上只要有一架钢琴,你们两个一样还是会过得很充实,很快乐,就算这辈子都回不到人群里也无所谓啦!」他觉得这两个人实在是太夸张了。
认真说来,现在每天被关在阳明山上练琴,其实也跟在荒岛没有两样了吧?夏茵茵是这么想的。
转瞬间,一个星期就这么过了,现在只剩下不到一个星期就要比赛了。午饭后,蓝沐风和夏茵茵练了一下午作为自选曲其中一首的拉威尔的「水妖」,这是一首不管在音乐性上或是技巧上都极为困难的曲目,练起来极费精神,就在两个人都练到白热化,挥汗如雨,筋疲力竭的时候,蓝沐风的手机闹钟响了。
现在正值盛夏,由于天气真的是太热了,所以蓝沐风把散步时间调整到下午五点钟,并且在手机里设定了提醒的闹钟。
因此当闹钟响起的时候,蓝沐风和夏茵茵两个人在钢琴前对望了一眼,两秒钟后一同双双笑了出来。
太好了,他们真的是累到不行了,闹钟可真是救星啊!
「快,蓝大哥,我好累,我们快去散步!」夏茵茵马上喜孜孜地从钢琴椅子上跳了起来,拉着蓝沐风的手就要往琴房外走。
「这么急啊……」蓝沐风边笑着边摇头,「真是拿妳没办法……」就这样被蹦蹦跳跳的夏茵茵拉着手,拖着走出了琴房。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7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