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自己做下去把它吃下去_未满月宝宝老是使劲脸红

第二十四章 (3) 古典音乐大赛 — 第一轮–我们的音乐 吴教授身材瘦小却老当益壮,步履轻快,夏茵茵跟着他在音乐厅里穿梭,不一会儿工夫,他就把她带到了参赛者的等待区去,此时休息时间正好结束。
「茵茵,加油啊!」老教授用他皱巴巴的手拍了拍夏茵茵的肩,笑吟吟地说完后就走了。
六月天气炎热,因应这酷热的天气,音乐厅里冷气放得很强,极为「消暑」,多亏了蓝沐风有先见之明,他帮夏茵茵多带了一件薄外套,否则依照夏茵茵怕冷的体质,只怕等到她上台的时候,手指都要冻僵了。
「下一位,陆予宁请出场。」司仪拿着麦克风宣布。
还来不及寻找隐身在舞台左侧的蓝沐风的「隐形身影」,此时台下的听众一片掌声,下一号的参赛者已经由底下走上了舞台,夏茵茵不得不赶紧将注意力放到这位名叫陆予宁的参赛者身上。
啪咑啪咑!鞋跟的声音踢踏着舞台的地板,甫一上台就吸引了夏茵茵目光的陆予宁,是个高瘦白净的女生,身上一席大红缎面礼服,全部的浏海都往后脑杓上梳了过去,与后面的头髮一起绑了一个乾净俐落的马尾,露出傲慢乾净的额头,两道淡淡流星般的眉毛,容貌虽清丽,但眼神却极为犀利,举手投足间处处充满了让夏茵茵为之怯步的自信。
在掌声中,陆予宁坐到了钢琴前,在开始弹奏之前,她从容地调整椅子的高度,椅子调整好后,只见她将抬起头来仰面看着她的正前方四十五度角,然后又低头沉思了两秒钟,才慢慢地将手放到钢琴上,呼吸,开始演奏巴哈。
天啊!好吓人喔!夏茵茵一开始就被陆予宁的气势吓得倒抽一口冷气。
立刻意识到这场比乖自己做下去把它吃下去_未满月宝宝老是使劲脸红赛的参赛者演奏起来果真和三月那一场比赛的学生很不一样。三月那场比赛因为都是非音乐班的学生参加,就算他们也是弹得很好,但在气势和架式上明显就输了一截。
别的不说,光是弹巴哈法国组曲这种不需强大气势的曲子,陆予宁就已经架势十足,夏茵茵听了不免心生畏惧。
法国组曲之后,接下来就是萧邦练习曲了。陆予宁选的是作品二十五的第十首,这首练习曲,萧邦在开头就写了一堆惊人的八度,双手齐下,惊人的音量所营造出来的气氛却是恢弘无比。陆予宁虽是女生,但她弹起来轻鬆自若,每一个八度音皆精準无比,气势宏大,夏茵茵在台下听得是心惊肉跳。
夏茵茵下意识地想要回头找蓝沐风,头转了一半才想起来蓝沐风并不在二楼的观众席,而是在舞台的左侧等她,此刻她坐在观众席里是看不见蓝沐风的。她只好怅然地转回头,垂下眼睛想着蓝沐风在临别前拉着她,对她的谆谆嘱咐。
「不管妳听到别人弹得有多好都不需要紧张,知道吗?」蓝沐风的叮嘱犹在耳畔,给了夏茵茵勇气,她抬起头,继续听了下去。
最后一首曲目,陆予宁弹的是贝多芬着名的「月光」奏鸣曲。前两个乐章也就罢了,没有太多的跌宕起伏,陆予宁弹得流畅优美,但夏茵茵总觉得好像缺少了些甚么。
不过,一到了第三乐章,只见陆予宁凝神灌气,第一句就让人惊艳,不但速度极快,弹奏精準,节奏清晰,那种爆发力更是夏茵茵所没有的,全曲下来没有冷场,一路冲到最后。夏茵茵越听越害怕。
「天啊,这个陆予宁,是女生吗?要弹到像她这样,我是万万不能的!」夏茵茵灭自己威风,两只手在裙子上不断地摩娑着。
等到陆予宁演奏完后,夏茵茵已经手软了。
听众报以陆予宁热烈的掌声,这掌声在无形中给了每一位参赛者不小的压力。
「不管妳听到别人弹得有多好都不需要紧张,知道吗?」夏茵茵在心中反覆默唸着这句话。
接下来出场的是一名穿黑色燕尾服的男生,儘管已经高中了,不过身材瘦小,体型瘦瘦弱弱的,夏茵茵看了这身材后放心地想,这个人总不至于太可怕了吧!
没想到他与方才的陆予宁截然不同,与陆予宁比起来,他虽比陆予宁更瘦小些,但力度却比陆予宁更大,从巴哈到萧邦练习曲,再到贝多芬奏鸣曲,他好像电脑一样,精準无比,演奏起来不带任何情感,动作既夸张又熟练,二十分钟下来,夏茵茵竟挑不出半个错音和缺点。
舞台上高手演出精湛,舞台下夏茵茵如坐针毡,终于轮到她上台时,她觉得心脏快要跳出来了,十分的信心只剩下一分。
这时,蓝沐风的另一句话在脑海中响起:「记住,记住我们的音乐!」
好像被上帝光照了一样,夏茵茵心神为之一振。
走上了舞台,她忍不住把头转向左边,在左边半掩着的门边,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伫立在那哩,目不转睛地把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这是她的力量,她的一切,那支撑她的人,就在那半掩着的门后!
舞台灯光刺着她的眼睛,台下的听众只能隐约见到人形,此刻蓝沐风是背对着她的,在她的正后方,但夏茵茵心里清楚知道,她每弹一个音符都会牵动他的心和每一根神经,因为她所弹出来的每一个音符都是他亲手教出来的,每一个音符都是他在上课时与她琢磨出来的心血。
「蓝大哥,你听,我要弹出属于我们的音乐了。」夏茵茵在心中呼唤着。
炙热的舞台灯光照射在她的身上,台下一片寂静,在这寂静中,夏茵茵将手指放上了钢琴,指尖感受着冰凉的琴键,弹下了她人生中第一场正式的比赛的第一个音符。

第二十四章 (4) 古典音乐大赛 — 掌声响起 宁静祥和中带着甜美的阿拉曼德舞曲,轻巧流畅的库朗舞曲,优雅可爱的小步舞曲……这是巴哈的法国组曲。
萧邦练习曲,蓝沐风告诉夏茵茵要弹出愉悦而又瑰丽的各种色彩。
至于贝多芬,理性,清晰,平衡。
终了,伴随着掌声,全身发热到身体和额头上都冒着小汗珠的夏茵茵对听众深深一鞠躬,神思带着几许迷茫地走下舞台。她觉得她的魂魄彷彿分离,魂还在舞台上捨不得下来,魄则早已经飘到了蓝沐风的身边。
这一回,夏茵茵似乎可以感受到舞台的魅力了。当她站在舞台上的那一刻,当听众把所有的焦点都放在她身上的那一刻,当她用音符和观众沟通,当炙热的舞台灯照得她浑身滚烫、毛细孔张开时,她觉得她彷彿拥有了全世界。
掌声,是多么的迷人!
但无论再怎么迷人,那光鲜亮丽的时刻总有结束之时,一旦音乐止息,她就必须要离开舞台。
舞台下,有蓝沐风张开双臂等待着她的归来。蓝沐风的臂弯,是她的归属,她迫不急待地要回到蓝沐风身边,待在他身边,从他那裏得到肯定与讚美。
全世界,她只在乎蓝沐风对她的看法。
由于她是早上的最后一号,所以她弹完之后,听众和评审们也都陆续离席了,音乐厅里骤然间变成乱哄哄的一团,不再安静。夏茵茵回到座位上拿了外套,正思索着要怎么去后台找蓝沐风时,忽然有人拍了她的肩膀一下,她回过头去,看到了老教授正用他那张慈祥的脸孔对着自己笑着。
「弹得很好,弹得很好。」吴敬宣教授点着头,老眼快要被下垂的眼皮给淹没了:「难怪沐风这么疼妳,沐风很有眼光,茵茵妳很幸运。」
自己真的弹得很好吗?夏茵茵不敢确定,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她真的也觉得自己很幸运,可以有蓝沐风与她朝夕相伴。
「来,跟我走,我带妳去找沐风。」
或许是因为不方便由舞台上直接走到后台去吧,吴敬宣教授又带着夏茵茵东转一个弯西转一个弯的,在长廊的尽头,她看见了正在等她的蓝沐风的身影。
那一刻,她很想冲过去,扑倒在蓝沐风的怀中,让蓝沐风摩娑她的头髮,说她弹得很好……可惜这念头只能存在她的幻想里……
「沐风啊,你可找到了一块璞玉。」吴敬宣教授一见到蓝沐风就笑吟吟地说。
蓝沐风微微一笑,看了看吴教授,然后才转向夏茵茵,眼中尽是无限柔情。看到这眼神,蓝沐风不用开口,夏茵茵也知道自己没让他失望。
良久,蓝沐风才淡淡地说了:「不错。」
才刚说完,一个声音便从旁边冒了出来:「沐风,你也太小气了吧,甚么不错,是很棒!」
一转头,竟然是杨晴朗。
「弹得很棒啊,茵茵,真的是太棒啦。」杨晴朗一把勾住夏茵茵的肩膀,笑得很开心。
「没,没有啦!」夏茵茵倒怪不好意思的。
这时吴敬宣教授似乎是要离开了,他握住了蓝沐风的手,问道:「沐风,我要和静敏他们去吃饭,你……」
「不了,吴教授,我,」蓝沐风的睫毛垂下,覆盖在他那双美目上好一会儿,然后才又抬起来了起来:「我还没有準备好。」
「……」吴教授默默地注视了蓝沐风半响,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胳膊:「我不勉强你。」
「静敏,」蓝沐风顿了一顿:「这些年她过得好吗?」
「除了担心你,想念你之外,都过得很好。」吴敬宣教授又叹了口气,苍老的面容上充满了无奈。
「那就好……」蓝沐风又垂下了他美丽的睫毛。
一老一少相对无言,片刻后,老教授才又拍了拍蓝沐风的肩,转身离去。
望着那个吴敬宣教授身影消失的转角处,蓝沐风抿着双唇出神,不发一语,杨晴朗伸出五根手指在他眼前晃了一晃:「沐风,沐风,回神!」
蓝沐风面无表情地转向杨晴朗:「我订了餐厅,去吃饭吧!」
「今天不行,今天我下午有事,你和茵茵去就好了。」
「难得你杨大少爷有事。」
「我当然有事,只是不是你眼中的正经事罢了。」杨晴朗开玩笑地说着。
拿着吴敬宣教授给他的识别证,蓝沐风带着夏茵茵和杨晴朗往停车场走去。
在停车场里杨晴朗和他们分道扬镳。此时停车场里没甚么人,但蓝沐风脚步非常快,夏茵茵要小跑步才能追得上他。上了车后,转动着汽车的方向盘,蓝沐风开着车带着夏茵茵去了另一家五星级的饭店里去吃饭。
好像要尽速逃离音乐厅似的,夏茵茵不禁再度想起了上次停车场的事件。
吃饭的时候,夏茵茵问:「蓝大哥,下午我们还回去听比赛吗?」
「今天就先暂时不回去了,成绩出来后网路上很快也会有消息公布出来,我们在网路上看进入第二轮的名单就好,妳慢慢吃,不急。」
默默地吃了一会儿,夏茵茵又问:「蓝大哥,你和吴教授很熟?」
「对。」蓝沐风微蹙了下眉,夏茵茵看得出来他不想她在这个话题上多问,因此非常识相地不再提起这个和蔼的老教授。
傍晚在蓝沐风的家里,夏茵茵娇小的身子挨着蓝沐风笔挺的身子在沙发上坐着,拼命将一颗小脑袋瓜往蓝沐风手臂那钻了过去。此时,两人的目光都集中盯在蓝沐风的手机萤幕上。
在入围第二轮的名单里面,夏茵茵看到了自己的名字排在陆予宁的后面。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7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