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用你下面的小嘴喝牛奶_未婚生子的高干虐文

第二十二章 (1) 庆功之宴 晚上七点,他们準时到了杨晴朗订的餐厅,吃得是日本料理,服务生领着蓝沐风和夏茵茵到包厢里去。
「茵茵!」见到夏茵茵的第一眼,杨晴朗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给了她一个热情的拥抱:「茵茵妳真是太棒啦!来来来,快坐下,今晚是为了庆祝妳拿到了参赛权,妳点妳想吃的东西,好好坑妳杨大哥我一笔,别客气!」
夏茵茵和蓝沐风背对着包厢门口坐下,杨晴朗坐在他们的对面。
「茵茵想要吃甚么?」
翻着菜单,夏茵茵看来看去也不知道要点甚么。「看起来都好好吃喔。」
最后,还是由杨晴朗跟蓝沐风决定来乾脆一人来一份套餐。
「茵茵,」蓝沐风指着其中一个套餐道:「这一份有奶油干贝烧的妳看看要不要点。」
「奶油干贝烧?」夏茵茵眼睛亮了起来。「好啊好啊!」
「这一份套餐里配的差不多都是妳爱吃的。」
「对耶!」夏茵茵看了一下蓝沐风所说的:「好啊,我就来这一份!」
点完餐后,三个人闲聊了起来。
「正式的比赛是甚么时候?」杨晴朗问。
「六月。」蓝沐风回答。
「时间不多耶,曲目多吗?」
「多到跟天上的星星一样。」夏茵茵插嘴,还用了夸饰法。杨晴朗哈哈笑了两声。
「那怎么办,你们练得完吗?正式的比赛里都是音乐专业的学生,可不能小看他们。」
「这点也是我正在烦恼的。」蓝沐风瞅了夏茵茵一眼,「所以我决定从下星期开始,每到星期五我就去接茵茵放学,直接把茵茵带到我家里住,星期一早上再由我送她去上学,星期一晚上到星期四晚上仍是在你那里练琴。遇到国定假日茵茵也都要住到我家里。」
「咦,这样吗?」在这之前夏茵茵根本不知道蓝沐风的打算,现在一听,高兴都来不及,眨了眨眼睛,笑咪咪的直点头:「好啊好啊!」
「这会不会太疯狂了?」听完蓝沐风安排的行程表,杨晴朗瞠目结舌。「这种魔鬼训练,你要把茵茵累死了。」
「不会呀不会呀!」夏茵茵不怕累,只怕去不了蓝沐风的家,急忙拍胸脯说:「我才十五岁,体力好得很!」
「唉,」杨晴朗双手向上一摊:「我真是服了你们这两位『大小琴魔』了!」这是杨晴朗第二次这么说他们了。
大小琴魔,这个封号好呀!多说几次也无妨!夏茵茵心里乐不可支,忍不住喜形于色,一个劲儿地傻笑。
「说你们是『大小琴魔』呢,妳还笑得这么高兴!」杨晴朗睨着夏茵茵,蹙眉笑道。
「我就是高兴啊,嘻嘻……」夏茵茵喜孜孜地吐了下她的小舌头。
餐点送上来后,夏茵茵吃得津津有味,蓝沐风看她吃得高兴,便微微偏过头去问:「茵茵,妳很喜欢这家的东西吗?」
「喜欢呀!」夏茵茵瞇着眼睛笑道:「超好吃的!」
看着夏茵茵带着傻气的笑容,蓝沐风也跟着微微一笑。「那好,以后我再带妳来吃。」
「谢谢蓝大哥!」
心情大好,夏茵茵大吃大喝,但这会子光顾着吃,却不知道自己的嘴边黏了一颗寿司米,蓝沐风一瞥眼瞧见了,对夏茵茵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嘴边,夏茵茵意会过来,伸出舌头去舔,谁知那粒寿司米长了脚似的,舔了半天没舔到,还把它舔得越来越远,蓝沐风轻轻一笑,拿了张纸巾伸手去帮夏茵茵擦了。
对面的杨晴朗好像看到幽浮似的讶异无比,先是愣住了,然后忽然拍了拍手,大声呼道:「哎呀,蓝沐风,你几时转性了?」
「你说甚么?」
「你几时开始这么会照顾人啊?」
「甚么?」蓝沐风皱眉。
「照顾人啊,」杨晴朗大声说着,脸跟着就转向了夏茵茵:「茵茵,妳这孩子,也不知哪辈子修来的福气,可以让我们蓝大少爷这般疼妳,告诉妳,我从没见过他大少爷对一个人这么好过。」
真的吗?蓝大哥特别疼爱我吗?夏茵茵眨了眨大眼睛,黑珍珠般的眼珠子里闪烁着点点的晶亮,宛如夜空中的明星。
「怎么讲得我好像很难相处似的。」蓝沐风说,口气却没有不悦,自顾自地夹起一片生鱼片,在装着哇沙比的小碟子里轻轻蘸了蘸,然后优雅的送进嘴里。
「这世界上如果有人说你好相处,那个人肯定是被虐狂。」杨晴朗不顾情面地说。
「你和我做朋友,你不也是被虐狂?」蓝沐风语带一丝讥讽。
「唉!这点我承认,」杨晴朗对天长叹了一声:「不过,被虐的又何止我一个?有音乐天分真好呀!」
蓝沐风冷冷地睨了杨晴朗一眼,夏茵茵则沉浸在杨晴朗说她备受蓝沐风疼爱的喜悦之中。
吃得差不多时,蓝沐风离开包厢去了一趟厕所,这时夏茵茵还在喝热茶,杨晴朗一等蓝沐风走出包厢,立刻问夏茵茵:「茵茵,你们昨天比完赛,可有发生甚么事情没有?我听沐风后来在电话中的口气有些不对劲。」
横量了一下轻重,夏茵茵心想以他们的交情,说出来应该是无妨的,便一五一十地又把昨天发生的事再陈述了一遍,然后观察杨晴朗的反应。

第二十二章 (2) 庆功之宴 描述完昨天在音乐厅停车场所发生的事以后,夏茵茵发现杨晴朗的反应果然跟李妈是差不多的,脸色都是陡然间沉重下来。
「原来如此……」杨晴朗脸色一沉,立刻一改方才嘻哈笑闹的样子,摸着下巴皱起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杨大哥,李妈叫我不要问为甚么,你是不是也希望我不要多问?」
「……对。」
「为什么?有甚么事是我不能知道的?」夏茵茵在杨晴朗的面前是敢抗议的。
「茵茵,我们不是针对妳,这点希望妳明白,」杨晴朗无奈地说:「是……只要是任何一个爱沐风的人,没有人愿意在沐风面前说起以前的事,甚至就算是只在背后说说,我们也都于心不忍……」
天啊,这世上,难道真有甚么事情能伤害一个人这么深,这么深?她心思单纯,在她的世界里,能够伤害她这么深的事情,只有失去妈妈,失去蓝沐风这两件事而已,其他的事情,她目前完全没有办法想像。
「可是,只有我被蒙在鼓里……」夏茵茵失望地看着杨晴朗,杨晴朗看见她这个表情,可怜兮兮的,知道她虽然全心全意地相信着蓝沐风,依赖着蓝沐风,但她不但对他本人所知也甚少,蓝沐风的过去更是一无所知,也难怪她难过。
这或许对夏茵茵有些不公平,因为这不是夏茵茵的问题,而是蓝沐风的问题。
思索了片刻,杨晴朗问:「茵茵,妳感激沐风对妳所做的吗?」
「当然,连我的爸爸妈妈都没有办法为我做这么多,也不曾为我做过这么多。」夏茵茵点头如捣蒜。
「那妳要记住,不要问沐风他的过去,如果妳不想伤害他,就把他的过去当成一乖用你下面的小嘴喝牛奶_未婚生子的高干虐文片空白。」
「蓝大哥他……受过甚么伤害吗?」
一向调儿啷噹的眼神,此刻变得是越发凝重了。杨晴朗定定地注视了夏茵茵好一会儿:「茵茵你非常非常在乎沐风吧?」
突然间被这么一问,夏茵茵羞红了脸,「为,为什么这么问?」
还好,杨晴朗不是那个意思。
「我问妳,」杨晴朗表情相当认真:「倘若我现在告诉了妳沐风的过去,妳受到了很大的冲击,那么,以后妳在面对沐风的时候,妳还能若无其事地假装不知道这一切来面对他吗?」
「啊……」这种问题对夏茵茵来说有点太深了,她愣了一愣,眼神有些茫然。
瞧夏茵茵的反应,杨晴朗就确定可以不用再继续说下去了。又看夏茵茵神情迷惘,便索性帮夏茵茵回答了他自己问她的问题:「以我对妳的认识,妳是不可能做到的。」
「喔……」夏茵茵仍是茫茫然的,听了杨晴朗的判读之后,又多加了一份失望。
无奈地笑了一笑,杨晴朗接着道:「老实告诉妳吧,沐风的事,根本就不是秘密,我们就算不告诉妳,将来有一天妳也会知道的。」
「是这样的吗?」夏茵茵略抬了抬眉毛。不是祕密吗?
转而又想,对呀,全部的人都知道,只有她自己不知道,当然不是秘密。
「但是话说回来,」杨晴朗轻笑了一声,接着沉默不语了片刻。
「嗯?」
眼睛注视了斜前方好一会儿,然后杨晴朗才语重心长地道:「我们蓝大少爷绝顶聪明,眼睛长在头顶上方一万英呎,略为平凡一点的人他一概不看在眼里,现在他对妳如此的疼爱,的确是让我始料未及,跌破眼镜的。」
「所以……?」夏茵茵还是不懂杨晴朗要说些甚么。
「茵茵,我猜沐风会这么疼爱妳,除了妳与众不同的音乐天赋之外,可能也有一部分与妳完全不了解他的过去有关係,这是老天的安排,妳要感激……」
蓦地杨晴朗眼光往包厢门口一晃,立即住了口不再说下去,因为他看到推门蓝沐风走进来了。
敏感的蓝沐风嗅到了包厢里的空气有些小小的凝滞。「怎么?你们说了不开心的话题?」他坐下来时问他们。
「没有啊!」杨晴朗接口接得很快。
「是吗?进来时我看你脸上表情不对。」
「你别像个女孩子一样多心,」杨晴朗恢复了那嘻皮笑脸,没个正经的模样,「不过,你一回来就换我想上厕所了,你和茵茵在这里等我回来结帐,但是,如果你硬是要买单我也不反对啦,哈哈哈哈!」边笑,杨晴朗就边站起身离开了包厢。
「晴朗有心事吗?脸色这么凝重。」蓝沐风别过头去问夏茵茵。
「没有啊!」一开口的语气就讲得跟杨晴朗一模一样,这是心虚吧?只好拼命眨眼睛:「蓝大哥,你知道杨大哥最喜欢欺侮我了,他刚刚才想说鬼故事吓我呢,还有,他才不是甚么脸色凝重,是嫌讲鬼故事不够惊悚,还想扮鬼的脸吓唬我呢,还好你在紧急的时刻就回来了,救了我一命。」一边说一边在自己的心口上搓揉着。
「这么坏。」在蓝沐风眼里,他只觉得夏茵茵的表情动作都很可爱,淡淡一笑,也不怀疑,就这么给夏茵茵支吾含混过去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7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