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用下面把钢笔夹进去_未婚生子的女人的心理

第二十一章 (4) 风的身分 — 潇湘夜雨 孤伶伶的一个人在诺大的餐厅里吃着晚餐,一颗心彷彿被切成了两半,一半是感到委屈,一半是担心蓝沐风,因此儘管李妈按照蓝沐风的吩咐,做了一整桌她爱吃的菜,她还是食之无味,搞得她一餐饭吃了大半个钟头还吃不完。
这是到目前为止,夏茵茵在这个家里吃过这么难吃的一顿饭了。
饭后,李妈端了一碗甜汤和一盘水果给她,夏茵茵一向喜欢李妈做的各种甜汤,今天却也是闷闷不乐的喝着甜汤,吃着水果。
几乎每隔一分钟,夏茵茵的目光就会不由自主地飘向楼梯口,希望看到蓝沐风的身影在那裏出现。但每一次都是失望,蓝沐风没有下楼来。
独自坐在被李妈收拾乾净的餐桌边,两手托着下巴呆坐了好一阵子,楼梯间空蕩蕩的,蓝沐风还是没下楼来。
这时李妈拿着一袋垃圾由厨房走出来,夏茵茵顺势叫住李妈:「李妈,蓝大哥到现在都还没下来,我是不是可以……」
话都没说完就被李妈打断了:「茵茵,不要打扰少爷,他不会想被打扰的。」
「……好。」夏茵茵只得作罢。
但只单「少爷不想被打搅」这一句,就又让夏茵茵的心抽痛了一下。
倒完垃圾回来后的李妈依旧在厨房里忙东忙西,锅碗瓢盆发出铿铿锵锵碰撞的声音,夏茵茵在餐桌边坐乏了,便站起身来,一个人在客厅里闷闷地闲晃着。
眼看着墙上的钟一分一秒滴答的走过,这还是有史以来头一回,时间在蓝沐风的家里变得如此没有意义。而夏茵茵仍然常常不自觉的就把眼光飘向楼梯间,期盼着在那裏看到蓝沐风高挑的身影出现。
楼梯间,空空如也……
骤然间,屋外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夏茵茵一听到雨声,便趿着拖鞋跑到落地窗前,把额头贴在玻璃上往外面望。外面一片漆黑,甚么也看不清楚,倒是雨滴撒在玻璃上,一颗颗的雨珠顺着玻璃滑下,玻璃冰冰凉凉的,她鼻子里呼出来的热气把她鼻子周围的玻璃弄得雾气腾腾。
这雨,下得她的心是越发的凄凉了。
「茵茵,我去睡了,」李妈在她身后说:「十一点半了,妳也去睡吧,别等少爷了。」
「我再等一会儿就好,李妈晚安。」夏茵茵回头说。
「……随妳吧!」
连李妈都去睡了,客厅里越发寂静,窗外淅沥的雨声揪着夏茵茵的心,好像每一滴都打在她的心上似的。
她在玻璃上从嘴里吐出热气来,然后在雾气蒸腾的玻璃上用手指写着「风」字,直到雾气散去,她又一次的吐气,写「风」字,雾散,吐气,写「风」字,雾散……
与此同时,那天不经意中撞见蓝沐风眼神中所留露出的痛苦,都与玻璃上的这个「风」字影像重叠着……
因为太过专注,夏茵茵没注意到玻璃上正映着一个走来的人影。
「茵茵,还不睡觉?」
突然间有声音从她背后冒出来,冷不防的吓了夏茵茵一跳,这才看见玻璃上反映着向她走来的蓝沐风,她心里一高兴,即刻转过身去。
「蓝大哥!」
蓝沐风的脸上恢复了平静,已经看不到之前压抑的怒容了,但脸色依然抑郁,好像外面的夜幕由他统治似的。
「快十二点了,还不睡觉?」蓝沐风用他一贯的口吻问。冷静、没有太多的情绪起伏。
「我在等你。」夏茵茵情不自禁,脱口而出。
这一句「我在等你。」,夏茵茵全然是发自肺腑,情真意切,蓝沐风心中微微一动。他那双忧郁的眸子彷彿从宇宙深渊的另一端凝视着夏茵茵,嘴唇边稍稍动了一动,却没有说话。
「蓝大哥,你饿吗?李妈有留饭菜给你,我去厨房热给你吃。」一时情切,夏茵茵竟然忘了自己是客人,即刻要去厨房热菜。
「不用了,」蓝沐风叫住夏茵茵,「我不饿,我们去睡吧,为了补偿今天晚上没有练到琴,明天我们七点半就开始练琴,顺便跟妳说说六月份正式比赛的曲目与规则。」
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几个小时,到了午夜才出房门,难道就只是为了说这些无关紧要的话?
「……好。」虽然还想再劝,但是夏茵茵又不敢造次,毕竟好不容易才等到蓝沐风从房间里出来,她只想他开心,她不愿意违背他的意思,深怕一惹他生气,她就又把自己关回去房间里了。
两人肩并肩的走上楼,沉默一直在他们中间排徊。
「茵茵,今晚……我很抱歉。」在夏茵茵转动房门要进房间里去时,蓝沐风突然这么说。
心头一阵委屈与酸楚涌霎时了上来。儘管如此,她却不愿意听到蓝沐风的抱歉,她的一切,她的胜利,这些都是蓝沐风给的,全世界只有蓝沐风不需要跟她说抱歉!
「不,蓝大哥,你千万千万别这么说!」夏茵茵真切地说。
虽然蓝沐风怒气已消,但是站在房门之前,夏茵茵又再一次的看到了蓝沐风眼中闪过一抹无论如何再怎么掩饰,都掩饰不掉的痛苦与悲哀,她心中再度一酸,低头关上了房门,趴到了床上痛落了几缸的眼泪,然后在极度疲倦中带着眼泪沉沉地睡着了。

第二十一章 (5) 风的身分 — 雨过天晴? 因为昨晚是带着泪睡觉的,所以早上起床的时候,夏茵茵的眼皮浮肿,蓝沐风发现了,注视了她的水蜜桃眼好一会儿,迟疑着要不要问她,还没开口,反倒是李妈端早餐到餐桌上时瞧见了,哎哟了一声,心直口快的问:「茵茵,妳昨晚哭啦!眼睛肿得跟桃子似的。」
「呃……不,不是,」被李妈这一喊,夏茵茵的眼光连忙晃过蓝沐风身上,见蓝沐风也正盯着她瞧,便赶紧低下头来想迴避蓝沐风的眼光:「我……我睡前喝了两杯水,早上醒来就肿了……」
「喔,这样啊。」李妈不疑有他,逕自进厨房去了。
虽然低着头,可是夏茵茵知道蓝沐风还在注视着她,盯着她看,所以吃早餐时,她不是低着头,就是把漆黑的眼珠子从东边飘到西边,又从西边飘到东边,再怎么样都不敢与蓝沐风直接对视,幸亏蓝沐风从头到尾都没针对这件事多说些甚么。
早餐后就是练琴时间了,在琴房里蓝沐风跟夏茵茵解释了古典音乐大赛的比赛规则。
「正式的比赛一共分为三轮,第一轮和第二轮都需要演奏二十分钟,第三轮则需要二十五分钟;在曲目方面,第一轮要弹一首萧邦练习曲,一首巴哈的法国组曲,一首古典乐派奏鸣曲全部乐章,和预赛时一样,都不需反覆;第二轮指定要一首李斯特练习曲,剩下的曲目自由,至于第三轮……」
当蓝沐风有条不紊地讲述着规则时,夏茵茵目光一直试图在蓝沐风美丽的眸子里去搜寻一些蛛丝马迹,但是蓝沐风的眸子越发的深不可测了,他心中所有的痛苦和那些昨晚压抑不住,终于彻底爆发的赤裸裸的情绪,在经过了一整夜的沉澱后,平静得像沉睡在海底的铁达尼号。
倘若真要寻找出些蛛丝马迹,这几率大约只比要亲眼目击到浮出水面的尼斯湖水怪高一些吧。
寻找,只是徒劳……
「茵茵,妳有认真听吗?」
「啊,我,我……」
「我再说一次,妳不要分心。」蓝沐风略蹙了蹙眉。
「好,好,对不起。」怕蓝沐风生气,这次夏茵茵不敢再分心了。
于是蓝沐风又重新讲了一次古典音乐大赛的规则:「……至于第三轮,大会也规定了一首指定曲,剩下的时间都是自选曲的时间。只是这首指定曲……有些刁钻,是萧邦的『船歌』,这首,」定定的凝视了夏茵茵一会儿,顿了一顿:「要好好练习。」说完,蓝沐风的眉头便微微蹙了一蹙。
「刁钻?是……这首曲子很刁钻吗?」
「嗯,」蓝沐风望向窗外沉吟了一会儿:「这是一首非常非常棒的曲子,只是作为指定曲,也未免太……」又顿了一顿,「我们先练,剩下的等到修曲子时再说。」
「好。」此刻夏茵茵也不懂蓝沐风的意思,就不再多想多问了。
两人才刚讲完,杨晴朗一通电话来得刚刚好。蓝沐风接起电话。
「晴朗……你今天订好餐厅了?」由蓝沐风的回应听起来,是杨晴朗订好了庆功宴的餐厅乖用下面把钢笔夹进去_未婚生子的女人的心理了,「晚上七点?」
听到这里,夏茵茵的立刻心揪了一下,她真怕蓝沐风又说不去,又要丢下她一个人。
「好,没问题,我和茵茵一起过去。」蓝沐风俐落地说完,挂了电话。
夏茵茵立即鬆了口气,还好,蓝沐风没有要丢下她。
今天一整天蓝沐风和夏茵茵都在练习第一轮的新曲目,巴哈法国组曲选的是第五首,萧邦练习曲是作品十的第十首,贝多芬则是奏鸣曲第十一号。巴哈法国组曲夏茵茵没弹过,但是经过这段日子的磨练,她练曲子的速度又比之前更快了,在晚上和蓝沐风共赴杨晴朗的约之前,她差不多练熟了法国组曲,速度够快,背谱也有一大半没有问题。
对夏茵茵的进步,蓝沐风颇为满意,弹完后,像往常一样对她讚许的微笑点头。
看起来好像昨晚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一切,是不是都雨过天晴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7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