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用下面把樱桃挤出来_未婚生子怎么跟父母说

第二十一章 (2) 风的身分 — 化为乌有 「蓝大哥,他们……」夏茵茵冲口就乖用下面把樱桃挤出来_未婚生子怎么跟父母说要问。
但是才一转头,夏茵茵就看到了正扭动腰身,望着后面倒车出去的蓝沐风,漂亮的一张俊脸上,脸色极度的阴沉晦暗,好像有一个最强等级飓风的涡旋状黑云正在他的头顶上方漩涡似的旋转着,酝酿着一场风暴。
第一次看到蓝沐风这种吓人的脸色,夏茵茵才刚张开了嘴,就又赶忙识相地闭上了嘴。
这辆休旅车的车窗上都贴着由外面望不进车内的隔热纸,因此当车子驶过庄孟翰他们身旁时,他们也只能扭动着脖子,好奇却又徒劳地望着他们眼前看不透的车窗指指点点。
车子终于开出了停车场,蓝沐风的脸色与夜晚一样黑暗,一路上他都板着一张脸,不发一语。车里的气压低到不能再低,让人闷到几乎要窒息,空气里凝结着一股火山随时要喷发的气氛。夏茵茵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战战兢兢,每根神经都紧绷着。
偏偏停红灯的时候杨晴朗又打了通电话来。蓝沐风接起电话。
「喂,」蓝沐风这一声,音调低沉冷漠得令人心惊,又听得出来是在竭力压抑着情绪的爆发。
「蓝沐风,你怎么搞的,这么久了都没打电话给我,你们到底出音乐厅了没呀?」杨晴朗的声音大声到连夏茵茵都听到了。
「我们刚出音乐厅,不过,今晚我不去吃饭了,我带茵茵过去,你跟茵茵吃完饭后,帮我把茵茵送回我家里。你订了哪间餐厅?」
「蛤,蓝沐风,你哪根筋不对了,竟然不去庆功宴?茵茵可是达到了你的期许耶!」
另一头的杨晴朗吃惊大喊,这头蓝沐风紧紧抿着嘴,沉默不语。
过了几秒钟,杨晴朗在电话中问:「欸,沐风,不会……不会是发生甚么事了吧?」
「……没发生甚么事,说吧,哪间餐厅,我现在带她去。」
话筒里传来了哼哼两声:「我看这是天意,好吃的餐厅我临时都订不到位,但是我也不想随随便便就找一间餐厅就打发了,毕竟茵茵成功达成了你们共同的心愿,我想要好好的为你们庆祝庆祝。所以,改天吧!」
「那好,改天吧!」
这通电话就这么结束了。
「晴朗订不到餐厅,我们现在直接回家。」蓝沐风撇过头对夏茵茵说,口气冷得叫夏茵茵全身结冰。
「好。」夏茵茵小声地回答。
车子里静默了下来,静默得叫夏茵茵心酸。
好不容易他们一起努力拿到了进入正式比赛资格,达成了共同的目标,本应该要欢欣雀跃,敲锣打鼓的,但那份喜悦之情,怎么竟在停车场事件之后,顷刻间都化为乌有了?
车子驶过了两个路口,眼泪就在这个时候一点一滴的在眼眶里汇集起来,眼泪模糊着视线,看出去的街景尽是水波蕩漾,台北,倒成了夏茵茵眼中的水乡泽国了。
到了闹区塞车了,蓝沐风趁着车子停下来的时候拨了电话给李妈。
「李妈,我们今晚回去吃饭,妳不要做太多,我没胃口,做些茵茵爱吃的菜就好。我们还在市区,妳还有时间準备。」
一字一句都揪着夏茵茵的心,隐隐作痛。
在开始爬山路的时候,夏茵茵的眼泪顺着脸颊滑了下来,她不敢哭出声音,憋着气竭力隐忍着,幸亏山路漆黑,蓝沐风应该是没有察觉到。车子开回到蓝沐风的家前,夏茵茵假装弯下腰去拍拍鞋子上的灰,然后趁机把脸上的泪水都抹乾净了。

第二十一章 (3) 风的身分 — 难言之隐 一进家门,就是李妈笑脸迎人的来迎接。
「少爷,你们回来了,比赛结果如何?我饭菜都做好了,也做了茵茵爱吃的菜,你们可以吃了。」
没想到得到的却是蓝沐风冷冷的一句:「我说了不吃,李妈妳带着茵茵去吃吧!」他的脸色惨白如死人,说完,果然撇下夏茵茵自己独自上楼去了。
一大盆冰水就这么由头顶上浇了下来。
望着蓝沐风冷漠离去的背影,夏茵茵顿时有一种宛如孤儿一般被抛弃的感觉。
而蓝沐风的举动让不明就里的李妈更加是一头雾水,她连忙拉了夏茵茵到一边悄声问:「茵茵,少爷怎么生这么大的气?妳今天没弹好,让少爷失望了吗?」
「不是的,我是第一名。」但是口气中却有些哀怨,一点也没有第一名该有的雀跃与兴奋,眼皮还肿肿的,被李妈死命地盯着看了一会儿。
「妳哭过了?被少爷骂了?」李妈质问。
「没有,没有。」夏茵茵一股脑地摇头。
「……也对,妳都拿到第一名了,少爷也不需要骂妳。」
被李妈这么一说,夏茵茵心里一委屈,眼圈儿又是一红。
「这我可就不明白了,」李妈思索了半响后说道:「既然妳都达到少爷的期望了,少爷为什么还发这么大的脾气?妳知道原因吗?」
夏茵茵摇了摇头没答话。
「嗯……少爷不轻易表达他的想法的,妳不知道也不奇怪。」李妈眼珠子在地上转了一圈,又问:「你们比完赛之后可是发生了甚么事情没有?」
「有。」
「还真有事发生?到底是甚么事情?来来来,快坐下说给我听听。」说着,李妈拉着夏茵茵到餐桌前坐下,自己也跟着坐了下来,听着夏茵茵一五一十地叙述停车场里发生的事。
观察李妈的神色,只见李妈的眉头越皱越紧,面色越来越沉,夏茵茵揣度着李妈大约是知道原因的。
「李妈,妳知道蓝大哥为什么发这么大的脾气吗?我从没见过蓝大哥这么生气。」
「这……我也不知道。」李妈话中顿了一下。
这一顿,让夏茵茵更加觉得她一定知道缘故,在心里琢磨了一会儿,便悄悄打定了主意,试探性地问道:「李妈,以蓝大哥在音乐方面的素养,我猜,他十之八九必定是音乐界里赫赫有名的教授吧?」
「呃……这……」李妈大约是惊讶于夏茵茵会有这个想法推测,吃惊地看着她。
「可是,为什么当其他人认出蓝大哥以后,他要那么的生气?」夏茵茵拉着李妈的袖子,眼神中满是疑问。
「妳……」李妈支支吾吾的,最后因为想不出有甚么话可以搪塞过去,只好重重的叹了口气,「茵茵,妳,妳就别问了吧!」
「不能问吗?」
李妈面有难色的看着夏茵茵:「这……总之,妳就别问那么多了,现在我已经知道原因了,谢谢妳告诉我。妳今天也折腾了一整天了,不如先上去换了衣服下来吃饭,我再去帮妳把饭菜热一热,天冷,这些菜一下就凉了。」语毕,李妈起身就要去热菜,好像要逃避夏茵茵的追问。
「李妈!」夏茵茵叫住李妈。
李妈一手各端着一盘菜,本来要进厨房,因为夏茵茵这一叫便停了下来,她转过身,望着一脸困惑、同时期待着听到答案的夏茵茵叹了口气,说道:「茵茵,如果妳不想少爷不开心,等他愿意从房里出来的时候,就千万别再提起这件事了。」
「……」
「还有,等一下妳上楼去换衣服,也不要去敲少爷的房门,千万不要吵他。」语毕,李妈又叹了口气,便端着菜进厨房去热了。
不管再怎么串连今天所发生的事,也整理串连不出个头绪来,夏茵茵不得不放弃,一个人闷闷地趿着拖鞋,提着裙摆一步一步的往三楼爬去。
站在自己睡的房门前,夏茵茵不由自主地停下进房门的脚步,转头望着蓝沐风那扇紧闭着的房间门,骤然之间,夏茵茵觉得他们之间虽然只隔了一道门,但那道门却彷彿一座翻不过的铜墙铁壁,冰冷无情地将他们之间的联繫给阻隔切断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6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