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用下面把樱桃挤出来浴室_未婚生子怎么能随父姓

第二十章 (9) 钢琴预赛 — 奇怪的反应 从口袋里拿出震动的手机时,蓝沐风一边环顾了一眼四周,此时二楼的听众们已经开始陆续準备离席,很多人由座位上站起来了。
「晴朗,」蓝沐风接起电话:「我先出去再回你电话,就这样。」然后就挂了电话。
连一句话都还来不及说就被挂了电话,电话那头的杨晴朗想必是错愕不已吧。
挂了电话后,蓝沐风以一种着急的语气对夏茵茵道:「茵茵,是晴朗打来的,他一定是打电话来问你的成绩,之前他说过,若是妳拿到资格进到正式比赛,他要帮妳办庆功宴,所以我先到外面去回他电话,他好方便订位吃饭。」
「今晚吗?」
「对,」蓝沐风又望了一眼逐渐离去的听众:「今晚是周末,餐厅容易订不到位,我先走,妳等一下再慢慢走到停车场找我。」说完匆匆撇下夏茵茵离去。
就算是周末容易订不到餐厅的位子,可是也不差那五分钟吧?夏茵茵不解乖用下面把樱桃挤出来浴室_未婚生子怎么能随父姓,歪了下头,慢慢地收拾着座位旁边的两本谱,也没再多想。
突然间头上冒出一个热情的声音:「夏茵茵,恭喜恭喜啊!」
这声音……不会是……抬头一看,噢,果然是笑咪咪的白人牙膏孟磊!
他笑得如此青春洋溢,笑得太阳都照进音乐厅里来了。
「妳拿到进入正式比赛的参赛权了耶!好棒喔,我真是太开心了!」孟磊的长脚一脚跨到台阶下,瞧他乐的,若不是他们是在音乐厅里,只怕那孟磊就要拉起夏茵茵的双手转圈圈了。
「谢谢。」夏茵茵抱起谱来揣在怀中,她急着要到停车场去找蓝沐风,不过孟磊特地来听她弹琴,又来跟她道喜,她也不好就这么走掉。
「我可是特地排开事情,留下来听妳弹到最后的喔!」
「蛤,真的吗?真的谢谢你,想不到你一直听到结束。」
陡然间想起上午自己对孟磊不太友善,夏茵茵这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妳真的弹得很棒欸,尤其是第二轮的曲目,那首李斯特的叙事曲,听得我都感动死了。」
「真……真的?」夏茵茵狐疑地看着孟磊,心想这小子还得真听得懂?
「我跟妳说过,我琴弹得很烂,但是我分得出好坏。妳感情很丰富,比一般人都还丰富喔,还有一种特别的气质,我喜欢,太喜欢了。」
被这么直接的,不加修饰的称讚,夏茵茵白白嫩嫩的脸颊上飞上红晕。但她一心想着蓝沐风离去时那匆促的样子,此刻只想要赶紧到停车场去找蓝沐风。
「孟磊,真的很谢谢你,不过,我可能要先走了。」夏茵茵一脸着急。
「我知道,因为刚刚陪妳来的那位……他已经很快地就走了,妳要去找他,对吧?」
这个孟磊,想必是因为坐在座后排,所以一目了然。
「对。谢谢你喔,孟磊。再见。」说完夏茵茵拉起裙襬就要走。
「喂,夏茵茵……」孟磊跟早上一样叫住她。
「嗯?」停下脚步,回过头来。
「刚刚在妳旁边的那位……嗯……」嗯了半日,不见底下的话。
这可奇了,这孟磊,竟然也有支支吾吾的时候。
「怎么了?」
「刚刚那位是……是……」
「蓝大哥吗?他怎么了?」
「他姓蓝?」孟磊非常吃惊地睁大眼睛。
「你认识蓝大哥?」
「不,不认识。」孟磊急忙摇手撇清。
此时夏茵茵手机响起,她忙接了电话,是杨晴朗。
「茵茵,成绩如何?」他劈头就问成绩。
「我……我可以进到正式的比赛了。」
「茵茵万岁!」那头杨晴朗大呼万岁,震得夏茵茵把手机离了自己的耳朵数吋。
「茵茵,你蓝大哥呢?他的电话我一直打不通。」杨晴朗紧接着就忙着问。
「啊,那可能是因为蓝大哥在停车场,收讯不良。」
「嗯……OK。」杨晴朗彷彿在担心甚么,犹豫甚么,但他甚么都没表示就挂了电话。
这一来让夏茵茵更想赶快到停车场去找蓝沐风了,她着急着跟孟磊道:「那我走了,再见啊!」
走了几步……
「夏茵茵!」
天啊,只要碰到孟磊,就会这么一直被他叫住吗?但看在他这么真心诚意的分上,夏茵茵比早上多了一点耐心,停下脚步转过身去,微笑着。
「明天换我比赛,妳要帮我加油喔!有空记得打个电话给我!」
「嗯……嗯……加油!再见!」夏茵茵口里随便应着,就匆匆忙忙地抱着谱出了音乐厅。
去停车场的路上夏茵茵这才逐渐反应过来,电话……?喔,对了,孟磊写在一张噁心的卫生纸上给她过,但是老天爷让那张卫生纸掉到垃圾桶里了……孟磊不提,夏茵茵都给忘了这事。只是这下可对不起孟磊了,因为,电话没了。
算了,反正大家萍水相逢,有缘就会再见。
只是,是自己多心吗?怎么好像蓝沐风、杨晴朗和孟磊这三个人的反应,都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

第二十一章 (1) 风的身分 — 停车场风波 从电梯出去之后先是向右转,然后往前走到英文字母是K的那一区,可是,是K之几呢?好样k25?K35?……夏茵茵一边回想着蓝沐风停车的位子一边走着。
地下停车场很大,她之前虽有刻意去记停车格的号码,不过,可能是因为刚才心里记挂着比赛,一紧张就甚么都忘了,此刻夏茵茵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K的哪一排哪一号,怎么会这么糟糕?
算了,就在K区里一个一个的找吧,夏茵茵这么打算。
「噔」一声,电梯门开了,夏茵茵跨出电梯,右转之后走没几步,她忽然听到在这诺大的停车场里有人正大声说话,她循着说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在前方转角处见到有三个人包围着蓝沐风,拉着他似乎不让他走。
难道是撞车了?还是车子擦撞到别人的车子了?这是夏茵茵心中的第一个念头,可是不对呀,不论是蓝沐风或是跟蓝沐风大声说话的那三个人,根本就没有车在旁边,表示他们根本没有人是已经在开车的。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夏茵茵一手撩起裙襬,急急忙忙地跑向蓝沐风和那三个人。越是接近他们,夏茵茵就越是可以听到他们的对话,听起来不像是在争执或是吵架,同时也认出了那三个人,竟然是参赛者之一的庄孟翰和他的父母亲。
「不可能呀,你,你一定是蓝沐风!」扯着嗓门大声说这话的是庄孟翰。
「你们认错人了。」蓝沐风绅士风度,声音明显比他们小声许多,低沉许多,但夏茵茵还是听到了这句让她诧异不已的话。
为什么蓝大哥要否认自己是蓝沐风?而且,为什么庄孟翰认识蓝大哥?
「不会的,虽然髮型有些不同,但我们不会认错,你是蓝沐风。」庄孟翰的母亲
「对啊对啊,就算有好几年的时间都没看到你,可是我们应该不会认错,你是蓝沐风!」
在夏茵茵一步步逐渐接近他们之前,突然间她听到由她的左后方不远处也传来了有人大声嚷嚷的声音:「咦,爸,妈,那几个人拉着那个人,说他是蓝沐风耶!」
「甚么,我看看……」过了一会儿:「蛤,真的好像是蓝沐风耶!」
「不会吧,快过去看看!」
当此之际,夏茵茵已经接近了蓝沐风他们。
身高比庄孟翰一家人都来得要高的蓝沐风,一晃眼瞥见夏茵茵撩着裙襬正快步跑近他身边,又瞥见她的左后方有几个人分明就是也要围过来凑热闹的样子,心里暗叫不妙,连忙将手臂往里旁一推,从那庄孟翰一家人中间的缝隙中跨出一大步,一个箭步向前,伸出手一把抓起已经来到他身边的夏茵茵的手腕,拉着夏茵茵就往前飞快的奔走。
蓝沐风脚长,跨一步就几乎是夏茵茵的两步,因此夏茵茵几乎是要连走带跑才能刚上蓝沐风的脚步。
后方的庄孟翰一家人似乎是不好意思追来,夏茵茵回头望着他们,只见他们还是站在原地对着蓝沐风指指点点,脸上带着惊喜及惊叹的神色,而另外几个想要凑热闹的人也都围到了庄孟翰他们身旁,一群人好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兴奋,比手画脚的热烈讨论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完全处在状况外的夏茵茵,满心的疑问。
而头也不回地往前奔走的蓝沐风,一只手紧紧地抓着夏茵茵的手不放,每一只手指都掐进夏茵茵手上的肉里,抓得她的手腕都发疼了。
拐了个弯,蓝沐风迅速拿出汽车遥控器对着几步之遥外的汽车一按,汽车发出「啾」的一声,不出几步,两人已来到汽车旁,直到此时蓝沐风才鬆开了夏茵茵的手,开了车门,一斜身俐落的滑进了车子里,夏茵茵半秒也不敢迟疑,忙绕到另一边开了车门钻了进去。
手腕隐隐有些发疼,夏茵茵往手腕上一瞧,那印在手腕上一圈一圈红红的,可不是蓝沐风的指印!
从刚才的情形看来,情况显然是与撞车无关,庄孟翰他们一家人应该是用一种很兴奋的情绪在围着蓝沐风,没错,夏茵茵可以百分之百肯定,他们全都认得蓝沐风。
只是,蓝大哥居然否认了自己是蓝沐风?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6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