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用下面把樱桃挤出来总裁文_未婚生子怎么告诉父母

第二十章 (7) 钢琴预赛 — 背水一战 比赛很快就要进到第二轮了,有些没入围的参赛者已经先行与家人一同失望地离去,少部分选择留下来继续听。在等待的时间里,蓝沐风为了要让夏茵茵读谱,便打算留下夏茵茵一个人在音乐厅,自己到停车场的车里去拿夏茵茵第二轮比赛中要弹的谱。
「蓝大哥,我跟你去!」夏茵茵像个孩子似的,一分钟也离不开蓝沐风,本来吵着要同去。
「时间不多,妳走路太慢,我自己去会比较快。」
好吧……既然蓝沐风都这么说了,夏茵茵也只能作罢。
由于第二轮只会选出一位第一名进到正式的比赛,所以入围的参赛者各个都神色凝重,表情严肃,身边的家人都把他们当作小皇帝般的伺候着,又是帮忙批着外套又是斟茶递水的。
一个人实在是无事可做,夏茵茵决定闭上眼睛来哼哼李斯特的旋律,哼不到两句,旋律忽然中出现杂音……
「夏茵茵,夏茵茵!」
原来耳朵旁边有人喊她。
睁开眼睛转过头去,一张青春活泼的脸正对着她瞇着眼睛咧嘴笑着,一条白人牙膏……喔,不,这不是早上塞卫生纸给她的孟磊嘛!
「夏茵茵,恭喜妳啊!」
「啊……谢谢!」一阵惊愕,这孟磊还真来听她比赛了!
「妳看,我赌妳会进到第二轮,这下妳相信我了吧!」孟磊那张漂亮的脸上一脸得意。
「嗯,对,谢谢你。」
「等一下妳要弹谁的曲子?」
「李斯特跟德布西。」
「哇!我好期待喔!」
腼腆地笑了一笑,夏茵茵没有接话。
「对了,妳刚刚闭着眼睛,是在想妳等一下要弹的曲子吗?」
「对。」
「嗯,这很重要耶,既然如此,那我不吵妳了,妳加油吧!我看好妳!」语毕,又送了一个比太阳还热烈的微笑给夏茵茵,然后孟磊才往后面的观众席走去了。
咦,竟然这么识相地走了,原本夏茵茵还打算「长期抗战」的。
好奇怪的家伙,是不是热情过头了……夏茵茵心里正暗自咕哝着时,蓝沐风拿着谱回来了,夏茵茵把谱放在腿上开始读谱,蓝沐风沉默不语,坐在她身边陪着她,夏茵茵感觉到非常的安心。
第二轮的比赛顺序由电脑抽号,结果夏茵茵被抽到第五号,也就是最后一号。比赛开始前,夏茵茵一样必须离开蓝沐风坐到等待区去等待。
五名进到第二轮的参赛者中,夏茵茵是唯一的女生。第二轮中,因为曲目与第一轮相较之下更为自由,所以大家皆使出浑身解数,所演出的曲目也都是相当大的曲子。
被抽到一号的陈威利,第一首弹的是李斯特的「塔朗泰拉」。这是一首典型的、炫技型的比赛曲目,陈威利的弹奏非常娴熟,快速而又能从容不迫,不管是曲中哪一种困难的技巧都难不倒他,身为男生该有的力度也都具备了,但是到了需要歌唱性的段落,他又表现得宜,可以说是非常高水準的演出。
有了早上的经验之后,夏茵茵的心情虽不能说没那么紧张了,但是她已经学会尽量不要被台上的演出者惊吓到自己,影响到自己,所以儘管陈威利弹得很好,夏茵茵还算保持着冷静,直到陈威利弹完这一首后才回头望向蓝沐风,蓝沐风立刻对夏茵茵轻摇了下头。
第二首陈威利弹的也是李斯特的曲目,是非常着名的帕格尼尼练习曲「钟」,只听他弹起来不费吹灰之力,乾净俐落,段落分明,困难的大跳及重複音的地方一个杂音也不曾出现。夏茵茵衷心佩服。
听了前四位的演出后,夏茵茵觉得每一位不愧都是经过第一轮淘汰后筛选出来的人,实力之坚强,比起第一轮时又更上层楼。每个人都弹得这么好,评审究竟要怎么评分呢?紧张之余,夏茵茵还不免纳闷了一下。
等到四号刘晓精彩的弹完后,终于轮到夏茵茵上台了。早上惨痛的教训让她这回在上台走向钢琴时,拼命的在心中不断提醒自己,只有第一名才有资格进到正式比赛,只有进到正式比赛后才有机会和蓝沐风继续相处下去,为了和蓝沐风继续相处下去,就算目前看来希望不大,也要拚死一战!
朝观众敬礼时,夏茵茵的眼光飘向了二楼第一排的右手边。
此刻,夏茵茵的意志如铁一般的坚定。
放在琴键上的十只手指已不似早上那般颤抖。
就像黎安德为了见到赫拉,每晚冒死游过赫勒斯庞海峡一样,夏茵茵使出了浑身解数去弹奏李斯特的叙事曲。她坚毅的决心与黎安德至死不变的决心是一样的,在滔天巨浪中奋战搏斗,为了自己所爱的人勇往直前,决不退缩。
而当爱的主题出现时,方才蓝沐风那捧着她满是眼泪鼻涕的双手,余温犹在,她只感到两颊温温热热的,这余温化作夏茵茵心中无限的柔情缱绻,化作了她指尖下的每一个音符……
这世上,还有甚么能比失去蓝沐风更痛苦?

第二十章 (8) 钢琴预赛 — 小小黑马 弹完了全部的曲目,在掌声之中走下了舞台后,夏茵茵走到二楼去,回到了蓝沐风的身边。蓝沐风投给了夏茵茵一个他一贯的微笑。
「蓝大哥,我……」夏茵茵是想问,我弹得好吗?可是喉咙卡了个东西,没问出来。
「表现得比早上好多了。」蓝沐风好像看穿了她的心思,放低了音量回答。「来,坐下来等成绩。」
「嗯。」夏茵茵点了点头,乖乖地在蓝沐风身边坐了下来。
所谓尽人事听天命,不只夏茵茵,每一位参赛者都尽力了,成绩,最终还是操控在评审的手中。
成绩不久后就会公布,五位参赛者全等在会场没有离开,瞧大家脸上的神情也都跟夏茵茵一样煎熬,他们的父母及亲友团吱吱喳喳的讨论成一团,弄得整个音乐厅的二楼观众席吵杂不已,有的说这个弹得好,有的说那个弹得好,有的被父母责骂弹得不好,还有人说「那个唯一入围的女生很厉害」。
「省话」的蓝沐风当然不可能像别的亲友团一样叽叽喳喳讲个不停,他只是冷静的交叉着双手坐在座位上,夏茵茵因为心中忐忑不安,也没有跟蓝沐风多说话,但又想减缓自己的紧张情绪,因此东张西望四处环顾,便注意到那个叫刘晓的,从刚才在等待区坐着时就一直不停地搓手搓到现在了。
再把头不经意地望后一转,眼光扫到一个坐在后排高乖用下面把樱桃挤出来总裁文_未婚生子怎么告诉父母处,猛对夏茵茵露出上下两排洁白的牙齿发笑,同时伸出两指比着胜利的V手势的人,仔细一看,天啊,还是那个白人牙膏孟磊。
两人既然已经对视到了,夏茵茵也不好意思不搭理他,只好尴尬地朝他笑了一笑。孟磊一见到她笑,就更用力的比着胜利手势,搞得夏茵茵不知如何是好。
终于等到司仪上台了,音乐厅骤然间安静了下来,夏茵茵也赶紧转回头去。
「现在即将宣布可以进入到古典音乐大赛的参赛者,」司仪一样拿着麦克风,因为事不关己,他倒是轻鬆自若地说着场面话:「第二轮的比赛虽然只剩下五位参赛者,但是因为经过第一轮的淘汰之后,五位入围第二轮的参赛者水準都相当之高,所以竞争相当激烈。」
这时夏茵茵听到有人在背后小小声地说:「不要废话了,弄得我好紧张喔,直接宣布啦!」
其实夏茵茵也听不进去司仪的场面话,两手不停地在裙子上摩擦,然而手心上地冷汗仍旧不断地冒出。
蓦地一只大手伸来轻轻握在夏茵茵的手上,夏茵茵地心一跳,摩擦的手赫然停住,静静地,小绵羊一般地,任由那只温暖的大手握着。一种温温热热的感觉,直接传入夏茵茵的心坎。
一堆废……喔,不,是一堆场面话之后,司仪终于进入到重点了,「……所以唯一一位可以进入到古典音乐大赛的参赛者是,」大家都屏住呼吸,会场安静得连针掉下来的声音都听得到。
「夏茵茵!」司仪倒是宣布得乾乾脆脆。
宣布完后的这一刻,失望的声音在不约而同的在四面八方响起,会场不再寂静,大家的说话声立即鼎沸了。
「啊,还真的是那个女生耶!」
「怎么会是她,我弹得比她大声多了!」有人不服气地说着。
「你这死小子,老师不是跟你说过,钢琴又不是弹得大声就会赢!」看来是被妈妈骂了。
不过也有人说:「我真的觉得那个女生弹得很好。」
还有人说:「那个夏茵茵是谁,我从小到大,厉害的比赛里从没见过她,怎么今天突然冒出来了?」
原来,有本事来参加这场预赛的人,从小就在高水準的比赛里出出入入,时间一久,会碰到哪些厉害的对手,或是有哪些厉害角色,心中都有数了。夏茵茵因为初次登台,这些人当然都不认识她,完全不知夏茵茵是何方神圣。
面对着这些声浪,蓝沐风倒是平静的很,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
而夏茵茵自己究竟征住了有多久,她是一点也不知道,迷迷糊糊中,她听见蓝沐风在喊她,于是她缓缓地转过头去,用着一种难以置信的神情看着蓝沐风。
「是我,蓝大哥,是我……」她的声音因为激动而颤抖着。
只是将握住夏茵茵的那只手轻轻地在夏茵茵的手背上拍了拍,蓝沐风微笑地凝睇着她不语。
「我,我……」夏茵茵我了半天,喉咙颤动,不见底下的话。
知道夏茵茵应该是情绪激动到暂时说不出话来,蓝沐风微微一笑,贴心地接替她说道:「茵茵,今晚住我家里,因为到六月的正式比赛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了,比赛的曲目不可与预赛的重複,所以今天弹过的曲子都不能再弹,我们事不宜迟,需要马上选曲子重新练习。正式的比赛曲目更重,要更努力才行。」
「好。」蓝沐风说了这么多,夏茵茵只有一个重点听得最清楚:今晚住我家裏。
小天使胜利了,对着发怒的小恶魔淘气地吐着舌头,伸出两指,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这时,蓝沐风的手机在他的口袋里震动了起来。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6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