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用下面喂我bl_未婚生子小说高干文

第二十章 (5) 钢琴预赛 — 梨花带雨 现在舞台上正在演出的,应该是第十号的参赛者,夏茵茵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坐在观众席里的蓝沐风身边,蓝沐风抬起眼睛微笑地看看夏茵茵,指了指身边的座位,示意夏茵茵坐下。
拉起裙襬,夏茵茵静静地在他身旁的位子坐了,踌躇了一会儿,正想凑过身子去悄声地跟蓝沐风说抱歉时,蓝沐风却轻轻「嘘」了一声,温热的右手心轻轻拍了拍了夏茵茵放在大腿上的左手背两下,因此夏茵茵即便是有满肚子的话,也都给吞了回去。
比赛听到了十一点半的时候,第十二号参赛者刚弹完,蓝沐风趁机拉了拉夏茵茵,用他性感的双唇说着无声的唇语:「走吧!」就带着夏茵茵出观众席。
「蓝大哥,我们没有要听完吗?」在走去停车场的路上时夏茵茵问。
「应该是没有必要了。」蓝沐风就这么简短地回答。
但这句「没有必要」,在夏茵茵的耳里听起来的意思是,因为她没有弹好,没有了进到第二轮的希望,所以没有必要再听下去了。这一来,跟在蓝沐风身后的夏茵茵,眼前蓝沐风的身影逐渐模糊。
该死的眼泪,谁準你犯规地跑出来,注满眼眶?
此刻正是小恶魔出没的好时机。
「夏茵茵,妳失败了,妳让蓝大哥失望了,妳浪费了蓝大哥的一番心血!妳这没出息的家伙,妳看妳的蓝大哥还会不会再理妳!」小恶魔又拿着三叉戟戳着夏茵茵的心脏,面目狰狞的狞笑。
「妳走开,小魔鬼!」小天使挺身而出要守护夏茵茵,被小恶魔一掌击退。
「妳进不了第二轮,就没有机会进到正式的比赛,进不了正式的比赛,妳和妳蓝大哥相处的日子就要结束了,哈哈哈哈……」小恶魔一边用三叉戟继续刺着夏茵茵,一边捧腹大笑。
被三叉戟连续刺了几下,夏茵茵感到一阵疼痛,两行眼泪就这么不争气的掉了下来。不过,最痛的,是小恶魔戳中了「和蓝大哥相处的日子就要结束了」这个重点,这ˋ夏茵茵最惧怕的,夏茵茵心里难过到了极点,好像整颗心都被小恶魔蹂躏成一团垃圾,竟然忍不住啜泣出了声音来。
听到背后有啜泣声,走在前面的蓝沐风心中微微一惊,停下脚步回过身去,只见到夏茵茵在后面垂着头,慢慢拖着脚步前行,不时伸手往自己脸上抹,大有拭泪的样子。
此时蓝沐风已经走到车子停车处,他拿遥控器开了车门,却不进车里,只在车门边望着拖着脚步走来的夏茵茵。果然满脸泪水,一反常态的望都不望蓝沐风一眼,流着泪闷不吭声地把身子一斜,坐进了车里。
蓝沐风一头雾水,进到车里后,第一件事便是拿出一包面纸放到夏茵茵的腿上,夏茵茵边哭边说谢谢,抽出一张面纸擦眼泪。
平常夏茵茵总要说话的,这会子下茵茵光顾着哭,一句话都没有,蓝沐风也不知该说些甚么,只轻唤了一声:「茵茵……」
不喊还好,这一喊,夏茵茵将视线缓缓移到蓝沐风身上,泪眼汪汪地看了看蓝沐风,嘴里好不容易抽抽搭搭地吐出话来:「蓝大哥,对不起,我,我弹糟了……」话都来不及说完,眉毛就写成了一个「八」字,哇的一声,对着蓝沐风哭成了一团。
原来竟然是因为刚才在台上自己表现不好而伤心!蓝沐风恍然大悟。眼看着夏茵茵哭成一个泪人,蓝沐风轻轻叹了口气,心中不忍,一面笑着伸出右手,一把将夏茵茵的头按到自己的肩上。
「妳这孩子,哭甚么呢?不过就是巴哈的前奏曲没弹好而已,剩下的妳可是渐入佳境,越弹越好,妳知道吗?」
躺在蓝沐风宽厚的肩上,听到蓝沐风这么说,知道蓝沐风没生她的气,夏茵茵在这点上虽鬆了一口气,可是今后没有蓝沐风的日子,自己又该怎么过下去啊!
原来在这些日子里经常的朝夕相对,两人虽只有练琴吃饭,但夏茵茵却早就在不知不觉间全心全意地依赖着蓝沐风,习惯了蓝沐风,让蓝沐风安排着自己的一切,等于是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蓝沐风了,所以她不敢想像没有蓝沐风的日子,那该是怎样的一个世界末日啊!
因此哭得是越发厉害了,在蓝沐风的肩上抖个不停。
「我没有希望了……对不对……所以蓝大哥才说……没有必要再听下去……」
要用力听才能听懂夏茵茵的话,蓝沐风努力地听懂了,他没有想到夏茵茵是曲解了方才他话中的意思,心里又是抱歉又是好笑,连忙又伸出左手抚摸着她的头,哄三岁小娃儿似的哄着夏茵茵:「我那句话的意思是说,妳弹得很好,光是天分妳就超出了其他人很多,我认为其他人比不上妳,所以可以不用再听下去了……。」
「可是……我的巴哈弹得那么差……别人都没有出错……」一说到这里,夏茵茵的感情立刻溃堤,放声大哭。
素来胸无大志的夏茵茵从来都没像今天这般恨自己,她真恨自己不争气,不过恨自己弹不好只佔据了小部分,蓝沐风怎么看她佔据了一大部分,最重要的,是她竟然蠢到亲手断送了她和蓝沐风继续相处下去的日子。

第二十章 (6) 钢琴预赛 — 希望曙光 「茵茵!」蓝沐风温柔哄骗的语气中略带些强硬,他此刻只顾着要让夏茵茵的眼泪停止,安抚她的情绪,一时之间忘了顾忌动作是否太过亲密,竟用他的一双大手捧起了夏茵茵的小脸,双眸深深地看进了着夏茵茵哭到泪眼迷濛的眸子里。

「茵茵,妳听我说,妳的前奏曲没有弹好,当然这会扣一些分数,但是妳后来的表现应该也会拉回很多分数,不用担心。」
「……真的吗?」夏茵茵哭丧着一张脸问。
「我几时骗过妳?」
「没有。」
「不哭了好吗?」
「可是我要是失败了怎么办?」
「傻孩子,只是一个比赛而已,妳的未来不会只靠这个比赛就决定了,好吗?」
啊,甚么,未来不会只靠这个比赛就决定了……
这句话中的意思是……难道是说……听起来像是……蓝大哥还会陪着我?……突然从头顶密布的乌云中出现了一道金光闪闪的希望曙光。
曙光一闪,夏茵茵眼睛一眨,倏地眼泪的闸门就关紧了,只剩下剩余的眼泪在眼眶中盘旋。
「眼光放远一点,不要为了一时的成败而如此伤心,好吗?更何况,成绩尚未揭晓,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这话听起来好正面,好光明,夏茵茵泪光闪闪的瞅着眼前对着她拼命微笑的蓝沐风,终于破涕为笑。
蓝沐风看看车里的钟,皱眉道:「茵茵,妳该当猪了。」
「为什么?」夏茵茵呼叫了一声,眼泪鼻涕都流到嘴巴里去了。
「因为妳哭了超过五分钟了,我还记得妳告诉过我妳的座右铭。」蓝沐风睨着夏茵茵,嘴边憋着一丝逗弄她的微笑。
「啊!」夏茵茵一声惨叫。
「当猪当到我把车开到餐厅里为止。」蓝沐风笑着放开了夏茵茵的脸,但自己的手心上却都是夏茵茵的眼泪鼻涕。
「啊,好噁心喔!」夏茵茵知道蓝沐风有洁癖的,一面惊叫一面刷刷刷的抽出三张面纸擦拭着蓝沐风的手心。
「要当猪喔!」蓝沐风不放过夏茵茵,无奈的看了看自己的擦了之后还是黏呼呼的手。
「哎呀,蓝大哥好讨厌喔!」夏茵茵破涕为笑。
然而,当猪这件事情大约只持续了一分钟……
蓝沐风早就订好了餐厅,要带夏茵茵到六星级饭店里的餐厅吃饭。夏茵茵身上穿着礼服,外面只罩了一件她的旧外套罩在外面,所幸六星级的餐厅既气派又华丽,跟个皇宫没有两样,里面也多有衣着光鲜亮丽的客人,才让她感觉没有那般的不自在。
衣着整齐的服务生带蓝沐风和夏茵茵去了隐密的包厢里坐,今天吃的是昂贵的日本料理。
「妳慢慢吃,我们不用回去听下午参赛者的演出,妳只需要好好休息,心情放轻鬆,然后再回去听成绩公布就好。」点完餐后蓝沐风对夏茵茵说。
其实刚刚给夏茵茵这么一折腾,时间也耗掉了不少。吃完饭,夏茵茵心情大好,她喝着热茶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对了,蓝大哥,刚刚一号的萧邦练习曲弹得应该是没有二号好吧?」
「可以这么说。」
「但是你为什么还是觉得二号不够好呢?」
「二号弹得刚烈有余,情感不足。」
「喔……」夏茵茵仔细回想着,明白了蓝沐风的意思。
他们赶在下午三点半以前回到了比赛会场,不久之后司仪便站上舞台宣布进入第二轮的参赛者名字,夏茵茵坐在台下,紧张得两手颤抖,冷汗直流,但身旁的蓝沐风却神态自若,表情淡然,一副处之泰然的样子。
「这次参赛者的水準都相当高,经过几个小时激烈的比赛后,比赛的评审一共选出五位参赛者进入第二轮的比赛,」司仪在舞台上拿着麦克风宣布:「我现在由第五名开始宣布,第五名是……」
「夏茵茵!」
「啊,甚么,是我耶!」夏茵茵难以置信地张大了眼睛,转头悄声对蓝沐风说。
虽然第五名是最后一名入围的意思,但是夏茵茵在听到自己名字的那一刻,还是有一种中了头奖的感觉。
「蓝大哥,我进了,我进了!」夏茵茵激动地握住蓝沐风的手,不敢置信地张大眼睛咧嘴笑着,嘴里又不敢喊出声音,因此抓着蓝沐风的手便不知不觉地握得更用力了。
蓝沐风当乖用下面喂我bl_未婚生子小说高干文然比谁都高兴,任由夏茵茵抓痛他的手,嘴里只是微笑。
其他四位获选进入第二轮的参赛者是:庄孟翰,刘晓,陈威利,吴贤俊。
比赛就是这样,成绩宣布后,几家欢乐几家愁,每个入围者和他的家人都表现出欢欣鼓舞的样子,相反的,没有入围的人则都陷入一片愁云惨雾之中。
甚至还听到了有女孩子哭泣的声音,一听到这哭泣声,夏茵茵心里便有些同情起那些没有入围的人,一方面又深深地庆幸自己入围了。
只不过,儘管是入围了没错,但在紧接着下来的第二轮中,夏茵茵若不扭转她现在是最后一名的局势,想办法拿到第一名的话,此刻也只会是白欢喜一场。
第二轮,才是真正决胜负的关键。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6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