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葡萄一颗一颗挤出来_未婚生子孩子父亲不认

第二十章 (1) 钢琴预赛 — 分离焦虑症 清晨五点多夏茵茵就醒了,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毕竟几个小时后就要比赛了,她一颗心紧紧地吊在半空中,一下子心里的小恶魔让她想像比赛会场中可能发生的各种突发状况,存心要她紧张;一下子心里的小天使又推开小恶魔,让蓝沐风的叮咛和他温暖的大手在她心头反覆出现,安抚她的心。
小恶魔与小天使的战争让夏茵茵心情浮躁,所以蓝沐风还没来叫她起床,她就索性自己先从床上爬起来去刷牙洗脸了。
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蓝沐风正好也从房间里走来,一看见夏茵茵,便微微诧异道:「我正要去叫妳,没想到妳已经起床了。」
「我自动就醒了……」不敢说出心中有小恶魔一事。
但是恁谁都猜得出来吧!蓝沐风嘴里不说破,只是伸出手来又摸了一次夏茵茵的头,给了她一个微笑,轻声道:「李妈应该做好早餐了,我们下去吃吧!」
摸头好,夏茵茵非常喜欢这种感觉……
两人一起下楼,今天,蓝沐风一反常态没有走在夏茵茵前面,反而特意放慢脚步与她并肩下楼。
今早李妈特地做了非常丰盛的一餐早餐,夏茵茵吃完早餐,回到三楼换上礼服,用蓝沐风买的髮夹夹了一个公主头,披上一件自己的丑外套,下楼去的时候,李妈称讚她是「小公主」。
想不到自己也会有像「小公主」的一天,夏茵茵又是高兴又是害羞。
「茵茵,加油啊!」李妈竖起两只大拇指为她加油打气。
坐在车子里的时候,夏茵茵遵从蓝沐风的指示,把谱放在大腿上读谱。读着读着,渐渐一种奇怪又微妙的心情涌了夏茵茵的心头。从小到大,她的父母不曾为她做过的事情,现在居然是由一个才刚认识不到两个月的蓝沐风帮她做了,而且做得比自己的父母还要好……
到了音乐厅的地下停车场,蓝沐风停妥车后,伸手準备要到仪表板下的抽屉要拿出太阳眼镜来戴,不知为何手在空中停了一下,便又收回了。
比赛的赛程是这样的:星期六早上八点半钟开始比钢琴组的第一轮。第一轮的比赛会进行到下午三点,中午只休息半个小时,三点半宣布成绩,四点开始进行第二轮的比赛,比完赛立刻就会知道成绩。小提琴的比赛则是在星期天举行。
这场比赛,对于不是音乐专业的学生来说,难度约有喜马拉雅山那么高。第一,他们若要能够兼顾课业又弹好一首五到八分钟的难曲,已经是一件辛苦又费时的事。第二,比赛第一轮加上第二轮的曲目,总共需要三十分钟的曲目,分量当然算是相当吃紧繁重了。
正所谓「没有三两三,岂敢上梁山」,因此这场比赛虽是全国性的,报名的人数并没有太多,大约只有二十几个人,但是敢来参加的,都已经是业余界里一等一的好手,自小到大身经百战,实力与音乐专业领域的学生相差无几。
夏茵茵的号码是八号,在等待的时候她必须和其他的参赛者一起坐在同一区的观众席里等待。
「我会坐在二楼观众席的第一排等妳,不要害怕。」要分开的时候蓝沐风对夏茵茵这么说。
坐在等待区里的夏茵茵差点以为自己是得了「分离焦虑症」,心里一片慌乱,拼命回头找寻二头是否有蓝沐风的身影,搜寻了半天,终于看到蓝沐风俊挺的身影出现在二楼观众席的右边走道上,他走到第一排的最右边坐下,左边和后面都要隔了好几个座位才有人。
两人好像有心电感应,坐下后的蓝沐风第一件事就是把眼光往下寻找夏茵茵,当他很快地发现夏茵茵正转头用着无助的目光盯着他时,他立即朝她点了点头,又给了她一个有安抚作用的笑容。
安抚立刻奏效,夏茵茵安心了,这才回过头来。
比赛即将开始,大会的司仪已经用麦克风为大家开始介绍评审。夏茵茵一个评审的名字都没听过,觉得评审是谁都无关紧要,因此东张西望了一回,发觉参赛者中以男孩居多,坐在她左边和右边的男孩子,两个人都足足高出她半个头,穿着笔挺的西装,看起来自信满满。
等到司仪介绍完毕,比赛便正式开始了。
大会规定弹奏的顺序是:巴哈平均律、萧邦练习曲、古典乐派曲目。
一号上台。
一号刘长恩是个男生,穿着一身白色西装像个白马王子,上台连走路都充满了自信,坐上钢琴之后,刘长恩打开西装的扣子,帅气的甩了甩西装外套的下摆,双手接着才摆上钢琴前,但又不立刻开始弹,冥想了几秒钟后,才弹下了他的的一个音。
巴哈虽然难练,听起来却都不难,因此开头第一首弹巴哈时还不觉一号有甚么。没想到弹第二首萧邦练习曲时,刘长恩选得是萧邦的「革命」练习曲,他右手的第一声和弦下去就音量惊人,力度十足,接下来左手的快速音群弹得又快又好,乾净俐落,当场吓了夏茵茵一大跳。
「革命」练习曲虽不长,但是刘长恩的弹奏对夏茵茵来说却相当吓人。她当然会弹这首曲子,不过只要是没有被蓝沐风教过的,就都等于是玩票性质的弹弹,因此心虚的她觉得刘长恩弹得比她自己所弹的真是要好上太多太多了,额头上不禁冒出了冷汗。

第二十章 (2) 钢琴预赛 — 舞台 毕竟夏茵茵缺乏的是实战经验,听到刘长恩的演奏后马上心里慌乱,忍不住频频回头往二楼的蓝沐风望去。
看起来蓝沐风似乎是专注于聆听台上的参赛者演出,不过他总好像有第三只眼睛似的,能够立刻灵敏地察觉到夏茵茵回头用眼光寻找他的举动。每当他察觉到夏茵茵在下面寻求的眼光时,他就会微微低下头来对她轻轻摇头,似乎是在告诉她,一号还好,莫要害怕。这时夏茵茵才会转回身子,继续聆听下去。
萧邦练习曲之后接着是古典乐派的曲目,刘长恩选的是贝多芬的奏鸣曲,作品三十一之一,这首夏茵茵也会弹,她当然也觉得一号弹得比她自己好上许多,但是回头时,蓝沐风还是和她摇头,因此夏茵茵又放心了。
接下来二号也是个男生,不巧他萧邦练习曲选的也是「革命」,只听他弹得比刘长恩来得更为刚迅猛烈,夏茵茵只好又回头看蓝沐风,蓝沐风不厌其烦地又摇头。
在连续听了几个男生的弹奏之后,夏茵茵已经逐渐习惯了那些惊人的力度与声响,心情稍定。在她之前只有一个是女生,那个女生蓝沐风也是摇头。
怎么总是摇头?难道就没已一个参赛者弹得能入蓝沐风之耳吗?夏茵茵虽然心生奇怪,但她也没那个心思去琢磨更多了。
终于等到下一个就该轮到她上台时,她的手心开始冒冷汗了,小恶魔见有机可乘,立刻现身,拿着一只小小的三叉戟围绕在她身边飞来飞去,邪恶地给夏茵茵看了她上台弹错出糗的状况。夏茵茵手指开始冰凉,她慌了,慌得想要逃离现场,逃得越远越好。
幸亏正义的小天使及时出现,小天使在下茵茵耳边低语着蓝沐风的名字,「蓝沐风」这三个字是她的救星,她不得不再一次地回头望着蓝沐风,眼中充满着徬徨、无助、害怕、胆怯,祈求他能给她一个能稳定她紧张情绪的笑容。而二楼的蓝沐风果然也不负夏茵茵内心迫切的期盼,一看她回头,便立刻又给了她一个比刚才更加深刻的微笑。
这个深刻的微笑是在告诉她,提醒她:「我会陪着妳,直到最后一刻!」
「下一位参赛者,八号夏茵茵请出场。」司仪用麦克风宣布着。
一听到司仪叫到自己的名字,夏茵茵的心猛地剧烈跳了两下,这一刻终于到了,她脱下外套,慢慢地走上阶梯到舞台上去,放眼望去,明亮而又陌生的舞台上,一架黑色的钢琴孤零零地伫立在舞台中央等待着她。
舞台上的灯光果然如蓝沐风所说的那般十分亮眼,而台下的观众也的确看得不是那般清楚。夏茵茵走到钢琴前朝观众敬了个礼,坐到钢琴椅子上稍微调整了一下钢琴椅子的高度及距离,她双手放上琴键,头脑有些空白,有些凌乱,她深呼吸了一口,开始了她的第一个音符。
手指在发抖,身体也因为紧张而有些僵硬,开始没多久后,夏茵茵出现了第一个错音,这个错音使她强制自己镇定的心出现了第一道缺口。
错误好像是传染病,她心中一慌,接二连三又错了几个音,这下就更慌了,后面当然越错越多。
巴哈平均律每一首都是由两首乖把葡萄一颗一颗挤出来_未婚生子孩子父亲不认曲子组成,第一首前奏曲夏茵茵可以说是在失败中结束了,结束时,她只有一个感觉:完蛋了!
恐惧在她的心中开始滋生。
不过,在开始弹第二首赋格之前,陡然间,蓝沐风在前一晚握着她的手时所说的话,像一道闪电射进了她的心中。
「妳不要慌,只要专心在妳的音乐上就好了,想想我和妳说过的每一个重点,留心有没有做到那些重点。只要妳能够专心想着音乐,那种紧张或是不自然的感觉就会慢慢地消失。记住,要和音乐融为一体,这样就行了。」
是的,蓝大哥在观众席里听我弹,他在等我,他在陪我,我所弹出来的音乐,是他为我的付出!
再次深呼吸一口,夏茵茵才开始弹奏赋格,这一次,她谨遵蓝沐风的意思,心里一心所想的只有音乐,她必须要与音乐融为一体,她要让蓝沐风听见她的表现,看到她的表现,她决不要让他失望!
台下一片安静,诺大的舞台上只有她一个人,由她指尖下所发出的乐音传遍了音乐厅里的每一个角落,她越弹越不紧张,越弹越投入,渐渐地身体发热,然后开始可以随心所欲地发挥了。
十五分钟一下就过去了,夏茵茵听到铃响,停止了演奏,琴声嘎然而止,鞠躬的时候,台下零零落落的掌声让她觉得既美好又有些苦涩。
苦涩,是因为自己表现不好,虽然懊恼,但不能重来,令人有股想哭的冲动。
美好,是因为舞台是有魅力的,站在舞台上的感觉是美妙的。
但更重要的,是因为下了舞台后,蓝沐风就在那裏,张开双臂等待着她。
如果可以,夏茵茵真想扑到蓝沐风的怀里痛哭一场。
所有的参赛者在弹完之后便不必再回到等待区去,夏茵茵回等待区拿了自己的外套,有些茫茫然地走出了音乐厅,準备要从旁边的楼梯上到二楼的观众席去找蓝沐风。
此时突然一个充满活力的声音在她身后喊道:「喂!夏茵茵!」
夏茵茵闻声转过头,只见一个高高瘦瘦,看起来约莫十七、八岁的男孩正对她灿烂地笑着。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6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