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腿抬高点在进深点_未婚生子妈妈走了构成遗弃罪吗

第十九章 (1) 陪着妳直到最后一刻 那件淡紫色的礼服被夏茵茵装在透明的防尘袋里挂在衣柜的外面,每晚睡觉的时候她都会躺在床上看着它入眠。到了比赛前两天,白色那件礼服也寄到了,夏茵茵一样把它挂在外面,由两件礼服陪着她一起进入梦乡。
比赛是星期六的一大早,因此比赛前一天,也就是星期五的晚上,蓝沐风决定把夏茵茵再次接到她家里过夜,以免星期六一大早太过忙乱匆促,耽误了比赛。
有了过年时在蓝沐风家过夜的经验,这一次,就算是林琼玉对蓝沐风和夏茵茵表现出一副「生米煮成熟饭」的样子,夏茵茵也完全是平常心,不在乎林琼玉他们有色的眼光了。
至于礼服方面,夏茵茵决定先穿白色那件,若是拿到了进入真正比赛的资格,在正式的比赛里她再穿淡紫色的那件。在这方面蓝沐风倒是没甚么意见,由得她自由决定。
因此夏茵茵满怀着兴奋之情,收拾好了礼服和换洗的衣物之后,道别了林琼玉,兴高彩烈地上了蓝沐风的车,开心得好像要去郊游一样。
明明是要準备比赛了,明天不但是夏茵茵人生中的第一次比赛,还是一个困难度极高的比赛,但夏茵茵却只顾着与蓝沐风共度的时光,比赛,怎么好像变得是次要的了?
「茵茵,等一下我会直接跟妳一起上楼练琴,一直到晚练琴时间结束。」晚饭后,蓝沐风郑重其事的跟夏茵茵这么说。
这就是说,蓝沐风不打算先放她一个人练琴,然后再去上课的意思了。
说这话时的蓝沐风表情有些严肃,呃……虽然说他一向表情就差不多是这样,变化大概就不外乎是只有ABCD这几种,但是,细看之下,眉梢眼角之间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同,多了一丝谨慎一丝认真。
看着蓝沐风这严肃的态度,此时,心思只放在珍惜与蓝沐风相处的时光的夏茵茵,终于迟钝的开始感觉到明天真的就要上场比赛了,压力,也就开始悄悄地涌上了 心头。
她开始想像明天比赛的情景,她将会看到许多高手,大家都早就是身经百战的比赛老手,只有她是新手,舞台有多大?听众有多少?她自己会不会一上台就出错?其他人会不会都比她弹得好千百倍?
连开始练琴的时候夏茵茵都还在想像各种千奇百怪的想法,思绪一乱,夏茵茵的手也跟着开始乱了,频频出错,错得一塌糊涂。
「停一停,茵茵,停一停。」坐在另一架钢琴前的蓝沐风拍了拍手,打断她的弹奏:「怎么搞的?妳怎么弹成这个样子?」
停止了弹奏,头一撇,见到蓝沐风正对她皱着眉头,夏茵茵立刻低下头来,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不敢吭声。
「妳再重新试一次看看。」
「好。」夏茵茵又从第一首开始弹,这下可好,弹得更糟了,简直是惨不忍睹。
真是不紧张则已,一紧张起来便一发不可收拾。
「好了,好了,停下来,」蓝沐风再一次拍手打断她,琴声嘎然而止。
她知道自己很糟糕,羞愧得低着头不敢看蓝沐风。
没有说话声,没有琴声,琴房里静悄悄的。
凝眉望着夏茵茵思索了半响,渐渐的蓝沐风猜出原因来了,他轻叹了口气,嘴角微微一笑,把椅子拉到夏茵茵身旁坐下。目光低垂的夏茵茵看到他那双穿着黑色皮拖鞋的脚在她的视线底下出现。
「茵茵,」蓝沐风轻声道:「是开始紧张了吗?」
被猜中了心事,夏茵茵一时间居然没有勇气承认,只是沉默不语,头更加低了。突然间她很羡慕鸵鸟可以把头埋在沙子里。

第十九章 (2) 陪着妳直到最后一刻 「茵茵,妳抬头看着我,好吗?」蓝沐风柔声说道。
闻言,夏茵茵缓缓地侧过身子,抬起了头,怯怯地望向蓝沐风,蓝沐风刚才紧锁的眉头这时已经鬆开了,正和颜悦色地注视着夏茵茵。
「告诉我,妳是不是开始紧张了?」
「是的,」夏茵茵坦承了:「蓝大哥,我好怕,我……我能弹好吗?」
一说完,明天自己上台后出丑的冏样开始一幕接着一幕的上演,恐惧瞬间掳获了夏茵茵全部的心思意念,她的脸色越来越惨白,两只眼睛在盯着地毯,放在大腿上的两手下意识地轻抓着自己的大腿,指尖的肉微微陷进了她瘦丁丁的大腿肉里。
「大家一定都弹得比我好,我从来都没有比过赛,万一我明天在台上出糗怎么办?」听这声音都快哭了。
「茵茵,」蓝沐风轻唤一声,这一声唤得是如此的温柔,春风一般的吹进了夏茵茵的心中,夏茵茵软绵绵的,不觉把眼光又转回到蓝沐风的身上。
在他们四目相对的这一霎那,夏茵茵在蓝沐风的眸子里见到了一种从没见到过的温柔,这温柔直传进了她的心扉,把夏茵茵轻轻抱起,放在一片绿草如茵的柔软草地上。
接着,蓝沐风伸出手来,轻轻地握起夏茵茵抓着自己大腿的双手,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夏茵茵一跳,她征征地望着蓝沐风,一动也不敢动,连耳根子都红了。
蓝沐风有一双大手,夏茵茵的手在他的大手包覆之下,显得是那么的小巧玲珑。蓝沐风温温热热的手心不断地将温度传送到夏茵茵冰凉的手中,夏茵茵感到既舒服又害羞,同时身体快要酥软无力了。
好厉害的化骨绵绵掌!
「这是一个很正式的比赛,儘管明天只是预赛,我可以大约告诉妳明天的情况。」蓝沐风握着她的手没有放开,凝视着她说:「妳上台以后,因为舞台灯都会直接照射在舞台和妳的身上,所以台下的听众和评审妳是看不清楚的,但这对妳来说或许是一件好事。
「舞台很大,妳可能会觉得妳弹得音量不如在琴房里练习时的音量,但妳不要慌,只要专心在妳的音乐上就好了,想想我和妳说过的每一个重点,留心有没有做到那些重点。只要妳能够专心想着音乐,那种紧张或是不自然的感觉就会慢慢地消失。记住,要和音乐融为一体,这样就行了。」
柔和的话语中蕴藏了如原子弹般的能量,把夏茵茵所有的恐惧炸了个粉碎。。
「如果,如果我真的出错了呢?」
「这也没甚么,只要专心地继续弹下去就好。」
「好,好……」
不知道自己的手在蓝沐风的手心之下缠绵了多久,夏茵茵轻飘飘地,任由自己的心志被注满勇敢的能量,任由蓝沐风催眠师似的催眠着自己的意识。
「我知道了,」小手心仍旧被大手心包覆着,夏茵茵神智看似清醒却又恍惚地说着,,「明天我一定会照蓝大哥所说的去做的。」
「那就太好了,记住,我会在台下陪着妳,从第一刻开始,直到最后一刻。」
「蓝大哥会在台下?」夏茵茵倒还没想过这个问题。
「对,听众以及陪同参赛学生前去的亲属都可以坐在观众席里聆听等待,所以明天我会在观众席里等妳,一直到妳下台为止。」
「直到我下台吗?」
「对,别怕,知道吗乖把腿抬高点在进深点_未婚生子妈妈走了构成遗弃罪吗?」
不知不觉间夏茵茵的视线被泪水模糊了。
「我知道了,有蓝大哥陪我,我不会害怕。」
「傻孩子。」蓝沐风放开了她的手,看着她无辜的双眼里一片汪洋,那可怜兮兮地依赖着他的模样,叫人心生怜爱,不由得又再次摸了摸她的头。
开始弹琴后,蓝沐风严肃而又认真的表情重新取代了那稀有的温柔表情,他的认真与专注,总是能够引领着夏茵茵更加深入音乐的世界里,一旦与蓝沐风一同进到音乐的世界,紧张害怕就能暂时被抛到九霄云外了。
天气虽冷,两个人却练得浑身热腾腾的,夏茵茵简直想换上短袖衣服了。
为了让夏茵茵能有充分的休息,他们只练到十一点就结束了。
「早点休息吧!好好地睡一觉,明天早上六点钟我会来叫妳起床。」两人在卧室前互道晚安的时候,蓝沐风最后又摸了一次她的头说。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6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