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腿抬高点在进去_未婚生子女父母心态

第十八章 (2) 挑选礼服 很快地吃完中餐后,蓝沐风问了收盘子的李妈:「李妈,妳还记得晓薇在台北的时候都是去哪里买衣服的吗?我没有印象了。」
一听到「晓薇」这个女性化的名字,夏茵茵心中一凛,立刻联想到照片中容颜清丽脱俗的美人。
她,叫做晓薇吗?是……蓝晓薇?
「买衣服……」李妈偏着头想了想:「纪小姐好像都是去……」
欧!不是蓝晓薇!
是纪晓薇,纪晓薇,纪晓薇!
顷刻间,夏茵茵头上一声雷响,思绪一阵紊乱,心情好像连人带车坠入谷底。
纪晓薇,好甜美的名字啊,跟照片中的美人很相衬呢!纪晓薇,外型看起来跟蓝大哥很登对呢……
堕入了胡思乱想中,夏茵茵听不到也不知道蓝沐风和李妈都说了些甚么,只知道最后蓝沐风摇了摇夏茵茵的肩,喊她道:「茵茵,发甚么呆?我们去百货公司吧!」
在开车下山的路上,夏茵茵不停地在心里琢磨着要不要开口问蓝沐风这位纪晓薇究竟是他的甚么人。
问,不问,问,不问……
「蓝大哥,为什么我们要去买礼服?」想了半天,最后终究还是只问了一句毫不相关的话,夏茵茵只好在心中暗骂自己是胆小鬼。
「是我疏忽了,」蓝沐风说:「妳下星期六就要比赛了,我却完全没有想到妳有可能没有礼服穿的这个问题,所以我们今天最重要的事情,是得要选好一件妳下星期上台要穿的礼服。」
夏茵茵想起了小时候在音乐教室的钢琴发表会上出现的那些小公主们。但是一件礼服又该多贵啊!
「可是……蓝大哥,我可以只买一件普通的洋装穿上台就好吗?」
再怎么说,钱都还是最实际的问题。
「这样太随便了,」蓝沐风专心看着前方开车,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说:「这场可是在很正式的音乐厅里举行,随便穿一件普通的洋装上台不好。」
「可是……」
「不要可是来可是去了,总之,礼服我送给妳,就当是妳辛苦练琴的礼物。」
情况还是老样子,她没有办法不对蓝沐风的意思言听计从,但是这么一来,她欠蓝沐风的恩情只怕是越来越多,多到她要还不清了。
到了百货公司后,蓝沐风在停车场停好车,下车前从车里拿出一副浅色太阳眼镜,稍稍犹豫了几秒钟后戴上了它,然后才带着夏茵茵进到百货公司。
「蓝大哥,你为什么戴太阳眼镜?」夏茵茵觉得很奇怪。
「嗯,不为什么。」蓝沐风的回答等于没有回答。
戴上太阳眼镜之后的蓝沐风,外型加倍的抢眼,恐怕天上的日月星辰相比之下都要失去光彩;但是蓝沐风的眼睛藏在乖把腿抬高点在进去_未婚生子女父母心态有色的镜片之下,夏茵茵看不到他的眼神,觉得他更加拒人于千里之外,外表也看起来更冷漠了。
跟座冰山没有两样。
周末百货公司里的人潮照理来说应该是比较多的,但是由于蓝沐风带夏茵茵去的这一栋百货公司里所卖的都是精品及高档货,因此人潮较少,儘管如此,走在百货公司里,蓝沐风简直像明星般吸引了许多女性的目光。
蓝沐风脚步极快,夏茵茵必须要连走带跑的才能跟上,当她看着其他女生用着欣赏或是惊豔的眼光看向蓝沐风时,自己突然因为能够走在他身旁而感到一阵光荣,儘管自己有点像个小跟班。
蓝大哥果然魅力无法挡啊!夏茵茵顿时骄傲了起来。
忽然一个转身,蓝沐风走进了一家门面挑高又气派的专柜里,夏茵茵赶紧跟着转了进去。专柜里只有零星的几个客人,几个穿着制服的专柜小姐忙着在服务他们,当蓝沐风和夏茵茵走进去后,其中一位专柜小姐转头望了过来,此时蓝沐风摘掉了太阳眼镜,那个转头过来的专柜小姐似乎是认出了蓝沐风,先是张大了嘴一脸惊讶,然后像迎接贵宾似的,连忙一边喊着「蓝先生」,一边满脸堆下笑来,朝蓝沐风快步走了过来。
「蓝先生,您还记得我吗?我是Vicky啊!」Vicky笑得非常热情。
「嗯。」蓝沐风拿冷屁股贴上Vicky的热脸。
不过话说回来,这位Vicky倒是长得很漂亮,圆圆的脸蛋上画着时尚的大浓妆,假睫毛,大地色的眼影,两颊上一抹腮红。
「蓝先生甚么时候回来台湾的?纪小姐没有来吗?」Vicky鞠躬哈腰的问候着,一双大眼睛往他身边转了一圈。

「她在美国没有回来,我今天来,是要帮这个小妹妹选一件礼服。」蓝沐风的手轻轻拍了一下身边怯生生的夏茵茵背。
Vicky把眼光转移到了夏茵茵的身上,用她那双阅人无数而又世故的大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夏茵茵,假睫毛像扇子一样地搧着。
夏茵茵脚上穿着一条已经穿到鬆鬆垮垮的牛仔裤,身上一件起毛球的旧毛衣。在这间时髦气派的店中,店里的客人及店员没有一个不时尚的,相比之下就显得土气横秋。Vicky打量的眼光让夏茵茵有股想要躲起来的冲动。
「没问题没问题,」Vicky笑道:「请跟我来。」说着,一边把蓝沐风和夏茵茵领上了二楼。

第十八章 (3) 挑选礼服 二楼一个客人也没有,四面乾净俐落的白色墙上都各有一排吊桿,每一根吊桿上都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礼服或小礼服;另一边有一张紫红色的绒布沙发,Vicky让蓝沐风和夏茵茵在沙发上坐了,此时有另一名穿着制服的小姐端了咖啡和手工小饼乾过来给他们。
「你们是为什么样的场合选礼服呢?」Vicky问。
「钢琴比赛。」蓝沐风说。
「喔,钢琴比赛啊!」Vicky笑道:「那你们等等,我去找几件先来给你们看看。」
Vicky想了一想,然后在左边和右边的吊桿上悉悉簌簌的翻着礼服,很快便选出了三件礼服拿到蓝沐风面前来给他和夏茵茵过目。
一件是亮黄色缎面礼服,一件是淡蓝色的真丝礼服,这两件裙长都至地板。另一件则是桃红色带花的小礼服,裙子长度只到膝盖。
这辈子长这么大都不曾见过这么漂亮的礼服,夏茵茵看得眼睛眨都不眨一下,但是那蓝沐风只略略晃过几眼,便说道:「有颜色比较素雅一些,不要太过花俏亮丽的吗?」
这显然是蓝沐风的品味与喜好了。
「我还以为蓝先生上台要选鲜豔的呢!」vicky稍稍偏头想了一会儿,笑道:「素雅的当然有,是前两天来的,我去拿来。」说完,转身走回那吊着一整排礼服的柜子前,挂回了那三件礼服,翻了一翻,又翻出了两件礼服来。
「这两件如何?」Vicky手中高举两件礼服笑嘻嘻地问。
这次拿来的,一件是纯白色的缎面削肩礼服,胸下繫着一个小白蝴蝶结,淡雅清新;另一件是淡紫色的斜肩礼服,肩带上有一朵小紫花,裙子外有一层薄纱,如梦似幻。夏茵茵少女心,觉得这两件礼服比刚才那三件更漂亮,而蓝沐风看来也满意了,他点点头,叫夏茵茵去更衣间换上。
在铺着粉红色柔美地毯、墙上贴着粉红色壁纸的更衣间里,夏茵茵脱下了自己身上那身与这里格调完全是格格不入的廉价毛衣和牛仔裤,顺手先拿起了白色的礼服穿上。更衣间里有面穿衣镜,穿上礼服后,夏茵茵看着镜中的自己发楞。
「妹妹,妳换好了吗?」Vicky在门外提高音调问着。
「欸,好了!」裙子有点长,夏茵茵踮着脚尖提着裙子走了出去。
一走出更衣间,Vicky就张大眼睛,做出夸张的惊讶表情说:「哎呀!好漂亮呀!这件很适合妳喔!」
明明知道这只是推销之词,夏茵茵还是有些难为情。蓝沐风就坐在她正对面,双手抱胸翘着脚,定定的凝视着穿上礼服的她。
被蓝沐风这么定睛瞧着,夏茵茵不禁低下头来想要迴避他的视线。
「妹妹,妳皮肤白,穿这件真的非常适合喔!蓝先生,你觉得如何?」
过了一会,蓝沐风淡淡地说道:「这件不错,现在妳再去换另一件试试看。」
夏茵茵依言去换了另一件淡紫色的出来,当她走出更衣间后,这回Vicky说得更加夸张了:「哇……妹妹,妳穿这件真漂亮,很像仙子喔!」
蓝沐风还是用着同样的眼神凝视着打量着夏茵茵,在他视线的垄罩之下,夏茵茵觉得自己彷彿裸体一般,全身上下在蓝沐风审视的目光前无所遁形。
「妹妹,妳穿这件上台,一定会变成众所瞩目的焦点喔。」Vicky还在拼命地讚美。「这件淡紫色的礼服很挑人穿呢,皮肤不够白,根本没办法穿,前几天有个客人很喜欢这件,但是因为皮肤不够白,穿起来不够好看,所以不得已忍痛放弃。」
当夏茵茵穿着淡紫色礼服走出来时,十分懂得察言观色的Vicky在蓝沐风那冰块似的脸上察觉出了一丝端倪,因此在一旁不停地怂恿着。
「蓝先生,您说呢?」
沉吟了一会,蓝沐风道:「两件都买吧!」
如果嘴里有茶,夏茵茵肯定要将一口茶都喷出来了。但Vicky可是喜出望外。
蓝沐风又问:「有甚么髮饰和鞋子可以搭配这两件礼服的吗?」
「当然有,当然有!」Vicky眉开眼笑,殷勤的从抽屉里拿出几件髮饰帮夏茵茵轮流配戴,又叫了另外两个专柜小姐去找鞋子出来配。夏茵茵从头到尾都像个娃娃似地站在原地让那几个专柜小姐又带髮饰又穿鞋子的装扮,最后由蓝沐风选了一个白色带亮钻的蝴蝶结髮饰和一双白色小蝴蝶结平底鞋。
每一样东西都被小心翼翼地包装好装进精美的盒子和提袋里,至于白色那件礼服因为有点过长,所以被拿去修改了,说好修改完后会直接寄到夏茵茵的家里。蓝沐风刷了卡付了钱,带着受宠若惊的夏茵茵离开了百货公司。
晚上夏茵茵从蓝沐风家里练完琴回家后,正巧月姨也在她家里,一看她大包小包的提着包装精美的盒子回家,便吵着要看是甚么东西,夏茵茵拗不过,只好拆开了给林琼玉和月姨看,林琼玉她们哪里看过这么漂亮的礼服和鞋子,惊叫声连连,又是惊叹又是羡慕。
「茵茵啊!我真是快羡慕死妳啰!」月姨羡慕到了极点,酸溜溜地说着:「妳那个蓝先生对妳真是好,怎么我就遇不到这样的男人呢?」
说完长叹一声。
夏茵茵不知该如何回话,默默地拿着礼服回房间去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6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