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腿张大点让我进去_未婚女生下孩子给父母

第十六章 (3) 相处与训练–希腊悲恋 瞅着夏茵茵那张预备好要听故事的天真烂漫的脸庞,蓝沐风微微一笑,开始用着一种不疾不徐的语调缓缓地叙述道:「一位名叫黎安德的青年爱上了一位名叫赫洛的美丽少女,而这位美丽的少女赫洛是女神阿弗罗黛蒂的女祭司。」
「阿芙萝黛蒂是谁?」马上就有听不懂的了,夏茵茵立刻发问。
已经习惯了常常会有事情搞不懂,因而时常要提出问题发问的夏茵茵,蓝沐风不再惊讶,耐心地解释道:「就是爱与美之神维纳斯,在希腊神话中她叫作阿芙萝黛蒂。」
「嗯,我知道维纳斯。」夏茵茵一边点头一边得意地说。
浅浅地一笑,蓝沐风接着说道:「赫洛住在赫勒斯庞海峡海岸边的一座灯塔里,」立即见到夏茵茵面上又有困惑之色,蓝沐风再次耐心解释道:「赫勒斯庞海峡位在土耳其的内海,就是现在的达达尼尔海峡。」
「喔……好像听过……」那应该是在差点考不及格的地理课本中读到的?夏茵茵自己也搞不清楚了。
「黎安德却住在海峡的对岸,两位恋人中间隔了一道海峡,要相见实在不容易。但黎安德为了要每天见上赫洛一面,他每晚都只身游过赫勒斯庞海峡,为了指引黎安德,赫洛每晚都为黎安德点起灯塔里的灯,让黎安德在茫茫大海中不至于迷失了方向。这对恋人就这样辛苦的撑过了一整个夏天,转眼间到了冬天,黎安德仍然是不畏艰难,夜夜游过赫勒斯庞海峡去和赫洛幽会。
「在一个暴风雨的夜晚里,海上波涛汹涌,然而,对赫洛的爱让黎安德依旧是奋不顾身地跳入海中。狂风暴雨中黎安德奋力的要往对岸游去,但是没想到狂风吹熄了赫洛灯塔中的灯光,没有灯光的指引,黎安德找不到方向,不管他再怎么努力挣扎,最后终于还是力气用尽,被巨浪吞噬,淹没在大海之中。可怜的赫洛知道了爱人死亡的消息后,伤心欲绝,生无可恋,便从高塔上纵身往下一跳,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夏茵茵听得入了神,当听到黎安德在海中淹死,赫洛跳塔殉情之时,不禁发出了一声惋惜的低喊。
蓝沐风翻开谱,指着谱说:「现在妳可以想像,这里是赫勒斯庞海峡的海浪,黎安德必须艰辛的游到对岸去,只为了见赫洛一面。」
汹涌的旋律在夏茵茵的耳边响起,黎安德豁出性命在黑夜中与大海搏斗的样子立刻在眼前浮现。
「这里,是黎安德与赫洛爱的主题,所谓爱的主题,也就是爱的旋律。」蓝沐风指着另一处说,这一处就是方才蓝沐风要夏茵茵一边想着她心仪的对象一边弹的段落。「这下妳可明白了我要妳心中想着妳所喜欢的人的原因了?」
「嗯,明白了……」说时,夏茵茵不由自主地再次偷偷瞄了一眼蓝沐风,只见蓝沐风也正凝视着她,眼眸中闪耀着黑曜石的光彩,夏茵茵一阵目眩神迷。
「现在妳闭上眼睛,把这个爱情故事,妳喜欢的人,还有李斯特的旋律,全部融合在一起。」
稍稍抬起下巴,轻轻阖上眼睛,蓝沐风轻柔的语调彷彿催眠之歌,轻柔地把夏茵茵用魔毯送进了凄美的故事里。
优美的旋律在耳畔回响,夏茵茵彷彿看到了每一次见面都要以生命当作赌注的黎安德与赫洛,在历经万难终于见到面时那一刻的激动相拥,不知不觉中,眼角边浮现的泪珠沾湿了她的睫毛。
「感动了?」蓝沐风瞧见了她睫毛上晶莹的泪珠。
「嗯……」夏茵茵张开眼睛点头说。
她从小就容易被感动,那怕只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
在夏茵茵毫无心理準备之下,出奇不意的,蓝沐风伸出了他温暖的大手,轻轻地在夏茵茵的头上一抚,霎时间,夏茵茵的心一阵猛烈跳动,全身的骨头变得软绵绵的,就好像中了化骨绵绵掌一样。
「我们继续看谱看下去吧!」蓝沐风把手从夏茵茵的头上拿乖把腿张大点让我进去_未婚女生下孩子给父母下来说:「这里,再一次的惊滔骇浪,黎安德又再度游泳过去了。这次,李斯特把一样的旋律做了调性上的转换。」
蓝沐风慢慢的解释着,夏茵茵不想让蓝沐风失望,竭力让自己镇定,并且认真地吸收着。蓝沐风身上的气息、李斯特音乐中优美的旋律,以及那凄美的爱情故事,这些东西都被滔滔的海浪搅和交织在一起,波涛汹涌地袭捲着夏茵茵的心灵,使得夏茵茵感觉自己的身躯几乎淹没在奇幻凄美的浪漫情海里,随着海浪浮浮沉沉。
不知不觉中两人越靠越近,当夏茵茵猛然惊觉抬头时,他们的额角险些碰到一处。虽然蓝沐风一心专注在音乐上没有察觉,但夏茵茵脸色立时绯红。她那颗清纯如百合、宁静如春水的少女之心,此时此刻早已经被蓝沐风搅乱,只怕是再也静不下来了。

第十六章 (4) 相处与训练–白色卧室 「茵茵,妳还有一个故事要听。」看到夏茵茵双眼迷濛,一头栽了下去地沉醉着,蓝沐风忍不住要将她拉回现实。
「嗯……好,好。」夏茵茵赶紧将视线对焦,做好準备听另一个故事。
「至于另一个故事,是德国诗人布尔格的叙事诗,内容就比较恐怖一些了。」
「好,我不怕。」
听了夏茵茵的保证,蓝沐风缓缓叙述道:「它的故事内容大概是说,一位名叫莱诺尔的年轻姑娘日日期盼着她的未婚夫从战争中回来,但是当所有参加战争的男子们都回来时,独不见她的未婚夫威廉,于是莱诺尔开始向神抱怨,并且怨恨神的不公平,莱诺尔的母亲相当担心,因为像神抱怨是会招来祸事的。
「一天夜里,一名外貌与威廉一模一样的年轻男子来敲门,莱诺尔认定了他就是威廉。威廉说要带莱诺尔去举行婚礼,莱诺尔便上了他的马背。黑夜里,威廉骑马骑得飞快,莱诺尔问威廉为什么骑马骑得如此之快?威廉回答她说,因为死亡便是如此急速。
「当太阳升起时,他们来到了一座墓园里,此时,威廉竟然变成了一个骷颅,随着破裂的盔甲应声倒地,莱诺尔脚下的大地震动,许多鬼魂都出来围绕着将死的莱诺尔跳舞。可怜的莱诺尔,终于以死亡作为怨恨神所付出的代价。」
听完这个故事,夏茵茵打了个寒颤。
蓝沐风斜睨着夏茵茵,微笑道:「妳不是说妳不害怕?」
「我不怕呀!我没有害怕!」夏茵茵嘴硬:「只是故事有点诡异而已。」
「妳只要想着第一个故事就好,对妳帮助比较大。」蓝沐风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现在妳再练练吧!这首曲子妳昨天才刚开始练,妳先把它练熟,速度练起来,背起来,三天后我会开始指导妳这首曲子。」
这意思是,蓝沐风总共只给夏茵茵四天的时间来完成这首有二十几页之多,十几分钟长的曲子。
「练到十二点吧!在这里练琴,不用担心会吵到邻居。」
已经从早练到晚了,现在蓝沐风又要她练到半夜十二点,未免太过于苛刻不近人情,但夏茵茵对于蓝沐风的吩咐,惟命是从,竟一点也不觉得严苛。
卖力的练到午夜十二点钟,终于蓝沐风来喊她洗澡睡觉了。他带夏茵茵上到三楼去,进了一间舒适宽敞的白色房间,一应家具都是白色的,只有窗帘和床头灯是紫色的是,而且果然打扫得一尘不染,窗明几净,床上的被褥叠得整整齐齐的。
蓝沐风说道:「床上的睡袍是给妳用的,浴室在妳房间的左手边,给妳用的盥洗用具我都放在洗手檯上了。我的房间在右边,房间里有浴室,所以我不会用妳旁边的那间浴室,妳可以放心的用。有甚么事都可以来敲门叫我。」
「嗯,好,谢谢。」今晚要睡在这么漂亮的房间里,夏茵茵已经开始心花怒放了。
「现在我们都去洗澡吧!」
这一句话蓝沐风说的无意,但夏茵茵却差点连耳根都羞红了,同时感到她血管里的血液在奔流。
但是反观蓝沐风,一脸的神态自若,一点也不觉有甚么。唉,真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啊!夏茵茵真想拿把铁鎚好好敲一敲自己,又恨林琼玉和月姨她们的话怎么像极了一棵棵的毒蘑菇,深植在她的脑海里。
两臂痠痛的夏茵茵到浴室里痛痛快快的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不用说,在这里洗澡比她自己的家洗澡舒服了不止千倍万倍,浴室这么漂亮,沐浴乳和洗髮精都这么香,这香味,与她自己家里用的那种俗气的香是不一样的,是带着森林中仙子精灵身上香气的那种清新脱俗的香味。
从淋浴间出来后,夏茵茵穿了蓝沐风给她的睡袍,在腰带上绑了个蝴蝶结,镜子的镜面上雾气腾腾的,她伸手擦了擦镜面,看着镜中穿着浴袍的自己,夏茵茵身材娇小,浴袍显得有些过大,但穿上浴袍后,这件淡粉红色的浴袍彷彿强行要带出她体内那含苞待放的女人味似的,因此看着镜中的自己时,夏茵茵心里有一种奇妙的感受。
浴袍的质地不可思议的舒服柔软,夏茵茵用她少女稚嫩的肌肤感受着浴袍的温柔,才正兀自奇怪着蓝沐风怎会有女用浴袍,蓦地里刚才照片中那位依偎在蓝沐风身边的美丽小姐清丽的身形与笑貌,都像闪电一般地闪过了夏茵茵的脑中。
紧接着,夏茵茵彷彿又听到了林琼玉和月姨她们的对话:「可是个蓝先生条件这么好,怎么会没有女朋友?」
「一定有女朋友啦!」
喔,天啊!妳们可不可以闭上嘴啦!夏茵茵气呼呼地一把抓乱了自己的湿淋淋的头髮,用力地甩了甩头,只想把那几个阿姨从她的脑海中踢走。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5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