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腿张大点我进不去_未婚女梦见自己生女孩

第十六章 (1) 相处与训练–相片美人 泡麵都是碗装的,虽有好几碗,但清一色都是牛肉麵口味,没有其他选择,夏茵茵和蓝沐风一同站在厨房的料理檯前,各自撕开了调味包洒进泡麵碗里,加进了热开水,端到餐桌上去放着。
华美的餐桌前,蓝沐风和夏茵茵比肩而坐,亮晶晶的桌面上孤独地放着两碗泡麵,每一个泡碗上又都放着一双筷子「镇压」住,热气夹杂着泡麵的香味由缝隙中死命向外窜出,直扑夏茵茵鼻子而去,惹得夏茵茵的肚子叽哩咕噜的叫,不但她自己听见,连蓝沐风也都听到了,侧过头去望着她,夏茵茵羞得立刻用两手抱住肚子,但肚子不争气,生怕蓝沐风听得不够清楚似的,居然接二连三地叫着,只好瞇着一对眼睛,难为情地对蓝沐风笑了笑。
「看来妳真的饿了,」蓝沐风眨着他美丽的睫毛乖把腿张大点我进不去_未婚女梦见自己生女孩轻轻一笑:「开动吧!」
在蓝沐风面前虽然很想要顾到形象,但是毕竟肚子饿这件事是忍不住的啊!夏茵茵就等着蓝沐风说开动,因此蓝沐风才一说完,夏茵茵立刻迫不及待的撕开碗上的铝箔纸,用筷子搅了搅泡麵,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一面还发出了簌簌的声音。夏茵茵通共只花了五分钟就将麵条吃完,还把汤都喝到一滴不剩。
她吃东西很快,这也是生活中训练出来的,更何况泡麵是老朋友,饥饿是催化剂,吃起来更快。
见她几分钟内就吃得一乾二净,而自己的泡麵却只动了几口,蓝沐风带着一丝与其说是惊异,不如说是惊异中带着有趣的神情睇着她。
「好饱啊!」夏茵茵恭恭敬敬的放好筷子,双手在红润的嘴唇前轻轻合十,酒足饭饱地笑着。
怕她肚子还饿,蓝沐风问道:「再来一碗?柜子里还有很多。」
「我够了,不用再吃一碗,谢谢蓝大哥。」夏茵茵拍拍肚子,脸上憨憨地笑着,不久又补了一句:「真好吃,真好吃。」
「这就是普通的泡麵而已,哪有那么好吃?」
「很好吃啊!蓝大哥,我很好养的。」
其实,夏茵茵心里真正想说的是,和蓝大哥在一起吃饭,这天底下还能有难吃的东西吗?这泡麵平日里夏茵茵也是吃过的,她自已一个人吃的时候,就真的是没有那么好吃嘛!
「我还没吃完,妳看妳要到客厅里去坐坐或是要干甚么都随妳意,等我吃完我们就可以上楼去了。」
「好。」夏茵茵口里应着,屁股却还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她想要陪着蓝沐风吃饭,欣赏他吃饭的样子。
可是就这么目不转睛地盯着人家吃饭不也挺奇怪的?就在蓝沐风察觉到夏茵茵的视线逗留在自己身上没有移开的意思时,他不由得看向了她,就在这一瞬间,夏茵茵倏地站了起身,打算离开餐桌。
「蓝大哥,我在客厅走一走,消化一下。」
开玩笑,若是让蓝沐风发现她像个花癡般的死命盯着他看,蓝沐风要做何感想啊?夏茵茵两手背在身后,趿着拖鞋,装模作样的,慢悠悠地从餐桌处走到客厅,又绕到壁炉旁的钢琴前,瞧了一瞧,发现这架客厅里的钢琴在近处一看,似乎比楼上琴房的两台更大更长。
「蓝大哥,这台钢琴怎么那么大啊?它也是史坦威吗?」夏茵茵站在钢琴旁大声问着。
「这台是史坦威,它有二百四十七公分长,是演奏型的钢琴,楼上的只有两百二十几公分,小了一点。」
「喔……」夏茵茵点点头,楼上琴房里的那两台,可也都比杨晴朗那裏的钢琴要来得大上许多呢!
装饰壁炉就在旁边,夏茵茵又晃到了壁炉前,壁炉上摆了一些可爱的装饰品,还有一个精巧的雕花相框,里面放了一张相片,夏茵茵稍稍弯了身子,把眼睛凑到相片仔细看了看。
相片里是一男一女在一座欧洲古城堡前的合照,照片中的美男子是蓝沐风,虽然跟现在一样高高在上,骄傲冷漠,但他脸上的笑容比现在灿烂些,身上穿着一件风衣,风姿卓绝。他身旁站着一位曼妙的妙龄小姐,身上也穿着一件剪裁合身的米色风衣,亲热地把手勾着蓝沐风的手臂,将头轻轻贴在蓝沐风的肩上。这位小姐的相貌极为美丽,脸上笑靥如花,既有成熟的女性魅力,又散发着清新可人的味道。
好美的小姐啊!
注视着相片中美人的同时,林琼玉她们的话猛然间变成了一只大槌子,重重地往夏茵茵的心里槌了下去。登时夏茵茵心里与耳边都嗡嗡作响起来。
–「那个蓝先生条件那么好,女朋友是一定有的啦!」
不过,也有可能是妹妹。
–「女朋友是一定有的啦!女朋友是一定有的啦……女朋友是一定有的啦……」
天啊!最后那一句为什么像一个纠缠不清的幽灵,拼命的在夏茵茵耳畔疯狂地重複着?是妹妹的这个念头,一下就被淹没掉了。

第十六章 (2) 相处与训练–心仪之人 「茵茵,茵茵,在发甚么愣?」
直到蓝沐风从背后摇着夏茵茵的肩膀,夏茵茵才从被幽灵的纠缠中解脱出来。
「呃……我……」夏茵茵的舌头打了结似的:「我,我在看,相片。」
瞄了一眼相片,蓝沐风没有针对相片多说甚么,只说:「我也吃饱了,我们上楼去练琴吧!」
从蓝沐风的脸上夏茵茵完全看不出来他在看那张相片时心里的感受或是想法,夏茵茵很想问照片中的美人是谁,但是又不敢问,她因为有心事所以走得很慢,望着走在前面的蓝沐风的背影,看着他被照片中美人靠过的肩头,勾过的手臂,心里茫茫然地有种失落感。
回到琴房后,蓝沐风对夏茵茵说:「茵茵,虽然妳才刚刚练习了李斯特的叙事曲,但是妳可以先弹第一个大段落给我听听看吗?我想要先看看有没有甚么问题,毕竟到比赛的时间有点匆促,如果有问题,我可以先告诉妳。」
「好。」夏茵茵遵照蓝沐风的指示,将第一大段弹了一次。
不过因为夏茵茵心事重重,所以弹得并不好,蓝沐风皱了皱眉。「以妳的能力,就算曲子是昨天才练的新曲子,妳也没有理由会弹成这样啊!」
并不是夏茵茵弹错了许多音符,而是她完全没有投入。蓝沐风的声调里听得出来有那么一点点的不悦,因此夏茵茵像做错了事的小孩,低下头来没有吭声。
「茵茵,」过了一会儿,蓝沐风把钢琴椅子从另一架钢琴前拉到夏茵茵的身边,口气已然温和了下来,「我知道妳年纪还小,但是,妳应该从来没交过男朋友吧?」
没由来的问了这么一句,夏茵茵心里有鬼,猛地抬起头来,「没,没有啊!」
「不用如此紧张,」蓝沐风眼中含笑道:「我也猜是没有,不过妳之前弹萧邦第一号和第三号叙事曲给我听的时候,我却觉得妳是一个感情相当丰富而又细腻的孩子,如果要弹李斯特这首曲子,就算没谈过恋爱也一定能弹得比别的同年龄的孩子好。」
「是……」夏茵茵轻声嚅嗫着。
蓝沐风没有通天眼或读心术,他不可能知道本来心情极好的夏茵茵,在那极短的时间里面,是因为看到了照片和被林琼玉他们的谈话所影响,因而导致她心神不宁,无法尽全力投入情感去弹。
「不过,我知道这也怪不得妳,」蓝沐风试图着循循善诱:「不如这样,妳想想看,妳有没有曾经有过心仪的异性对象?」
这话虽不是沖着夏茵茵而来,但夏茵茵的心脏却差点停止了跳动,她抿着嘴,张大眼睛看着离她只有那么一点距离的蓝沐风,深深吸了一口气。
「看妳的样子是有了?」蓝沐风眼中的笑意更浓了:「那我现在要妳试着想想那位曾经是,或现在仍然是妳的心仪对象,用想念他的心情来弹这一段。」蓝沐风指着谱上刚才弹过的一段说。
这不难,夏茵茵为了不想再让蓝沐风失望,她转身面对钢琴,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几下,忘记照片中的美人,忘记林琼玉她们的话,让这个地球变成一个只有她和蓝沐风的世界……
手指轻轻放到琴键上,夏茵茵想着蓝沐风,弹出了这一段……
弹完之后。
「很好,茵茵,是这样的感觉,」蓝沐风高兴地说。
夏茵茵腼腆地瞄了蓝沐风一眼,然后害羞别开视线,不敢注视蓝沐风,只从嘴里轻轻的「嗯」了一声。
「现在我要跟妳说说李斯特这首曲子的故事,妳就会知道为什么我要妳这么做了。」
「这首曲子是有故事的吗?」带着一丝好奇,夏茵茵缓缓的又将眼光移回到了蓝沐风的身上。
「对,我现在就先把这个曲子的故事讲给妳听吧!」
「好。」
「但是,首先我要告诉妳,不同的学者有不同的看法,有些人认为这首曲子与神话里的爱情故事有关连,有些人则认为它是李斯特由德国诗人布尔格的一首叙事诗中得到灵感而作。」蓝沐风拿着谱说,两人离得更近了,蓝沐风身上飘散着一种像是春天草原上混和着青草与花朵香味的气息,这气息不断地飘进夏茵茵的鼻子里,像是迷魂香似的迷得夏茵茵晕陶陶的。
「那我要听哪个故事?」夏茵茵轻飘飘地问。
「我先告诉妳希腊神话里的故事,因为它比较容易想像。」
「好。」夏茵茵轻飘飘地点点头。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5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