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腿开大点含深一点bl_未婚先孕 男方特别想要

第十五章 (3) 相处与训练–回不了家 地球的气候越来越异常与极端,去年夏天是极热,今年冬天又比以往都冷,虽然说阳明山也不是没有下过雪,但总归还是一件难得的事。
不过自从一听到今晚回不了家之后,夏茵茵就再也没有心思玩雪了。
「关上窗户吧!」蓝沐风对夏茵茵说。
听话地关上窗户,夏茵茵回身时因为见到蓝沐风坐在沙发上双手抱胸,不发一语地望着窗外的白雪凝神思索,因此也垂头丧气地走到另一张沙发上坐下,两只手肘撑着大腿,两个手心拖着下巴,望着窗外飘个没完没了的白雪,跟着一起发愁。
过了半响,蓝沐风转头对夏茵茵说道:「茵茵,妳现在就用我的手机打电话跟妳阿姨说,今晚妳要睡在这里。」
「啊!什……什么!睡……睡在蓝大哥……家里!」夏茵茵差点没从沙发上跳起来,连话都讲不清楚了。
「不然妳还有甚么办法?」
「呃……没,没有……」夏茵茵结结巴巴的,没错,她哪能想出甚么好办法?叫台直升机来送她下山不成。
「所以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妳先在这里住一晚,等明天天气好些了就可以送妳下山。」
「可是……」
「这里有空房间,李妈常常都有整理,所以保持得很乾净,妳放心睡吧!」
可是,这完全不是乾净不乾净的问题啊!夏茵茵在心中呼喊。说起来,这蓝沐风的家,窗明几净,乾净到没有一丝灰尘,比起她自己的家来乾净不知道多少倍,她哪里会担心不乾净?
「喔……」夏茵茵搓着双手,嚅嗫着。
「茵茵,」看见夏茵茵犹豫不决的样子,蓝沐风忽然用着一种似笑非笑的闪烁眼神凝视着她。
「嗯?」听见蓝沐风喊她,她缓缓地将头转向蓝沐风的那一侧,看到蓝沐风凝视她的眼神闪烁,她的心里不禁微微一动。
「茵茵,我也是逼不得已才要妳在我家里过夜的,妳,」蓝沐风顿了一顿,双眸仍是忽闪忽闪的:「妳,不是不相信我吧?」说这话时的语气也是似笑非笑的,闪动着的双眸中含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忖度了会儿蓝沐风话中的意思,明白过来后,夏茵茵顿时羞红了脸,忙道:「怎,怎么会不相信?我当然相信蓝大哥啊!不相信你,要相信谁……我怎会不相信你?我,可从来都没有不相信过……」
相处了这些日子,再笨的人也看得出来蓝沐风满脑子除了音乐,只怕也塞不下别的东西了。不过夏茵茵心头小鹿乱撞,她的话说得有些语无伦次的,竟显得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那就好。」蓝沐风眼中的闪动逐渐消失,但嘴角上仍是挂着淡淡的笑容。
从蓝沐风的眼光来看,夏茵茵虽然已经发育了,但根本就还是处在青黄不接年纪的一个半大不小的孩子,虽说也有不少十五岁就很成熟的女孩,但夏茵茵感觉起来却是较为青涩稚嫩的,她身上那身为女性的魅力还在她体内蛰伏着,沉睡着,因此也很难叫几乎只对音乐狂热的蓝沐风有别的念头吧?
而且说穿了,当蓝沐风说出夏茵茵得要在他家过夜的那句话时,夏茵茵内心里第一个闪过的,其实不过是林琼玉和那三个阿姨肯定又要想歪了的念头。她们昨天晚上的话都已经那么扭曲淫秽了,今天如若听到夏茵茵要在蓝沐风家过夜,那岂不是……夏茵茵不敢再往下想下去了。
「我绝对相信蓝大哥,我只是怕我阿姨她……」夏茵茵坦承地说。
此时,昨天晚上林琼玉和三个阿姨对话里那些限制级的言论,像风一般吹进了夏茵茵的心头,此刻蓝沐风就在身边,夏茵茵不觉再次心跳加速,两颊热了起来,同时又深怕自己的表情会洩了底,因此赶紧低下头来,不敢直视蓝沐风。
就算蓝沐风绝顶聪明,也猜不出来昨天林琼玉她们说过些甚么话,但他见夏茵茵面有难色,只当是林琼玉会为难夏茵茵,便说道:「如果妳阿姨会骂妳,我可以帮妳打这通电话。」
一听到蓝沐风要打电话给林琼玉,夏茵茵连忙惶恐地摇手:「不,不,不,蓝大哥,我可以自己打,我阿姨这两天心情好得很,不会骂我。」
「那没问题,事情不要拖,我们现在就打给她。」蓝沐风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夏茵茵。
「现……现在吗?」夏茵茵惊道。
「对,早点解决这件事不是很好?」
一边从蓝沐风手中接过手机,夏茵茵心里一边琢磨着等一下要跟林琼玉说的字句,希望能够尽量讲到她们不要乱想才好。

乖把腿开大点含深一点bl_未婚先孕 男方特别想要十五章 (4) 相处与训练–一头野兽 在蓝沐风手机上按了电话号码,电话嘟、嘟、嘟的响了几声后被接起来了,手机里传来了一声粗声粗气的「喂」。
「阿姨,我是茵茵。」
「嗯,甚么事啊?」电话那头林琼玉用不耐烦的声音问,同时麻将洗牌的声音哗啦哗啦地响着,刺着夏茵茵的耳朵。
「阿姨,今晚阳明山下雪,有交通管制,我回不去了,要在蓝大哥家过一夜。」
「啊!甚么,要在蓝先生家过夜喔!」林琼玉大喊了出来,听起来是吓了一大跳。随着她这一喊,夏茵茵的耳里即刻传来了其他三位阿姨们此起彼落的惊叫声。
「蛤,要过夜啰!」
「这么快就光明正大的过夜了喔!」
「十五岁的魅力果然不同凡响啦!」
「那个蓝先生,说甚么风度翩翩,一表人才,衣服脱了,还不是野兽一头!」
「这么帅的野兽,我也想要啦!呵呵呵……」
那三个阿姨一人一句,好像不知道夏茵茵都听得到似的,惊叫声与淫秽的笑声似乎要炸开了电话筒。
甚么野兽,这……这简直是太过分了!夏茵茵满肚子气,阿姨们陶侃自己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扯到蓝沐风身上?她心里忿忿不平,拿着话筒皱着眉头,脸色又不敢太沉,生怕被蓝沐风瞧出些端倪。
「阿姨,可以吗?」她急着问,很想赶快挂掉电话。
「喔喔喔,」林琼玉将音调提得高高的,尾音拉得长长的,一听就知道是故意的:「当然没问题,当然没问题,妳爱住多久,就住多久,没问题。」
话筒那头仍然不绝于耳地传来了那些个阿姨们的交谈声、笑声与嘲弄声,夏茵茵可以想像他们说话时的神情,既然拿他们没有办法,到最后只剩下无奈。
「我不会住很久,等雪停了,交通管制结束了,我就会回去了。」夏茵茵匆匆说完,觉得都交代完毕了,也得到林琼玉的同意了,就马上挂了电话。
夏茵茵臭着一张脸,蓝沐风问她道:「妳阿姨骂妳了?脸色这么难看……」
「啊!我脸很臭吗?」夏茵茵惊愕地说,连忙摇头摆手,扬高眉毛咧嘴笑道:「我阿姨没有骂我啦,她高兴得很。」又加强了语气说:「真的。」
蓝沐风不疑有他:「那好,我们继续练琴吧!」
两人正要走回钢琴处,才走了两步,突然蓝沐风停下了脚步,回过身,带着一点些愧疚之情地对夏茵茵说:「对了,茵茵,今晚我本来订了山下的餐厅要吃饭,如今看来是去不了了,家里没有食物,我们可能只能吃泡麵了。」
除了傲气与冷漠,夏茵茵从来都没看蓝沐风有带着歉疚的时候,因此她还以为又发生了甚么大事,绷着神经一听,原来只是要吃泡麵啊,当下立刻鬆了一口气。「我常吃泡麵啊,泡麵很好吃。」夏茵茵笑着说。
蓝沐风秀色可餐,和蓝沐风一起吃饭,光是看着他俊美的外表和高雅的动作就足够了,那些真正的皇室贵族的风采,只怕都还未必能及得上蓝沐风的一半。
坐回钢琴前后,他们仍然是弹贝多芬的奏鸣曲,光是第一句,两人就练习了不下几十次,蓝沐风对音乐上的要求是越来越多了。
哪怕只是一个音符的音色不对,他就有可能要求夏茵茵就那个音符的音色不断练习,直到夏茵茵弹出他想要的音色为止,差一点点都不行。
大小声力度的控制,要做出不同的变化与层次。
甚至即便只是一个休止符,也要带着情绪做出无声的音乐。
一晃眼又是两个钟头过去了,外面早就天黑,雪竟然还是下个不停,蓝沐风家院子里的花草树木上都已经积上一层厚厚的雪了。在这两个钟头里,他们只弹了一页半,连两页都不到,不过,夏茵茵的弹奏却变得细腻了许多。
「现在,妳从头弹一次,弹到我们刚刚练完的那个段落停止。」蓝沐风说。
夏茵茵把刚才蓝沐风所教的尽可能的都做到,因为只有一页半,一下子就弹完了,但夏茵茵却是聚精会神,深怕漏掉任何一个蓝沐风的要求。弹完之后,夏茵茵习惯性的转头看看蓝沐风,看见本来他脸上因为严肃而紧绷的肌肉线条,这时因为满意而总算放鬆了时,夏茵茵心中吊着的石头才终于落了地。
「我们下楼去休息一下吧!晚餐时间也到了。」蓝沐风拍拍夏茵茵的肩说。
夏茵茵像做体操般挥舞着自己发酸的两只手臂,真的好累喔!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5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