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屁股再抬得高一点_未婚先孕的女的很随便吗

第十五章 (1) 相处与训练–热烈,宁静 大年初一早上八点钟,夏茵茵被闹钟叫醒,她起身到客厅去,见到茶几上杯盘狼藉,昨晚消夜的空碗空盘没收,和一堆空了的啤酒瓶一起乱七八糟的堆叠在客厅桌上,云姨和珮姨歪歪斜斜的睡在客厅的沙发上,身上盖着毯子,从鼻子里发出轻轻的鼾声。独不见月姨,想必是和林琼玉一同到卧室里去睡了。
夏茵茵轻声叹了口气,静悄悄的收拾好客厅,自己在厨房煎了个荷包蛋配牛奶当早餐,匆匆吃完后,赶在九点前下楼去等蓝沐风。
外面正下着不小的雨,夏茵茵懒得撑伞,一鼓作气跑到骑楼下去等,八点五十五分,蓝沐风準时出现,摇下车窗对夏茵茵招手。夏茵茵因为身上淋了一些雨水,又吹了几分钟的冷风,一上车就连打了几个喷嚏。
蓝沐风见她微微有些发抖,便打开车里的暖气让她暖暖身子,说:「明天不要提早下来等我,妳把手机电话给我,我到了打给妳,妳再下来就好。」
夏茵茵听了,就从口袋中拿出手机:「蓝大哥,告诉我你的手机号码。」
「0958866766。」蓝沐风一边打方向灯一边说。
「真好记。」夏茵茵边说边拨电话,不久便听到蓝沐风手机响起,夏茵茵挂了电话,然后立即把蓝沐风的手机号码存进自己的手机里。
今天车里放的是李斯特第二号叙事曲的CD,蓝沐风按了重播建,这首曲子就这么一直听到了蓝沐风的家里。
「早上先练第一轮的曲目,下午我们上课。」在琴房里蓝沐风这么交待完后便出了琴房。
打从今天早上出了家门、上了蓝沐风的车,到现在再度来到蓝沐风的家,来到这间琴房,那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又再一次的包围了夏茵茵。
练琴、比赛、蓝沐风的指导、最好的钢琴、舒适而又温暖的房间……但愿永远不要醒来……。
「下午我们上课。」蓝沐风的话蓦地在耳边响起,夏茵茵立刻清醒了,她不想让蓝沐风对她失望,她一定要努力!夏茵茵用手心拍了自己的脸颊几下,整理好心情开始练琴,特别是蓝沐风昨天稍微提点过的地方,一定要努力做到最好才行。
错了就在重新来过,音色不好就再重新试过,夏茵茵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重複练习着,只为了蓝沐风对她的一声讚许。
非常认真,直到了中午,蓝沐风来到她身后时她还浑然不觉。
「听起来有一些进步了。」当蓝沐风在她身后这么说时,夏茵茵吓了一大跳,转过头去,只见蓝沐风眼中露出了她满心最想见到的,那讚许的微笑。
「我们去吃午饭吧!」
「中午了吗?」
「对。」说完,蓝沐风转身就走出琴房。
夏茵茵伸手抓了外套,在后面跟上蓝沐风。
今天中午蓝沐风订的是一家高级铁板料理,一样是美味异常,夏茵茵一边看着料理师傅在她面前翻炒,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
下午蓝沐风听夏茵茵弹了萧邦练习曲。萧邦练习曲是一套相当困难的曲目,就算貌似简单的地方,要练到接近完美也需要花上相当大的功夫与精神。
对于萧邦练习曲,夏茵茵虽靠着天分与直觉弹到了一定的水準,技巧上也与受过正统训练的学生一般相差无几,甚至某些地方可以说是更好,但终究还是有许多细节需要名师的指点才能更进一步。蓝沐风不厌其烦,一点一点细心的指出许多需要改进的问题,光是他们选出来的那首萧邦练习曲,就帮她上了两个小时的课,夏茵茵弹得满身是汗,抬头看看身旁的蓝沐风,他的额头虽被厚厚的浏海覆盖住因而看不见是否冒汗,但是脸上鼻子上却都冒着涔涔透明的小水珠。
「先到此为止吧!」蓝沐风轻轻拍了拍夏茵茵的肩:「我们下去喝些东西。」
当蓝沐风温暖的手心拍着夏茵茵的肩时,夏茵茵的心仍是控制不住的砰砰地跳了两下。
两人一起下楼,蓝沐风到厨房里沖了咖啡,厨房是半开放式的,与餐桌间隔有个吧檯,他们就坐在吧檯的高脚椅上喝咖啡,蓝沐风又给了夏茵茵几块饼乾当点心,夏茵茵另外狂灌了两杯白开水。
如果没有与音乐相关的事,蓝沐风就不大说话,但是无所谓,夏茵茵还是因为能够和蓝沐风坐在一起喝咖啡而感到高兴,对夏茵茵来说,喝咖啡的气氛与吃饭还是有些不同的,她喜欢看蓝沐风吃饭,更喜欢看他喝咖啡,她觉得他喝咖啡十的那种优雅与优闲,绝非寻常人可比。
蓝沐风静静地望着窗外的雨景,他的脸庞与周遭的景物融合在一起成了一幅美丽的画像。夏茵茵在一旁默默地观赏着这幅画,心中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满足,和一种在她真实的生活中几乎是不可能会出现的,宁静的喜悦。
啃完蓝沐风给她的最后一片饼乾后,两人準备要回琴房练琴,在转身离去的那一瞬,夏茵茵看见落地窗外似乎有白色的棉絮自空中落下,心里正自有些奇怪,但因为蓝沐风已经走上楼梯了,夏茵茵也没空多看两眼,只得赶紧趿着脚下的拖鞋跟了上去。

第十五章 (2) 相处与训练–绵绵白絮 脚下的拖鞋发出轻轻的踢踏声,夏茵茵一步步地跟在蓝沐风身后爬着楼梯,蓝沐风原本就高出她一个头,此时又多了几格楼梯阶梯的高度,顿时间又高出了许多,简直像是一座高山似的耸立在夏茵茵眼前。
扬起头来望着蓝沐风宛如高山背影,冷峻、孤高、挺拔、坚毅,突然间夏茵茵好希望自己变成一朵小白花,可以永远的躲在这座高山的山脚下,被这座高山庇荫着,就算这座高山是如此的遥不可及,但只要她能一生一世的依偎在山脚下,高山自会为她遮风挡雨,即便她只会偶尔被这座高山低头望一眼,也于愿足矣。
回到琴房后蓝沐风要夏茵茵弹贝多芬,夏茵茵一口气将四个乐章一起弹完,之后蓝沐风先就第一乐章的不足之处大略做了讲解,并挑出几个他认为问题最大的地方让夏茵茵先做改进。
今天的蓝沐风非常严格,夏茵茵发现到今天不管任何蓝沐风指出要她改进的地方,倘若换作是在杨晴朗那里或是昨乖把屁股再抬得高一点_未婚先孕的女的很随便吗天时,蓝沐风早已经点头表示讚许,但在今日,蓝沐风却希望她可以做到更多更好。萧邦练习曲是如此,贝多芬也是如此。
如果说在杨晴朗那边时夏茵茵可以立即改进六、七成,今天蓝沐风就要她改进到八成,然而从六、七成要跳到八成,这中间所相差的一、两成功夫,却不是短短一、两个小时就可以解决的,因此他们花了不少时间在中间相差的一、两成上面琢磨。
这种严格的要求既花精神又花体力,渐渐夏茵茵感到疲累了,弹琴的时候错误越来越多,蓝沐风当然察觉到了。
「我们休息一下吧!」蓝沐风轻声说。
「好。」夏茵茵温驯地回应。
为了舒缓眼睛的疲劳,她刻意稍稍抬起头来望向窗外,外面天色虽然已经渐渐有些暗了下来,但依然可见窗外的天空中,方才上楼前所见到的白色的棉絮仍旧在缓缓飞落,夏茵茵凝目望了几秒钟,只见那些白色棉絮绵绵不绝,比刚才所见更多更绵密,而且似乎没有落完之意。
「空中哪来那么多的棉花呀?」精神不济的夏茵茵不经大脑思考地脱口而出这么一句话。
这句话没头没脑的,蓝沐风还以为外面怎么了,便将目光也放向窗外去,这一望,最初他也愣了一下,几秒钟后只听他低喊一声:「糟糕!」连忙跑到窗边去推开窗向外探视。
原来自半空中不停地飘下的白色东西,哪里是棉花?竟是如棉絮般的绵绵白雪。
「竟然下雪了……」蓝沐风皱起眉头来说。
一听到「下雪」二字,夏茵茵倏地由钢琴椅子上跳了起来,立刻也跑到蓝沐风身边去,将头探出窗外,只见雪花纷纷由空中飘下,不由得开心地大喊着:「下雪了!下雪了!」一面伸出手心接雪,虽有几片雪花落到她手心上,但转眼就被她手心的温度融掉了。
「蓝大哥,我从来没看过雪,今天是第一次见到雪呢!」夏茵茵兴奋的像个三岁小孩,手中接着雪花,脚下不断地跳着。。
强烈冷气团来袭,低温不断下修,气象局前两天早就通知民众阳明山有极高的机率下雪,但偏偏蓝沐风和夏茵茵都只顾着弹琴没人看新闻,所以竟然不知道这个消息。
远处的山头已经白了,外面的树枝上和路上都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雪,看样子是从夏茵茵上楼之前看见落地窗外飘雪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下到现在了,只不过他们两人专注着练琴,居然都没有察觉外面天气变了,若不是夏茵茵累了想要休息,他们还不知道要到甚么时候才会发现!
顾不得夏茵茵的兴奋,蓝沐风突然间想到了甚么似的,迈步走到茶几边拿起放在上面的手机滑了起来。
独自兴奋的又叫又跳了一阵,夏茵茵突然转过头去瞧蓝沐风,见他滑手机,便对他说道:「蓝大哥,下雪了,你不兴奋吗?怎么只顾着滑手机啊?」才刚说完,忽而想起蓝沐风长年住在国外,下雪应该是司空见惯的事,当然不会兴奋了。自己的这个问题,似乎问得笨了些。
还好蓝沐风没理会她,她耸了耸肩,吐了吐舌头,仍旧转过身继续将身子探出窗外玩雪。
岂料不久之后,蓝沐风关上手机,眉头紧锁。「茵茵。」他说。
「嗯?」夏茵茵玩着手心上的白色雪花没有回头。
「今天我没办法开车带妳下山了。」蓝沐风皱着眉说。
「不能下山!」夏茵茵虽没有马上意会过来,但不能下山这件事听起来是大大的不妙,因此立刻丢了手中的雪,转过身面对着站在沙发边的蓝沐风。
「道路封闭了,山上实施了交通管制,我长年不在台湾,又没料到会下雪,车子没有加装雪鍊,所以没办法开车送妳下山回家了。」
听蓝沐风解释完了以后,夏茵茵再也笑不出来了,表情惊愕地问:「这该怎么办才好?这附近有公车吗?我可以搭公车下山。」
「公车站非常远,」蓝沐风答道:「而且公车也停开了。」
「不会吧!」夏茵茵绝望地叫着。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5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