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下面叉开_未婚先孕的女人有多蠢

第十四章 (6) 相处与训练–午夜后的灰姑娘 蓝大哥已经开车回去了吧……?转动手中钥匙的时候,夏茵茵还没有办法将思绪由蓝沐风的身上拉回。
只是门一打开,夏茵茵就听到了从家中传出来的麻将声,第一眼见到的便是一堆东倒西歪凌乱地倒在老旧磁砖上的女鞋,拉开玻璃门,一阵浓浓的烟味立即扑鼻而来,向家里望去,客厅里没有开灯,只有餐乖把下面叉开_未婚先孕的女人有多蠢厅那裏的灯是开着的,四个女人正围在餐桌上聚精会神地打牌,没人注意到夏茵茵回家,客厅的桌上乱七八糟的,还有四个吃完却没收拾的便当餐盒。
脱了鞋,前脚才一踏进客厅里,夏茵茵就听到林琼玉大喊一声:「碰!」。
紧接着是其他三个女人又是羡慕又是抱怨的声音:「阿玉,妳今天手气也太好了吧!」
「这把不会又是妳要胡了吧?」
「我今天已经输了不少了,是不是该让我赢一把呀?」
「欸欸欸,大家都是姊妹,就不要计较了啦!」
回到了这又小又旧的家里,不论是环境或是里面的人,都与今天一整天和蓝沐风在一起时的情景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夏茵茵的心里五味杂陈,是一种说不清也道不明的滋味。
这……才是现实吧?
从舞会中惊惶地撇下正在共舞中的王子,仓皇地跑出金碧辉煌的皇宫的仙杜瑞拉,当她从穿着华丽礼服的公主又变回衣衫褴褛的灰姑娘,并回到她所住的破旧阁楼时,她的心情也是这样的吗?
手上拎着晚上由蓝沐风家打包回来的饭菜,夏茵茵走到餐桌前和众位阿姨们问好。
「月姨,云姨,珮姨,恭喜新年好!」
「哎呀!茵茵回来啦!」四个女人不约而同的喊了起来,眼光同时由充当麻将桌的餐桌上望向夏茵茵,夏茵茵不知是不是自己多心,总觉得今晚阿姨们的眼光中有些甚么,都在用一种奇异的眼光打量着自己。
「新年快乐呀!」阿姨们笑着说。
林琼玉的左手食指与中指间夹着一根烟,右手捻着一张麻将,眼睛笑嘻嘻地在她的身上转了几圈:「回来了喔。」
「嗯。」
「茵茵这么晚才回来啊!听说妳到一个姓蓝的人家里去练琴了。」嗲声嗲气的月姨瞅着夏茵茵说着。她的身材娇小,但曲线玲珑,留着烫成波浪的长髮,脸上画着俗艳的妆,却是四个女人中样貌最好看,唯一风韵犹存的一位。
「今天练琴练得怎么样啊!」云姨操着浓浓的外省腔问。
「还可以。」夏茵茵回答。
「妳应该吃饱了厚?」相对于云姨,珮姨则是一口台湾国语。
「我吃饱了,」夏茵茵举起手中的塑胶袋,问道:「阿姨们要吃消夜吗?我这里有吃的。」
「有消夜?是甚么?」林琼玉低头一面整理手中的牌一面问。
夏茵茵答道:「有龙虾、鲍鱼、绍兴醉鸡……」
「蛤,有龙虾鲍鱼喔!」
「阿月妳不是最爱绍兴醉鸡了吗?」
「错!我更爱龙虾!」
还没听完夏茵茵说话,她们就开始妳一句、我一句地说着,一个个笑得合不拢嘴。
「是蓝先生给妳带回来的欧?」林琼玉问。
「对。」
「一说就觉得饿了,晚上那个便当有够难吃的,」说时,林琼玉扬着一张脸,骄傲地扫视了一圈众位姊妹。「茵茵,快去厨房帮我们弄热了来吃!」林琼玉挥着夹着菸的手吩咐着。
「好。」夏茵茵提着塑胶袋走到厨房去热食物,一进厨房,却见洗碗槽里堆了好些骯髒的碗盘没洗,不禁叹了口气,捲起袖子快速洗完碗盘后再加热食物。
家里很小,在加热食物的时后,林琼玉她们在外面的对话,倘若有心,在厨房里是可以清楚听见的,夏茵茵本来无心要听她们说话,可是当林琼玉她们高分贝音量的谈话中提到了「蓝先生」时,夏茵茵就忍不住听了起来。
「我就说那个蓝先生气派大方得很,出手阔绰,妳们这下信了吧!」林琼玉的声音听起来就是有与三位姊妹示威的意味。
「唉呦,玉姊,天地良心,我们可从来都没怀疑过妳说的话!」云姨扯着嗓门说。
「对了,阿玉,妳说那个蓝先生还是个帅哥喔?」
「齁……」林琼玉把尾音拉得长长的:「不是我在吹牛啦!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帅到像明星一样,我这辈子活到这把年纪都还没看过那么帅的人啦!」
一阵啧啧声和艳羡之声。
「玉姊,那个蓝先生看来对茵茵很好欸!才第一天就又是龙虾又是鲍鱼的,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更好的,我看是要直接吃国宴了啦。」
「那个茵茵喔,才十五岁,也没有很漂亮,就是清秀而已啦!想不到清秀佳人会有这么大的魅力。」
「看茵茵平常一副单纯的样子,想不到这么有本事!才这个年纪,就钓到了这么大的一条鱼,也不知道是谁教她的,连阿月妳都不如茵茵。」
「欸,别扯到我头上来!」月姨嗔道。
听到这里,夏茵茵把眉头给蹙得紧紧的,妈呀!这些阿姨们满脑子想的都是些甚么!本来想马上冲出去解释清楚,但转而一想,这些阿姨的脾性她还不清楚吗?此刻跑出去解释,她们非但不会相信,还只会越描越黑,想了一想,也就打消了念头。
但那些阿姨们也不管夏茵茵在厨房里听不听得见,还是滔滔不绝地说着。
「你们猜,那个蓝先生有没有女朋友?」
当这句话飘进夏茵茵的耳里时,夏茵茵的手抖了一下,手中翻炒鲍鱼的锅铲下意识地停住了。

第十四章 (7) 相处与训练–清纯花蕊 「按照玉姐的说法,那个蓝先生条件那么好,来头大约也是不小,女朋友是一定有的啦!而且一定是个跟他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大家闺秀,这是檯面上的。除了女朋友以外,檯面下一定还围着一群拥有魔鬼身材,天使脸孔的美女,任他予取予求。」月姨说得煞有其事,好像她亲眼看过一样。
在厨房里竖起耳朵细细地听着月姨的话,夏茵茵握着锅铲的手虽然又开始缓慢地在炒菜锅里翻炒了起来,但心情却俨然已经荡了下去。她继续听着。
「这我就不懂了,既然如此,那个蓝先生怎么会看上茵茵?」
「唉呦,小珮,妳真是的,妳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不懂?难怪妳抓不住男人的心。」那月姨嗲声嗲气地说:「每天都吃山珍海味,鱼翅鲍鱼,总有吃腻的一天吧?女朋友是女朋友,美女是美女,小茵茵是小茵茵,风味尽不相同,说不一定蓝先生现在想要换换口味了啦!总之,条件好的男人,爱怎样就怎样,女人啊,最好自己想开一点。」
「可是看茵茵的胸部那么小,我如果是男人,就喜欢胸部大的。」珮姨坚持着。
「唉呦,」月姨用着她那细细高高的嗓音轻喊一声,尾音拉得长长的,然后语中带着暧昧和轻佻说道:「妳怎么知道蓝先生不是海咪咪也摸腻了,现在想要摸摸看小花蕊呢?」
一说完,几个阿姨一同轻佻的笑了起来。
「也对齁,说不一定蓝先生喜欢小花蕊欧。」
「清纯小花蕊比较惹人怜爱喔!」
「小花蕊跟海咪咪,各有不同趣味啦!」
「只不过那个蓝先生也太蠢了,说甚么要接茵茵去练琴,笑死人了,只有三岁小孩会信啦!」
「欸,这话可就有欠公平了,说不一定他们真的有练琴,只是练着练着就练到了……」
话虽没说完,但是大家都知道接下去要说些甚么,几个阿姨们一齐哄堂大笑。
这些不堪入耳猥亵的言语,一字不差的都进到了夏茵茵的耳里,夏茵茵听得是心跳加速,满脸羞红,根本没有办法专心加热食物。没多久,她灵敏的鼻子突然间嗅到了一股淡淡的烧焦味,这才猛然惊觉最底下的部分有些烧焦了,连忙关了火,把食物由炒菜锅里倒出来到盘子里,再用筷子把些微烧焦的部分都剔掉了。
至于外面阿姨们的汙秽言语,夏茵茵觉得若是她再认真听下去,未免就太对不起蓝沐风了,蓝沐风是个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阿姨们所说的这些话,无疑是对蓝沐风一种随意的汙辱。想到这里,夏茵茵不禁有些气恼在心里,但又不能出去叫阿姨们闭嘴,于是故意特别「专注卖力」地把每一道食物都热好,以便关起自己的耳朵,就算偶有几句仍是听见了,也让它们左耳进右耳出。
很快的食物就都热好了,夏茵茵将热好的食物一样样的端出去放到客厅桌上,又将客厅桌上的便当餐盒都收进去丢了。阿姨们看宵夜都弄好了,想必是饿了,就都捨弃了手中的麻将,欢天喜地的到客厅去。
「真的很好吃欸!」那些阿姨们毫不客气,吃得是津津有味。
「今天晚上的那个便当真是难吃到极点,还好我们茵茵有带东西回来。」
「哇,这个鲍鱼,好大一颗呀!」云姨夹起一整颗鲍鱼一口塞进嘴里。
看着眼前这些阿姨们狼吞虎嚥的样子,夏茵茵的眼前不禁浮现出蓝沐风那不论是拿着刀叉或是筷子,都可以优雅地将食物送进嘴里的身影。
「茵茵,明天还去练琴喔?」珮姨撕着鸡汤里的鸡腿问。
不等夏茵茵回答,那林琼玉就抢着说道:「不是跟妳们说过了吗,茵茵过年期间每天都要去练琴。」
「唉呦,人老了,记性不太好。」
「妳早就该吃银杏了啦!」
「我是连要吃银杏这件事都记不得啦!」
几个阿姨又是一齐哄堂大笑。
她们的对话夏茵茵是一句也插不上嘴,心里的气恼又尚未完全消除,闷不吭声地在一旁坐了一会儿,便跟她们道了晚安,自己去洗澡睡觉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5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