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打开双腿好好疼你_未婚先孕生下孩子报复

第十四章 (4) 相处与训练–带泪的向日葵 向来都是蓝沐风的风采迷倒了夏茵茵,让夏茵茵的视线总在不知不觉间就情不自禁地随着他的身影游移。然而,本来只是因为爱才,而被夏茵茵的音乐天赋所吸引的蓝沐风,今晚却因为夏茵茵的善良与单纯,破天荒地被音乐以外的东西吸引住了。
有着这般的身世,却还能如此的纯真与开朗,既不怨天尤人,也没有任何一丝负面的想法,这是如何办到的?
丝毫没有察觉到蓝沐风有任何些微的异状,夏茵茵带着真挚的口吻说道:「蓝大哥,我阿姨虽对我没有太好,但也并没有不好啊!毕竟她本来就不是我的亲生妈妈,又没有从我还是个小婴儿时就养我,是我大了以后才养我的,我还能奢求甚么呢?她若对我如对亲生女儿一般,是我的福气,若没有,不也是人之常情?」
这话显然是感伤的,但夏茵茵的口吻却是一派轻鬆。
边听心里边静静地琢磨着夏茵茵所说的话,蓝沐风默默地凝视着夏茵茵,没有作声。
「我妈妈死了,爸爸无缘无故的消失了这么多年,到现在音信全无,只怕也是凶多吉少,不会回来了。爸爸消失的那年我还不满十二岁,我等于和一个孤儿没有两样,如果不是阿姨,我可能早就被社工带走或是进到育幼院了,那时我就得要离开麵店,可是麵店有我和妈妈许多快乐的回忆,我不想离开麵店,我想到守着麵店,守着有妈妈的回忆…乖打开双腿好好疼你_未婚先孕生下孩子报复…」
一说到妈妈,夏茵茵的话语里不禁有些哽咽起来,她忙住了口,将哽咽之声硬吞回肚子里去,蓝沐风虽有怜悯之心,却没有启口安慰。过了半响,夏茵茵才又接下去说。
「有阿姨帮我一同守着妈妈留下来的麵店,生意时好时坏没关係,我们总算是可以温饱,不至于饿肚子流落街头。蓝大哥你想想,如果没有阿姨,我的日子只怕更不好过,每次一想到这里,我对阿姨就没有半分怨言了。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生病的时候我们还能互相照顾……不过我年纪小,所以终究还是阿姨照顾我多些。」
其实,林琼玉在夏茵茵生病时为她做的,也不过是看情况少叫她下楼去麵店帮忙罢了,比方说夏茵茵可以依照病情的严重度来决定她可以少做多久的时间。但夏茵茵心实,认为这也是莫大的恩惠。
夏茵茵又道:「这么一来,时间久了,我和阿姨虽不如亲生母女,但也就习惯对方了,我们都成了彼此唯一可以互相依靠的亲人了。」
在夏茵茵说这些话的时候,蓝沐风默不作声,侧着头用他深邃的眼睛凝视着夏茵茵,当她听到夏茵茵再度哽咽时,看她明明很想放声大哭却又强行忍住,强颜欢笑的模样,心中不禁大大的起了怜惜之心,他的嘴唇微微一动,想要安慰她,却又不知如何从何安慰起。
两个人都同时静默了下来,整个餐厅安静得几乎都要听到对方的呼吸声了。
片刻后,夏茵茵忽然觉得自己把气氛弄得太伤感了,大过年的,真是糟糕,便在心底琢磨着要如何在让气氛热络起来,想了一想,忽然灵机一动,「哎呀」的大叫一声,吓了蓝沐风一跳,忙问:「怎么了?」
「蓝大哥,我今晚要当猪了。」夏茵茵惊惶失措,怪腔怪调地说着,然后一只手掐住自己的脸,一只手把自己的鼻子往上一拖,做成了一个猪鼻子的鬼脸。
这张猪鼻子脸倒是彻底的出乎蓝沐风意料之外,一时之间没有心理準备,竟然被这张又丑又滑稽的脸孔逗得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但旋即又以手摀住嘴,皱着眉忍着笑问她:「为什么?」
杨着下巴,持续扮着猪鼻子鬼脸的夏茵茵说:「蓝大哥你有所不知,我的座右铭是『悲伤不能超过五分钟,哭泣不能超过五分钟』,倘若我做不到,就要自己处罚自己当猪,除非有人受不了,叫我别当猪了,我才能不扮猪。我刚刚不小心、小小的伤心了一下,那一下可超过了五分钟了,你说,我能不当猪吗?」
座右铭是真的,扮成猪这件事却是刚刚灵光一闪,突然发明的。
「好了好了,我现在就受不了,妳就别……别当猪了吧!」蓝沐风忍住想笑的感觉可是忍得相当辛苦,眉毛都快皱成一团了。
「多谢蓝大哥!」夏茵茵故意朗声,带着抑扬顿挫地道谢,立刻鬆开了手,直沖着蓝沐风发笑。
灯光氤氲,迷濛着夏茵茵的双颊和双眸。儘管眼圈里还是有点红红的,但为了不想让蓝沐风被她一时间的感伤影响心情,夏茵茵用尽了全力的笑,笑得是如此开朗灿烂,宛如阳光下一株花瓣上带着露珠的向日葵。

第十四章 (5) 相处与训练–小猫累了 晚饭后,夏茵茵迅速地洗完所有碗筷,又把要带回家给林琼玉吃的食物打包好放到冰箱。蓝沐风被服侍惯了,本来是个挑剔的人,他由得夏茵茵在他的厨房里铿铿锵锵的弄着,基本上已经算是默许了夏茵茵拥有使用他家厨房的自由。
回到琴房后,蓝沐风让夏茵茵在琴房角落的单人沙发椅子上坐了,他则先走到谱柜前,抽出一本李斯特的谱给夏茵茵,翻到其中一页,夏茵茵低头看那上面写的是:Ballade。
又是一首叙事曲,只不过是李斯特作的。
「茵茵,你翻到里面的第二号叙事曲。」说时,蓝沐风又走到放CD的柜子前,找了一阵子翻出一张CD来,将CD放到音响里去拨放,几秒钟后,李斯特第二号叙事曲便从音响里传了出来。蓝沐风走到另一张双人沙发椅上坐下,跟着夏茵茵一起听。
曲子不算短,但夏茵茵一边对着谱一边聆听,很快地就爱上了这首时而澎湃汹涌,时而柔情蜜意的曲子,曲子结束时,她还觉得意犹未尽。蓝沐风关了音响,看夏茵茵的表情就知道她十分喜爱这首曲子。
「这首曲子妳应该可以弹得很好,我们就选这首曲子作为第二轮的曲目吧!」蓝沐风说。
笃定的口气让夏茵茵心下倒是有几分诧异:「蓝大哥,你是怎么确定我可以弹好这首曲子的?」
「凭我对妳的认识和直觉,应该错不了。」蓝沐风从音响处走回来时对夏茵茵说:「而且我想妳应该会很喜欢这首曲子,」说完,又自信地瞅着夏茵茵一眼,问:「是吗?」
「对,没错。」夏茵茵用力的点了两下头。
「那就练这首吧!」
「好。」
但是接下来蓝沐风摸着下巴,眼睛望着前方,脸上若有所思的样子。夏茵茵问:「蓝大哥,有甚么不对吗?」
蓝沐风沉吟了半响,说道:「这首曲子所弹奏的时间,大约是十二到十三分钟,正确时间则要视妳所诠释的速度而定。」
「那就是说,我若是只弹这首曲子,时间不够比赛所规定的十五分钟。」夏茵茵想起了下午蓝沐风所说的话,第二轮的比赛必须弹奏十五分钟。
「所以,我们必须再加上一首短小的曲子才行,我只是在想要添上哪一首曲子……」说时,蓝沐风整个人便陷入了沉思。夏茵茵不敢吵他。
片刻后,蓝沐风踱步到谱柜前,目光在放满谱的书柜上一排一排地搜寻着,似在寻找灵感,夏茵茵还是不敢打扰他,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望着他修长而又优雅的侧面出神。
结果似乎是徒劳无功,认真地搜寻完了一遍之后,蓝沐风转身对她对说:「茵茵,妳先去练这首新曲子,十点钟时我送妳回家去。至于剩下的那一首曲子,目前我还没有头绪,等想出来了再让妳练。」
「好。」夏茵茵拿起谱,走到钢琴前问:「我要练哪一台琴?」
「现在弹弹看Fazioli,从明天起妳可以自由决定要弹哪一台琴。」交代完毕,蓝沐风便出了琴房让她可以专心练琴。
夏茵茵怀着兴奋的心情打开了Fazioli钢琴的琴盖,从第一页开始练了起来。
这台琴的琴键同样灵敏,琴键比史坦威重了一点点,音色也是绝美,还带了点温润。
这首新的李斯特叙事曲约莫有二十几页之多,夏茵茵光是弹完一次就已经花了不少时间,还好练一首新曲子对她来说并非难事,所以到晚上十点钟蓝沐风进来时,夏茵茵已经练熟了一小部分。
并没有检查夏茵茵到底练得如何,蓝沐风说:「我先带妳回家,明天我早上一样九点钟在妳家楼下等妳。」
练了一整天的钢琴,夏茵茵累坏了,在蓝沐风的车上被温暖的暖气吹一吹,不知不觉的就进入了梦乡,这一觉睡得很沉,蓝沐风就由着她睡,等车开到了夏茵茵家的巷口前,他才轻轻摇着夏茵茵:「茵茵,茵茵……」
在睡梦中被轻轻摇晃,又听到有人低声唤她,夏茵茵慢慢张开眼睛来,昏暗的车内让她只觉得周围一片漆黑,因为睡得太沉,她竟然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口齿不清的低声呢喃着:「唔……这是哪里?」
睡眼惺忪迷濛,嘴上犹挂着香甜酣睡中的微笑,夏茵茵像极了一只刚睡醒的温驯小猫。
「这里是我车里,妳家到了。」蓝沐风嘴角带着浅浅的微笑,温和地说。
一听清楚是蓝沐风的声音,夏茵茵猛然间清醒了一大半,「我到家了?」瞇着眼睛东张西望了一回,是到家了没错,可是,自己竟然睡着了,便又惊惶地道:「哎呀!我,我竟然睡着了!」她觉得自己应该精神奕奕地坐在开车的蓝沐风身旁才是。
「这有甚么要紧?妳累了,睡着是好事,」蓝沐风安抚着夏茵茵说:「上楼好好休息吧,养足精神明天才能好好地练琴。」
蓝沐风话语中沉静平和的安抚果然奏效,夏茵茵渐渐冷静下来了。
「好,谢谢蓝大哥。」夏茵茵说。
黑暗中两人彼此对视着,蓝沐风的眼眸更加的深不见底,而夏茵茵的双眸却在刚睡醒的迷濛中隐隐闪烁着晶亮。
「我跟妳走到楼下的大门口。」毕竟时间晚了,夏茵茵住在巷子里,窄小的巷子里只有一盏微弱的路灯,蓝沐风放心不下。
「不,不用啦,蓝大哥……」
话还没说完,蓝沐风就已经开车门下车了,夏茵茵只好赶紧跟着下车。
巷口处,骤然间一团刺骨冷风捲来,她身子一抖,立刻完全清醒了过来。在公寓楼下铁鏽斑驳的大门前,两人互道了再见,直到她人进到门里转身回来关大门的那一刻,蓝沐风高挑的身影都还站在门前没有离去。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5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