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小妖精疼你_未婚先孕是不是很丢人

第十四章 (2) 相处与训练–年夜饭 五点钟的时候,蓝沐风準时走进琴房里来了,夏茵茵停止了练习,转头望着一进来就直接坐在另一架钢琴前的蓝沐风,只见他一只手臂平放在琴盖上,另一只手则放在大腿上,两只眼睛定定地朝夏茵茵看着,就是一副準备好了要听她弹贝多芬的神态。
「妳先弹第七首,弹完之后我稍微指点妳一下,妳再接下来弹第十一首。」蓝沐风指示她说。
一次要弹完两首贝多芬奏鸣曲的全部乐章,可以算是一件相当消耗体力的事,夏茵茵毕竟从没接受过严格的训练,今天又已经练了许久的钢琴,为避免手的肌肉会受伤的危险,蓝沐风觉得在两首曲子当中可以让她的手休息一下,所以弹完一首之后先稍作指点,讲解说话之间便是一种休息,然后再弹下一首。
等到两首贝多芬都弹完、稍微讲解完后,天色已经全暗,夏茵茵不知道是几点了,只觉得好累好累,她甩着两只发酸的臂膀,好想休息一下。
「我们弹第七首去比赛吧!」蓝沐风下了决定,同时又因为看出夏茵茵已经十分疲惫,便轻轻拍拍她的肩,说道:「我们先下楼去吃饭吧,妳应该要休息了。」
「晚上在蓝大哥家里吃饭吗?」夏茵茵本以为蓝沐风又会出门去吃饭。
「对,今天是除夕夜,我太晚订餐听了,根本订不到好的,所以只好打电话请放假回家的女佣人回来帮我们作一顿饭。」
两人边说边下楼,才到楼梯口,夏茵茵就闻到一阵饭香。及至下了楼到了餐厅处,只见餐桌上已经摆满了一道又一道的菜,一个中等身材,身上繫着围裙,头上梳着髮髻的中年大婶正巧在此时端了一碗汤出来,看到蓝沐风及他身旁的夏茵茵,立即满脸堆下笑来:「少爷,饭菜都做好了,您和您的学生快来吃吧!」
「茵茵不是我的学生。」蓝沐风似乎是忘记了要顾虑一下夏茵茵的心情,他话一说出口,就弄得夏茵茵有些困窘。
看到夏茵茵带着一丝怯生生和困窘的模样,蓝沐风自己立刻也有些后悔起来,觉得自己何必急着否认?儘管自己曾经说过自己不会收学生……
不过话说回来,倘若换作是杨晴朗说这句话,夏茵茵一定是会边开玩笑边毫不留情地反击:「杨大哥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你也不是我的老师啊!」但是此刻面对的是蓝沐风,夏茵茵没有办法像对杨晴朗那样对蓝沐风,总之,只要一在蓝沐风身旁,夏茵茵就会觉得自己变得有些不一样。
场面突然间变得尴尬起来。
「唉呦,少爷,接受了您的指导,难道不算是您的学生吗?」大婶宏亮的声音打破了尴尬的局面,她听似说得大剌剌的,实则帮夏茵茵打了个圆场,然后又对着夏茵茵笑咪咪的问:「妳叫茵茵,对吗?」立刻岔开了话题。
「对。」夏茵茵心生感激,立刻对眼前这位大婶产生了好感。
「我是李妈,」李妈一边自我介绍一边放下那一大碗热腾腾、冒着白烟的鸡汤,一只鸡横躺在烟雾瀰漫的热汤之中,看起来倒像是一只泡在温泉里的鸡:「妳可真是个有福气的孩子,可以让我们少爷对妳这么好。」
这位李妈亲切和善,态度热络,跟她说话夏茵茵感觉轻鬆自在,因此想都没有多想的就笑着回道:「我也是这么觉得。」
听了这回答,李妈禁不住「咦」了一声:「这么说,茵茵妳是知道我们家少爷的啰?」
「呃,甚么意思?」李妈这话叫夏茵茵摸不着头脑。
李妈望了一眼蓝沐风,只见蓝沐风正皱着眉头,李妈看他脸色不对,当下便改口笑道:「没甚么,你们快来吃吧!吃饱了还要练琴不是?」
「是啊!」
「肚子饿了吧?」
「是啊!」夏茵茵摸着肚子,马上又忘了李妈那句让她摸不清楚意思的话。
这时,从李妈围裙上的口袋中响起手机的铃声,李妈笑道:「这一定是我儿子来接我了。」说时一面接起电话:「喂,阿俊啊,你到了吗……嗯……车子停在门口了?好,我马上就可以出去了,等我一下。」
挂掉手机后,李妈对蓝沐风说道:「少爷,阿俊来接我了,菜我都做好了,饭后甜点煮好了在厨房里,水果切好了在冰箱里,吃完后,您只要把碗盘都收到水槽里,我明天可以叫阿俊带我来洗……。」
「李妈,我吃饱后就可以洗碗,那些碗盘留到明天再洗不好。」夏茵茵想都不想就自告奋用地说,这可不是犯了职业病?
「这……」李妈为难的看向蓝沐风,蓝沐风的眼光却望着夏茵茵,见夏茵茵正对自己咧嘴笑着,那笑容在纯真中又带了几分傻气。
「李妈,由得她吧!」蓝沐风这话虽是对李妈说的,但目光却还在笑得天真烂漫的夏茵茵脸上:「妳明天好好在家过年,就不用再上来我这里了。」
「我家是开麵店的,我非常会洗碗喔!」夏茵茵指着自己的鼻子,笑吟吟地对李妈说。


第十四章 (3) 相处与训练–肺腑之言 李妈走后,夏茵茵跟蓝沐风一同坐在餐桌前,夏茵茵望着满桌的年夜菜,嘴里不自觉地重複了好几次:「好丰盛啊!」。只见满桌上除了刚才李妈端出来的鸡汤外,还有石斑鱼、龙虾、绍兴醉鸡、乌参、鲍鱼……等。
「李妈真的放假去了吗?这满桌的东西,怎么能就这么变出来了?」夏茵茵在心中思忖着,不由得满心佩服。
其实她不知道蓝家对待下人一向宽厚,蓝沐风自己虽忘记要过年,但过年该有的年节奖金,以及另外给像李妈这种在蓝家几十年的忠僕额外办置年货的红包,蓝家更是给得相当大方。可以这么说,李妈虽是帮佣,但一家人也因为蓝家而日子过得不错,因此蓝沐风一通电话,李妈便毫不迟疑地将自己为自己家里採买的生鲜年货带了一些过来,另外有些东西则是这个家里本来就有备着的。
「别愣着了,快开动吧!」蓝沐风说。
美食当前,夏茵茵的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的叫,一听蓝沐风说开动,就不客气地拿起放在绍兴醉鸡那盘上面的公筷,先夹了一片鸡肉放进嘴里,顿时满满鸡肉的香味在口中飘散开来。
「哇,好好吃喔!李妈真是好手艺!」夏茵茵惊喜地对蓝沐风说。
「好吃就多吃点吧!」
接连着每一道菜都嚐了,没有一道不是极为美味的,夏茵茵又说:「蓝大哥,这李妈做菜的水準,简直是可以媲美古代皇帝的御厨了。」
蓝沐风默默一笑,并不多作回答。等到两人都吃饱后,桌上还留着许多剩下的食物,夏茵茵看着满桌吃不完的食物,转头对蓝沐风说道:「蓝大哥,让我把剩下的菜都冰起来,明天我还来这里练琴,明天我们可以吃。」
微征了一瞬,蓝沐风稍稍思索乖小妖精疼你_未婚先孕是不是很丢人了一下后说道:「隔夜菜对身体可能不是太好……」其实这只是藉口,因为蓝沐风没有吃隔夜菜的习惯,以往吃不完的饭菜都交由李妈打包回去吃了,但今晚李妈已经先走,所以这剩下的饭菜也是一个问题。
听蓝沐风的意思,这些菜是要倒厨余桶了,夏茵茵觉得可惜,歪着头想了想,便带着些微的小心谨慎,问道:「蓝大哥,可以请问你一件事吗?」
「问吧。」
「你在台湾的时候,都是李妈煮饭给你吃吗?」
「没有在外面吃的时候,就是李妈作饭。」
「李妈每餐的份量都拿捏得刚刚好吗?要是吃不完的时候怎么办?」
「李妈通常会把吃不完的带走。」
「那……」夏茵茵的眼睛忽闪了闪,小心翼翼地问:「我有个请求,希望蓝大歌听了别生气,如果你觉得不妥,可以马上拒绝我。」毕竟她觉得自己跟蓝沐风在钢琴上已有许多互动,但生活琐事上她还是对他一点也不熟悉。
「甚么请求?」
「若是你觉得吃隔夜菜对身体不好,可否让我把这些菜带回去给我阿姨当消夜?」一边问,夏茵茵一边闪烁着双眼注意着蓝沐风的表情有没有甚么变化。
「喔?」没有多大变化,只以小小的诧异了下而已。「可以啊,妳阿姨不介意吗?」
「不介意,不介意,」夏茵茵笑道:「我跟阿姨去给人家请过几次,每次她都会将吃不完的菜打包回家。」
「既然如此,妳就带回去吧!」
这一来,问题就解决了。
「谢谢蓝大哥。」夏茵茵开心地说。
看着夏茵茵开朗的笑容,蓝沐风心里不禁有些纳闷起来,因为从蓝沐风的角度来看,林琼玉对夏茵茵并不算好,但是夏茵茵却彷彿对这个继母一点怨言也没有,不但如此,还处处想着她似的。
「妳阿姨对妳并不算太好,但是我看妳还是挺在乎她的。」蓝沐风忍不住问道。
「毕竟这些年来都只有我和阿姨两个人相依为命啊!我不在乎她要在乎谁?」夏茵茵不假思索地说。
这话倒是蓝沐风不曾想过的,他听了以后不由得将目光移到夏茵茵身上。
在餐桌上晕黄的灯光之下,刚喝完热汤的夏茵茵两颊呈现出粉嫩的玫瑰色,衬托得她两颗黑珍珠般的眼珠子更加闪亮,而在这黑珍珠般的明眸中所闪动的,是她最单纯真挚的情感。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5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