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小嘴技术越来越好了_未婚先孕怎么说服爸妈

第十三章 有你陪着,不须害怕 (2) 「那好,接下来我要告诉妳比赛的规则和妳在比赛中必须弹奏的曲目,」蓝沐风微微一笑,点头接着说道:「预赛一共分为两轮,第一轮的曲目有所指定,参赛者必须弹奏一首巴哈平均律,一首萧邦练习曲,一首古典乐派奏鸣曲的全部乐章,全部演奏的时间是以十五分钟为限。」
「等等,蓝大哥,等等,古典乐派是……」夏茵茵的眼珠子咕溜溜转了两圈:「莫札特和贝多芬都是属于古典乐派的作曲家,对吗?」夏茵茵记得她在音乐课中有学过,但是她想要再确认一次。因为她每天都好累,上课打瞌睡也是常发生的事,连她最喜欢的音乐课也都曾经无数次的不小心进入梦乡……
「对,没错,」蓝沐风点点头,喝了口咖啡。
「呼,还好我没记错,」夏茵茵吐了口气,轻拍胸脯,露出带着几分侥倖,既开心又难为情,同时又有些佩服自己的笑容:「我上课差不多都在睡觉,好险还有印象。」
虽然很可爱,但是看夏茵茵因为侥倖答对了而沾沾自喜,蓝沐风估计她概念不是很清楚,答对只怕有一半是运气,因此又说:「不如我再跟妳解释一次甚么是『古典乐派』好了,妳听着。古典乐派是音乐史上的一个分期,时间上大约是在西元1750到1820年左右,风格上重视理性、对称、和谐,而海顿(注一)、莫札特、贝多芬就是那个时期最着名的代表作曲家。」
「是……」夏茵茵立即向海绵一般的吸收了蓝沐风所解释的,在她的心里,蓝沐风的话只怕比音乐老师还要更具权威性吧!
听完后,夏茵茵歪着头想了会儿蓝沐风所说的比赛规则,伸出手指来数着:「巴哈一首平均律或许要三到四分钟,萧邦练习曲虽然也不长,但也要花上几分钟,这就看弹哪一首而定了,还有一首奏鸣曲全部乐章……」霍地间抬起头来,疑惑地问道:「那如果我弹的曲子加起来超过十五分钟呢?因为那些曲子所需的时间加起来应该会超过十五分钟吧?」
「这倒不用担心,」蓝沐风道:「比赛时会有人专门计算时间,,妳听到铃声后停止演奏就可以了,不会扣分的。」
「好。」夏茵茵点点头。
蓝沐风喝了一口咖啡,继续说道:「第一轮比完之后会淘汰掉三分之二的人数,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能进入第二轮比赛。」
「啊,只有三分之一吗?听起来好难喔……」夏茵茵脸色一青,咬了咬下唇:「那么第二轮呢?曲目是甚么?」
「第二轮必须要弹奏两首曲子,一首是以浪漫乐派的曲目为限,另一首曲目自由,可以任意挑选乖小嘴技术越来越好了_未婚先孕怎么说服爸妈,时间上也是以十五分钟为限。」不等夏茵茵回忆对于浪漫乐派的定义,蓝沐风便立即先对她解释道:「浪漫乐派是古典乐派之后的时期,像妳弹过的萧邦、李斯特……等,都是这时期的代表作曲家。」
「好,我了解了,那我要选甚么曲子去比赛?」
「这正是我们今天要决定出来的,一旦决定出来了,就要赶紧努力练习了。等到妳通过了预赛,有资格进到真正的比赛时,我会再告诉妳要準备一些甚么曲子。」蓝沐风说这话时的口吻,倒是一副夏茵茵已经赢得进入真正比赛资格的样子。
虽然已经开始感觉到隐隐约约的一些压力,也没有信心自己能拿到进入真正比赛的资格,但夏茵茵再一次地告诉自己,不要多想,就和蓝大哥一起勇敢向前迈进吧!蓝沐风都这般有信心了,自己怎能没有信心?
「那我甚么时候要去报名?」夏茵茵问。
「这件事等过完年后我帮妳处里就行了,妳不用操心。」
「这样好吗……」夏茵茵踌躇着。
「妳只要专心练琴就好,剩下的事都不要操心,好吗?」蓝沐风说,语气虽然温和,但是却具备着那种让夏茵茵无法不去顺从,却又心甘情愿去顺从的威严。
两人对视着,一会儿后夏茵茵点点头,语调真挚地说:「好,谢谢蓝大哥。这一切的一切,都要谢谢你。」
「不必谢我,」蓝沐风拿起咖啡杯凑到嘴边,看着咖啡杯里的咖啡说:「要谢,就谢妳自己。」然后啜了一口杯里的咖啡。
这句话的意思,夏茵茵当下并没有意会过来,但她也没有追问下去。
注一:海顿 (Joseph Haydn,1732~1809) 着名奥地利作曲家,一生中创作了许多的乐曲,光是交响曲就有104首,一般人最为熟悉的例如「惊愕」交响曲。

第十四章 (1) 相处与训练–除夕 午饭结束之后,蓝沐风和夏茵茵两人一回到蓝沐风的家就直接上到二楼的琴房。
「现在还是用史坦威这一台琴练习,妳先弹巴哈平均律,按照我所勾选的顺序弹。」蓝沐风说着,自己在另一台Fazioli前坐下,把谱放在没有打开的琴盖上看。
顺序夏茵茵是记得的,她熟练地背完了每一首被勾选出来曲子,蓝沐风在听完后,每一首都稍微指点一二,然后才选出了他认为夏茵茵可以弹得最好的一首;选好平均律后,接着便是要选出一首萧邦练习曲。
萧邦练习曲虽然困难,但大部分夏茵茵都很熟,她依旧按照蓝沐风所勾选的顺序一首一首地弹过去。都听过一遍以后,蓝沐风把谱从琴盖上拿下来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一边翻着谱一边低头沉思,夏茵茵不敢吵他。
四周静悄悄地,除了蓝沐风翻谱的声音之外,周遭竟是一点声响也没有。
蓝沐风穿着一双黑色的皮拖鞋,左脚翘在右脚之上,深蓝色的袜子从脚上延伸到裤管里,夏茵茵的视线从那双黑色皮拖鞋开始向上游移,经过他修长的小腿、翻谱中的纤长手指,到他穿着深蓝色毛衣的宽阔胸膛,再到他抿着的嘴唇,最后到达了他低垂着的双眸,他浓浓的睫毛盖住了他的眼睛,夏茵茵只能看到那睫毛每隔几秒就优雅地眨一下。
多麽完美的一个人啊!夏茵茵在心中讚叹着。
静静地在翻谱的蓝沐风姿态异常优美,他不用说话,不用摆出任何迷人的动作神情,就已经拥有足以迷倒天下人的魅力和风采。再一次的,蓝沐风那种虽近在咫尺,但却又完美的遥不可及的感觉袭上夏茵茵的心头,就算此时此刻与蓝沐风单独共处一室,她还是恍恍惚惚的觉得这不像是真的……。
等待的时候因为无事可做,所以夏茵茵的心思意念才会因此而逮住了空档,缠绕在蓝沐风的身上胡思乱想一通。
终于,蓝沐风阖上谱,对夏茵茵说道:「茵茵,妳就弹作品十的第十首吧!」顺便也把夏茵茵由冥想中拉回现实。
这一首夏茵茵很喜欢,听到蓝沐风要她弹这首,她立刻点头连声说道:「好啊好啊!」
最后,只剩下一首古典乐派的曲目还没选出来了。
「只要是古典乐派的作曲家都可以选择,不过,我想先以贝多芬为主要选曲方向……」蓝沐风取下书柜中贝多芬两本厚厚的奏鸣曲,一会儿翻着谱,一会儿眼睛望向窗外凝眉思索,夏茵茵不敢吵他,静静地在一边等着。
后来蓝沐风又走到书柜旁,拿出抽屉里的一支铅笔,迅速在谱的目录上圈了两个圈,然后把谱交给夏茵茵,说:「妳把这两首练一练,记住,是全部的乐章,晚饭前我会上来,妳把它们弹一次给我听,我再决定要选哪一首。至于第二轮的曲目,晚上我们再来讨论。」
「晚上?」夏茵茵征征的,愣了半响,诧异道:「今天晚上是除夕夜,我得要和阿姨吃年夜饭啊!」
蓝沐风拿眼睛瞅着夏茵茵,「我昨天就和妳阿姨说了,今晚的年夜饭,妳要在我这里吃。」又问:「怎么?妳阿姨没有告诉妳?」
「啊!我跟蓝大哥一起吃年夜饭?」夏茵茵低呼一声,彻底从梦中醒过来了。
瞧夏茵茵吃惊的样子,蓝沐风以为她不愿意,便说:「如果妳不愿意,那我也可以在晚饭前把妳送回去。」
「不不不,」一听说要送她回去,夏茵茵急忙连声摇头否认:「我当然愿意留下来,我只是没想到我阿姨会说好而已。」心里一面稀奇林琼玉竟然会答应。
「妳阿姨昨天就答应了,」蓝沐风说:「既然如此,妳就先练琴吧,一切按照我的计画走。我五点上来琴房。」说完,带上房门就出去了。
夏茵茵翻开谱,发现蓝沐风所勾选的两首贝多芬奏鸣曲,一首是第七首,一首是第十一首,本来她还有些担心,因为她并不特别偏好贝多芬、莫札特等人的曲子,恐怕蓝沐风选到她不喜欢的,但现在蓝沐风所选的这两首她都颇为喜欢,因此兴高采烈地练了起来。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5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