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宝贝要深一点还是浅一点_未婚先孕孩子生下来

第十二章 童话公主 漂亮的房子、可爱舒适的琴房、琴声美妙如珠的史坦威钢琴……
彷彿从来没做过这么美好的梦,夏茵茵在由自己指尖中所流泻出来的琴声里神思恍惚地沉醉着,整个人轻飘飘地还以为到了人间天堂, 所以在这种心情之下,她根本没有好好认真练琴。
对夏茵茵而言,蓝沐风的家不啻就是一座童话中的城堡,她觉得能够被城堡主人亲自带过来,在这么舒适的环境里,弹着这连作梦都没有奢求过的好琴,还可以不用担心时间的问题,不用匆匆弹弹就得赶回家乖宝贝要深一点还是浅一点_未婚先孕孩子生下来去麵店里帮忙……这一切的一切,不是在作梦是甚么?
就在夏茵茵差点以为自己变成了童话中被父王母后宠爱的公主、以及令所有人艳羡的天之娇女时,把这一切像魔法一般变出来给她的「仙男」蓝沐风走进了琴房,用他那冰冷平静的语调说:「走吧!穿好外套跟我出去,我订了餐厅的位子,现在开车带妳出去吃饭。」
是餐厅不是麵店吗?唔……这听起来还是在梦中,梦还没有醒,太好了!夏茵茵轻飘飘地转身到沙发处去拿她丢在那儿的夹克,只不过在拿起夹克的那一霎那,那件廉价难看的半旧夹克淘气地提醒了她:公主可是不会穿这种难看的夹克的哟!她才突然好像有些醒了。
「动作快一点。」蓝沐风见她慢吞吞的,丢下这句话就先走了出去。
夏茵茵连忙穿上外套,跟着蓝沐风后面跑出琴房。
车子在山中行驶了一会,不久来到了比较热闹些的地方,转过几个弯,驶进一个花园里,来到了一间隐蔽在花草树木之中的餐厅。蓝沐风在花园里的停车场停妥车,便和夏茵茵一同下了车。
这间餐厅一眼就能看出是一家高档的餐厅,光是门口大气的装潢就已经不同凡响,夏茵茵跟在蓝沐风后面走着,心里突突的,从小到大,除了自家那间穷酸麵店、街边小吃和麦当劳,她从没进过稍微好一些的餐厅里去用过餐。
进到餐厅里,只见里面更是装潢得美轮美奂,连服务生的制服和态度都非常讲究。那些服务生似乎都认识蓝沐风,一见到他,都立即恭恭敬敬地喊着「蓝先生」。
其中一名服务生笑脸迎人的领着蓝沐风和夏茵茵到要给他们坐的位子上,一边走一边用受过训练的好听音调说:「蓝先生,我们特别为您保留了您最喜欢的位子。」夏茵茵听了,猜想蓝沐风是这裏的常客。
服务口中所说「专门保留的位子」,是一个在角落里靠窗边的沙发座位,座位看起来十分舒适,深蓝色的绒布沙发静静地发着淡淡的蓝光,铺着浅棕色桌巾的桌子上整整齐齐的放着两副精美的碟子和刀叉,还有两杯已经斟了八分满水的水杯。
坐下后,服务恭恭敬敬地问:「蓝先生,今天我们有一瓶2000年的波尔多红酒……」

不等服务生说完,蓝沐风便打断他道:「今天有小朋友在场,我不喝酒。」
那服务生瞄了一眼身上穿着略显土气,脸上表情有些怯生生的夏茵茵,眼中带着几分好奇和几一丝异样的神色,但对蓝沐风的态度仍是毕恭毕敬。
「没有问题,蓝先生,那么,我一会儿再过来帮你们点餐。」说完微微躬身走了。
华美的餐桌上,在蓝沐风和夏茵茵面前各放着一本硬皮、印刷精美的菜单,服务生走后,蓝沐风对夏茵茵说道:「看看妳要吃些甚么。」
夏茵茵打开菜单,也不先找要吃些甚么,两个眼珠子圆溜溜的只先把价钱都快速浏览了一遍,几页浏览下来,那些恐怖的数字吓得她立即阖上菜单。
瞧夏茵茵脸上的神情,蓝沐风心里已经猜出了八九分,便平和地对她说道:「茵茵,想吃甚么就点甚么,好吗?还是要我帮妳点?」
感受到了沐风要对她传达的善意,夏茵茵的心宽了些,想了会儿道:「那……让我再看一下菜单。」
「好,妳慢慢看。」蓝沐风瞇着眼睛微微一笑说。

第十三章 有你陪着,不须害怕 (1) 饭后,服务生为夏茵茵送来了一杯新鲜果汁,为蓝沐风送上一杯热腾腾冒着烟的咖啡。蓝沐风拿起咖啡杯轻轻啜了一口,夏茵茵坐在他的对面欣赏着他喝咖啡时举手投足间的高雅,觉得十分的赏心悦目。
「怎么了?有甚么不对吗?」突然意识到夏茵茵直直的盯着他看,蓝沐风在放下咖啡杯时问她。
「蓝大哥吃饭的样子好好看,我吃饭的样子就没有这么……优雅……」夏茵茵坦率地说了,说完自己又有些难为情地耸了耸肩,笑了一笑。
但是夏茵茵吃饭时的模样如何,蓝沐风压根就不在意,反而夏茵茵那种天真坦率之中又带着几分少女的羞涩,倒是十分可爱。蓝沐风微微笑了笑,说道:「这不重要。」
「嗯……」夏茵茵抿嘴也笑了笑。
「我们来说说钢琴比赛的事吧!」蓝沐风道。
喔,对了,这才是正事,夏茵茵差点忘了。「嗯,好。」夏茵茵连忙下意识的正襟危坐了起来。
蓝沐风不慌不忙地又拿起咖啡杯喝了一口咖啡,然后凝目正视着坐在他对面的夏茵茵说道:「妳即将要去的钢琴比赛,名字叫做『古典音乐大赛』,其实是一场开放给全台湾所有音乐班或是音乐科系的学生参加的比赛,一共有钢琴和小提琴两个项目,向来非常为音乐学子所重视。本来这样的比赛妳是不能去参加的,因为妳不是学习音乐专业的学生。
「但是今年我突然得知它们改变了比赛规定,为了发掘不在音乐科系里就读,但仍具有非凡音乐天分的学生,这场比赛将开放两个名额给非音乐科系的学生参加,两个名额分别是钢琴及小提琴各一名,一个月后的那场比赛,就是为选出一名钢琴和一名小提琴学生的预赛,也是全国性的,北中南的学生皆可报名参加,通过预赛的两名学生将可以参加六月份真正的比赛,不过倘若参赛的学生都程度不够好,这名额也是有可能从缺的。」
夏茵茵听了蓝沐风的描述,口里的果汁差点没给喷了出来:「甚么!原来是场全国性的比赛啊!」而且听起来好难,若是通过了预赛,之后竟然还要跟专业的学生比赛。夏茵茵突然有些害怕了起来,她怪自己当初一念之间沖昏了头,没问清楚情况就贸贸然答应了蓝沐风,难怪杨晴朗反应那么激烈。
不过,杨晴朗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没想到夏茵茵必须先参加的是预赛,蓝沐风这个人有时候因为性格的关係,说话总是常常省略或乾脆不谈。每次他和杨晴朗的谈天说话,其实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杨晴朗滔滔不绝的说,蓝沐风所说的话是万万不及杨晴朗的一半的。
蓝沐风继续说道:「参赛者的年龄限制是在15岁到18岁之间,妳的年纪刚好可以,但是妳会跟比妳还要年长的参赛者一起比就是了。」
想不到比赛的年龄限制是这种算法,而不是小时候在音乐教室里听到的,以在学就读的年级作为比赛的分组,这比赛果然不太一样啊!夏茵茵在心中思忖着,另一方面又还兀自担心着这一场「全国性」的比赛。
「喔……」夏茵茵支支吾吾的。
「怎么了?害怕了?」蓝沐风问。
夏茵茵诚实地点点头。
「不用害怕,」蓝沐风轻轻笑了一笑,注视着面带惊慌的夏茵茵说道:「妳就算不相信妳自己,也要相信我。妳相信我吗?」
夏茵茵望着坐在对面的蓝沐风,在他那一对如黑曜石般的深邃眸子里,闪耀着一股坚毅的自信。夏茵茵不觉又回想起那时候她在蓝沐风眼中所看到的火焰……不,她怎么可以对当初让她胸口燃烧发热的火焰产生质疑呢?为了那火焰,她怎么可以害怕退缩呢?
「我相信蓝大哥。」夏茵茵眼神和语气立即就表现出了坚毅的决心。
这蓝沐风是何许人也?除了他是杨晴朗的朋友、对音乐研究甚深、长年住在国外、以及家境富有之外,她对他是一无所知,甚至连他的职业是甚么都不知道,但是当他们在音乐里的时候,她相信他,毫无保留的、全然的相信他;况且更不能因为听到困难就退缩,而忘了自己当初答应去比赛的初衷。
所以说,就算这场比赛难如登天,她也是一定要去的。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5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