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宝贝腿张开让我进_未婚先孕女方父母生气

第十一章 山中别墅 (1) 隔天早上,天气相当的寒冷,夏茵茵穿上了一件厚厚的毛衣和连帽夹克,和林琼玉道了再见,八点五十五分就下楼去等蓝沐风,本以为蓝沐风此时还没到,没想到一下楼,就看到巷口转角处停了一辆黑色休旅车,在夏茵茵往巷口走去的同时,车窗就被摇了下来,车里的人向她招着手。
一张带着浅浅微笑俊美的脸庞,不是蓝沐风是谁!
夏茵茵连忙奔到车边,蓝沐风由驾驶座横过身来帮她开了车门,夏茵茵坐了进去。
「早安,蓝大哥,让你久等了,不好意思。」夏茵茵朝气蓬勃的说。
「是我早到了。早餐吃了吗?」蓝沐风问。
「吃过了。」夏茵茵回答。
打着方向盘的蓝沐风轻轻「嗯」了一声,当作是回应。因见夏茵茵没有要繫上安全带的意思,又道:「茵茵,繫上安全带吧!」
「喔,好。」夏茵茵连忙不熟练的扣上安全带。
经过这一阵子跟蓝沐风的相处,夏茵茵现在见到他已经是比起一开始时自然许多了,那种紧张拘束的感觉少掉了一大半以上,但是此时此刻单独跟蓝沐风两人坐在同一辆车上还是头一次,因此不免又有些不自在起来,心里正自琢磨着要找甚么样的话题来聊天以化解空气中尴尬的气氛时,忽然蓝沐风伸手打开了车上的音响。
钢琴音乐响起的同时,气氛立刻就起了化学反应,舒缓了许多。
「咦,这不是萧邦练习曲吗?」才听了几个音,夏茵茵马上就听出由音响里传出来的曲子是萧邦练习曲中的第一首。
「这一片CD全部是萧邦练习曲,这是Pollini弹的,妳仔细听听。」蓝沐风说。
「呃……Po……谁?」又是一个夏茵茵连听都没听过的外国名字。
「一位义大利钢琴家的名字。」只做了简短的解释,此后蓝沐风就只顾着开车而无话了。
这样也不错啦!夏茵茵心想,至少可以不用绞尽脑汁去找话题来聊天了,倒也轻鬆。
萧邦共作有二十四首练习曲,夏茵茵每一首都会弹,每一首都会背,既然蓝沐风要她仔细听,她就遵照蓝沐风的意思竖起耳朵细细地听着,连一个音也不敢遗漏。
车上的音响很好,CD里Po先生(夏茵茵只能这么喊他了,谁教外国人的名字都这么难记!)所弹的每一处细节夏茵茵都听得清清楚楚的,有些地方着实让她惊艳不已。
原来还可以这样弹啊!夏茵茵心想。
因为听得太认真了,以至于车窗外的景色夏茵茵都不曾留意,反正台北的街道马路都长得差不多,每天都在看,没甚么要特别欣赏的,一直等到夏茵茵赫然发现四周的房子都换成了山坡和树木时,车子已经是驶到了山上。
「蓝大哥,我们这是在爬山?」夏茵茵惊讶地问。
「对。」
「蓝大哥的家在山上?」
「阳明山。」
「喔!」夏茵茵一声低呼。
「专心把音乐听完,不要分心。」蓝沐风眉头一皱。
「喔,是……」夏茵茵不敢再分心,眼睛望着窗外的风景,耳朵用心听着音乐。
夏茵茵只有在很小的时候跟妈妈坐公车来过阳明山一次,所以对阳明山已经没有印象了。蓝沐风的车子往山上开了一段时间之后便开始东弯西拐的,几圈之后夏茵茵完全失了方向感。等到CD拨放完毕,又重头开始拨放不久后,车子终于在一栋别墅的大门前停了下来,蓝沐风开了大门,将车子驶进去花园的左边,一栋半隐藏在几棵绿叶凋零的枯树之后、共有三层楼高的白色宅邸映入夏茵茵眼帘。宅邸的左下角处是一扇铁捲门,蓝沐风拿着遥控器开了这扇铁捲门,将车子驶进去停好。原来这里是车库。
夏茵茵虽没有想像过蓝沐风的家会是甚么样子,但是眼前这一栋别墅倒是气派得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
别墅孤零零地矗立在山林之中,四周没有住家,最近的也要到前面的那条岔路之后才会看到零星的几栋房子。
「下车吧!」蓝沐风说。
车库的右前方有一扇门,那蓝沐风推开门走进去,夏茵茵跟在后头,经过一个可容纳两人的过道,从墙角处一转,一个明亮宽敞的客厅让夏茵茵眼前为之一亮。

第十一章 山中别墅 (2) 这是一个以白色为基调、採用新古典主义装潢风格的屋子,精緻却不过于雕琢,没有一般客厅过大而予人冰冷感受的缺点,反之,客厅中央的一块大地毯和墙壁上装饰用的大壁炉,都在冬天里增加了不少暖意。
一架的平台钢琴斜放在装饰用的壁炉旁,那架平台钢琴的尾巴看起来比杨晴朗店里的任何一架平台钢琴都还要长。
客厅的右边是一整片面对着花园的大落地窗,这面大落地窗不但带给了客厅充足的光线,还让在屋里的人可以由客厅的任何一处望到外面的花园。
花园不算小,景緻相当风雅别緻,地上种满了韩国草,沿着蜿蜒的踏脚石走到尽头处则有一个小池塘。虽然在寒冬里大部分的花草都是光秃秃的,但两株盛开的红梅俏生生的立在池塘的两侧,竞相绽放着她们那娇美的桃红色的花瓣,为这在冬天里毫无生气的花园添上了几许娇豔的色彩,景象倒也如诗如画。
这么漂亮讲究的房子夏茵茵向来只在电视上看过,现在亲身处在其中,一时之间不觉看傻了眼,直到蓝沐风拿了一双淡蓝色绒毛室内拖鞋要给夏茵茵换上时,夏茵茵才回神过来。
「蓝大哥,你家好漂亮呀!」夏茵茵讚叹地说着。
没有理会夏茵茵的讚叹,蓝沐风说道:「琴房在楼上,跟我上来吧!」
「楼上还有钢琴?」夏茵茵吃惊地问,她本以为客厅那架钢琴就是用来练习的了。
「对。」
夏茵茵跟着蓝沐风上到二楼,从楼梯间望去这二楼一共有三道门,蓝沐风走到第一道门前,开门时说:「这间是琴房,旁边是厕所,最里面那间是书房。厕所妳可以自由使用,但书房不要进去。」
不知道为什么,夏茵茵想到了蓝鬍子的故事……
进到琴房的瞬间又让夏茵茵感到耳目一新,她原本以为琴房也会与客厅一般是白色的,没想到琴房里的墙上都贴上苹果绿的条文壁纸,像春天似地清新。夏茵茵所不知道的是乖宝贝腿张开让我进_未婚先孕女方父母生气,原来这间琴房所装潢的风格与一楼是截然不同的。
琴房相当大,房间里放着两台平台琴,一张又大又厚的米白色的地毯铺在两台琴之下,两台琴分别对着两扇有着白色窗棂的窗子,窗上面挂着苹果绿的窗帘;琴房的两侧墙边各有一整排放满了书、谱、CD的大书柜,左下方角落里有两张绒布沙发和一张小茶几,右方另有一套看起来相当昂贵的立体音响。
「从今天开始,妳就在这个琴房里练琴吧!」蓝沐风对夏茵茵说
夏茵茵环顾四週,以为自己在作梦。
蓝沐风走到钢琴前,把两台琴都打开来,转身说道:「右边这台是史坦威,左边这台是Fazioli,妳用这两台轮流练。」
「甚么!史坦威!」夏茵茵睁大了眼睛。史坦威,她曾经听杨晴朗提起过,是一种非常棒的顶级钢琴;但至于另一台fa……甚么li的,她则没听过,但能出现在这里与史坦威共处一室,想必也是非常昂贵的好琴。
夏茵茵走了过去,在史坦威的琴键上随意弹了几个音,那钢琴触键之灵敏,音色之柔美,让夏茵茵差点没尖叫起来。
「妳赶紧把握时间练琴吧!先用史坦威练。」蓝沐风说。
夏茵茵坐到史坦威前搓着冰冷的两手,又从口中呼出暖气来暖手。今年冬天天气真的比以往要冷上许多,阳明山上又比平地更冷了,蓝沐风的家又大,才来没多久,她的手就已经十分冰凉了。
见夏茵茵坐在钢琴前搓手,蓝沐风走到书柜旁大开抽屉,拿出了遥控器对着墙上的冷气按了一下,夏茵茵看蓝沐风开冷气,连忙摇手说道:「蓝大哥,可以不要开冷气吗?我已经够冷的了。」
蓝沐风征了一征,忍住了笑说道:「这是暖气。」
「喔,是暖气……」夏茵茵怪难为情的,低下头来,话讲得比蚊子还小声。
蓝沐风走到书柜的另一边,从满满的谱堆中翻出两本谱,又各自在两本谱上用铅笔做上记号,对夏茵茵说:「中午之前先练习一下这两本谱里我所勾选的曲子,吃午饭的时候我再告诉你有关于钢琴比赛的事。」
夏茵茵低头一看,是巴哈平均律第一册和萧邦练习曲。蓝沐风把谱放到钢琴上后,便出了琴房,留下夏茵茵一个人独自在琴房里练琴。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5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