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宝贝真湿夹得我好爽!_未婚先孕偷偷把孩子生下来

第九章 冲突与决定 (2) 《古典音乐大赛》,这是一场古典音乐界相当看重的比赛,比赛中的评审,则都是古典音乐界里的大老或是有成就的年轻新秀担任,水準相当之高,但凡学音乐的年轻学子中成绩较为优秀的,都会跃跃欲试,想要报名参加,只要能在比赛中打败无数强劲的对手脱颖而出,就会被视为是一项极高的荣誉,受到古典音乐界的重视,为将来的成功铺路,踏出第一步。反之,若是本身程度不够好的学生来参加比赛,就只能是来闹闹笑话了。
也正因为如此,杨晴朗的担忧也不是不无道理。夏茵茵年纪尚小,又不是古典音乐圈里的人,不懂这些事也就罢了,难道蓝沐风也不懂吗?要比赛,也可以随便找些小型的业余比赛,轻轻鬆鬆的去比就好,何必要参加这种大型的专业比赛呢?虽然说他觉得茵茵去不一定会闹出甚么笑话来,但要在众多优秀的音乐学子当中一起去被无情残酷的评比,这又是何苦呢?
「既然决定去参加比赛,我们就要把握时间练习,」蓝沐风说:「首先我要先选好妳比赛时所要弹的曲目,只不过我听你弹过的曲子有限,今天还不能马上决定曲目,妳能先把我要妳练的拉威尔和德布西弹一次给我听吗?」蓝沐风坐到椅子上翘起脚,两手十指交握放在大腿上,已然是準备好要听夏茵茵弹琴了。
「先弹德布西吧!」他说。
「好。」夏茵茵準备好,便按照顺序,先弹了「印象」第一集,然后是第二集。蓝沐风眼光望着天花板,认真地听着。
由此看来,三人之中,杨晴朗显然是多余的了,他看着他们两人沉浸在音乐之中,全然忘记了他的存在,但这里可是他的地盘呀!杨晴朗在心里默默地感叹了一回,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下去地下室做他自己的事了。
在花了二十几分钟后,蓝沐风终于听完夏茵茵的弹奏,夏茵茵侧过身来看他,他摸着下巴沉吟了一会,说道:「妳应该有些地方还没弄懂。」
一说就说到了夏茵茵的心坎里,「对,对,」夏茵茵点头如捣蒜,立刻翻开谱指了好几处说:「这里,这里,还有这里……为什么我总觉得弹不好?」
「这里妳感觉像甚么?」
「水的波光。但是我总觉得我弹不出那种感觉。」
「妳这样试试看。」蓝沐风走到了另一架钢琴前,打开琴盖示範了一小段。「妳的手腕要这样动……」
只见蓝沐风的手腕轻转,顷刻间,夏茵茵宛若就到了水的世界。
然后她试弹了一次,不太成功,蓝沐风放慢动作做了一次给夏茵茵看,夏茵茵依样画葫芦的试了试,果然渐渐的有波光在她眼前出现,她高兴得转头过去望着蓝沐风,见蓝沐风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这天下午,他们只练完了德布西,拉威尔还没有时间练习就已经到了要回麵店的时间了。
「蓝大哥,我必须要回去麵店里帮忙了,」夏茵茵万分依依不捨的收着钢琴与琴谱。

「那好,剩下的我们明天再弹。」蓝沐风说。
这个时候,杨晴朗从地下室上来了,听到蓝沐风说明天再弹,连忙欸了几声跑过去说道:「沐风你忘了,明天我不开门,要到过年后才开门。」
蓝沐风眉头不觉皱了起来,没错,他的确又忘了这件事。这本是一桩无关紧要的小事,但却会严重影响他和夏茵茵的练琴进度,如此一来可就不是小事,而是天大的事了。
「没关係,蓝大哥,我们过年后再练习。」夏茵茵黯然地说。

第九章 冲突与决定 (3) 默默地看着夏茵茵收拾东西,忽然蓝沐风说道:「茵茵,明天我一早去妳家接妳,晚上再把妳送回家去。」
这话夏茵茵没听懂:「要去哪里?」
「我家。」蓝沐风说:「过年这期间,妳每天到我家来,用我的琴练琴,一天可以练上八小时。」
夏茵茵还没惊叫,那杨晴朗就已经先跳脚了:「沐风!」
「这……我阿姨不会答应的。」夏茵茵心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林琼玉。
「我等一下就去和她说。」当蓝沐风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好像他在说「我等一下就去吃饭」那样简单。
但是夏茵茵面有难色,她不是不愿意,而是林琼玉怎么可能放她走?
「沐风,这样不好吧?」杨晴朗从旁说道:「你也知道茵茵家里的情况,茵茵根本没办法为自己作主,你是不是该为她想一想?」他试图由夏茵茵的立场帮她说话解围,至少他自己认为这是在帮她。乖宝贝真湿夹得我好爽!_未婚先孕偷偷把孩子生下来
「为了练琴,有何不好?」蓝沐风冷冷地说,一脸的不以为然。「更何况,茵茵已经答应了要去比赛了,对她而言,现在还有甚么比比赛更重要的?」
「不是人人都像你一样,为了音乐可以不顾一切。还有,你要怎么对她阿姨开口说过年期间你都要把茵茵接到你家去练琴?」面对蓝沐风的不以为然,杨晴朗不禁有些恼火起来。
「直接说明。」
「万一她阿姨不答应呢?」
「不会。」
「你哪里来的把握?」
「不是我有把握,而是一定要这么做才行。」
「为什么非得这么做不可?」杨晴朗的声调越来越高,因为这已经不光是因为蓝沐风要在过年期间把夏茵茵从她那苛刻的继母身边带走,会引响到夏茵茵和她家人相处的问题了,而还是蓝沐风为什么非得这么固执和一意孤行?他是茵茵的甚么人,凭甚么帮她安排这么多的事?
从小到大,蓝沐风那不把旁人放在眼里,唯我独尊的傲气,不总是会把他惹得火冒三丈?纵然蓝沐风的才华世间罕见,也的确值得他如此骄傲。
「就是得这么做。」蓝沐风连一句解释都不愿多说。
看!就是这种态度!那种不可一世的神情!
「给我一个理由!」杨晴朗几乎要咆哮起来了,从他们在「讨论」钢琴比赛的事情起,他就已经在忍住他的脾气了。「你有甚么权力做这些事?」
不甘示弱,蓝沐风紧接着杨晴朗的话之后大声回道:「你忘了我告诉过你的事了吗?」
「甚么事?」杨晴朗吼着。
「天赋!」蓝沐风只大声回答了这两个字,简单,而又凛然。
这两个字像闪电一般划过两人当中,骤然间两个人都同时静默了下来,一声不吭的怒视着对方。
上回蓝沐风在地下室里对杨晴朗说的话在他耳边一字一句地迴响起来:「茵茵是块未经琢磨的稀世宝玉,她已经有了一切这世上想把钢琴弹好的人所拥有的惊人天分,只要有人好好的来雕琢她,为她铺路,茵茵他日必成大器。」
看来良马果真需要伯乐!听夏茵茵弹琴这么多年,杨晴朗只觉得她在没有老师教导的情况下可以弹得丝毫不比学音乐的学生逊色,实在难得,但这世上弹琴弹得好的人太多了,有音乐天分,这也并不是甚么稀奇的事。可是他也相信蓝沐风,他知道蓝沐风不可能看走眼。
在旁边听着蓝沐风和杨晴朗为了她而争执的夏茵茵不禁湿了眼眶,「蓝大哥,杨大哥,你们别吵了,好吗?」
看到夏茵茵眼圈儿都红了,杨晴朗不禁有些后悔自己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脾气,他退一步想,自己不是也没有权力阻止蓝沐风来帮助眼前这个无父无母的小妹妹吗 ?或许蓝沐风的安排虽然看似无理,其实却是对的呢?
「沐风,对不起……」杨晴朗软化了自己的态度。
「我也激动了……」蓝沐风的语气也和缓了下来。
火药味终于解除了。
「茵茵,妳阿姨的问题交给我解决,好吗?」蓝沐风温和的对夏茵茵说。
「嗯……」夏茵茵眼中噙着泪水点头。她觉得很感动,除了在天堂守护着她的妈妈之外,原来这世界上还有人关心她。
这时,墙上的钟已经指着五点钟了,杨晴朗一发现五点钟,立刻用手指着墙上的时钟,夏茵茵往墙上一看,不觉惊叫一声,慌忙要走。
「茵茵!」蓝沐风叫住夏茵茵:「我先开车带妳回去,顺便见见妳阿姨。」语毕,蓝沐风一手拎起大衣,一手拉了行李箱先行走出乐器行。夏茵茵匆匆和杨晴朗道了再见,跟着蓝沐风的后面跑了出去。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4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