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宝贝真湿夹得我好爽纪凌烟_未婚先孕以后会幸福吗

第八章 突然离开 (2) 望穿秋水,就这么引领期盼到了除夕前一日,夏茵茵本以为蓝沐风必定是留在美国同他的家人一起过农曆新年,已经做好心理準备要放弃等待的时候,蓝沐风竟然毫无预期的、如风一般的出现在她眼前了。这次,连杨晴朗都吓了一跳。
看蓝沐风由拎着行李计程车上下来,一脸风尘僕僕,杨晴朗惊道:「天啊!沐风,你……不会是刚下飞机吧?」
「你说对了,我一下飞机就直接过来了。」蓝沐风回答时,顺带望了杨晴朗身旁的夏茵茵一眼。
朝思暮想的蓝沐风终于回来了,夏茵茵喜不自胜,高兴得都快流泪了。
但是看着喜出望外、眼眶中隐隐有些泪水的夏茵茵,蓝沐风却是于动于衷。他仍然连句寒暄的话都没有就直接了当地问夏茵茵:「我留给妳的那两本谱都练完了吗?」
彷彿已经习惯了蓝沐风的开门见山,夏茵茵一点也不意外的用力点着头:「都练完了。」她望着蓝沐风,漆黑的眼眸闪烁着。
「那好,弹给我听吧!」蓝沐风把行李靠着墙壁放好,脱下大衣顺手就搁在行李箱上,转身拉过一张椅子来。
两人一拍即合,夏茵茵毫不犹豫地说了声「好」,立刻坐到了钢琴前準备要弹。
一旁的杨晴朗本来还在状况外,现在突然了解了蓝沐风来他这裏的想法和意图,便呼道:「我的天,沐风,你坐了那么久的飞机,现在才刚下飞机,连家都没回,马上就过来我这里就是为了要听茵茵弹琴吗?」
「是的。我猜她这个时间会在你这儿,况且耽搁了两个星期,我很想知道茵茵弹得怎么样了。」
「你那么担心干嘛,茵茵又不是音乐班的学生!」
「不行吗?」蓝沐风冷冷地说。
被蓝沐风的冷然打了一掌,杨晴朗有些无奈,两手一摊说:「可是,你就算现在指导她也无济于事呀!明天就是除夕了,从明天起我会关门一个星期,茵茵她根本没有琴可以练,你今天指导她,又有甚么用呢?」
「关门一乖宝贝真湿夹得我好爽纪凌烟_未婚先孕以后会幸福吗个星期?」蓝沐风淡然的目光中出现了一丝惊讶的神色。
「正确说来是关门九天。沐风,难道你忘记有过年这档事了吗?」
等到眼神中那一丝惊讶的神色渐渐消失之后,蓝沐风才淡淡地说了一句:「我倒还真是给忘了。」
倘若身旁有椅子,杨晴朗可能要一屁股的跌坐在椅子上了。「唉……」杨晴朗一个劲儿的摇头叹气:「你就是这样,从小到大,只要说到音乐,你就把这世界上的事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就算是天塌了你也不管。」
「关门九天……」蓝沐风哪里听杨晴朗说话,自己陷入了沉思。
「你坐了那么久的飞机,现在休息一下吧!」杨晴朗好心劝道。
「不能休息,没有那么多时间。」蓝沐风一口回绝。
「为什么?」
「因为茵茵要参加一个月后的一场钢琴比赛。」
此语一出,杨晴朗和夏茵茵都不约而同的愣住了。
「呃……你这是甚么意思?」杨晴朗一头雾水,夏茵茵当然也是。
蓝沐风转过头去看着夏茵茵,问道:「茵茵,一个月后妳愿意去加钢琴比赛吗?」
「我……去参加钢琴比赛?」夏茵茵愕然的看着蓝沐风结结巴巴地问。
「对。」蓝沐风注视着她说。「钢琴比赛。」
当他再一次说「钢琴比赛」这四个字时,他的脸上虽没有甚么明显的表情,但一种殷切而又热烈的期盼却在他深不见底的眼眸中隐隐约约的闪动着。
在夏茵茵的头脑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杨晴朗已经先喊了起来:「蓝沐风,你在说甚么?」
「我在说钢琴比赛。」蓝沐风淡然地回应着惊异的杨晴朗。

「你倒是说说,是个甚么样的钢琴比赛?」
「古典音乐大赛。」
「这不是废……」话字还没出口,杨晴朗的喉咙便突然梗塞住了,他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望着蓝沐风:「你是说,那个由国家音乐厅主办,每两年才举办一次的《古典音乐大赛》?」
蓝沐风抬起下巴,朝惊讶不已的杨晴朗点点头。
「这可是个大比赛啊!」杨晴朗差点没跳了起来
「是又如何?」扬起眉毛,蓝沐风一脸傲气的说。

第九章 冲突与决定 (1) 被夹在「受到惊吓」的杨晴朗与「态度冷静」的蓝沐风中间,夏茵茵好不容易终于意会过来「钢琴比赛」这四个字的意义了。
「钢琴比赛!」这次换她惊呼:「蓝大哥,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在蓝沐风表情严肃,那张俊美的脸庞上一丝笑容也没有,的确不像是在开玩笑。
「可是……我从小到大都没参加过钢琴比赛,我……我行吗」夏茵茵嚅嗫着,觉得这简直是天外飞来一笔。
「这不是问题。」蓝沐风说。
「怎么不是问题,光是报名费就有问题。」杨晴朗大声插嘴道,他太清楚夏茵茵的经济状况了,一个连一百块钱都要存上好一阵子的孩子,怎么可能拿得出几千块钱的报名费?
「这更不是问题。」蓝沐风想都不想就回了杨晴朗的话。
当了这么多年的好朋友,杨晴朗懂他的心思,他是要帮夏茵茵付报名费。好,就算报名费没有问题,但是,这么大的一场比赛,夏茵茵全无经验,没有指导老师,又没办法好好练琴,这要怎么去比?还有,夏茵茵能去吗?她愿意去吗?
「沐风,你……」杨晴朗直抓头:「你好歹也问一下茵茵本人的意愿吧?她又不是你的小孩或妹妹,你叫她去她就得去!」
蓝沐风立刻转过头去,用一种不太像是询问的口气问夏茵茵:「妳愿意吗?」
突然间被问到自己的意愿,夏茵茵迟疑着:「我……我能去吗?」她从来都不敢奢望这种事情,甚至连想都没有过。小时候王老师曾经跟妈妈提议过让她去参加比赛,但是妈妈却因为报名费的事而回绝了。妈妈说,两千块的报名费,可以买好多本谱了。
「当然能。」蓝沐风毫不迟疑地答覆着夏茵茵。
「可是我没有老师,都是自己乱弹……」夏茵茵还真不知道蓝沐风对她是哪里来的信心。
「我来教妳。」
「啊!」
「我教妳。妳只要告诉我,妳愿不愿意。」
有几秒钟的时间三个人突然都静默了下来。夏茵茵站在钢琴和钢琴椅子的中间,蓝沐风站在钢琴的侧边,他的右手放在钢琴上,夏茵茵看着他右手那五只修长,却又因为长期弹琴而骨关节突出的手指,再望向正定定的注视着她的蓝沐风。
就在这一刻,这一分这一秒,夏茵茵看到了,并且深刻地感受到了,那一份深藏在蓝沐风眼底却又热烈鼓动的殷切期盼,那就像是被掩埋在冰山之下的火焰,一种能够魅惑人心的火焰之舞,夏茵茵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就跟着那跳动中火焰的节奏一起舞动了起来。她感到胸口一阵发热。
是的,她愿意,她当然愿意!
不过,杨晴朗似乎丝毫不被那炽热的火焰影响,反而抢在夏茵茵回答蓝沐风之前,杨晴朗便急着对她说道:「茵茵,比赛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更何况那是一个很难的大比赛,妳要考虑到自己的状况,若是不愿意,可以拒绝,千万不要免强自己。」
蓝沐风不客气地斜睨了杨晴朗一眼。
夏茵茵当然知道杨晴朗是为她着想,怕她若是贸贸然的就答应,恐怕会无法承受比赛的压力,因为她自己本身生活上的压力就已经够大了。
但是夏茵茵的心已经被那火焰牵引住了,虽然去参加那种比赛会要承受些甚么她还不能想像,但答应去比赛,不啻就是意味着钢琴的进步和与蓝沐风多一个月时间的相处,她还想要一窥那火焰的秘密,她怎么可能拒绝呢?
见夏茵茵没有即刻回答,蓝沐风说道:「如果妳需要时间考虑的话……」
「喔,不,蓝大哥,我愿意。」夏茵茵不顾打断蓝沐风的话,急忙表明了自己的心意,深怕自己还没说愿意之前,蓝沐风就先反悔了。
这让杨晴朗更加的讶异了,他张着嘴看着夏茵茵,惊讶地说不出话来,老半天才问了句:「茵茵,妳确定了?」
「我确定了。」夏茵茵肯定地说。
蓝沐风眼中浮现出一丝笑意,杨晴朗却是乾瞪着两只眼睛呆站着。
「不过,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夏茵茵忽然将眉头一皱:「就算我想去参加比赛,我阿姨她也不一定愿意让我去。」
「妳阿姨的事让我来解决,妳若只要专心练琴就好,剩下的事一概不用担心。」
「……?」夏茵茵一脸疑惑地看着蓝沐风。
「相信我,我一定会想办法帮妳解决。」其实蓝沐风没有接触过林琼玉,他怎么会有一定能说服林琼玉的把握?这全是因为他决心强烈,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达成让夏茵茵去参加钢琴比赛这件事的缘故。
夏茵茵点点头,她愿意相信蓝沐风,她想要相信蓝沐风。
一旁的杨晴朗将眼睛瞪得更大了,从蓝沐风看到夏茵茵,又从夏茵茵看到蓝沐风,这整件事情是不是来得太突兀了?
「你从刚刚起就把眼睛瞪得那么大,不累吗?眼睛不乾吗?」蓝沐风在最后时冷冷地说了这么一句,让夏茵茵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4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