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宝贝真湿夹得我好爽总裁_未删节小说洛公子

第七章 渐生依赖 (3) 到了周末,蓝沐风在星期天的下午来了,这次,他一来就拉了一张椅子到夏茵茵的身边坐着,把夏茵茵放在谱架上的谱放到自己的大腿上,意思是要她用背的。夏茵茵仍是有些紧张,但同时又满怀期待,她认真的弹了一遍全部的曲子,先是前五首萧邦练习曲,然后是第一号叙事曲,全部弹完后,她立刻回过头去,等着蓝沐风下评语和给她指教。
蓝沐风按照夏茵茵弹的顺序,一首一首的给了她一些简单的意见,夏茵茵则是按照蓝沐风所说的,一样一样的做好。
每一处被蓝沐风指出来的地方,夏茵茵总是很快的就能改正好,夏茵茵还发觉,蓝沐风所纠正她的地方,不但改善了她的问题,让她弹起来更得心应手,还让她感觉自己更往前迈进了一大步,她觉得,她对于音乐的视野彷彿在蓝沐风简短的几句话里就拓宽了许多。
「下个周末,把第二首练习曲的速度再加快,另外弹两首巴哈平均律和萧邦第二号叙事曲。」蓝沐风语气虽从容平静,但却像是帝王的命令一般让夏茵茵无法违抗。
巴哈平均律夏茵茵很少弹,比较没那么熟悉,而萧邦第二号叙事曲是全新的,此时学校快要期末考了,不仅功课变多,考试也变多,但是夏茵茵为了要练好蓝沐风所交代的曲子,没办法练琴的时间就把谱拿回家背,满脑子装得都是音符,差不多已经把期末考的事情丢到一旁了。反正从国中起就没办法好好念书,所以念得是不怎么样的高中,考不好,也无伤大雅,至于大学的事,她无法有太大的期望,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不要是太差的大学就好了。
转眼又到了下个周末,夏茵茵完成了蓝沐风所交代的曲子,蓝沐风依旧是在星期天的下午到来,坐在一旁,翘着腿,听完了全部的曲子,然后照例指点了几个地方。
结束前,蓝沐风交代着:「下个周末,把萧邦第四首练习曲再弹一次给我听,记住,要弹出疾风一般的感觉。另外,第二号叙事曲也要再弹一次,除了这两首,再弹一首莫札特奏鸣曲,要全部乐章乖宝贝真湿夹得我好爽总裁_未删节小说洛公子。」
「哪一首?」夏茵茵问。
蓝沐风正要回答,杨晴朗走过来,说道:「沐风,茵茵要期末考了,恐怕不能应付这么多曲子。」
「我不这么觉得。」蓝沐风冷冷地说,冷得不近人情。
「杨大哥,期末考我已经準备好了。」夏茵茵生怕蓝沐风下个周末不来了,所以连忙昧着良心说期末考没问题。
杨晴朗如何不知?但他一连几个周末都看蓝沐风来指导夏茵茵,又见夏茵茵俨然已经把蓝沐风当作老师一般,心里不免有些发愁起来。他把蓝沐风拉到地下室去,独留夏茵茵一个人在上面。他们俩人在地下室里究竟说了些甚么,夏茵茵无从得知,只知道当他们再走上来时,杨晴朗显然是已经被蓝沐风说服了,或者说,他根本拿蓝沐风没辙要来的更为贴切。
「茵茵,妳弹莫札特KV.333(注一)。」蓝沐风对夏茵茵说。
「我知道了。」夏茵茵走进办公室里,翻到了KV.333那一首曲子,在左上角折了一折,以免自己忘记蓝沐风的交代。
几天之后的期末考果然考不好,说不在乎是骗人的,但眼下她更在乎的是蓝沐风的指导。
接下来就是寒假了,夏茵茵对寒假并无期待,反正她都要在麵店帮忙。反而是星期天能够接受蓝沐风的指导这件事,彷彿倒成了她人生中唯一的期盼了。
不料,这个星期天下午蓝沐风竟然失约了。
注一:莫札特的作品都以KV作为编号。

第八章 突然离开 (1) 「沐风的妈妈突然病倒,他的家人打电话来叫他立刻回美国去,昨天沐风匆匆忙忙地买了机票就回去了,根本来不及告诉妳。」这是杨晴朗对于蓝沐风的失约向夏茵茵所作的解释。
「甚么?蓝大哥回美国了?」夏茵茵先是感到一阵的惊讶,随之而来的,便是那如排山倒海而来的失望之情。
「因为事发突然,所以他要我替他转告妳。」杨晴朗手插在口袋里说。
「蓝大哥还会回来吗?」
「应该是会的,但是甚么时候回来就要看他母亲的身体状况了,所以他没有告诉我回来的日期。」
「这样啊……」夏茵茵的心情可以说是荡到了谷底,失望到不想说话了。
看到夏茵茵脸上的失望表情,杨晴朗拍拍夏茵茵的肩安慰她:「妳先别难过,跟我进来,有样好东西要给妳。」
对这样「好东西」并不抱着任何期待的夏茵茵,垂头丧气地随着杨晴朗进了办公室。杨晴朗走到办公桌边,拿起桌上的两本谱递给夏茵茵,对她说道:「这是沐风昨天拿来给我的,要我交给妳,希望妳练习里面的曲子。他怕妳不知道是甚么曲子,还写了张字条给妳看。」说完又从桌上拿起一张字条交到她手中。
那张字条上面用中文草草的写着:拉威尔(注一)「库普兰之墓」、德布西(注二)「印象」第一集与第二集,字迹看起来像是在匆忙之中写下的。
「所以这是蓝大哥要我练习的两本谱?」
「沐风说了,要妳两本全部练完。」
本来刚刚还陷在极度失望的心情之中,但此时一拿到蓝沐风为她特别留下的这两本谱后,夏茵茵彷彿又看到了一线希望。她心里想道:「蓝大哥既然留下谱给我,还叫我练习,就表示他一定会回来;还有,蓝大哥只留了两本谱,他知道我一定很快就可以练完,这就表示他不会在美国待太久,而且回来后一定会来听我弹。那么,我可得要好好练习这些曲子了,千万别叫他失望。」如此一想,心情豁然开朗,脸上又恢复了笑容。
谱的旁边还有两张CD,杨晴朗也一併交给了夏茵茵:「沐风还说,妳没弹过拉威尔和德布西,所以叫妳听一下CD,也不至于一点头绪也没有。」
「谢谢蓝大哥。」夏茵茵拿起CD左右翻看,又把谱和字条、CD揣进怀中,心中又是开心又是感激。
「妳就好好练习,沐风那边有甚么消息我会再告诉妳。」
夏茵茵拿了拉威尔和德布西这两本新谱,走到钢琴前面开始练习了起来。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转眼间就到了农曆新年,这是寒假的最后一个星期,比起元旦,农曆新年似乎更为热闹,除了开心之外,大家面上还多了一份喜气,街道上商店里总是随耳便可听到欢欣鼓舞的过年音乐,让路过的人心里无不染上那一份喜气。
小时候的夏茵茵每年最喜欢的节日的就是过年了,但是现在的她,却满心的希望不过年不要来。
从前妈妈还在世的时候,妈妈总会带她去外公外婆家过年,夏茵茵还有一个舅舅,舅舅也会带表弟表妹回到外婆家,大家团聚在一起,气氛十分热闹。
妈妈死了以后的几年当中,外公外婆也相继去世。因为舅妈是香港人,在舅妈的游说之下,前几年舅舅便携家带眷的离开台北到香港去做生意,听说是在深水埗卖鱼蛋,长年住在那裏,就算是过年过节也没有回来过,和夏茵茵几乎是断了联繫。
至于爸爸那边,那就更别提了。爷爷奶奶早死,夏茵茵打小就没见过他们,爸爸又是独子,在爸爸当了古惑仔以后,夏茵茵听说爸爸的亲戚们就都与他断绝了来往,所以夏茵茵从来没有见过夏家的任何亲戚。
打从林琼玉嫁给夏鑫旺起,她就没带夏茵茵去见过她自己的家人亲戚,因为每逢过年过节,林琼玉也只是跟几个带着风尘味的姊妹淘通宵打牌,从没见她回过娘家,平日里,她也绝口不提娘家的事。
所以,过年对夏茵茵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徒增伤感的年节罢了,比起平常日,更显得孤寂与凄凉。
更惨的是,过年期间,杨晴朗是不开门做生意的,因此夏茵茵无琴可练,这就表示,过年期间,她在这个世界上最喜欢做的事,也必须跟着过年一起休假。
寒假的头两个星期,夏茵茵就把拉威尔和德布西那两本谱都练熟了,只是曲中有好些地方她不能明白,她反覆听了蓝沐风给她的CD,却总是觉得不能融会贯通,她知道她的踏板出了问题却不知如何使用,她觉得她弹出来的音乐总是差了一点味道,总是有那么一点的不对劲,但是就是不知道问题的癥结点在哪。
她每天都眼巴巴地期待着蓝沐风的出现,一心期望着蓝沐风能为她解除心中的疑惑与问题。但蓝沐风就是无消无息……
(注一) 拉威尔 (Maurice Ravel,1875-1937) 法国作曲家、钢琴家,与德布西同为印象乐派的代表作曲家,但音乐风格又与德布西迥异。他的许多管弦乐作品相当优秀,钢琴曲也十分杰出,其作品皆独具匠心,细腻优美。
(注二) 德布西 (Claude debussy,1862-1918) 法国印象乐派作曲家,其音乐风格受到印象画派的影响。做有许多杰出优秀的管弦乐作品与钢琴曲。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4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