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宝贝把葡萄从下面一个个挤_木马play惩罚bl

第七章 渐生依赖 (1) 回到家已经是三更半夜了,林琼玉老早睡下,当夏茵茵经过她半掩着的卧室门口时,听见了林琼玉轻微的鼾声。夏茵茵垫起脚尖蹑手蹑脚的走回房间,换了睡衣爬上床,然而一颗心还沉浸在刚才与蓝沐风、杨晴朗一同跨年庆祝的气氛之中,蓝沐风的琴声和眼神不断的在她脑海里盘旋,一闭上眼睛就能听见看见,缠绕着她无法入眠。
既然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夏茵茵索性不睡了,打开书桌上的小檯灯,坐在床上拿起蓝沐风要她读的那本书来读。
书中对于萧邦四首叙事曲先做了一个简短扼要的说明,它们是萧邦由波兰诗人米基维克斯的诗作中得到灵感而作的曲子,其中夏茵茵所练的第三号叙事曲的灵感来自于米先生(夏茵茵觉得波兰诗人的名字太绕口,决定称他米先生就好)的诗作《水妖》。
书中只用了两三句话就带过了这个水妖的悲恋故事,并没有对诗的内容多加详述,但是夏茵茵却在句尾看到了一个用铅笔画的星星符号,星星符号之后铅笔又拉了一个往后的箭头,夏茵茵不作他想,直接翻到下一页去,没见到有铅笔写的东西,乾脆哗啦啦的一口气翻到了最后一页,只见最后两页空白处密密麻麻地写了一堆潦草的英文字,只有左上角较为工整地写了Ondine一字。这个字书中有提到,是米先生诗作的名字,她猜想这是蓝沐风专门抄写到书本上去的。
这一堆英文字夏茵茵一看就眼花撩乱,赶紧又翻回前面。
书本果然是最有效的安眠药,看了几页书,瞌睡虫就占领了夏茵茵的大脑,没多久,夏茵茵不敌瞌睡虫,抱着书沉沉地睡着了。
儘管书是用来助眠的,看完书之后,夏茵茵脑海中对于第三号叙事曲的想像力有了一些依据,趁着元旦三天假期又练了一下,同时还加练了第一号叙事曲。
到了下一个周末,第一号叙事曲也练得差不多了。星期天,天气虽冷,但阳光清朗,正当夏茵茵愉快的在杨晴朗那裏练琴时,乐器行门上的铃铛像风铃般的响了起来,夏茵茵只当是出门去的杨晴朗回来了,一抬头,哪里是杨晴朗回来,却是蓝沐风来了,夏茵茵心里一慌,连错了一堆音后不得不停下了弹琴中的手。
「杨大哥出门去了。」夏茵茵连说话都差点结巴。
「妳在练第一号叙事曲了?」蓝沐风好像并不在意杨晴朗是否在乐器行里,直接走到夏茵茵身旁说。「可以弹一次给我听吗?」
「呃……当然可以。」夏茵茵有一点愕然,因为蓝沐风给她的感觉,似乎就是专程来听她弹琴似地。
蓝沐风拿走了钢琴上的谱,夏茵茵从到尾背了一次,虽有些紧张,但不知道的人是听不出来的。
忽略掉夏茵茵的紧张,听完之后,蓝沐风嗯了一声,说道:「相当不错,」又问:「你看了书吗?」
「看了。」夏茵茵点头说。
「那么,可以将第三号Ballade再弹一次给我听吗?」蓝沐风不经意间就说了原文而不自知。
「好。」夏茵茵将第三号叙事曲弹了一次。
弹完后,蓝沐风只简单地说了句:「很好,有进步。」他脸上的笑容虽然淡然,但却可以让夏茵茵感到这微笑是发自内心的。

第七章 渐生依赖 (2) 连续弹两首叙事曲都得到蓝沐风的认可,夏茵茵像是吃了定心丸一般,没有那么紧张了,这时便鼓起勇气问:「蓝大哥,我有甚么还需要改进的地方吗?」

「在第一号叙事曲里,或许你在这个地方可以这么做……」蓝沐风走到夏茵茵身边,翻着谱上的某一页,指着一处说:「这段旋律的指法妳改成这样看看……」说着,便亲自用右手弹了一小节做示範。
儘管蓝沐风只是随手随意的弹了几个音,但从蓝沐风指间流泻出来的琴音,却是无与伦比的美妙,音色圆润且具有穿透力,温和却又扣人心弦。
其实,蓝沐风的琴音听似简单轻鬆,弹起来不费吹灰之力,实则其中蕴含了经年累月的苦心琢磨与练习,夏茵茵因为没有接受过正统的训练,所以只能大约领略,但也已经够她震惊的了。
「在这几个地方,妳要用第四指来弹。」蓝沐风又慢慢的弹了一次,好让夏茵茵能够看清楚。「妳试试看。」
夏茵茵战战兢兢,照着蓝沐风所说的试了两、三次,果然乐句变得比先前还要圆顺了许多,解除了她心中之前一直觉得自己弹得不好的疑惑,她不禁高兴地抬头说道:「蓝大哥,你的方法真管用!」
蓝沐风点头微笑,然后将谱翻到后面,说道:「在这里,妳试着把左手的八度音弹得再更大声看看。」
夏茵茵试了一次。
「不,」蓝沐风摇头:「妳的手臂还要再放鬆些。」
夏茵茵再试了两次,果然有些不同,因为左手的施力不同,使得整个句子听起来更加的澎湃了。夏茵茵非常兴奋。
接着蓝沐风又指出了几个需要改进的地方,夏茵茵都认真的照做,不知不觉时间就已经过了四点半了,这时候杨晴朗才从外面走进来,手中提着一袋塑胶袋。
「你果然已经到了,」杨晴朗笑着对蓝沐风说,然后举起手中的塑胶袋,笑道:「我买了三碗红豆汤圆,趁热一起来吃吧!」
谁知蓝沐风说:「你们吃吧,我要走了。」一边穿上呢子大衣。
「呃……我才刚回来,你就要走?再留一会,等红豆汤圆吃完了再走吧!」杨晴朗错愕地看着蓝沐风说道。
「我早就告诉过你我不能久留了,谁让你这么晚回来?」这口气是没得商量。
杨晴朗耸了耸肩,叹了口气:「那好吧,茵茵,你吃两碗!」
「喔……」夏茵茵无心的应着,失望的目光随着蓝沐风俊挺的身影到了门口。
不料蓝沐风走到门口时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对夏茵茵说道:「茵茵,下个周末把萧邦作品十的练习曲,弹前五首给我听。」也不等夏茵茵回答,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这语气依然是没得商量。
「这么沐风,还真会命令人,红豆汤圆还是特地买给他吃的呢!」杨晴朗自顾自地吃起红豆汤来,也不顾满口里的红豆,边嚼边抱怨着。
「啊!书……」夏茵茵猛然想起书还没还蓝沐风,赶紧从包包里拿书本追了出去,外面哪里还有蓝沐风的身影?因此也只能作罢了。
坐在椅子上吃汤圆的杨晴朗对拿书折返的夏茵茵说道:「茵茵,反正沐风说她下星期还会来,妳再把书还他就好了,那是本么书?」
夏茵茵乖宝贝把葡萄从下面一个个挤_木马play惩罚bl举起手中的书,杨晴朗只瞄了一眼便说:「喔,中文书啊!他很少看的,妳不还也无所谓啦!」
「怎么可以不还?」夏茵茵嘴巴上虽应着杨晴朗,心里却只想着下个周末蓝沐风要来听她弹琴一事,不禁喜上眉梢。
「咦,妳在笑甚么?」在夏茵茵吃红豆汤圆的时候,坐在他对面的杨晴朗发现了她在傻笑便问。
「没甚么,没甚么。」夏茵茵回答。
接下来的这个星期里,夏茵茵每天都在极短的时间里匆匆複习着蓝沐风交代要练的那五首萧邦练习曲和第一号叙事曲。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4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