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宝贝把葡萄从下面一个个挤出来_木马玉势姜

第六章 跨年之夜 (3) 「我记得妳这里的踏板没有踩好,」原来蓝沐风刚刚早就听出问题了:「妳现在弹一次这里给我听听看。」说时,蓝沐风站了起来,把谱放到了钢琴上。
此时蓝沐风那俊挺的身躯站得离夏茵茵这般靠近,他身上一股迷人的男性魅力一阵又一阵的袭来,简直像一阵迷魂烟似地,迷得夏茵茵有些不知所措,同时彷彿又再一次听到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差点连耳根都红了。
「妳不弹吗?」蓝沐风只看到夏茵茵在发楞,却不知道这完全是因为由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男性魅力激得她那颗懵懂的少女之心失了方寸所致。
「嗯……好……」被蓝沐风一说,夏茵茵羞红了脸,连忙低下头来弹了一次,弹得乱七八糟。
「妳怎么拉?怎么弹成这样?」蓝沐风皱眉问。
「蓝大哥,我再弹一次!」夏茵茵暗暗啧了一声责怪自己,立刻又弹了一次,这次因为有刻意提醒自己,所以弹得比刚才那一次是好些了。
「嗯,」蓝沐风只嗯了一声没说话。
「我可以再弹一次。」夏茵茵知道自己失了水準,马上要再补救。
谁知蓝沐风却说:「不用了。妳这里的问题是因为妳没有使用颤音踏板的缘故。」
「甚么?颤音踏板是甚么?」这个名词夏茵茵连听都没听过,她眨了两下大眼睛,征征的抬头望向蓝沐风。
「就是你必须将踏板踩浅一些,然后不断的更换踏板,」蓝沐风拍拍她的肩:「妳起来。」
夏茵茵从椅子上起来。
蓝沐风坐到钢琴椅子上,「看着我踩踏板的的脚。」说完,就亲自弹了一次这一小段。
只见蓝沐风踩着踏板的脚轻鬆而又迅速的小动作更换着,清晰而又精彩的低音部音响伴随着右手短小的旋律响起,夏茵茵顿时惊呆了。
太好听了!太好听了!怎么会这么好听?顷刻间,刚刚才因为蓝沐风的男性魅力而差点失魂的夏茵茵,此时此刻又转为因他的琴声而忘我。
「看清楚了吗?听清楚了吗?」蓝沐风问。
「是。」夏茵茵轻轻点着头。
「妳试一次看看。」
夏茵茵坐回钢琴椅子上,深呼吸了一下。
「像是这样?」等到略略回神后,夏茵茵试了一次。
「脚还要再快一点。」
这不是很容易,夏茵茵又再试了几次。边弹的时候蓝沐风边在一旁大声说道:「手不要被脚影响了,左手和右手都要尽情的歌唱!」
脚要快,手要像歌唱一般的弹出来……夏茵茵尽可能的照着蓝沐风所说的去做,在此当中,她的情绪和思绪都已经完完全全被蓝沐风牵引着走了!
不知道试了几次之后,突然间蓝沐风将手放在她的肩上拍了拍,说道:「妳做对了!」
夏茵茵听到了自己的琴声,的确是有比较接近蓝沐风方才所弹的音乐了,一时兴奋,抬起头来对蓝沐风高兴地喊道:「蓝大哥,我成功了!」这一抬头,才发现蓝沐风一手撑在钢琴上,一手拍完了她的肩后又放回到椅背上,两人相距如此之近,瞬间两颊都羞红了。
蓝沐风微微一笑,说道:「你等我一下。」才刚说完,人已经离开了夏茵茵身边,大步走出了乐器行到了外面去。

第六章 跨年之夜 (4) 不知道蓝沐风为什么突然跑了出去,夏茵茵的视线追随着蓝沐风的身影由乐器行的橱窗向外望去,见蓝沐风走到黑色休旅车处,拿出钥匙打开后座的门,很快的从车子后座拿出一本书来,然后回到乐器行里把手上的书递给夏茵茵:「这本书妳拿回去看看吧!」
夏茵茵接过书,书上的封面写着「名曲解说」,书里的某一页夹了一张书籤。
「妳翻到书籤那页看看。」蓝沐风说。
夏茵茵依言翻到了书籤夹着的那一页,望了一下标题,稍稍乖宝贝把葡萄从下面一个个挤出来_木马玉势姜浏览一下内容,发现这一页是有关于萧邦叙事曲的乐曲解说,从第一首到第四首都有。
「妳读一读,会有一些帮助的。」蓝沐风说。
还来不及说个谢字,这时突然由后面传来杨晴朗呼唤的声音:「沐风,茵茵!」
蓝沐风和夏茵茵同时回过头去,只见杨晴朗的身子露出半截在楼梯之上,另外半截在楼梯之下,朝着他们两人兴奋地大声呼道:「你们快下来,再过两分钟就要倒数了!」
这么一呼,蓝沐风和夏茵茵对看了一眼,夏茵茵便从钢琴椅子上站起身,和蓝沐风一同随杨晴朗下到地下室里去。
地下室里灯光明亮,一旁的桌子上已经有三杯斟满黄色透明液体的高脚杯,桌子前的液晶电视是打开的,节目是市政府广场前的现场直播,镜头照着101大楼,大家都準备要倒数计时了。
「来来来,一人一杯。」杨晴朗把高脚杯分别递给了蓝沐风和夏茵茵。
「这是甚么?」夏茵茵看着杯中黄澄澄的透明液体问。
「香槟啊!」
「我不能喝吧?」夏茵茵摇头,想把酒杯还回去。
「今天是跨年夜耶,哪有甚么能喝不能喝的,妳就喝吧!」杨晴朗硬是把酒杯推回给夏茵茵。
夏茵茵无法,只好拿了香槟,心里一面滴咕:还说蓝大哥是疯子,杨大哥你分明也好不到哪里去,竟然让我这未成年的小孩喝酒!
很快的,电视里跨年晚会的主持人开始带着群众大声倒数,「五、四、三、二、一,Happy new year!」紧接着,众所瞩面的烟火就开始由101大楼绽放出来了,五颜六色,缤纷绚丽,精彩灿烂,煞是好看。
与此同时,杨晴朗大喊了声乾杯,然后与蓝沐风和夏茵茵一起碰杯。那杨晴朗是一饮而尽,蓝沐风却是只轻碰了一小口,夏茵茵学着蓝沐风,也是如此,小啜一口,但觉味道甜甜的,还挺好喝的,跟着又喝了两口。
看夏茵茵连喝两三口,杨晴朗轻晃高脚杯笑问:「怎么样?好喝吧!」
「是不错啦。」夏茵茵脸上微醺,她不得不承认香槟的确好喝,然后也学着杨晴朗轻晃酒杯。
本来在倒数之前杨晴朗就喝了酒,现在又是香槟下肚,整个人早就兴奋了起来,忽然说道:「这里太安静了,没有跨年的狂欢气氛,这可不行!我来打个鼓吧,大家热闹热闹!」
才说完,他放下酒杯,转身跑到了他在地下室搭的一个小小舞台上,舞台上有一组爵士鼓,地上横放着一把贝斯,原来这个小小舞台是为了他和朋友自组的乐团练习而搭的。本来杨晴朗已经走到了爵士鼓那裏去,蓦地一眼瞥见了蓝沐风眉头略略一皱,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罢了,罢了,这位蓝少爷还是不喜欢爵士鼓!脚下立即踩了煞车,转了方向坐到了钢琴前,自弹自唱起了一首英文老歌。
在乐团中杨晴朗虽不是主唱,但本身歌喉却是极好的,低沉、略带沙哑,自有一番迷人的魅力。杨晴朗唱得忘我,一首接着一首,有活泼有抒情,忽而曲风一转,又唱起了近几年流行的国语歌曲。
夏茵茵坐在蓝沐风对面,一边喝着香槟一边欣赏杨晴朗的歌声,听着听着,一杯香槟也喝得差不多见底了,两颊热辣辣的,整个人有些飘飘然。
杨晴朗所唱的流行歌曲中,歌词总不乏一些情情爱爱、伤心失恋,夏茵茵虽对于情爱之事还在懵懵懂懂的阶段,但那些动人的旋律配上杨晴朗的歌声,难免触动了她稚嫩的少女情怀,一对水灵灵的眸子常常情不自禁的就往蓝沐风身上飘去。
那蓝沐风背靠着沙发,左脚翘在右脚之上,手里拿着香槟杯,有时默默地凝视着杯里还没喝完的香槟,有时凝视着钢琴前自弹自唱的杨晴朗,但更多的时候,他的目光却彷彿不在这个时空里,反而像是在陷在另一个不知名的时空里飘荡。
在蓝沐风那一对如湖水般深邃迷人的眼眸中,瀰漫着一股夏茵茵所不能理解的、浓烈而又深沉的悲哀。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4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