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宝贝把荔枝一个个挤出来_木马凸起坐上去调教

第五章 疯子礼物 (2) 「送给妳的喔!」杨晴朗笑瞇瞇的说。
「真……真的吗?杨大哥你要送给我吗?」夏茵茵眨了眨眼睛,她短短翘翘的睫毛便像把小扇子似地搧了两下。
「不是我要送给妳,是沐风要送给妳的。」
「啊!」竟然是蓝沐风!夏茵茵又惊又喜。但她东张西望了一回,并未见到蓝沐风人影。
杨晴朗知道她在找蓝沐风,便说道:「沐风下午有事,已经先回去了,是他託我把这本谱拿给妳的。」
「喔……」夏茵茵看着手中的谱,心里虽欣喜万分,但随之马上就有些犹豫起来了。
这谱若是杨晴朗送的也就罢了,他们认识已久,偶然间心血来潮送点礼物给小妹妹还说得过去,但这蓝沐风是与她只有两面之缘的人,她怎好意思接受仅有两面之缘的人所送的礼物?
同时,另一方面听到蓝沐风回去了,她心里又感到颇为失望。
短短的几秒钟里,夏茵茵的心情从惊喜到犹豫,再到失望,这些全都写在脸上。
杨晴朗笑问:「怎么了?」他只看得出夏茵茵的表情变化,哪里知道这个小妹妹的辗转心思。
「为什么蓝大哥要送我这一本谱?」夏茵茵抓着手中的谱问。
「他的一番心意。」
「是因为我中午请你们吃麵吗?」
「呃……」杨晴朗先是愣了一愣,接着立刻哈哈大笑了起来:「不是啦!他想送妳就送妳,没有为什么,如果妳要这样想,那也行。」
梦想已久的谱就在自己的手中,夏茵茵实在是太想看看里面的音符了,便情不自禁的低头翻看着手中的谱,不发一语。翻着翻着,居然发现上面一个中文字也没有,便问:「为什么这上面都是原文?」
「妳发现了,」杨晴朗笑道:「这本谱是原版谱,这是沐风以前特别去波兰买回来的,他说他有两本,现在送妳一本。」
「甚么!去波兰买回来的!」夏茵茵张大了眼睛,惊讶不已。
「不用这么惊讶吧?」
当然要惊讶啊,波兰,这是一个多么遥远而又陌生的国家呀!这个国家不是应该只会在地理课本上出现的陌生国度吗?
「去波兰买回来的?」难以置信似地,夏茵茵又问了一次。
「对。」
惊讶之余,夏茵茵那只会加减乘除,但对金钱没有逻辑概念的脑袋瓜,在每天都在麵店里算钱的磨练之下,已经自动开启了头脑里的电子计算机程式:「中午一碗麵是几十块钱,现在蓝大哥要送我的这本是外国的原版谱,听说外国谱都很贵,我算一本一千块好了,不不不,或许超过一千块,再加上去波兰的来回机票和旅费,妈呀,那可不是要好几万!」光是用想的,夏茵茵就猛摇头。
从来都没有出过国的夏茵茵其实并不知道去一趟欧洲要多少钱,几万块是她猜的,以夏茵茵的家境而言,几万块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如果杨晴朗告诉她蓝沐风实际上那贵族一般的生活型态,她一定会倒退三步,因为那完全是她无法想像的世界。
「妳摇甚么头?」杨晴朗不解地问。
夏茵茵立刻伸出手想把谱还给杨晴朗:「谢谢蓝大哥的好意,但这礼物我不能收。」
「为什么?」
夏茵茵老老实实地把她方才脑中所「精算」的,口头上重新算了一次给杨晴朗听。
「呃……」杨晴朗先是愣了一愣,然后旋即从他的嘴里爆出一连串的大笑,他捧着肚子,笑到眼泪都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哪有人这样算钱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那么好笑吗?」看杨晴朗如此不留情面地捧腹大笑,夏茵茵不禁有些懊恼起来。她心想这杨晴朗从来没缺过钱,哪里知道她用钱处处都要先算好的烦恼?因此她不高兴地嘟着嘴说:「杨大哥你不懂啦!」
「不懂甚么?我才不懂勒。」杨晴朗还在笑,笑到腰直不起来。
「我自己可以存钱去买。」夏茵茵有骨气的说,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似怒非怒的瞪着杨晴朗。
「好啦好啦,不笑妳。」看夏茵茵一副快要生气的样子,也怕自己笑过头了,杨晴朗这才努力抑制住那想笑的感觉,擦去眼角边笑出来的眼泪。
一方面,杨晴朗看夏茵茵明明对那本谱爱不释手,却不敢收下。另一方面,蓝沐风对杨晴朗千叮万嘱,说这谱一定要送给夏茵茵,因此杨晴朗便在心底暗暗琢磨了起来。
他知道夏茵茵因为家庭环境及林琼玉的关係,生活比较狭隘,见识也少,但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让夏茵茵明白蓝沐风那种贵族一般的生活,而是要想一个说词,是可以令夏茵茵不能拒绝的。
半响后,杨晴朗脑子突然想到了蓝沐风另外交代的一句话,便对一直把谱翻来又翻去,捨不得放下谱的夏茵茵说道:「沐风要我告诉妳,他买的这个版本是权威的版本,要妳照这本谱弹。」
「甚么?钢琴谱还有分权威不权威的吗?」夏茵茵瞪大了眼睛,听得一愣一愣的,因为她可从来没听过这种事!

第五章 疯子礼物 (3) 看夏茵茵脸上的表情先是征了一征,然后漆黑的眼珠子开始一闪一闪的,杨晴朗便知道夏茵茵的心已经开始动摇。
于是,杨晴朗决定趁胜追击,他要告诉夏茵茵,对蓝沐风来说,钱,永远都不是问题与烦恼。杨晴朗本身也不懂缺钱的烦恼,但他很努力揣摩夏茵茵的心情与心态。
「茵茵啊,我告诉妳,」杨晴朗伸出一只手,一把勾住夏茵茵的肩膀,另一只手指手画脚大喇喇地说道:「区区这几个钱,沐风是不会看在眼里的。光是沐风他们蓝家,就已经富可敌国,沐风自己本身也是有金山银山花不完的钱……」
「这么多啊……」夏茵茵略皱了皱眉。
说到了兴头上,杨晴朗自己又一边说一边摀着乖宝贝把荔枝一个个挤出来_木马凸起坐上去调教嘴窃笑:「还有啊,妳别看沐风外表英俊潇洒就被他给骗了,他那个人啊,我告诉妳,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疯子做事情不按牌理出牌,完全是妳没有办法想像的,今天就算他去南极买谱,妳也不用惊讶。」
听到「南极」两个字,夏茵茵「蛤」了一声。甚么跟甚么嘛!刚才笑自己也就算了,现在听杨晴朗还一併揶揄到了蓝沐风的头上,夏茵茵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一把甩开杨晴朗的肩膀没好气地说:「杨大哥,最好是南极有卖谱啦!」
或许好朋友之间开个玩笑没甚么,反正杨晴朗天生就爱开玩笑,她也犯不着不高兴,但她不能理解是,她是这么认真的在跟杨晴朗说这件事,为什么他的态度还可以这么不正经。
可是杨晴朗说道:「我是说真的啊!如果萧邦是南极人,他真的会为了萧邦去南极喔!就算是火星、天王星、冥王星,他都会不辞千里迢迢地搭太空船飞过去买,真的!」说完,又是一连串的哈哈大笑。
这种态度让夏茵茵快要说不下去了,她气鼓鼓的白了杨晴朗一眼。
「好啦好啦!别翻白眼瞪我,我要说正经的了。」看到夏茵茵瞪他,杨晴朗在胸前挥了挥手,挤着他的脸非常努力地要收起笑容,脸上的五官因为用力过度而变形。
夏茵茵又好气又好笑,双手叉腰,忍住不笑,装出一脸凶巴巴地在旁边等着。
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后,跟着杨晴朗又清了清喉咙,拉了拉衣服领子,半响后方才正色说道:「我早就告诉过沐风有关于妳的故事了,这妳是知道的」。
夏茵茵从鼻子里「嗯」了一声,见杨晴朗眼中笑意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蹤,听起来这回是真的要认真说话了,夏茵茵这才收回了她那副兇巴巴的样子,放下了插在腰间的双手。
杨晴朗把身体斜倚在一架钢琴上说:「沐风天生是个为音乐痴狂的人,我从没看过比他更爱音乐的人,他……」只不过才刚说了两句,杨晴朗忽然惊觉差点说出不该说的话来,急忙假装咳嗽。
「甚么?」不见了下文,夏茵茵问:「他甚么?」
咳了几声后,杨晴朗马上面不改色地改口说道:「不如这样说吧!或许是因为妳的身世较为特别,又或许是因为看妳这么喜欢弹琴而触动了他心中爱乐成痴的那一部分,总之,他对妳的事好像颇为放在心上,今天一早打电话给我便说要送给妳这本谱,让妳有新的曲子可练,不必一直重複练旧的。」
夏茵茵静静地听着,没有说话。她心思单纯,对于杨晴朗没有说完的话,也不觉有甚么。
「相信我,妳只要把里面的曲子用心练熟,沐风就会觉得他没白送妳这本谱了。」
这句话倒是说得挺中肯的。
「是吗……那好吧!」夏茵茵终于愿意收下这本谱了。她将谱揣在怀里,心里感到一阵甜甜的、暖暖的滋味。
「那就从今天起好好的练习吧!我不吵妳了。」说完,杨晴朗拍拍下茵茵的肩,然后逕自下地下室去了,留下夏茵茵一个人在一楼。
萧邦的叙事曲一共有四首,夏茵茵走到她最常练的那一架琴前,掀开钢琴,把谱放到谱架上,迫不及待的先翻到了第三号叙事曲,先看了一遍第一页,接着从头到尾视奏了一次这首曲子,然后分出前面的段落,一段一段的练习过去,到了她要回去麵店里的时间时,她已经可以掌握一些东西了。
这一整个晚上在麵店里,夏茵茵整个脑海里都是第三号叙事曲的旋律,因而发生了不小心切错小菜及把麵送错的情形。
「妳认真一点啦!」林琼玉骂她,一副要揍人的样子。
妈呀!还是不要惹林琼玉生为妙,夏茵茵当机立断,当下立即把脑中萧邦的旋律换成了菜刀节奏。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4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