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宝贝把腿叉开我会轻点_木语银白胡须不可交

第四章 蓬荜生辉 (2) 这世上或许没有完美的人,但蓝沐风的五官的确让人无法指摘,皮肤也很好,几乎没有明显的瑕疵,是会让女人们羡慕不己的那种皮肤。
再看他身上的穿着,今日蓝沐风身上穿了一件看起来十分昂贵的深灰色长呢子大衣,使得他原本就高挑的身材显得更加的英俊挺拔,再配上他那一身高贵出众的气质,很像夏茵茵在八卦杂誌上看到的那些欧洲皇室贵族。
只有他的神情依然孤高冷傲,宛若一只华美的孤鹰。
这种近乎完美的外貌,简直给人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高不可攀,遥不可及……
夏茵茵征征地注视着蓝沐风认真看着墙上菜单的脸庞,心中默默的想道:「我家的麵店又破又旧,虽然偶尔会有时髦的小姐来这里吃饭,但比起蓝大哥来,都只不过是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普通人罢了。像蓝大哥这样的一个人出现在这里,还真像是做梦一样。所谓的『蓬荜生辉』,大约就是这个景象了吧?」
就在夏茵茵傻傻的发楞出神之际,冷不防的有人拍了她的肩膀一下,她唬了一跳,猛然回过神来,发现送麵出来给客人的林琼玉经过她身边时怒瞪了她一眼。
原来刚才林琼玉喊了她几声,她都没听到,所以只好自己送麵出来。
被这么一瞪,夏茵茵完全清醒过来了。
若蓝沐风是梦,那么林琼玉就是现实。梦作完就要醒,现实才是无时无刻都要面对的。
「老天,现在是工作时间,夏茵茵,妳发甚么呆!」夏茵茵在心里暗骂自己,又有些害臊。
幸而杨晴朗和蓝沐风俩人专注地看着菜单,完全不曾注意到夏茵茵的心思。
杨晴朗把墙上全部的菜单都看了一遍,但是他一个公子哥儿,一向少吃这些小店舖里的东西,又知道蓝沐风向来出入高档餐厅惯了的,对这墙上所列出来的麵和馄饨水饺,也不会有太大的兴趣,因此便转头对夏茵茵说道:「我们第一次来,也不知道该点甚么,说吧!茵茵,妳的拿手好麵是甚么?就给我们直接来碗妳的拿手好麵!」
「这样……」夏茵茵歪着头想了一想,说道:「那我就给你们来碗馄饨麵和榨酱麵吧!再切几碟小菜给你们。」
「那好,我们就点这两样吧!谢谢妳。」
夏茵茵亲自去下了麵条,又特意切了满满堆得像山一样的三盘小菜端过去。「杨大哥,蓝大哥,你们慢慢吃吧!今天有些忙,我就先去做事了,等一下若是有空再来和你们聊天。」
「妳去忙吧!我和沐风自己招呼自己。」杨晴朗笑着,说时,伸手从旁边一个装着免洗筷的小圆桶里拿出一双免洗筷在眼前晃了晃。
当蓝沐风也由旁边装筷子的圆筒裏拿起一双免洗筷,并且撕破外层的包装纸,拿出里面的免洗筷掰开时,夏茵茵又看呆了。
这个蓝大哥,为什么连拿双筷子都特别的优雅,与众不同?
夏茵茵一面暗自讚叹,一面不觉又落入沉思:「看来我可得稍稍注意一下我自己的言行举止,千万别太粗鲁了,免得让蓝大哥笑话。」
想归想,做不做得到又是另外一回事。当有客人上门时,夏茵茵马上又扯着她的喉咙,充满活力的大声说道:「欢迎光临!」
还好她的嗓子有几分像她那爱唱歌的妈妈,虽说不上是黄莺出谷,却也颇为清脆悦耳。

第四章 蓬荜生辉 (3) 在一旁煮麵的林琼玉不时拿眼睛瞄着蓝沐风与杨晴朗,见杨晴朗一副吊儿啷噹的有钱公子哥儿模样,那蓝沐风更是气度不凡,似乎来头不小,又见夏茵茵与乖宝贝把腿叉开我会轻点_木语银白胡须不可交他二人有说有笑,便趁夏茵茵回到她身边时问她:「茵茵,你认识那两个男人?」
「是的,阿姨,那个有鬍子的就是心乐乐器行的老闆杨大哥,旁边那个是他的朋友蓝大哥。」夏茵茵简单的跟林琼玉介绍了。
「原来是那个借妳练琴的老闆。」林琼玉又多望了他们一眼,心里虽惊讶,但她既没有过去打招呼,也没有再跟夏茵茵多说些甚么,低下头来,自顾自的继续煮麵。
「对了,阿姨,」夏茵茵打定主意要请杨晴朗和蓝沐风吃麵,但认为应该要先跟林琼玉讲清楚:「今天杨大哥他们的麵钱由我的零用钱里扣,我每天去练杨大哥的琴,今天请他吃麵也是应当的。」
「随便妳,妳只要记得把钱给我就行了。」林琼玉一向把钱算得很清楚。
儘管忙碌,但是自从蓝沐风进来之后,夏茵茵总忍不住在百忙中偷偷地瞄上蓝沐风几眼,她观察他吃麵、夹菜以及和杨晴朗聊天的样子,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优雅。夏茵茵在心里发誓,她这辈子从没看过连吃一碗麵都可以那么斯文优雅的人。
不过也因为频频分心,所以一连做错了几件事情,都被林琼玉狠狠地瞪了。
等到了店里的客人少了一些,夏茵茵得了空要去和杨晴朗及蓝沐风聊天时,他们也已经吃饱要离开了。夏茵茵本想要留他们,但马上转念想到这店里这般寒酸简陋,想必对他们而言,坐起来应该不是太舒服的,也就不好意思留他们了。
买单时,只见杨晴朗两手放在腿上,完全没有要拿钱出来的意思,反而是那蓝沐风伸手从呢子大衣口袋里掏出钱包要付钱。
夏茵茵连忙摇手:「蓝大哥,杨大哥,今天让我请客吧!谢谢你们昨天借我琴练,晚上又送我回家。」
「这怎么行?」蓝沐风不肯。
「是啊!我们怎么可以给一个小妹妹请客。」杨晴朗也附和着。「就让你蓝大哥请客吧!我也沾沾妳的光。」
夏茵茵听不懂杨晴朗的意思。她不知道,其实今天是蓝沐风要杨晴朗跟他一块儿来的。
「那我以后就不敢再去练琴了。」夏茵茵说。
「呃……」杨晴朗没想到夏茵茵会这么说,愣了一下,笑道:「茵茵,妳这是要胁我。」杨晴朗就是爱开玩笑。
「杨大哥不开我玩笑就谢天谢地了,我哪敢要胁你啊!」夏茵茵笑着说。
「沐风,你看看,这口气不就是要胁吗?」杨晴朗笑着对蓝沐风说。
蓝沐风微微一笑,并不答腔。
杨晴朗心知夏茵茵一直都想报答他借琴给她的恩情,因此两手一摊,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只好谢谢妳啦!」说完,又跟蓝沐风使眼色,蓝沐风见状,默默的收回了皮夹,说了声谢谢。
临去前,杨晴朗对夏茵茵说道:「下午在心乐等妳喔!」
原来每到星期六及星期日,夏茵茵总是利用下午客人最少的时候去杨晴朗那裏练琴。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4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