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宝贝才一根_木桶之yin虐实验室

第三章 初次见面 (2) 身材高挑,眉目清俊,气度不凡,这是蓝沐风给人的第一印象。
眼神深邃而忧郁,神情高傲而冷漠,身上隐隐透着一股摄人的气魄,虽令人望而生畏,但却又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魅力,足以吸引每一个见到他的人。这是进一步的印象。
然而,矛盾的是,他的俊美虽让人忍不住想亲近他,但他那一身既高贵而又孤傲的冷漠,无疑是拒人于千里之外;他的俊美虽让人无法不将目光追随着他,但他那居高临下的姿态,却又逼得人几乎无法直视他。
在见到蓝沐风的这一刻,夏茵茵正是处在这种矛盾的情形之中,她的心扑通扑通的乱跳,眼光一下落在蓝沐风身上,一下不知所措的在地上乱晃,简直不知往哪里放才好。
一个是本就不欲开口说话,一个是暂时性的说不出话来,气氛完全不似杨晴朗预想中的热络。
「欸,怎么没人说话?」杨晴朗诧异的问。
一向大方的夏茵茵,此时居然正在绞尽脑汁寻思要说些甚么话。

半响,还是蓝沐风开口了,只是他一开口,竟不是一般初次见面的礼貌性问候,反而劈头就是一句:「妳几岁开始学琴的?」
夏茵茵愕然了,不过,这倒是稍稍缓解了她那颗乱跳的心。她鼓起勇气,抬起眼睛望向蓝沐风那张俊美的脸庞,答道:「五岁。」
「学到九岁停的?」蓝沐风紧接着问。
「大概快十岁的时候。」
「之后就是自学?」
「自学?」夏茵茵忍不住看了杨晴朗一眼,因为看来杨晴朗已经向蓝沐风介绍过自己了,否则蓝沐风如何知道这些?
杨晴朗笑了笑,耸了耸肩,努嘴示意要夏茵茵回答蓝沐风的问题。
夏茵茵说道:「从前的钢琴老师送了我很多的谱,我不知道该选些甚么来弹,就把每一本每一首都弹过了。没有老师教我,只怕我是弹得乱七八糟,而这样算不算自学,我也不知道。」
蓝沐风沉默了,目光望向别处,杨晴朗不说话,夏茵茵也没说话,好像他们都在等来沐风开口似地,空气中飘着一股奇异的静默。
片刻之后,蓝沐风再问:「我可以看看那些谱吗?」
「当然可以,那些谱都放在杨大哥的办公室裏。」
「跟我来吧!」杨晴朗说。
三个人一起走进了办公室里去。
「都在柜子上了。」杨晴朗指着一面墙上的一格柜子说。
蓝沐风走到柜子前,看那柜子上摆了两本莫札特奏鸣曲,一本贝多芬奏鸣曲(另外一本在外面的钢琴上),几本巴哈,一本萧邦圆舞曲,一本李斯特练习曲。另外还有萧邦夜曲及练习曲各一本在外面。
「妳每一本每一首都练过了?」蓝沐风很快地浏览过一遍后,转头过来问夏茵茵。
「是啊!」
「没有练不起来的?」
「有些曲子是比较难,那就多练几天就好啦!」
「妳每天练习多久?」
「开学期间最多只可以练到三十分钟,但比如说今天,若不是杨大哥现在还让我来练琴,我可能有只能练十分钟了。不过周末好些,若没有太多事情要忙,可以练上一到两个小时。若在寒暑假,只要麵店休息时间我就会过来,大约两个小时是没有问题的,我阿姨答应我最多可以来两个小时。」夏茵茵一口气都答完了。
听完这些回答,蓝沐风又回到了那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辨公室的墙上也挂了一个钟,夏茵茵无心的往时钟上一看,不得了,竟然已经十一点三十五分了!
「杨大哥,蓝大哥,太晚了,我必须回家去了。」夏茵茵着急地说,「我先去把琴收好。」
「时间晚了,我开车送妳回去吧!」杨晴朗也发现时间太晚了。
「不用了,杨大哥,我走十分钟就到家了,不用麻烦你了。」夏茵茵不好意思地说。
「不行,太晚了,我不让你一个女孩子走回家去。」
「真的不用麻烦,杨大哥。」
「距离这么近,一点也不麻烦。」语毕,杨晴朗已经转身拿好车钥匙了。
「那……谢谢杨大哥,」既然推辞不掉,那就乾脆欣然接受杨晴朗的一番好意。
杨晴朗又问蓝沐风:「你是跟我一起去,还是在这里等我?」
就在杨晴朗问蓝沐风的时候,夏茵茵已经出去外面收钢琴了,才刚收完,杨晴朗和蓝沐风一起由办公室里走了出来,杨晴朗看她要拿谱回办公室里去放,便说道:「这些谱你就别管了吧!妳先搁在钢琴上,一会儿等我回来再收进去就行了。」
说着,杨晴朗就和蓝沐风走出了门口。
夏茵茵看这情形,只好把手上的谱随手放在钢琴上,跟着跑了出去。
时间很晚了,乐器行的门口只停了两辆车,杨晴朗走到其中一辆黑色车那里,开了车门,对夏茵茵说道:「妳坐后面。」然后自己坐进了驾驶座,蓝沐风则坐进了前座。
杨晴朗开的是进口的车,夏茵茵记得这车很昂贵,转眼又望了望后面的那辆车,那是一辆黑色的休旅车,看起来非常漂亮,她猜想那是蓝沐风的车。夏茵茵家里没有车,只有一辆骑了很久的老旧摩托车。
到夏茵茵的家只有几个路口而已,开车一下就可以到,不一会儿工夫,车子就已经驶到了夏茵茵家前的巷子口。夏茵茵在下车前对杨晴朗和蓝沐风指着对面铁门紧闭的麵店说:「杨大哥,蓝大哥,对面那间就是我家开的麵店,欢迎你们来我家的麵店吃麵。」
认识夏茵茵这么多年,杨晴朗还从未去过夏茵茵家的麵店吃过麵。
「我们若去了,妳会煮给我们吃吗?」杨晴朗半开玩笑地问。
「杨大哥,你们若是来了,我肯定是会好好招待你们的。」夏茵茵说得豪爽。
「那么就一言为定啊!」
夏茵茵下了车,飞快地跑到公寓楼下开门,进了家门,客厅是暗的,林琼玉已经睡了,夏茵茵蹑手蹑脚地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拿出学校的功课,挑灯夜读,直到半夜三点才睡下。

第四章 蓬荜生辉 (1) 自那日第一次见到蓝沐风后,再过两日便是星期六了。
中午十二点多,正值用餐时间,本来冷清的店内客人忽然暴增,六张桌子都坐满了,还有好几个等着要外带的,林琼玉煮麵的手没停过,夏茵茵也不停的端着麵碗和小菜碟在这间小小的麵店里来回穿梭。
一点钟左右,当夏茵茵端了两碗热呼呼的麵给其中一桌客人后要返回时,忽见有两个高个子的男子走进店中,夏茵茵才要去招呼,偏偏这时正巧有一桌客人吃饱了要结帐离开,来到夏茵茵面前说要买单。
「欢迎光临!」没有多看刚进来的客人一眼,夏茵茵用她那充满青春活力的声音对那两位刚进来的客人热情呼喊着,眼睛却只是望着要结帐的客人的桌乖宝贝才一根_木桶之yin虐实验室上,伸出手指头数共有几碗麵和小菜:「两碗麵两碟小菜,一共是一百五十五元。」
客人掏出钱来,是两张一百元纸钞,夏茵茵收下,然后数着零钱找给客人。
忙碌的时候必须一心多用、同时兼做好几件事才行,因此夏茵茵在找零钱的同时又问刚进门的两位客人:「两位内用还是外带?」
「内用。」客人回答。
「好的,有空位都可以坐喔!」说时,夏茵茵眼角的余光瞄到两名男子準备要走到刚才空出来的那一桌坐下。
「谢谢光临!」结完帐后,夏茵茵便火速拿了抹布要赶在两名男子的前头去收拾刚吃完的空碗与擦桌子,一面说道:「两位这边请!」还是没有看那两位客人一眼。
没想到,身后的客人却喊了一声她的名字:「茵茵!」
夏茵茵愣了一愣,转过头,这才发现刚进来的客人竟然是杨晴朗与蓝沐风两个人。
「杨大哥,蓝大哥!」夏茵茵又惊又喜,高兴得喊了出来。
「今天看起来很忙啊!」杨晴朗笑着对夏茵茵说。
「杨大哥,蓝大哥,不好意思,我都忙昏了,没注意到你们。」夏茵茵拨着额上的浏海,咧着嘴笑着。
天气虽冷,夏茵茵忙得两边白白的脸颊上红通通的,脸上挂着活泼的笑容。
「是啊!打从我们两个进到妳家店里到现在,妳从头到尾正眼都没瞧过我们一眼耶!」杨晴朗这话听起来虽是抱怨,但语调却轻鬆俏皮,是在开玩笑。
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杨晴朗,他这种爱开玩笑的性格,夏茵茵早就摸得一清二楚了。
「这也怪不得我啊,杨大哥,我又没长眼睛在背后。」夏茵茵笑着驳回杨晴朗的话时也没闲下来,只见她一双巧手既熟练又快速的收拾着桌上的空碗空碟,又用抹布擦着桌子。「你们等等,我马上就可以收拾好了。」
杨晴朗和蓝沐风在一旁候着,桌子不消多久就收拾好了,夏茵茵抬起头来招呼他们:「两位大哥快这边坐吧!」
杨晴朗笑着点了点头,与蓝沐风面对面的坐了下去。
坐下后,蓝沐风和杨晴朗的眼光都不约而同的将这间小小的麵店环顾了一圈,这是一间又小又旧的麵店,原本白色的墙上有许多地方都斑驳了,桌椅也很老旧,只有环境还算乾净。
「杨大哥,蓝大哥,看到你们,我真的很高兴!」抑制不住心中的高兴,夏茵茵的一双眼睛闪闪发亮:「你们是来吃午餐的吧?想要吃些甚么?墙上有我们这里卖的全部东西。」说时,将手往墙上指了过去。
杨晴朗和蓝沐风顺着夏茵茵手指头所指的方向望了过去,只见墙上一张黄底全开的纸上用黑色字体列出了这里所卖的全部东西,有馄饨麵、炸酱麵、麻酱麵、榨菜肉丝麵……等。他们盯着那壁报纸上所列的菜单,逐一的看了过去。
当他们看菜单的时候,夏茵茵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就落到了蓝沐风的身上。
一般说来,会来夏茵茵家麵店吃麵的客人,不是街坊邻居,就是住在附近的人,或者是上班族,总的来说,就是一般的普通人。但今天自从杨晴朗和蓝沐风走进店里后,他们俩个就显得分外的耀眼,与这店里的陈设和环境比起来,甚至相当的格格不入。
那杨晴朗倒也还罢了,就是随意的帅气率性。
真正耀眼的,其实是蓝沐风一人而已。
蓝沐风他们坐在靠近店门口的一桌,白天的光线照射在他那张迷人的脸庞上,让夏茵茵没有办法叫自己不去注意他,不去端详他。换言之,就算已经是第二次见到他了,她还是被他的容貌给深深地吸引住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4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