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宝贝儿把腿抬起来_木木枭最终进化

第二章 儿时情景 (4) 大病初癒后的一个月,某天,夏茵茵的爸爸带了一个身材微胖、长相不是很美,甚至有些其貌不扬的中年阿姨回家来。爸爸说,这是他的新女朋友,也是她未来的新妈妈,叫做林琼玉,要来跟他们住在一起,如果不习惯,夏茵茵可以先喊她阿姨就好。
在周清雅生病的最后阶段时,因为癌症的转移,总是躺在床上不能下来,所以麵店不得不暂时歇业。现在林琼玉一来,没几天便将麵店重新开门营业,一手揽起了麵店的工作。
不久之后,林琼玉变成了新妈妈,当然也就顺理成章的变成了老闆娘。林琼玉手艺不如周清雅,为人更不如周清雅温柔和气,讲话粗声粗气的,麵店生意掉了不少,不过总算还是能够免强维持生活。
本以为日子会就这么样的过下去,不料几个月后的某一个夜晚,夏鑫旺酒气沖天的回家来,给夏茵茵和林琼玉一阵好打,然后硬是拿走了家里所有的几千块钱现金,然后离开了这个家,再也没有回来过。
一个大男人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凭空消失了,起初林琼玉和夏茵茵还到处打听夏鑫旺的消息,却是一点头绪也没有,林琼玉只好当他被仇家寻仇,不是躲起来就是被砍死了。
对夏茵茵而言,妈妈死了是宇宙末日,爸爸消失了地球还是在自转公转,没有太大分别,纵使偶尔她还是会怀念起爸爸陪半她战胜黑魔法的那段日子;而林琼玉也越来越逍遥自在,渐渐的开始会邀几个姊妹淘回家吃酒打牌。
林琼玉对夏茵茵本来不算好,饶是夏茵茵这般乖巧,心情不好就打骂夏茵茵一两下出出气,也是常有的事。只不过因为有一回林琼玉得到了流行性感冒,病得很厉害,高烧到四十度,全身痠痛,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星期,那一个多星期里,夏茵茵一个小女孩照顾她,帮她煮饭拿药的,没有半分怨言。
林琼玉一个四十岁的女人,本来就长得不看了,偏偏看起来又已经人老珠黄,脸上写的尽是沧桑。眼下老公跑了,膝下只有一个没有血缘关係的女儿,这才发现原来夏茵茵可能是她下半辈子唯一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因此对夏茵茵的态度才转好了些,本来看夏茵茵不顺眼会打她三下,现在可能只剩两下。
到了夏茵茵升国中那年的暑假,因为店铺的租金和公寓的租金双双都被房东调涨,兼之物价上涨,却又不敢涨麵店里麵的价钱时,不巧那一阵子手气又不好,打牌总是输钱,在此情况之下,林琼玉为了换点现金,竟把脑筋动到了家中那架旧钢琴头上。
她和夏茵茵说了,要卖了家里的钢琴,换一点点的现金回来家用。夏茵茵知道家里困难,这家里唯一还能卖钱的东西恐怕也只有这架旧钢琴了,只好默默的点头流泪答应。
旧钢琴卖不了几个钱,但终究还是卖了。搬琴工人来搬琴时,夏茵茵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看着搬琴工人来抬走钢琴,望着那原本是硬挤出来放钢琴的地方,此刻空蕩蕩的,她的心,也跟着空蕩蕩了起来。
唯一可以安慰她心灵的东西,如今也被现实夺走了。
升上国中之后,因为到学校的方向变了,她每天走另一条路去上学,开学几天后,她赫然发现上学的途中原本一家还在装潢中的店铺开张了,竟然是一家新开的乐器行。
这家乐器行装潢得很漂亮,对外有着两片大大的落地橱窗,由外面向里面望去,可以看见店舖里摆设着许多架钢琴。在发现的那一刻,夏茵茵的双脚不由自主的停住了,整个人呆呆地望着里面的钢琴出神。
「如果我的手可以放在那琴键上面弹一弹,那该有多好啊!如果我也有这样一架钢琴,那就更棒了!」夏茵茵默默的想着,十只手指一边在大腿上动来动去,好像她的大腿是钢琴。
用幻想的也很好,反正音乐自在人心!夏茵茵这么告诉自己。于是,在夏茵茵每天放学回家的路上,这间乐器行就成了必停的一站,望着店内的钢琴,花个两分钟幻想一下自己弹琴的样子,认真的时候,连马路上的车声人声都可以变成音乐。
这样做了将近一个月后,某一天,当夏茵茵照旧望着钢琴幻想完要离去时,从乐器行里忽然跑出一个人来开门,她看见一个笑容可掬的帅气男子对她招手说话。
从这一天起,夏茵茵和杨晴朗成了朋友。杨晴朗虽开门做生意,但却不是个生意人,他是个有钱又有闲的少爷,对音乐有些兴趣,小时候不认真的学了几样乐器,大学时代曾和几个朋友组了个乐团,他本人担任贝斯手,也会打鼓,在大学时玩得很疯,每年垦丁的春吶必定都会有他纵情狂欢的蹤影。
大学毕业后,杨晴朗不愿在老爸的公司裏做事,便从老爸那裏拿了一笔钱,开了这间乐器行,不为赚钱,只为要让自己有点事做罢了。
他知道了夏茵茵的故事后,便大开方便之门,大方地让她每天都去弹琴,这一弹,便弹到了现在。

第三章 初次见面 (1) 等到麵店完全关门打烊的时候,也差不多十点钟了,夏茵茵在林琼玉拉铁捲门时,鼓起勇气问她:「阿姨,我现在可以去杨大哥那裏吗?」
关于夏茵茵每天都去杨晴朗那裏练琴一事,林琼玉是知道的,只是这么晚了还过去,倒也是头一遭,因此林琼玉有些诧异地望了她一眼,问道:「现在?」
「对,杨大哥说今晚他都会在乐器行里,如果妳答应的话,我随时都可以过去弹琴。」
林琼玉没有马上回答,看起来是在考虑,夏茵茵在一旁七上八下的等着。
「好吧!」半响之后,林琼玉终于说道:「回家的时候如果我已经睡着了,不要吵醒我就好。」
「我不会吵醒妳的,谢谢阿姨!」夏茵茵非常开心。
连家都没有回,夏茵茵身上只带了一把家里的钥匙就快步往心乐乐器行的方向走去。时间已晚,路上的行人车辆变少,夏茵茵连闯了几条巷口的红灯,用她最快的速度来到乐器行前,果然门口处的铁捲门没有拉下来,灯光由最里面一个被用来当作办公室的房间里透了出来。
夏茵茵按了按门铃,不一会,一个熟悉的身影由办公室里探出头来晃了一晃,是杨晴朗,他一看到夏茵茵,便快步前来开门,脸上挂的是他的招牌笑容。
「我还以为妳阿姨不让妳来呢!」杨晴朗开门时说。
「我也怕我阿姨不答应让我来,所以为了要来这,我今天晚上在麵店里特别的卖力,也没有回家做功课再下楼去收拾,从头到尾都待在店里。今天生意好,阿姨心情不错,看我又乖,很快就答应了。」夏茵茵淘气的吐了吐舌头,模样儿很是可爱。
「挺机灵的嘛,」杨晴朗笑道:「快来弹吧!」一面帮夏茵茵开了几盏灯,店面里顿时明亮起来。
「杨大哥,你的朋友来了吗?」夏茵茵四处张望了一下,没见到杨晴朗口中说的那位的朋友。
「来了,在地下室跟我喝咖啡聊天呢!」
「我明明看到你刚刚由办公室走出来。」
「正巧乖宝贝儿把腿抬起来_木木枭最终进化我上来拿东西。」杨晴朗说。
这里的地下室用是用来摆放一楼店面摆不下的乐器,夏茵茵曾经下去看过,虽说是仓库的性质,但杨晴朗把它装潢得很漂亮,还有一处喝咖啡休息的地方。
「要不要来杯咖啡?」杨晴朗顺便一问。
「好啊!」夏茵茵想都不想的回答。
「不怕晚上睡不着?」
「不是杨大哥你问我要不要喝咖啡的吗?」
「你可以拒绝我啊!」
「我今晚要熬夜写功课,你不给我喝,我回家后也会自己泡一杯三合一。」
「妳果然要熬夜写功课。」
「我挺得住。」夏茵茵拍拍自己的胸脯。
由于杨晴朗自己也常常半夜二、三点才睡觉,所以也不觉得熬夜有甚么问题。他让夏茵茵去拿她放在办公室里的谱,自己则到地下室去端了一杯咖啡上来。
「那么,妳就好好的练习吧!我下去跟我朋友聊天了,妳若有甚么需要,自己下来找我。」杨晴朗说完,拉了一张旁边的椅子来放咖啡,便下去地下室了。
夏茵茵走到最近常弹的一台三角钢琴处,掀开琴盖,将谱放上谱架。今晚她拿了一本巴哈,一本贝多芬,一本萧邦夜曲,和一本萧邦练习曲,这几本都是从前王老师送给她的。
夏茵茵首先选了一首巴哈的义大利协奏曲来练习。因为这首曲子已经有好一阵子没有练习了,夏茵茵先看谱弹了一次,又把最为生疏的地方练了几次,然后才正式的背了一次完整的乐章,弹完一遍,意犹未尽,又弹了一遍。
接下来,她翻开贝多芬的奏鸣曲,挑了一首比较熟悉的,一口气弹完了四个乐章,感到有些累了,便趴在钢琴上休息了几分钟,然后再起来翻开萧邦夜曲的第一页,将这首夜曲弹了两遍,第一遍还有些地方不熟,到了第二遍时,就已经流畅许多,夏茵茵喜欢这首曲子,再弹第三遍,便是全神贯注,全心投入。
三遍弹完,夏茵茵伸手把谱架上的谱都放到一边去,然后一连背了三首萧邦练习曲。萧邦练习曲每一首虽都不长,但技巧困难,背完之后,夏茵茵感到有些累了,毕竟她从早到晚都没有停下来休息过,想喝口咖啡提提神,便转身拿了杨晴朗帮她放在旁边的咖啡。放到这个时候,咖啡早已经冷了,夏茵茵一手拿着咖啡杯啜着里面的咖啡,另一只手翻着萧邦夜曲,考虑着接下来要哪首曲子。
她坐着的方向正对着乐器行的橱窗,不经意地一晃眼,只见橱窗的玻璃上映着一个人影,夏茵茵冷不防的吓了一大跳,手中的咖啡差点没泼到钢琴上。
夏茵茵转过头去,果然见到一名男子倚在后面的墙上,双手抱胸,正朝她自己望着。
不用说,这位一定就是杨大哥的好朋友。
「你好。」定了定神后,夏茵茵十分有礼貌的对那男子打了声招呼,
但是男子好像并没有听见夏茵茵说话似地,不发一语,眉头为蹙,彷彿在思考着甚么事情。
这么一来,夏茵茵便有些尴尬了起来,不知道是该继续说话还是继续练她自己的琴。正当夏茵茵不知该如何结束这窘况时,突然间杨晴朗从旁边的厕所里开门走了出来。
杨晴朗看到那名男子,吃惊地笑道:「沐风,我上个厕所而已,你就忍受不了寂寞跑上来啦!」
男子瞥了杨晴朗一眼,微微一笑,却是皮笑肉不笑的。
「既然你都上来了,我就介绍你们认识认识好了,」杨晴朗热烈地说着,然后对夏茵茵招手道:「茵茵,妳过来。」
夏茵茵离了钢琴向他们走去。
「这位就是我跟妳提到的朋友,」夏茵茵还没走到他们俩面前,杨晴朗就迫不及待的对夏茵茵介绍了:「他姓蓝,叫蓝沐风。妳既叫我杨大哥,那就喊他做蓝大哥吧。」又转头对蓝沐风说:「不用我介绍,你也知道这就是茵茵了吧!」
一听到「蓝沐风」这三个字,夏茵茵骤然觉得这名字好熟悉,怎么好像曾经在那里听过一般?但今天才是第一次见到蓝沐风,又怎么可能听过他的名字?
及至走到蓝沐风面前,夏茵茵抬头望向蓝沐风,猛然间心头一阵小鹿乱撞。
原来这蓝沐风的外表竟是出乎意料之外的俊美。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3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