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它饿了喂饱它_木木枭三段进化

第二章 儿时情景 (2) 不像别的小朋友需要被父母盯着练琴,夏茵茵好像特别喜欢钢琴似地,每天自己就会自动自发的练琴。
按照钢琴老师的说法,夏茵茵学得很快,而且是非常快,又快又好。但是周清雅既不会弹琴,五线谱上的小蝌蚪一个也不认识,只听得出来女儿能流畅的弹完一首歌。她不知道老师说得是不是太过夸张,不就弹一首歌嘛!学得快或慢,有甚么差别吗?而且,能够流畅的弹完一首歌,难道有那么了不起吗?
不过,老师的讚美还是让人轻飘飘的,这总比说夏茵茵太笨,怎么都学不会要来得好吧!
总是很快就能弹完一本谱,夏茵茵换谱的速度非常快,弹完的谱一本接着一本,渐渐的,夏茵茵开始弹一些周清雅听不懂的歌曲了。
六岁的时候,钢琴老师说夏茵茵弹的是小奏鸣曲,周清雅不懂小奏鸣曲是甚么,直到音乐教室举办钢琴发表会的时候,周清雅赫然发现,所有弹小奏鸣曲的小朋友里,除了夏茵茵和另外一个小男生的年龄是六岁之外,其他弹小奏鸣曲的学生都比较年长,而且曲子的长度也未必有像夏茵茵和那个小男生弹的一样长。
不过,对每天都忙着在麵店里煮麵的周清雅而言,她能了解的程度只停留在,夏茵茵的曲子听起来比其他小朋友的曲子都难上很多而已。
后来周清雅才知道,那个六岁小男生的妈妈是音乐教室里的一位钢琴老师,对他非常严格,他从四岁起就开始习琴了,到现在已经比过许多钢琴比赛,成绩相当不错。
比起其他的孩子,夏茵茵上台的打扮显得有些寒酸。别的小女孩都打扮得跟个小公主似地,穿着点缀着蕾丝和蝴蝶结的小礼服上台弹琴,她却只穿了一件极为普通的半旧洋装,而且还有些小了。不过,弹完的时候,夏茵茵却得到了比小公主们更多更久的掌声。
到了夏茵茵八岁的时候,她在音乐发表会上弹的是一首舒伯特 (注: Franz Schubert,1797~1828 早期浪漫乐派奥地利作曲家) 的即兴曲,琴艺已经明显超越同龄或是年长的学生。
个子娇小的夏茵茵,因为身高不够高,脚踏不到钢琴下的踏板,所以钢琴老师王老师借给夏茵茵辅助踏板,像个有踏板的小板凳似的垫在夏茵茵脚下,让他踩着弹琴。
夏茵茵那稚嫩却又飞快的手指,在辅助踏板上熟练地踩着踏板的小脚,沉稳的台风,无一不让台下的人惊艳不已。
只有那个钢琴老师的孩子在前两年时还与她不相上下,到了这年,明白人都已经可以听出来他略有不及夏茵茵之处。但听说那个钢琴老师的孩子每天都被逼着练上两个小时的钢琴,只要一个音符弹错就会被打手心一下。
而夏茵茵练琴的时间连那个小男孩的一半都不到。
常常会有其他音乐教室里的家长问周清雅问题,那些问题不外乎是:茵茵每天都练多久的钢琴?茵茵有因为不练琴而被骂吗?茵茵的妈妈也会弹琴吗?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
针对那些问题,一开始周清雅还老实的回答。
「茵茵每天都是主动去练琴的。」
「每次练习时间约半小时。」
「我不会弹琴喔。」
但是大部分的家长听了这回答,心里多半是不信的,他们总在心里嘀咕,半小时?怎么可能弹到种程度,更何况周清雅还不会弹琴呢!
看见那些家长的嘴脸,后来周清雅也懒得回答了。

第二章 儿时情景 (3) 有一次钢琴课下课后,王老师特地把周清雅和夏茵茵拉到角落去说话。
「茵茵妈妈,茵茵进步太快了,我已经快要没有东西可以教她了,她需要一个比我更好的老师,我建议你们去找我以前的钢琴老师,他曾经在德国留学过很长一段时间,教学经验十分丰富,现在是T大的教授,茵茵若能成为他的学生,一定前途不可限量。」夏茵茵记得那时候王老师是这么跟妈妈这么说的。
这番话若是听在别的家长耳里,肯定是很高兴的,但周清雅却不然:「可是,王老师,那个教授的学费一定比这里的学费还贵吧?」
「这是一定的。」
「王老师,这里的学费已经是我能支付的极限了,恐怕我无能为力再去付更贵的学费。」
「妳不用担心,若是有经济上的困难,我可以跟我的老师说,他生活相当富裕,我想,他不会在乎学费的问题的。」
「不,谢谢妳的好意,王老师,就算教授愿意用比较少的学费收我家茵茵,我也不想欠下这么大的人情债,所以,还是请乖它饿了喂饱它_木木枭三段进化妳再继续教我们茵茵吧!以我们家的环境,这孩子能学多少就算多少,她会弹琴,我就已经很高兴了,不奢望她能变成莫札特。」
在夏茵茵七岁的时候曾弹过几首莫札特的曲子,所以周清雅知道莫札特这个作曲家。那时候夏茵茵曾经告诉过周清雅,王老师在上课的时候告诉她,莫札特是个音乐神童,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很会弹琴,从七岁起就在欧洲各地巡迴演出,很多贵族都非常喜欢他,还会送他很多漂亮的礼物。
「是吗?那太可惜了……」王老师显得相当的失望。
在夏茵茵模糊的记忆中,这段谈话就这么结束了,当时她还小,听着也没甚么感觉,反正妈妈说得对,能弹琴就很好了,王老师人又好又温柔,她才不想去找别的老师呢,万一碰上一个兇巴巴的钢琴老师,那该怎么办?
只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在这之后,夏茵茵的钢琴课有一堂没一堂的,常常请假,因为周清雅生病了,乳癌第四期。
当时夏茵茵年纪尚小,「乳癌第四期」这几个字对她来说,是既陌生而又没有意义的。她只记得妈妈住院去了,开了刀之后,妈妈一边的胸部就变成平坦的了。但开刀只是个开端,妈妈自此之后便常常去医院做治疗。
只是有一件事夏茵茵不懂,到医院去做治疗,不是要把病治好吗?为什么妈妈每次做完治疗就非常痛苦?除此之外,妈妈的头髮更是一把一把的掉,当妈妈拿起剪刀剪光了自己的头髮时,她听见妈妈在浴室里崩溃大哭。这是她第一次听见妈妈大哭,哭得那样凄厉,好像要把心都哭碎了似地。
「妈妈,妳就算没有头髮也很好看,妳是这世界上最美的人喔。」夏茵茵抱着妈妈安慰她说。可是说完这句话之后,妈妈却反过来紧紧地抱着她,哭到肝肠寸断,夏茵茵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只当是自己说错了甚么,害得妈妈更加伤心难过,因此内疚不已。
生病中的妈妈,还常常没由来的就搂着夏茵茵流泪,口里不断地唸着「茵茵,我的心肝宝贝」,夏茵茵以为妈妈是哪里不舒服,总是学妈妈摸自己的头似地摸着妈妈包着头巾的头,想要让妈妈的身体可以舒服些,但换来的却都是妈妈流也流不尽的眼泪。
儘管病情不乐观,周清雅常常还是硬拖着虚弱的病体去麵店煮麵,但她真的没办法像没生病时那样撑着这家小小的麵店了,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她请了老街坊五婶来帮忙,为了支付五婶的薪水,母女之间有了一次的对谈。
「茵茵,我们暂时把钢琴课停掉,好吗?」
「为什么?」
「如果暂时停掉钢琴课,那个钱我可以贴补给来帮忙的五婶,等我生病好了后,一切恢复正常,妳就可以恢复钢琴课,好吗?」
「好的。」夏茵茵虽捨不得,但还是点头答应了。
在跟王老师上最后一堂课时,王老师送了夏茵茵一大叠的谱,多亏了这一大的谱,在没有钢琴课的日子里,夏茵茵就是自己在家里的旧钢琴上独自的探索着音乐的世界。
经过了痛苦的治疗,妈妈的病情不但没有好起来,反而一天天的衰弱下去,妈妈去世的时候,夏茵茵以为世界末日就是这样了,天崩地裂,太阳熄灭,世界一片黑暗。
不愿意相信妈妈真的再也不会睁开眼睛来,用满满的爱来抱她亲吻她。不,这不是真的!这怎么可能是真的!
「妈妈起来跟我说话,妈妈……」夏茵茵拼命地摇着像是睡着的周清雅,但周清雅真的一动也不动了。
没有反应,没有气息,这是一种神奇而又邪恶的黑魔法,一旦中了这种黑魔法沉睡之后便再也不会醒来。
夏茵茵开始崩溃地嚎啕大哭,不知道没有妈妈的日子该怎么办。
妈妈就是她的全世界啊!
「妈妈不要离开我!妈妈不要离开我!」夏茵茵趴在逐渐冰冷的尸体上,紧紧抱着周清雅已经僵硬的脖子,撕心裂肺的扯着喉咙哭喊着,一旁的大人们可是费上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把她从周清雅冰冷的躯体旁拉走。
葬礼之后,夏茵茵大病了一场,差点也要中了那邪恶的黑暗魔法,不过还好,花了几个星期的时间,夏茵茵战胜了法力无边的黑暗魔法。

这还是多亏了夏鑫旺。从小到大,这是爸爸第一次守护在她身边,当她的守护天使。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103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